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264章 你徒弟不像好人

第264章 你徒弟不像好人

        柯南半月眼,这家伙不想案子,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喂,雾有什么好在意的,虽然散的快了一点,但这么大雾,根本不可能是人为的,“这么说,你也觉得这是场意外喽?”

        “肯定不是意外。”池非迟道。

        “哦?”柯南打起精神来,看来池非迟也不是全然没有关注嘛,“你有什么发现?”

        “再去看车子,降下来一些的车窗,车子排气管前的地面,车前灯上的擦痕。”池非迟打发柯南。

        这个案子他第一次看,也觉得新奇,不过因为作案手法太特别,记得清楚,完全没有一点解密的乐趣。

        柯南连忙跑到车子面前查看,又跟勘察现场的警察了解情况。

        随后,警方开始调查其他人,这次的嫌疑人比较多。

        黑岩善吉在这次的裁员名单里,另外还有三个对寺泉大五有恨意的人,其中相良新介昨晚还外出过,又是尸体的发现者,嫌疑最大。

        池非迟突然觉得,就算真正的凶手不下手,寺泉大五大概也要凉,看看饭店里都是些什么人……

        “昨天相良叔叔打电话,我和池哥哥刚好听到了,你在跟什么人商量着破坏典礼,”柯南又跑去凑热闹,还拉上了池非迟,“对吧,池哥哥?”

        池非迟点头。

        “你怎么说,相良先生?”横沟参悟问道。

        相良新介咬紧牙关,迟疑了一下,解释道,“事实上,我昨晚是出去向我朋友借钱的,我是想还了钱,向寺泉把我的车子给要回来,但这么太便宜他了,我就想在典礼上把钱拿出来,一定能让寺泉那个家伙大吃一惊,所以我昨晚才会一路开车到东京去向我朋友借钱,你只要打个电话给我朋友,他应该会替我做不在场证明的。”

        横沟参悟点了点头,转头看池非迟这个刚才问话的漏网之鱼,“那么,你又是……”

        “咳,”毛利小五郎清了清嗓子,“这是我的第一个弟子,目前正在跟着我学习推理方面的知识。”

        “哦!原来是这样!”横沟参悟来了精神,愣了一下,又转头对毛利小五郎道,“不过毛利先生,我一直觉得我才是你的头号大弟子哎……”

        柯南无语,这位警官还真是……

        “你之前又没跟我提过啊。”毛利小五郎道。

        “我没说过吗?”横沟参悟回想了一下,果断放弃,觉得还是要先打个招呼,对池非迟伸手道,“你好!我是静冈县警刑事部搜查一课的横沟参悟!”

        “你好,我是池非迟。”池非迟伸手跟横沟参悟握了握。

        横沟参悟抬眼,看着池非迟面无表情的脸,再对上池非迟平静得带冷意的视线:“……”

        不像个好相处的人……不,不,可以说不太像个正常人,他怎么感觉有点可怕啊。

        毛利小五郎对池非迟的冷空气免疫了不少,自顾自嘀咕,“其他两个人昨晚没离开饭店,这么一来,他们三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了啊。”

        “呃,是啊,”横沟参悟回神,对池非迟勉强笑了笑,凑近毛利小五郎耳边,压低声音道,“毛利先生,你的大弟子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啊……”

        “那小子就是这样,”毛利小五郎无语,低声回应,“看起来比较冷淡,不过人还是很不错的。”

        既然毛利小五郎这么说,横沟参悟也就信了,“咳,这性格是比较特别。”

        “警官,”黑岩善吉出声,打断两人的窃窃私语,“为了达成我们社长的愿望,我希望能把帝诺放到展示台上去。”

        “这样啊,”横沟参悟考虑了一下,“既然现场采证的工作已经结束了,那……”

        “等等。”

        平静的年轻男声打断。

        却不是池非迟说的。

        池非迟转头看旁边的柯南。

        柯南放下蝴蝶结变声器,回望池非迟。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觉得这么做会破坏现场,另外……

        池非迟怕做笔录?来,先分析一场,看静冈县警会不会找池非迟去做笔录!

        让池非迟总是坑他!

        被他逮到机会了吧?

        做人不能太……

        在其他人转头看过来的之前,池非迟已经快速蹲下身,拉起柯南的手,打开手表麻醉针,对准毛利小五郎就来了一针,面对转头看过来的横沟参悟,一脸平静道,“毛利老师好像有话要说。”

        “啊?”无辜中针的毛利小五郎有点晕,踉跄着晃悠,“我……有话要说……”

        咚!

        坐到地上,背靠帝诺车侧,一个完美的垂首靠车坐。

        “哦!来了吗,沉睡的毛利小五郎!”横沟参悟期待,同时也发现,自己为什么不能成为毛利小五郎的首席大弟子了。

        他都没发现毛利先生有话要说,结果池非迟居然看出来了,还先一步提醒大家沉睡的毛利小五郎要出现了,这就是差距啊!

        柯南仰头,呆呆看着蹲在他身边的池非迟。

        这反应未免也太快了吧?

        关键是,作案手法他是知道了,但凶手……

        “毛利老师上次把红酒泼在谁身上了?”池非迟低声道。

        上次?是加那美放夫人?

        提到这个,那么该不会……

        柯南转头看向一旁的滕吕久志,怔了怔,顿时发现了关键,趁着其他人的注意力集中在靠车坐的毛利小五郎身上,跑到车后面去,调好了毛利小五郎的声音。

        “毛利先生,要开始推理了吧!”横沟参悟还在激动地对着睡过去的毛利小五郎说话。

        “好吧,那就让我跟大家说明一下这个案子,其实寺泉社长的死,根本不是意外,而是一场计划好的谋杀!”

        凶手先利用药物,让开车回来的寺泉大五睡着,再将寺泉大五放到帝诺的驾驶座上,启动引擎就没有熄火,另外,还将车窗放下来一点,盖上了车罩。

        等时间长了,车罩里充斥满废气,废气就会沿着打开的车窗进入车内,让寺泉大五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之后,只要找时间把车罩拿走就行了。

        警卫之前巡视时,看到的黑色车子,就是被盖上了黑色车罩的帝诺。

        在大雾之中,远远看去,只能看到车子的轮廓,很难认出是盖了车罩。

        而警卫没有认出帝诺的引擎声,也是因为盖了车罩。

        柯南利用毛利小五郎的马甲,让胜吕久志拿来车罩,又让警卫重新听了一下盖了车罩的车子声,确认警卫巡视时听到那辆黑色车子的声音,就是盖上车罩后帝诺的声音。

        之前毛利小五郎打电话过去,寺泉大五说‘很黑、什么地方’,就是因为盖了车罩的缘故。

        凶手是看起来性格很随和的胜吕久志。

        证据就是胜吕久志裤腿上的污渍,也就是毛利小五郎昨晚不小心泼洒的红酒。

        昨晚胜吕久志还说过,裤子脏了换了就行,但今天又把脏裤子穿上了。

        帝诺的车灯上有擦痕,是因为昨晚胜吕久志拦寺泉大五开回来的车子时,不小心撞到了车灯,同时,裤子也弄破了。

        那条破了的裤子不管丢到哪儿、藏到哪儿,只要警方搜查,就能找到痕迹。

        而且胜吕久志拿来的车罩上,也沾上了帝诺停车处排气管地面上的煤焦油。

        “怎么样?胜吕先生,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没错,”胜吕久志见事已至此,也没再狡辩,“的确是我杀了寺泉那个家伙的!那辆帝诺……其实原本是属于我的车子,可是寺泉那个家伙他竟然欺骗了我。”

        “你就为了这么点事情杀人?”横沟参悟无法理解。

        “什么叫这么点事情?!”胜吕久志咬了咬牙,“我可不像他们这些有钱人家财万贯,那辆车子本来早就该报废了,是我把钱一点一点攒起来才把它修到这个样子的,可是寺泉他竟然……”

        池非迟在一旁静静听着,他是不太能理解这种对车的喜爱。

        如果是他,他会选择先保证自己的生活,再去考虑价值不菲的奢侈品。

        不过,上次毛利小五郎把红酒不小心泼到加那美放身上,成了证据,这一次把红酒不小心泼到胜吕久志身上,成了发现凶手的关键。

        毛利小五郎这酒泼的还真玄乎……

        警方带走了胜吕久志。

        柯南放下蝴蝶结变声器,悄悄走到池非迟身边,“我说,你是什么发现真相的?那个时候还有心情想雾的事,不会是你已经知道了吧?”

        几乎到现场第一眼,就看穿了一切。

        如果是这样,那也太打击人了。

        “没有,也就是比你早一点点。”池非迟没法说自己开挂了。

        “你不用安慰我了,”柯南兀自郁闷,“不仅是事件,还有,昨晚寺泉社长开车出去,胜吕先生听到引擎声,就很肯定地说那是帝诺,光靠引擎声就能听出哪辆车,要么像那位警卫先生一样,在分辨车子引擎声这方面敏锐,又听过很多车子开进饭店的声音,要么就是自己经常开的爱车,在胜吕先生肯定那是帝诺的时候,你看了他一会儿,那个时候,你就猜到胜吕先生是帝诺的原主人了吧?”

        “嗯,主要是你还小,不开车。”

        池非迟没否认。

        就像是他,他没法分辨其他引擎声是什么跑车,但自己的车他就能听出来。

        因为常开,从发动车子开始到熄火为止,只要安静一点,全程都能听着,特别是地下停车场,每次进出,那种引擎声都会听上两遍,久了也就记住了。

        像上一辆因为皮斯克的事被炸掉的sc,和他现在开的这一辆sc,虽然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但开久了,就会发现引擎声是有一些细微差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