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1章 大魔王灰原哀

第51章 大魔王灰原哀

        “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池非迟平静反问一句,又解释道,“我们两家是旧识,你们也很照顾我,能帮忙的话,我乐意帮。”

        森园菊人又沉默了,将车子开到二丁目二十二号附近,停了车,才咬牙低声道,“外面的风声是真的,我原本最信任的人背叛了我!”

        还真好忽悠,这就坦白了……

        池非迟心里感慨,虽然有两人身份差距的原因,森园菊人考虑的也对,他确实不用图森园家什么,但无论心机还是经验,森园菊人比起记忆里跟着便宜老爸见过的那些老狐狸,都差太多了。

        “是重松管家?他好像在帮你处理公司的事物。”

        “嗯,”森园菊人神色阴沉,“他还要挟我,让我取消明天的婚礼,否则就会将这件事告诉我父亲,他在我家做管家已经好些年了,几乎是看着我和姐姐长大的,我没想到他……”

        “等等,我找的人出来了,我尽快处理一下手头的事,”池非迟低声打断,打开车门下车,“回去再说。”

        森园菊人压下心里的倾诉欲望,点了点头,看向车外,就看到有个穿着红外套的小姑娘走出大门,顿时有些无语。

        是,这确实是女孩子,不过年纪也太小了一点,跟他想的女孩子根本不一样……

        池非迟带灰原哀上车后,对森园菊人报了养殖点的地址,才从口袋里拿出一管血,从副驾驶座递给后座的灰原哀,“小哀,能不能找人帮我鉴定一下,看看这些血液属于哪种乌鸦,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不管检验出什么,记得保密。”

        考虑到森园菊人现在神经敏感,他特地上了车、当着森园菊人的面,才把东西拿给灰原哀,以免森园菊人误会什么。

        灰原哀见池非迟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看了一眼开车的森园菊人,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这是乌鸦的血?”森园菊人随口问道,“是跟非赤和rebeca打架的那群乌鸦的血吗?”

        “不是,”池非迟否认了,“是我捡到的一只乌鸦,我想知道它是什么种类的、有没有什么疾病,有鉴定报告方便去办理宠物证书。”

        “非赤打架了?”灰原哀问道。

        “嗯,所以今天没带着它出门,”池非迟道,“不过也别担心,没什么大碍……”

        “就是被纱布包成了一条白蛇而已,”森园菊人想到这个,之前因为心情不好压下的话唠属性再次爆发,轻笑着接话,“我今天早上回去的时候,它和我家的猫都是一副凄惨的样子,我家里的院子也被毁了,吓了我一跳呢!对了,我是非迟的表哥,名字叫森园菊人,他现在住在我家,你可以叫我一声菊人哥哥哦,可爱的小小姐。”

        灰原哀神色古怪了一瞬,这家伙说话的方式怎么看都像个花花公子嘛,声音清冷地吐槽,“你跟他一点都不像。”

        “你和他倒是挺像的,”森园菊人也没在意灰原哀的态度,“非迟,难道是真之介表叔有了个女儿还瞒着我们?不对,他和加奈阿姨不可能生出蓝色眼睛的孩子,那难道是他在外面……”

        “不是,”池非迟打断,见森园菊人还想继续说,平静提醒道,“我父亲也快回来了,要是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去找他求证。”

        森园菊人快速收了笑脸,轻咳一声,“我是开玩笑的……”

        灰原哀发现很少听池非迟说起自己的父亲,见森园怂了,有些好奇,“你父亲要回来了吗?”

        “嗯,”池非迟道,“可能是今晚,最迟明天。”

        灰原哀顿了一下,又继续问道,“是个很凶的人?”

        “不是,”森园菊人觉得再让两人聊下去,空气都要慢慢降温了,接过话茬,“跟非迟差不多吧,是个冷静又严肃的人,我从来没有听他骂过人,但在他面前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紧张。”

        灰原哀探头,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池非迟,脑补出一个‘增强版池非迟’,就懂了,转而跟森园菊人说话,“他和他父亲很像?不像他母亲吗?”

        池非迟转头看灰原哀:“……”

        明明是喜欢简洁沟通的同类人,灰原哀这是突然打算背叛到话唠那一边了吗?

        灰原哀抬眼看池非迟:“……”

        她怎么有种被鄙视了的感觉?

        也只有森园菊人没什么感觉,继续侃侃而谈,“性格是继承了父亲,不过相貌更偏向母亲吧,看到他的眼睛了吧?偷偷告诉你哦,加奈阿姨可是个大美人呢……”

        ……

        杯户町的养殖点。

        角落里,有一个铺得华丽舒服的隔间。

        里面的大个竹鼠看到池非迟后,连忙拱了拱身边的同伴,“别吃了,先等等,那个人又来了!”

        另一只小竹鼠依旧啃着竹子,“他来就来吧,跟我吃不吃有什么关系?”

        “他每次过来,带走的竹鼠就没再回来,”大个竹鼠语气严肃,“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就跟我们在老家偷偷看到的那锅肉一样,它们说不定已经死了!”

        小竹鼠一个激灵,抬眼盯着大竹鼠,迟疑道,“他不是说了吗……不准吃我们两个,要好好养着。”

        大竹鼠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他只是说其他人不能吃,说不定是想养肥了留给自己,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小竹鼠竹子也不啃了,“那、那怎么办?”

        “我们绝对不能被他挑中带走!”大竹鼠坚定道。

        “可是,他第一次来,说‘这两只长得胖,就这两只吧’,他第二次来,又说‘这两只不精神,都不吃东西’,然后又带走了,”小竹鼠迷茫,“那我们是吃还是不吃,长胖还是不长胖?”

        “这个……”大竹鼠思路也有些卡壳,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我们听听他说什么再决定,嘘,他看过来了。”

        池非迟看了一眼收回视线,这两只逗比竹鼠,求生欲倒是挺强的……

        灰原哀已经从饲养人员那里拿来一个笼子,仰头看池非迟。

        “想要哪几只,你自己挑。”池非迟道。

        “有一些好像不太精神,”灰原哀看了一圈,迟疑着,“我可以多挑几只吗?”

        池非迟也发现半数多的竹鼠确实病怏怏的,“是水土不服吧,你要的话就都给你。”

        “可以吗?”灰原哀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反正看着也活不了多久了,”池非迟道,“我安排人用车给你送过去,”

        一旁,小竹鼠弱弱道,“哥,他这次说的是水土不服……”

        “吃!”大竹鼠抱起竹子狂啃,“赶紧吃!表现得精神点,一定要让他知道我们很适应!”

        小竹鼠立刻有样学样,小眼睛弱弱瞄了一眼,“哥,他又看我们了……”

        池非迟也是无语了,本来吧,把两只竹鼠带走最好,省得它们神经兮兮的,不过每天都要喂的生物,很麻烦,有人帮忙养还是放这儿算了……

        灰原哀盯着饲养人员把一只只竹鼠装好、装车,之前抱着的大笼子也用上了,一下子就清空了一半还多的竹鼠。

        小竹鼠:“哥,这个小丫头好像更凶残啊……”

        大竹鼠:“嘘,她肯定就是传说中的大魔王!”

        池非迟低头看了看灰原哀,拿出手机。

        咔擦。

        灰原哀愣了一下,仰头看池非迟,“你又拍我照片干什么?”

        “等会儿……”池非迟开始简单地处理着图片。

        灰原哀顿时想起‘超凶’来,转开头,“我不看!”

        “真的不看?”池非迟问道。

        灰原哀语塞,她还是想知道池非迟又怎么恶搞她的照片,“我看……”

        池非迟把手机放低。

        照片把灰原哀和一部分等待装车的竹鼠都拍了进去。

        竹鼠被搬动后受了惊,缩在一起,一笼笼都是如此,灰原哀则是一脸淡然地看着。

        一群竹鼠头顶被加了一句话:【在大魔王的凝视下瑟瑟发抖】

        灰原哀沉默了片刻,猛然伸手去抢眼前的手机。

        不过,池非迟快了一步,快速把手机拿起来,装好。

        灰原哀幽怨盯着池非迟,脑海里又快速闪过‘各种情况下能不能打赢池非迟、能不能成功抢到手机’的概率计算。

        “我留个纪念。”池非迟轻轻拍了拍灰原哀的头。

        灰原哀顿时蔫了,突然觉得能给个池非迟留个纪念也不错,收回视线,低头看向一边的地面,“不许外传。”

        “好。”

        池非迟答应下来,又跟饲养人员说了早上联系小泉红子时留的地址,让人送两只竹鼠过去。

        池非迟等人离开后,大竹鼠才停下狂啃竹子,拱了拱旁边的同伴,“好了好了,别吃了,要是他下次来挑胖的,我们吃胖了就麻烦了,控制一下体重,咱们不做最胖的,也不做最瘦的……”

        “哥,还是你聪明,”小竹鼠提出疑问,“不过,要是下次他就选不胖不瘦的呢?”

        大竹鼠忍不住用竹子敲了小竹鼠一下,随即叹了口气,沉默。

        它们竹鼠活得真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