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4章 北斗星号列车

第64章 北斗星号列车

        翌日。

        北斗星号列车从东京启程。

        皇家套房里,池非迟翻看着要送到北海道的文件。

        合同、解约书、任职批复、新项目计划书……都是需要池真之介亲笔签名的文件,加起来厚厚一沓。

        达尔西在一旁坐得笔直,盯着搁在桌上的背包。

        他知道非迟少爷那条宠物蛇在背包里,不过从上了列车,那条蛇就像在背包里翻滚一样,一点也不安分……

        池非迟把文件大致看了一遍,装进文件袋放到一边,抬眼发现达尔西直勾勾盯着背包,“怎么了?”

        达尔西直白问道,“您的宠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池非迟敷衍着,“可能是太无聊了,它自己找乐子,不用管它。”

        昨天给两只宠物买了手机和电脑后,两只宠物就沉迷聊天、无法自拔。

        非墨打算再收编几队乌鸦做眼线,留在东京没有跟来,还特地建了一个叫【非】的聊天室,把他和非赤的账号都拉了进去。

        非赤从上列车就躲在背包里,不用想也知道又在跟非墨聊天……

        达尔西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下去,起身道,“您该吃药了,我去帮您接杯热水。”

        池非迟试图说服达尔西,“达尔西,那些药有不良反应,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老板让我督促您吃药,请您不要为难我。”达尔西朝池非迟鞠身后,转身出门。

        池非迟顿时头疼起来。

        昨天下午跟达尔西切磋,达尔西一直收着手、还故意放水,根本打不起来。

        之后他提出,要是他赢了切磋,就别盯着他吃药了,既能让达尔西认真起来,也可以激励一下自己,说不定还可以名正言顺地不用吃药,结果达尔西直接一句‘我不能用真之介先生的嘱咐做赌注’,就给他顶了回来。

        这家伙绝对是一个一板一眼的顽固份子!

        达尔西去接了杯热水回来,放到桌上后,退到一旁,“非迟少爷,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好像也上了这一趟列车,我去取热水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他从抽烟室出来,好像就住在我们斜对面的房间。”

        池非迟目光一顿,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疑,假装把药片吃下去,实则用手中藏币的手法藏在手指间,拿起杯子里喝了一口温水,“还有其他人跟他一起吗?”

        达尔西没留意到池非迟的小动作,“他打开房间门的时候,我听到了有小孩子的说话声。”

        “嗯,一会儿可以去打个招呼。”池非迟将水杯放下,拿手机的同时把药片放进口袋里。

        果不其然,非赤给他发了不少私聊信息。

        【主人,是不是柯南也来了?】

        【主人,为什么不去打招呼?】

        【主人,在这里待着很无聊,达尔西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们去找柯南玩吧!】

        池非迟没有急着回复,看了一下赏金榜。

        《名侦探柯南》里列车上的事件不少,一开始他还没注意到北斗星号有什么问题,不过既然死神小学生来了,肯定有事件要发生。

        前期跟豪华列车有关的事件,应该是犯人模仿工藤优作未发表小说犯案的那个案子,他记得有个相当值钱的通缉犯……

        达尔西见池非迟低头玩手机,笔直站在一旁,目不斜视。

        池非迟找到浅间安治的资料,发给非赤:【浅间安治在列车上】

        浅间安治从十年前开始抢劫,之后每隔两三年都会犯一次案,最近一次是在一个星期前,至今没有被逮捕,价值350万日元,跟沼渊己一郎一样,已经是官方通缉的最高赏金了。

        非赤看完了资料,立刻兴奋起来,躲在背包里给池非迟回消息:【主人,抓不抓?】

        池非迟转头看向车窗玻璃,抓人不是问题,问题是抓到人后怎么处理。

        这趟列车从东京直达北海道,中途不会停靠其他站点,车窗玻璃不能打开,想出去只能打破窗户,也就没法中途悄悄把浅间安治送出去。

        总不能一直把人藏在房间里,到了北海道再送去警局吧?

        达尔西会一直跟着他,在房间里很难藏人,而就算藏好了,他又该怎么把一个昏迷的人带下列车?

        在这种中途不停靠的列车上行动,是很冒险的行为,还有一个柯南在旁边虎视眈眈,一不小心就会露出马脚。

        不过……

        如果有浅间安治配合呢?

        不管成不成,总要尝试一下,要是连试都不试的话,那350万日元不就是浪费了嘛……

        非赤半天没得到回应,又发了信息:【主人?】

        池非迟用手机给非赤发了行动计划,又回了一下森园菊人的消息,估摸着非赤已经看完了,才把文件袋放进背包,“达尔西,去吃晚餐吧。”

        非赤趁着池非迟放文件,沿着池非迟的手爬进袖子里。

        “我去拿热水的时候,餐车那边已经在准备晚餐了,不过我们现在过去的话,或许还要等一会儿。”

        “没关系。”

        两人出了房间后,非赤从池非迟裤脚下悄悄溜出来,叼着一张撕下来的小纸页和一支笔,躲到暗处后,左右看看,开始咬着笔写字。

        池非迟走到餐车附近,借口上洗手间,进了厕所后,从打火机里拿出一个装了乙醚的胶囊,卡在通风口上,又用拖把和水桶支了一个能到通风口的台阶,将药片丢进马桶冲走后离开。

        下午六点半,毛利小五郎打开房间门,回头对毛利兰和柯南道,“对了,夏江小姐好像为我们订了晚餐,我们一起去餐车吧!”

        嘭!

        一个低头走路的男人撞上了毛利小五郎。

        男人脾气暴躁地拉下口罩,“混蛋!你的眼睛长到哪里去了?”

        走道尽头的拐角处,非赤直勾勾盯着男人。

        虽然男人做了伪装,但主人说了,穿风衣、戴口罩、戴帽子、裹得严严实实还跑到柯南面前刷存在感的家伙,绝对就是浅间安治。

        浅间安治看清自己吼的人是谁后,脸色微微一变,“你……”

        “嗯?”毛利小五郎茫然。

        浅间安治指着毛利小五郎,“你不就是……”

        “啊?”毛利小五郎持续茫然。

        浅间安治并没有说下去,拉起口罩转身就走。

        “怎么了吗?”毛利兰出门。

        “不知道啊。”毛利小五郎也被浅间安治的古怪反应弄懵了,转身离开,“算了,我们去餐车吃晚餐,听说今天的晚餐是法国料理哎……”

        柯南疑惑回头打量,不过浅间安治已经快速进了自己的房间。

        非赤等柯南离开后,叼着写了字的纸往浅间安治房间移动。

        房间里,浅间安治背靠着房门,拉下口罩后,长长松了口气,“可恶!毛利小五郎也来了,怎么都没听说……”

        嘭嘭嘭。

        房门被敲响,浅间安治警惕地退开两步,没有急着开门,“是谁?”

        门外没有回应,一张小纸条顺着门缝被递进来。

        浅间安治皱眉,上前捡起纸条,看着上面凌乱的字迹。

        【浅间安治,你的行踪已经暴露,如果不想在终点站面对警察的围捕,就一个人到餐车前的04号洗手间来,不要告诉其他人】

        “该死!”浅间安治眼底带上厉色,将纸条装进口袋后,将门打开一条缝隙,见外面没人,出了房间门,低头朝04号洗手间快步走去。

        如果对方是警察,直接抓捕他就行了,这么鬼鬼祟祟,肯定另有所图。

        他倒要看看是对方想搞什么鬼!

        04号洗手间比较偏僻,正值晚餐时间,也没有多少人在这一带晃悠。

        浅间安治左手打开洗手间门,右手握紧了枪,却惊讶发现里面没有人,转头看到镜子上贴了一张纸——

        【关上洗手间的门,在里面等我】

        趁着浅间安治的注意力被纸条吸引,非赤快速溜进洗手间,沿着拖把和水桶爬到通风口旁,找到了卡在上面的胶囊。

        “搞什么鬼!”浅间安治皱眉,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与此同时,非赤也用尾巴戳破了装乙醚的胶囊,朝门口蹿出去,尾巴打在锁上,将锁咔哒一下锁上。

        “什么……”浅间安治刚转头,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飞过去,就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