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254章 名侦探崛起失败,陷入自闭

第254章 名侦探崛起失败,陷入自闭

        录音播放还在继续。

        毛利兰:“那个……千惠姐,这么问或许有点奇怪,不过,你为什么要大老远跑去静冈上班呢?”

        吉野千惠:“完全是为了还贷款,其实啊,我以前一直是在市区的花艺学校任教,不过,我先生的朋友介绍我去静冈的学校,主要是因为薪水要比以前多太多了。”

        毛利兰:“原来是这样子啊,可是这不就是苦了你吗?每天要开那么远的车上班。”

        铃木园子:“就是说啊,如果搭电车的话,还可以在电车上打瞌睡呢!”

        吉野千惠:“可是我原本就喜欢开车啊,从这里到交流道又蛮近的,要带大型的教材或者行李,开车也比较方便……对了,你们两个有没有保险?啊,你们都还在念高中对不对?”

        铃木园子:“哎?”

        吉野千惠:“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我老公在保险公司上班,弄得我看到人也习惯拉保险了。”

        铃木园子:“啊,这就是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好女人?”

        吉野千惠:“没有啦,不过我如果光劝别人投保,也没什么说服力,拿我来说,最近就刚投保了1亿元的保险哦!”

        铃木园子:“1、1亿元的保险?”

        吉野千惠:“是我先生拜托我的啦,反正交保险费也不是浪费,等到保险满了一定的年份后,再跟公司解约,还可以退还保险费,能够帮我先生做点业绩也不错。”

        铃木园子:“千惠姐,你会不会太骄傲啦?”

        吉野千惠:“被你发现啦,哈哈……”

        柯南:“阿姨,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头晕或者头痛的?”

        吉野千惠:“我想想……大概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吧。”

        再之后,柯南猜测是房子用料对身体造成不适,比如甲醛超标。

        不过,吉野千惠又说,帮他们盖房子的是他先生认识的工程公司,不太可能会用甲醛超标的材料。

        最后,毛利兰还是坚持找人来检测一下,还问铃木园子联系专门负责检测的业者。

        吉野千惠答应下来后,录音终止。

        池非迟听到最后,才问道,“你怀疑吉野先生打算杀妻骗保?”

        看情况,九成九是杀妻骗保。

        从吉野千惠早上还要做早餐这一点来看,应该也跟很多日本女性一样,还要负责家务。

        一个女人,早上起来做早餐、准备中午吃的便当,完了还要开车跑到静冈去上班,晚上又要开车回东京,说不定还要负责做晚饭,周末休息就洗衣服、打扫,再加上时而不时地就跟熟悉的、不怎么熟悉的人推销保险,连毛利兰这样刚认识的女孩子都忍不住提起保险,估计跟学校所有同事都推销过。

        就这样,吉野千惠似乎还很开朗乐观,没什么怨言地努力赚钱、帮忙还房贷,又把家里照顾好。

        结果吉野明夫居然还想着杀妻,渣得过份了……

        “哎?杀妻骗保?”铃木园子惊讶,转头一看,发现毛利兰在沉默、柯南和‘新出智明’也一脸若有所思,“不会吧,难道你们也觉得……”

        “照现在的情况看,确实很有可能,”柯南一脸认真道,“小兰姐姐也是因为担心吉野先生为了高额保险金,用甲醛超标的材料建房子,策划了一套杀害千惠阿姨的计划,所以才会让园子姐姐联系专门检测这些的业者去检测一下。”

        贝尔摩德没有说话,含笑观察着柯南。

        池非迟看了两眼。

        这就是来自干妈的慈祥微笑?

        毛利兰没有注意到贝尔摩德的视线,认真推理,“假如,吉野先生为了骗取保险金,用了众多空气污染物质的材料,来搭建新家,就会让千惠姐的身体状况慢慢恶化下去,同时,他还劝千惠姐转调到远在静冈的学校去任教,千惠姐每天都要开车往返高速公路,要是她刚好在路上头晕的话,那就很可能会出车祸。”

        “不、不会吧……”铃木园子心里毛毛的,下意识地不愿意相信,“大概是你们想太多啦,再说,如果房子有问题的话,吉野先生住了,应该也会有这种症状啊,他们是住在一起的耶!”

        “可是,他说不定只有在卧室和厨房里活动,”柯南反驳,“而甲醛超标的材料就用在千惠阿姨经常活动的地方。”

        铃木园子顿时没话说了。

        “我知道,我这么说完全没证据,但是既然有可能,我认为就有调查的必要!”毛利兰坚定道。

        铃木园子点头,“嗯……”

        柯南思索着,现在没法断言这个推理正不正确,他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池非迟赞赏点头,“有点名侦探小兰的感觉了。”

        毛利兰有些不好意思,“非迟哥,你就别取笑我了……”

        纠结中的柯南抬头,看向池非迟。

        话说,这家伙会不会又先想到了什么?

        他觉得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问问池非迟会不会就清楚了?

        不,不,那样不是又认输了吗?

        这家伙就是个腹黑坑货,一言不合就坑他。

        坑他陪着吃黑暗料理,坑他去做笔录当苦力,他是想坑回来,不过冷静一想,他大概是坑不过池非迟……

        不,他怀疑自己根本坑不到池非迟。

        要是坑人不成,还被池非迟发现,估计他的下场更惨……不甘心!憋屈!

        池非迟抬眼,就看到柯南幽怨地盯着他,脑海里莫名地跳出一句话——宝宝不开心。

        那一张小学生脸像是生气又像是幽怨的样子,跟这句话搭起来完全没一点违和感。

        “怎么了?”

        “没……”

        柯南从池非迟简短话语和冰冷眼神里,感受到了来自推理大佬的俯视……

        池非迟收回视线,问了不说,他也就不问了。

        小孩子闹脾气嘛,打一顿……不,过一会儿就好了。

        柯南一脸严肃地沉思。

        虽然知道池非迟就是这性格,也不是俯视他什么的,但还是憋屈,他也是名侦探啊,怎么能老是输给池非迟?

        他要崛……

        “如果明天检查了房子没问题,就去检查汽车空调的出风口。”池非迟提醒毛利兰。

        柯南:“……”

        汽车空调的出风口……

        难怪他觉得小兰的推理有点不对劲……

        不是动机有问题,是手法有问题……

        “哎?汽车空调的出风口?”铃木园子不解。

        “吉野太太之前说,在休息日或者天气凉的时候,头晕、头疼的症状会好一些,”池非迟解释道,“你们不开车,或许没有注意,天气太热的时候,要是不开空调,车里热得没法待人……”

        “我知道了!”毛利兰眼睛一亮,“天气凉的时候,千惠姐不需要打开汽车空调,不会吸入有害气体,也就不会觉得头晕得厉害,而遇到休息日的时候,千惠姐则是因为不用去静冈上班,不会开车,所以也就不会觉得头晕。”

        柯南没吭声。

        没错,正解。

        池非迟这家伙,居然又比他先一步发现关键了!

        “原来是这样,”铃木园子想了想,“那我们明天过去,直接去检查车子不就可以了?”

        “还是先检查一下房子,以防万一。”

        池非迟道,“另外,如果是汽车空调出风口有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喷洒有害液体,等开了空调,由风将有害气体带进车内,让吉野太太吸入。

        而想要造成意外死亡骗取保险金,吉野先生不会用剧毒,毒素残留时间也不会太久,所以需要每天喷洒。

        吉野太太从昨天开始休课,今天、明天两天的时间不会开车,吉野先生没必要喷洒有害物,明天再去检查,恐怕很难检测出什么来。

        最好是等后天早晨,吉野太太要去开车静冈上课之前,去等着抓现场。

        吉野太太也说了,每天早晨她丈夫都会出门散步,她就在家里做早餐,这段时间很可能就被吉野先生用来喷洒有害物。

        明天你们先去检查房子,没有检查出结果也没关系,直接离开,不要提车子的事,让吉野先生放松警惕,后天再看。”

        铃木园子听得连连点头,“嗯,嗯!”

        柯南继续沉默。

        刚准备崛起一次,结果决心都没下完,就结束了。

        崛起失败,陷入自闭。

        “明天检查了房子之后,也别闲着。”

        池非迟继续道,“1亿日元的保险金,还完贷款还剩下6千万日元,如果是预谋了至少半个月以上的犯罪,吉野先生大概已经在心里规划好这6千万日元该怎么用。

        比如买高价的奢侈品、偿还个人债务,或者找别的女人,遇到意外之财,储蓄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根据个人性格也不是不可能。

        总之,留意一下吉野先生的情况,多多少少会表现出来,这样能提前确认他是不是打算杀妻骗保,毕竟目前还只是我们的猜测,也可能是误会。”

        柯南继续沉默,面无表情。

        正解,而且考虑周到……简直完美。

        “呼,”毛利兰舒了口气,笑了起来,“感觉有非迟哥帮忙推理,我心里踏实多了,看来我还差得远呢……”

        “没关系,小兰你又不是侦探啊,身边的推理狂魔已经够多的了,我可不想你也整天想着推理!”铃木园子安慰着,突然看到一直沉默的柯南,愣了愣,笑嘻嘻伸手戳柯南的脑阔,“不过,小鬼,你今天真安静呢,以往不是很喜欢凑热闹的吗?”

        柯南歪头躲开铃木园子的手指,他能说他一开始还没想到吗,反正池非迟在,稳,他自己郁闷一会儿不行吗,“池哥哥已经都说了,就不用我说什么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