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53章 哆啦A梦—池!

第153章 哆啦A梦—池!

        “那就去验证彼此的答案吧!”服部平次风风火火地起身跑开,没忘了把取下来的手表丢给柯南,“小鬼,这个就麻烦你帮忙复原一下啦!”

        柯南接住手表,“喂,你要我让这块表重新走起来,怎么可……”

        嘭!

        服部平次已经关上了通往上层的门。

        “他是让你放回尸体手腕上。”池非迟提醒着,神色怔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指头大小的圆镜,快速贴在手旁的扶栏上。

        “这家伙,说话也不说清楚,”柯南把手表放回尸体手腕上,没有注意到池非迟刚才手速极快的小动作,转头问池非迟,“你不去验证一下自己的答案吗?”

        “不用,你们验证到最后,就会发现你们错了。”池非迟道。

        柯南有些无语,他觉得小伙伴们性格都有问题啊,一个风风火火、一点就着,一个过度冷静、火烧眉毛都不想动,还两个都特么很自信。

        嗯,就只有他是正常的!

        “好吧,我也有事情要去问,你再不行动,说不定答案错了也不知道错在哪里哦!”

        柯南提醒一声,跑进了船舱里。

        池非迟垂眸看着昏暗光线下的扶栏,乌云又出来了,还有……

        杀气腾腾地盯他半天,现在柯南也走了,该动手了吧?

        他倒是没想到自己之前想破坏剧情,会引来凶手仇视。

        不过对方的技巧显然不过关,直勾勾盯着人瞪半天,不担心被发觉吗?

        船舱另一边的昏暗角落,鲸井定雄默默伸出枪,瞄准池非迟。

        必须弄死池非迟,这小子太危险了!

        池非迟依旧盯着扶栏,或者说,盯着扶栏上的小圆镜,注意力集中。

        被枪瞄准了怎么办?

        躲就行了!

        只要看准对方扣动扳机的动作和瞄准的方向,在子弹飞出之前,以自己能做出的最快动作……

        “小心!”

        在子弹飞出前,一道人影先跑了出来,快速扑向池非迟。

        池非迟注意力集中在另一边,等反应过来,已经被扑得翻出了扶栏。

        子弹飞出。

        两人也往扶栏外翻去。

        上层甲板的另一头,服部平次跨出扶栏查看情况,听到另一边有人喊叫,转头看去。

        昏暗光线下,隐约能分辨一男一女两个黑影往海里坠去。

        同时,他也看到了被绑在船外的蟹江是久。

        错了!他和柯南都错了!

        也就是说,池非迟……

        等等,刚才那两个人坠海的地方,就是当尸体的附近,他记得离开前池非迟还在那边吧?

        该不会……

        服部平次有点懵,这不可能吧?

        后面,喘息声和脚步声快速接近。

        服部平次拎着手电筒转身,跨出扶栏的脚来不及跨回来,一个扭身躲开棍棒……成功落水。

        扶栏边,鲸井定雄将棍棒丢下海,脸色难看,“侦探都必须死!”

        船往前驶去,船底螺旋桨搅动着海水,形成吸力极强的漩涡。

        一根水草飘来,被漩涡带着快速冲向螺旋桨,下一秒,被绞得粉碎。

        五分钟后……

        总算脱离了漩涡的矶贝渚喘着气,看着远离的船,又转头看旁边池非迟,“你没事吧?”

        “没事。”

        池非迟游在海面上,摸了一下口袋,拉到一根丝线,两人面前弹出一块塑胶布,吸着空气,快速膨胀,变成一个小号充气垫,看矶贝渚身上没有受伤的迹象,提醒道,“趴着吧。”

        “哦……”矶贝渚双手撑上去,有充气垫帮忙,至少可以节省一下体力,不然在这大海上,说不定体力用尽都等不到救援。

        沉默,无语。

        池非迟有点不想说话,本来想跟矶贝渚说,不用扑他,那颗子弹他能躲,还不用落海……

        不过,矶贝渚也是好心,算是冒着被子弹打中的风险来救他,这种话说出去有点伤人,还是算了。

        想试着改动剧情果然有风险,一不小心就得把自己搭进去。

        矶贝渚低头感叹,“我父亲那时候,大概也是被人用枪打中、落入大海的吧,你和他还真是像……”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池非迟抓住机会解释,“我是真池集团的少东家,东都大学的学生,从小有人看着长大,20岁,很好求证。”

        矶贝渚的年纪比他还大好吗?

        “其实我知道你不是我父亲,”矶贝渚失落笑了笑,“你和他还是有些不同的,我能感觉得到,不过看到你喝着反舌鸟,看着你身上总带着别人需要的东西,听着你说古川大就是叶才三,我还是忍不住会想起他,你说他死了,我也相信,甚至就连你面对枪口、背后是茫茫大海,这点也和他一样,我刚才想也不想地就冲上前了……”

        池非迟点了点头,没误会就好,他还真怕矶贝渚觉得他是她老爸,只不过整容了。

        矶贝渚又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这么在海里泡着也不是个事儿,“那个……我们不想办法求援吗?”

        “再等等,好像有人也下来了。”池非迟看着海面,刚才在漩涡里被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不过他看到手电筒的光晃过。

        “有人?”矶贝渚疑惑看着四周,就看到一束光在海面沉浮。

        池非迟看到光束接近,伸手帮忙拎了一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落单的、在甲板上的应该只有……”

        “正……正确答案!”服部平次伸手搭上充气垫,借力趴上去喘了会儿气,才缓过来,“呼……真是危险啊,差点就被绞进去了,对了,这东西你们哪儿来的?”

        “出海的准备,”池非迟道,“弹出来自动充气,不过我就只准备了一个。”

        “你离开办公室那会儿就是鼓捣这些?”服部平次汗了一下,“你不会是早就觉得自己会落水吧?”

        池非迟:“不是,只是担心沉船。”

        有柯南在,万事皆有可能好吗?

        服部平次有点无语,沉船比落水更恐怖吧,“你还准备了什么?”

        “小型氧气瓶,不过只有一个,”池非迟坐上充气垫,拉开冲锋衣口袋的拉链,把东西放上充气垫,“防水打火机,指南针,防水笔,超小型防水手电筒。”

        服部平次看了一下手上因为进水已经废了的手电筒,丢进海里,又转头看充气垫上小巧却都有用的东西,“……”

        他发现池非迟还真是冲着海难准备来的!

        池非迟还在拿东西。

        冲锋衣那么大的口袋,不就是为了带东西的?

        而且还有拉链,落海都不怕被水卷走,出门旅行,杀人必备。

        “求生哨,胶水,多功能刀,烫伤膏,止血贴,消毒水,一板消炎药,一板感冒药,没了。”

        “难怪你不脱外套……”矶贝渚呆呆看着充气垫上的一堆东西。

        现在是冬天,他们穿衣服又厚,落水后衣服会变得很沉。

        她和服部平次都在水里赶紧把外套脱了,就只有池非迟没脱。

        她还以为池非迟是考虑到她这个女性在,而她看池非迟的体力还足、又有充气垫,才没出声提醒。

        没想到池非迟口袋里还塞了这些东西……

        服部平次呆呆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非迟哥,你是不是还有被害妄想症?”

        “有备无患,”池非迟坐在充气垫上,脱了冲锋衣外套丢进海里,又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堆东西,“这不是用上了吗?”

        好吧……

        服部平次一头黑线,看着池非迟后面拿出的不知名的东西,他隐约能分辨出两个警用证物袋、录音笔、布尺……

        池非迟也没什么好遮掩的,把东西放到充气垫上之后,又回了水里。

        如果是准备在船上行动,他带的东西还有点见不得光,比如装乙醚的小瓶子什么的,在海里他早就把东西丢了。

        不过这一次他早就放弃了赏金,正好没什么东西带,带了一些求生用品。

        夜里的海水很冷,可惜充气垫不大,比一般海边或泳池出租的充气垫要小不少,最多就够三个人撑着手臂趴着,中间还得放池非迟那一堆东西。

        有求生哨和手电筒,在夜里的大海上求援大概是够了。

        服部平次拿着那个手指大小的手电筒,让光柱在海面上晃,不时打出个求救信号,“电池能坚持多少时间?水里太冷了,这么泡下去,我们手脚迟早会泡僵的。”

        “一个小时左右。”池非迟道。

        服部平次忙关了手电筒,“那我省着点。”

        矶贝渚不时吹一下求生哨,看着一片昏暗的大海,打了个哆嗦,“夜里航船不多,这里离港口也远,不知道会不会有船经过。”

        海上,充气垫随着海浪飘着。

        三个人围着充气垫边缘趴了一圈,不时有手电筒光线和哨声传远。

        服部平次等了一会儿,考虑了一下,转头问池非迟,“非迟哥,你没带淡水和干粮吗?”

        “没有,那些太重了,”池非迟道,“我没考虑过几天得不到援救的情况。”

        还真把他当多啦a梦了?

        “也对,”服部平次点了点头,“虽然我掉下来的时候,没来得及在船上留什么印记,但只要我们两个一直不出现,柯南肯定会发现的,说不定不用等天亮,就会有人出来搜救了……”

        池非迟想了一下,“我掉下来那里的扶栏上,我黏了面小镜子,或许还在。”

        “小镜子?”服部平次意外,“你把那个黏在扶栏上做什么?”

        “我发现有枪瞄着我,不过距离有点远,我手里又没枪,就在扶栏上黏了面镜子观察,”池非迟见服部平次问,也不去想会不会打击到矶贝渚了,还是说清楚,免得以后又有人扑他,“看准枪口朝向,在他扣动扳机之前,那一颗子弹可以躲,趁着他开枪的后坐力和一瞬间的疏忽,以我的速度,靠近夺枪或者找遮挡物躲藏都足够了。”

        本来可以很帅的一出反杀,结果以落海失败告终……

        矶贝渚:“……”

        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