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87章 柯南:反正非赤不咬人

第87章 柯南:反正非赤不咬人

        灰原哀低头吃面,琢磨着池非迟是对道协正彦有什么偏见,还是看出了什么?

        一直琢磨到吃完面,也没觉得道协正彦有哪里招人敌视。

        又一路琢磨着回了旅馆。

        跟进房间后,灰原哀终于忍不住问道,“那位道协先生有问题?”

        池非迟从行李袋里翻出笔记本电脑,平静道,“我不喜欢黄色衣服,特别是个子高男人穿着的黄色衣服,感觉太晃眼了。”

        灰原哀一噎:“……”

        就、就这个理由?

        ……

        下午,晴朗的天空渐渐被乌云遮挡。

        非赤在屋里实在闷不住了,爬窗户出去溜达。

        房间里,池非迟靠着墙坐在地板上,用笔记本电脑查找着资料。

        日本的医学类专业很特殊,六年制,毕业授学士学位,不过医学类没有硕士对应的‘修士学位’,学士之后就可以报考博士。

        所以,实际上就是没有硕士学位的本硕连读。

        课程学分原意识体已经修够了,考试可以依靠原意识体的记忆来过,但毕业论文就只能他去忙活了。

        目前第一部分可以开始写,第二部分还得等临床调查彻底完成,最后还要调整、修改,估计要两三个月才能搞定。

        他有些不明白,原意识体是有多想不开才会选这个专业。

        虽说兽医薪水高,但他似乎也不需要出去工作,选个四年制的管理类专业不好吗?

        灰原哀这一次也是有备而来,特地带上了笔记本电脑,帮忙查阅着相关文献,整理后发到池非迟的邮箱里。

        池非迟选的研究课题是猫吸入麻醉的方案选择和术中监护,她至少可以帮忙整理常用镇静剂、镇痛剂的资料。

        而且她本身在药物有研究,速度也比一般人快得多,别人才开始找,她或许已经找到了,别人还在翻阅,她或许已经把要用到的整理好了,能帮池非迟节省不少时间。

        下雨前,铃木园子、毛利兰、柯南总算赶了回来。

        柯南刚进房间,窗外雨点就噼里啪啦落下来。

        “今天就到这里吧,”灰原哀跟池非迟说了一句,把资料保存好,才问柯南,“你们不是去看案发现场了吗?情况怎么样?”

        “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中,也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只知道凶手是连续犯案,去年的今天也有一个女孩子被杀死了,两名死者同样的褐色头发,也同样是腹部被刺中数刀死亡,”柯南换好了拖鞋走过来,在这两个人面前他也不用掩饰,神色凝重地思索,“今年这个死者的死亡时间,是昨晚八点到九点之间,正好是在我们看完烟火大会回来的途中……”

        “当时跟我们同行的还有不少人,”灰原哀也跟着想了一下,“既然没有目击者,应该是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吧?”

        “是在电轨旁边的树林里,当时天色那么暗,也不可能有人看到什么的,”柯南思索了一会儿,不过线索就这么多,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就不去想了,“对了,你们等会儿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你觉得我去合适吗?”池非迟平静反问。

        柯南反应过来,人家约女孩子吃饭,老有一个男人跟着算怎么回事,“也对……”

        灰原哀打了个哈欠,“我也不去了。”

        “那你们晚餐怎么办?”柯南问道,“要不要我们帮忙带回来?”

        “不用,”池非迟拿出手机,“旅馆里有餐厅,我让京极给我留两份。”

        那么正直的小学弟,不吃他的吃谁的?

        没一会儿,换好了衣服铃木园子和毛利兰来敲门,问池非迟和灰原哀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池非迟直接拒绝,“你们去吧,非赤出去玩了,还没有回来。”

        “出去玩了?”毛利兰惊讶,“只有它吗?”

        “没关系的,反正非赤不会咬人。”柯南倒是很放心。

        小猫小狗偶尔都会有受惊后攻击人的情况,非赤被池非迟拎过去拎过去的,还跟一群小孩子玩,到现在他都没见非赤咬过谁。

        简直是他见过脾气最好的宠物。

        这么一想,非赤温吞吞吐蛇信子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池非迟只是默默看了柯南一眼,他都不敢这么肯定地跟别人说非赤不会咬人。

        毛利兰倒是很认可柯南的说法,还有些替非赤担心,“不过它会不会走丢了?”

        “是啊,”铃木园子一手托着下巴,一脸严肃,“就算没有走丢,要是跑到树林里,说不定会遇到猛兽,那样它根本打不过嘛……”

        池非迟:“打不过它会跑。”

        铃木园子:“……”

        这个……有道理!

        ……

        聊了两句,一行人下楼。

        池非迟决定先把灰原哀送到旅馆的厨房。

        等会儿会出现持刀凶犯,他也不敢保证对方会不会摸到他们房间去。

        要是灰原哀有把枪,他相信对方绝对玩不过灰原哀,但手里没武器,就以灰原哀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是避一避比较好。

        送灰原哀去了厨房,池非迟又打算去看看铃木园子的情况,确认一下他的出现有没有让剧情发生太大改变。

        而在池非迟从厨房里出来时,二楼,发现钱包没带的铃木园子走近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道协正彦用刀子割开装行李的包,摸黑翻着里面的东西。

        窗外,非赤哼着小曲,缠着房檐下的柱子往上爬。

        铃木园子走到房间前,刚打开门,就看到放行李的地方有个人影,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尖叫,更没来得及跑,就被捂住嘴巴拖了进去。

        爬到房檐上的非赤转头,看到隔壁房间里散发着热量的两个人影,一眼看出其中一个体型跟园子和小兰都对不上,蛇信子吐了吐,分辨出道协正彦的气味,果断扭身朝开着的窗户爬去。

        “唔……”铃木园子在昏暗中趁乱咬了一口,不过很快被按住。

        爬到窗户上的非赤也看清了里面的情况,顿时支起了身,整条蛇蹿了出去,“敢欺负我们的人?”

        咔。

        道协正彦正准备狠下杀手,突然感觉肩膀一痛,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不由愣了一下。

        铃木园子瞪大眼睛,看着那道黑影手中举起的刀,突然发现对方肩膀上挂着一条尾巴还在甩动的细长东西。

        这……好像是蛇?

        非赤瞥见门外有人接近,其中一个人的体型很眼熟,咬了一口就松开嘴,朝下滑落的同时,也不管咬到哪儿,张嘴就是一顿咬,落地嗖一下滑到门口,猛然一尾巴将门扫开,“主人,这里有坏人!”

        听到门被拉动的动静,道协正彦慌了,虽然不清楚自己被什么东西咬到了,但还是立刻跳窗逃跑。

        门外,毛利兰正打算开门,看到门突然自己打开了:“……”

        池非迟已经听到了非赤的声音,上前一步,伸手打开房间里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