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94章 你是不是喝多了?

第94章 你是不是喝多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怕蛇,”毛利小五郎喝了酒,大大咧咧起来,有什么说什么,“而且你小子看着也太冷了一点,像是不太好相处的样子,跟你能说什么啊?不过我现在才发现,其实你小子也是很不错的,酒量跟我有得一拼了!”

        池非迟:“……”

        是他之前想多了?

        “爸爸……”毛利兰一头黑线,她就不该让毛利小五郎喝酒的!

        柯南也无语看着毛利小五郎,一瓶酒,几乎是一人一半,看池非迟还很清醒,某个已经醉醺醺的大叔这是哪来的勇气说酒量有得一拼?

        毛利小五郎已经彻底忘我,“哎呀,其实这么一想,你比某个只会破案还自大的高中生小鬼强多了……不,不,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是绝对不可能看着她进入那种有钱人家受气的,所以你就不要多想了!”

        池非迟:“……”

        柯南:“……”

        这个大叔是想些什么啊?

        毛利兰再一次后悔为什么要让毛利小五郎喝酒……

        毛利小五郎继续喋喋不休,“我听目暮警官说,上次魔术师爱好者的事件是你解决的吧?你的推理能力其实还不错啦,就是比起真正的侦探来说,还是差远了,我跟你说啊,当侦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柯南心里呵呵,毛利小五郎喝多了就这样,他都已经习惯了,想看看池非迟有没有觉得毛利名侦探的形象在崩坏,不过转头一看,发现池非迟还是一脸平静地听着、根本看不出什么情绪来,又是一阵无语。

        两个不正常的奇葩。

        他,吃饭!

        “不过呢,你要是觉得有钱人的生活太无聊,想体验一下侦探的感觉,我也是可以指点你一下的,干脆你拜我为师吧!”毛利小五郎笑着拍池非迟的肩膀,“以后你认识的那些有钱人需要找侦探,可以直接介绍给我,就当是你的学费了,怎么样啊?”

        柯南差点一口汤直接喷了出来。

        是谁给大叔的自信让池非迟拜他为师、还说能教池非迟推理的?

        他一直觉得大叔再怎么不靠谱,也就那样了,没想到还能再次刷新他的观念!

        池非迟倒是认真考虑了一下,想到毛利小五郎以后的两个徒弟,他就很乐意答应下来。

        可能没什么实际好处,但占了大师兄的位置,可以占便宜。

        不过他虽然没见过黑羽盗一,但也学了人家的易容术、看了人家传承的笔记,黑羽快斗一直认可他作为黑羽盗一的徒弟,他拜师得跟黑羽快斗说一声……

        “爸爸,你不要胡说了,”毛利兰见池非迟沉默,怕池非迟为难,连忙打圆场,“非迟哥,别在意,我爸爸喝多了就是喜欢乱说话。”

        “不,我在考虑,”池非迟看向毛利小五郎,神色平静而认真,“毛利先生,我之前拜过一个魔术师为师,现在暂时联系不到他,不过在拜师之前,我觉得该跟他的家人说一声。”

        看池非迟这么认真,毛利小五郎酒意消退了几分,喃喃道,“呃,也对……”

        “那先失陪一下。”

        池非迟打了声招呼,起身走到一旁给黑羽快斗打电话。

        电话接通,黑羽快斗那边似乎在翻着什么,窸窸窣窣,“你从伊豆回来了?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今天刚回来,我在毛利侦探事务所,”池非迟直言道,“毛利先生提出让我拜师、跟他学推理,我想答应下来,不过我算是先拜了盗一老师为师,拜其他人为师应该跟你说一声。”

        “哈?你等一下!”

        那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停了,黑羽快斗惊讶,“拜师?跟那个迷糊大叔学推理?你是不是喝多了?”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抬眼看着毛利侦探事务所玻璃窗外的夜景,“没喝多。”

        “既然你没喝多,那肯定有你的考虑,我是没什么意见啦,魔术跟推理是不同的,”黑羽快斗声音带着笑意,“你能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一声,我就已经很高兴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嗯,”池非迟顿了一下,“明天出来吃大餐。”

        “你还记得你欠我一顿大餐啊,我还以为你忘了呢!先说好了,不是三星级餐厅我可不去,”黑羽快斗笑道,“对了,我刚才在研究你说的易容叠加,明天见面再详说。”

        “我这边也有点头绪,”池非迟道,“那就明天再说。”

        “明天见。”黑羽快斗挂了电话。

        池非迟考虑片刻,打了个电话给池真之介。

        “父亲,我想拜毛利小五郎为师。”

        池真之介沉默了片刻,“可以,我过两天回去,你记得吃药。”

        下一秒,电话挂断。

        池非迟:“……”

        还是熟悉的风格。

        想了想,池非迟还是发了条短信给便宜老妈。

        便宜老妈不知道在哪个国家飘着,可能有时差,打电话就算了,还是发个短信说一声。

        原本孩子应该跟母亲亲近一点,但他始终是个鸠占鹊巢的灵魂,说不清是觉得有隔阂,还是有点心虚,从穿越过来,反倒是联系便宜老爹多一些。

        短信发出,池非迟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回复,收起手机。

        他不会纠结自己被冷落。

        本来就知道这家人的相处风格,他没报什么希望,估计要是原意识体在的话,也不会在意。

        原意识体在国中的时候,曾经也试过做坏事,企图吸引父母的注意力,可惜没用,两口子该在国外忙还是在国外忙。

        可怜的孩子都绝望了,也不再做什么坏事,安安分分上学,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不过池真之介先不说,池加奈遗传给的紫瞳很罕见,非亲生的可能性很小……

        他把记忆反复过了几遍,分析了一下那两口子的想法,大概就是——咱谁也别耽搁谁的事,有空的话,大家还是一家人。

        嗯……前提是‘有空的话’。

        有点奇怪,不过习惯就好。

        柯南走到池非迟身边,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喂喂,你是认真的?”

        池非迟点头,“当然。”

        “你不会是喝多了吧?”柯南目光怀疑地打量着池非迟,虽然池非迟看起来很清醒,但说不定是那种喝醉了也看不出来的人。

        池非迟:“……”

        怎么一个个都觉得他喝多了?

        毛利小五郎这是有多不受人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