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82章 小泉红子:这是魔法料理?

第182章 小泉红子:这是魔法料理?

        黑羽千影汗了一下,她一直觉得黑羽快斗很皮,胆子太大,有点无法无天,现在怎么看池非迟都好像更敢玩一点,“那你自己小心,调查不急的,我这边和你父母谈好后,会回去一趟……嗯,把电话给快斗吧,我跟他说话。”

        “好的。”池非迟把手机递给黑羽快斗。

        “老妈?啊,好……我知道了……”黑羽快斗又把手机递给寺井黄之助。

        “千影夫人!”寺井黄之助神色紧张。

        现在是什么情况?谈妥了没有?

        “那两个孩子麻烦你照顾一下,都不是让人省心的……”黑羽千影顿了一下,总觉得寺井黄之助恐怕玩不过那两个小子,“算了,由他们去,有事给我打电话。”

        “是,您放心!”寺井黄之助正色应声,心里狂喜。

        解决了?太好了!

        一旁,黑羽快斗心里叹了口气,池非迟看寺井黄之助的目光都复杂了一瞬。

        算了,照顾一下这个喜欢多想的老爷子吧。

        寺井黄之助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黑羽快斗,心情依旧愉快,这个困扰他很久的问题总算解决了。

        “以后多多关照啦,老哥!”黑羽快斗笑着拍了拍池非迟的肩膀,“我老妈说,让我看着你一点,别让你玩脱了。”

        池非迟道,“你老妈说,要是你淘气,让我尽管揍。”

        黑羽快斗噎了一下,转而说起另一件事,“你还真的和日本公安合作了啊?不会抓我吧?”

        “你又不值钱。”池非迟语气平静无波。

        黑羽快斗还是感觉到被嫌弃了,“喂喂,我可是国际大盗哎,那么多国家在通缉,比一般的通缉犯值钱多了吧?而且还有私人赏金……”

        “没错,私人赏金很高,只要你陪某位女士吃顿饭就行,”池非迟转头看黑羽快斗,“这一笔钱赚不赚?我七你三。”

        黑羽快斗反对,“为什么你七?出卖色相的可是我,分你一成还差不多,不对,我为什么要分你?”

        寺井黄之助:“……”

        千影夫人说得没错,两个都不像是省心的!

        “没事就出去,”池非迟直接赶人,“过十分钟叫大家来吃饭,从今天之后,明面上跟我减少联系,有事易容再过来。”

        “我知道啦,”黑羽快斗打量了一下池非迟,没发现有蛇露头,“非赤冬眠了?”

        “嗯。”池非迟应了一声。

        “那等它醒了吧。”黑羽快斗有些遗憾,拽着寺井黄之助离开。

        “等等,我帮……”

        “别帮了。”

        “可是……”

        “你做的饭菜没有他做的好吃,虽然我只是吃过他做的营养餐。”

        寺井黄之助:“……”

        ……

        黑羽快斗走后没多久,小泉红子又进了厨房。

        “你的血我研究过了,”小泉红子说着,看到被辣椒染得通红的汤锅,顿时移不开视线,“属于人类的血液,没有我想象中的魔法效果……我想你的身体没有异常,继承强大力量的是灵魂……汤是不是太辣了点?虽然颜色很吸引人……”

        “还有清汤,我做了两锅,不敢吃辣的人就吃另一锅,”池非迟把配菜放到一边,揭开另一个锅,看了一下,又盖上盖子,“灵魂?幻术、催眠之类的,对我有用吗?”

        他记得冲着怪盗基德来的那个杀手,代号蜘蛛,就是一个幻术师。

        “说不好,”小泉红子对比了两个锅里的汤,视线又转向火红那锅,看着还是这锅好吃,火红火红的,她还没试过呢,“你现在还是新生期,灵魂强大也不能完全抵抗,肯定会被影响,不过你的灵魂会自我修复,慢慢恢复到正常状态,至于恢复时间,需要看幻术师或者催眠师的水平……”

        池非迟突然想起了电波干扰,他冷静得很快,现在再回想,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情绪波动了。

        小泉红子看着红汤底,“这种鸡肉火锅的做法,我没见过……”

        “中华料理,”池非迟收回思绪,转身把配菜放到餐桌上,“等会儿一边煮一边吃,很热闹。”

        小泉红子依旧站在料理台面前,“看起来很辣……”

        池非迟抬头,就看到小泉红子直勾勾盯着红汤底,沉默了一下,“你可以去碗筷先尝一下。”

        毕竟日本这边吃辣的不多,就算是鸡肉火锅,也都是做成清淡或者奶油汤类型的,他是能吃辣,不过不确定其他人能不能吃。

        “可以吗?”小泉红子话里犹豫,动作很诚实,自己去拿了碗筷,从锅里捞了一块鸡肉,端到另一边,“大家都在等着,我先尝是不是不太好……”

        池非迟:“……”

        说这话之前,能不能先把鸡肉放下?

        小泉红子小心翼翼尝了一点,一瞬间,浓烈辣味往嘴里钻,脸顿时憋红了,丢下碗筷起身,“水水水水水……”

        池非迟把准备好的水递过去,“太辣了?”

        小泉红子灌了一杯水,眼泪都辣出来了,缓了缓,还是感觉辣味还存在着,重重点头,“很辣,不过……嗯?”

        “怎么了?”池非迟接过水杯,小泉红子脸红扑扑、眼睛亮晶晶的样子……很不符合魔女人设!

        “好吃,”小泉红子回味了一下,又去拿被丢在桌上的碗筷,尝了一下,感觉适应了一些,眼睛更亮了,“真的好吃……对了,我感觉魔力也活跃起来了,这是魔法料理吗?唔……水水水水水……”

        “只是正常的中华料理方法,”池非迟又去接了一杯水,递给绕桌子打转的小泉红子,“一边吃辣,一边喝凉水,容易拉肚子,忍一下就不辣了。”

        小泉红子接过杯子,没再喝光,喝了一点缓解辣味,又默默去捞鸡肉。

        五分钟后,黑羽快斗看时间到了,站起身招呼其他人开饭,拉着中森青子往厨房走。

        以前在古堡就觉得池非迟做的营养餐好吃,今天总算可以吃正顿了……

        小泉红子听到动静,一个魔法把桌上的一堆鸡骨头销毁,连碗筷也变得干干净净,顺便起身去拿碗筷。

        其他人到的时候,小泉红子一一把碗筷放到众人面前。

        “谢谢你,红子!”

        “谢谢……”

        “麻烦你了……”

        “不客气。”小泉红子一脸淡定,坐到自己座位上,好像刚才偷吃了大半的不是她。

        池非迟也没有拆穿,给红汤底里加了些炖熟的鸡肉,“一边煮一边吃就……”

        小泉红子飞快地往红汤底里下菜,犹豫了一下,又帮忙往清汤底里加菜,“等煮好就可以吃了,很快就好,你们怕辣就吃味道淡一点的。”

        白马探和黑羽快斗神色古怪,怎么觉得红子今天很热情?对他们这么好的吗?

        有小泉红子带头,其他人都尝试了一下红汤底,在围着桌子转圈找水之后,又管不住嘴,最后变成了疯狂抢食。

        偶尔两个人的筷子伸向一处,都少不了以目光交战、威胁一番。

        池非迟默默吃着饭,感觉自己想象中有点不同。

        中华麻辣火锅的魅力之一,难道不该是一群人边聊边吃、大汗淋漓,气氛一片火热吗?

        怎么会变成饥荒人民的战争……

        不到一个小时,配菜连同鸡肉被吃光,连冰箱都被黑羽快斗翻了个一干二净。

        饭后,小泉红子被留在厨房帮忙清理,对一个人偶娃娃施了魔法,让人偶娃娃帮忙,纠结了一下,“这种火锅的做法……”

        “一会儿我发你邮件,”池非迟靠在一旁,看着人偶劳动,光明正大地偷懒,“你的巧克力能不能送我一块?”

        “巧克力?”小泉红子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是这种可以把人变成俘虏这种巧克力吗?这种巧克力只能让人变成我的俘虏,你想对别人用是不行的。”

        池非迟接过巧克力,“我只是研究一下。”

        小泉红子点了点头,只是研究那就没问题……了……

        池非迟把巧克力的包装拆开,吃了。

        小泉红子:“……”

        所谓的研究,就是拿自己做实验吗?

        池非迟吃完,仔细感受了一下情绪变化,看向小泉红子,“没什么感觉。”

        “魔法和科技不一样,”小泉红子明白池非迟想研究什么了,解释道,“科技在你和我体系的对立面,我和你体系同源,遵从高低等阶,你可以免疫我的魔法,或者对你影响不大,而幻术说到底也是催眠的一种,属于科技体系,对你使用催眠,属于另一种体系攻击,它无视等阶,会对你造成影响,而你的灵魂也需要抵抗和自我修复。”

        “谢谢你解答。”池非迟这一声谢真心实意,小泉红子确实帮他提供了不少思路,也给他说了一些基础知识,就算是发现毒牙,也是来自小泉红子的提醒。

        “谢就不用了,不过,以后用我的东西研究实验前,请先跟我说一声,还有……”小泉红子面无表情地撩起高中校服的袖子,露出手臂,本该光滑的手臂上长了一片灰色细鳞和些许黑色绒毛的手臂,“魔法会反弹,能不能把这东西给我解除了?”

        “抱歉,我不会。”池非迟同样面无表情。

        小泉红子的淡定表情崩了,“池非迟!”

        “而且你的魔镜说,除了怪盗基德,世界上的男人都可以成为你的俘虏吗?”池非迟道,“我只是帮你试试。”

        “你又不是男人!”小泉红子继续抓狂,“居然还用自己的能力查探女生的秘密,你这个邪恶的自然之子!”

        池非迟:“……”

        他想反驳第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