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49章 是一伙的

第149章 是一伙的

        餐厅里,池非迟和服部平次顺便吃了饭。

        “你跟下来就是为了吃饭啊?”服部平次吃饱了就开始闲聊。

        “不吃饭会死,”池非迟把盘子递给服务生,看着服务生端红茶上桌,“而且,一个女孩身处陌生环境中,周围都是陌生人,会觉得不安的。”

        毛利兰笑了起来,“非迟哥果然最体贴了!”

        柯南:“……”

        他跟着过来果然是来对了!

        “原来是这样啊,”服部平次幸灾乐祸瞟柯南一眼,“不过你说话我就放心了,之前在房间里,明明醒了你也不开灯,神色可怕地盯着手机,吓了我一跳呢,在甲板上也怪怪的。”

        “我也刚醒没多久,就看了一下手机。”池非迟敷衍。

        其实他不是纠结什么。

        就算对方跟他有血缘关系,之前不联系,到现在才找上来,估计对方也没顾念什么亲情,他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只要价值在,对方早晚还会联系他的。

        而对方联系他,船上会不会有那个组织的人混上来、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有可能,毕竟贝尔摩德说过,‘那一位’是很谨慎的人。

        所以,他现在还是表现得有点心不在焉比较好。

        钓鱼要给鱼咬饵的希望,特别是对待谨慎的鱼,最好是露出一点破绽……

        “不过,你们不是来看海豚的吗?”毛利兰笑道,“怎么一上船两个人就跑去睡觉了啊?”

        服部平次一愣,“海豚?”

        “是啊,你们不是看到报纸上的广告来的吗?”毛利兰问道。

        “不是不是……”服部平次拿出信,说了一下委托信的情况,又道,“我本来是打算叫上工……毛利大叔的,不过打电话给你们没人接。”

        柯南心里舒坦了,好吧,原来是想叫他不过电话没打通,不是丢下他……

        不过服部平次这家伙心里还真的没点数,跟池非迟待在一起,就注意点,别老是‘工……工……工藤’。

        被池非迟怀疑上很麻烦的。

        “咦?你就是那个侦探啊?”短发女人伸手搭上服部平次的肩膀,笑道,“还蛮年轻的嘛!”

        服部平次被搭肩膀,转头看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愣了一下,笑道,“那是当然啦!”

        “那么你就是另一个侦探了吧?”矶贝渚又笑着问池非迟,“我听工作人员说,好像是有两位年轻的侦探呢。”

        池非迟点头没解释,毕竟这次确实以完成委托的名义来的。

        “对了,那个叫叶才三的人找到了吗?”矶贝渚又问毛利兰。

        “没有,我父亲他们还在找……”

        趁着毛利兰跟矶贝渚说话,池非迟悄悄留意了一下周围的人。

        一个打火机一直打不着火的胖男人,一个走过去送火柴的瘦高个,还有沉默坐在另一张桌上的西服男。

        好像很原本剧情没什么不一样,其他的就是船上工作人员了,在餐厅里的一共有三个,都在关注其他客人,暂时看不出有没有人盯着他。

        “那个抽烟的、胖胖的叔叔叫鲸井定雄,借他火柴的是蟹江是久先生,至于那个一直背对我们坐着的,是海老名稔先生,”柯南发现了池非迟在留意那边,低声跟池非迟说着自己了解到的事,“跟我们搭话的这位,则是矶贝渚小姐……”

        池非迟点头,他发现世界还真是神奇,各种线索老往柯南面前钻。

        柯南顿了一下,突然乐了,“没发现吗?其实你和他们是一伙儿的!”

        “什么一伙儿的?”服部平次留意着两个人的对话,疑惑之后,直接问了出来。

        那边,鲸井定雄一脸慌乱,蟹江是久和海老名稔也看了过来。

        “他们是海,我是池,不一样。”池非迟替自己声明。

        别老让他跟犯人和死者扯上关系啊。

        服部平次反应过来了,半月眼吐槽柯南,“你还真是无聊的,不过非迟哥说的也不对,还是一样的!”

        “什么一伙儿的?”矶贝渚一副感兴趣的模样,“什么一样不一样?”

        “是说名字啦,”服部平次解释,“刚才这个小弟弟跟非迟哥说了你们的名字,鲸井先生的名字里有鲸,矶贝渚小姐是贝壳,蟹江先生是蟹和江,海老名先生是海,非迟哥是池……”

        “都跟水有关,所以柯南才说他们是一伙儿的啊,”毛利兰笑道,“这么说的话,柯南也是啊,江户川。”

        “对啊,”服部平次笑眯眯摸柯南的头,“某个小鬼头啊,只顾着调侃别人,忘了自己!”

        柯南:“……”

        他还真忘了!

        “至于非迟哥说不一样,是因为其他几位名字都算是在海里的生活或者是海,他是池,”服部平次又解释了一下,笑道,“不过蟹江先生名字也有江,而且不止海里,其他水里也会有贝壳和蟹……”

        “不,池子一般水浅而清,没有贝壳和蟹,”池非迟看柯南,“江会有。”

        服部平次:“……”

        非迟哥对名字这么在意的吗?

        柯南:“……”

        他错了,别拎他出来涮了……

        “好了,那我们大家还真是有缘,”矶贝渚笑着,“一起打牌怎么样?就算是名字不是一伙儿的也一起吧!”

        没有人反对,好像经过名字的事情后,关系也一下子拉近了不少,至少都是乐意交朋友的模样……除了池非迟。

        池非迟表示对打牌没有兴趣,坐到吧台前,等着调酒师给自己调酒。

        柯南抱着一杯橙汁,坐在池非迟身边,默默喝着。

        剩下毛利兰、服部平次、矶贝渚、海老名稔、蟹江是久、鲸井定雄六个人聚众打牌。

        因为多出两个人,一群人决定用输赢来轮换,空出的人就在一旁休息。

        “让他去照顾那个小弟弟真的没关系吗?”矶贝渚凑近毛利兰问道,“池先生好像不怎么喜欢说话的样子哦。”

        “没关系,”毛利兰笑道,“别看非迟哥外表冷冰冰的,他可是很受小孩子欢迎的,柯南也很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呢!”

        “哎……”矶贝渚转头看去,就看到柯南突然坐直身伸手想去拉池非迟的脸颊、却被池非迟抓住手腕、冷冷对视,汗了一下,“是、是吗……”

        吧台边,池非迟松开柯南的手,“你干什么?”

        “确定一下你是不是被易容假冒了,”柯南又抱起自己的杯子喝橙汁,“如果叶才三和他的同伴在船上,那么很可能会引来最近活跃的赏金猎人,只要那个家伙能接到消息的话……”

        “七月?”池非迟同样放轻声音。

        “虽然我不觉得他能提前获得情报,但船上这些人都有点奇怪,你和服部也很奇怪,”柯南半月眼瞄池非迟,“他居然没叫上和叶姐姐,反而跟你一起来,不是很奇怪吗?不过我已经确定过他不是七月了,至于你……因为你这家伙方便假冒,只要不多说话,就不容易露出破绽,所以我也要确认一下。”

        “上次基德假冒我,不同样被你看出来了?”池非迟随口问道。

        “所以说啊,对于不熟的人来说,你很适合易容,不过对于熟人来说,要冒充你不被发现却很难,”柯南摸着下巴思索,“非赤是其中一点,你今天没带非赤,虽然冬眠的理由也说得过去,不过还是值得怀疑,另外,你沉默是有规律的,如果听到不对的话,你会提醒……”

        池非迟:“……”

        这他可不可以理解为……他杠?

        “之前叔叔说错了法律追诉期,你当时一直在看着大海沉默,没有出声反对,也是我怀疑你的原因,”柯南顿了一下,“不过这个规律好像无效,刚才我确定你不是七月了,那么,你沉默和说话应该是看心情。”

        “你怎么确认我不是七月?”池非迟问道。

        “我从一开始就不觉得自己能拉到你的脸,”柯南认真道,“如果非要说原因,应该是眼神吧,我想拉你的脸,一般人眼里可能会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点疑惑,你这家伙是绝对不会有的。”

        确认过眼神,遇到对的人?

        池非迟有些无语,“你今晚很闲?”

        柯南郁闷,“我本来是想去找叶才三的,结果现在只能等着……”

        “给,这是您的酒!”调酒师笑着把一杯绿莹莹的鸡尾酒端上吧台。

        池非迟没再说什么,转过身,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那边打牌的人。

        随着牌局进行,其他人陆陆续续都换了几轮,只有毛利兰作为常胜将军,一直留在牌桌上。

        所以说,跟毛利兰打牌就是自己找虐,她会让人清清楚楚地体验一下‘运气总是站在别人那边’是什么扎心的感觉。

        柯南把自己的橙汁喝完,看池非迟没有聊天的打算,就坐在一旁,跟池非迟一样盯着其他人,心里猜测对方的职业之类的。

        那边,矶贝渚不经意间抬眼,看到池非迟和柯南直勾勾地盯着他们一群人,顿时有些不自在了,忍下心里的疑惑,玩了两局。

        池非迟:“……”

        盯。

        柯南:“……”

        盯。

        矶贝渚忍不住看毛利兰,有没有感觉你家小朋友被带得奇奇怪怪的?

        毛利兰转头笑着跟服部平次说话,“到你了哦,服部!”

        矶贝渚:“……”

        难道就只有她一个人觉得那边一大一小很奇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