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2章 我能治,忍住,别扰民

第32章 我能治,忍住,别扰民

        黑羽快斗见池非迟直接动手,连忙侧身躲开,还有点发懵。

        喂喂,不至于真打吧?

        他见过池非迟训练,但没想到池非迟把负重卸下来后速度可以飙到这么快!

        池非迟在拉近距离时,用空闲的左手把黑羽快斗白色西服下的道具顺了两个,又塞了张纸条过去。

        黑羽快斗感觉到池非迟的小动作,心里疑惑,不过还是借着躲避,顺势往一旁大楼外跃去,在空中张开滑翔翼飞走。

        失去了目标、冲过头的池非迟也在下坠时抓住高架上的铁栏,轻巧翻了上去。

        两人从相对、到交错而过、到各自坠落、再到各自脱险,也就几秒的时间。

        服部平次和柯南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交锋就已经结束了。

        第一次感受到……思维只能勉强跟着事态变化走。

        服部平次慢慢回神,汗道,“工藤,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

        柯南没有吭声,他知道服部平次只是想吐槽,这个问题他也想知道好不好。

        这种身手加上推理能力和观察力,怎么看也不会是普通人……

        要不是青山第四医院很多事能查清,他都快怀疑那其实是某个秘密训练基地了。

        非赤就在两人脚边支着身子,歪了歪头。

        工藤?

        “你们不通知中森警官转移吗?”池非迟回头问道。

        “对!差点忘了!”服部平次连忙拿出手机。

        柯南也跑到护栏边,用眼镜追踪着怪盗基德的身影,不过等他找到时,怪盗基德已经抱着一个盒子从那边楼房的窗户里跃出,“晚了,他应该已经得手了……”

        “我们追过去!”服部平次立刻转身,一边打电话,一边跑进了停在顶楼的电梯。

        池非迟没跟上去,跳下高架,走到自己的负重面前,“我要收拾东西,追人就交给你们了。”

        “放心交给我们吧!”服部平次等柯南进电梯后,风风火火地按下了一楼。

        ……

        一个小时后……

        海边不远处的路上,服部平次趴在路边。

        赶到的池非迟拉起服部平次的脚踝,检查了一下,“扭伤,骨头错位。”

        柯南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服部,再坚持一下,救护车应该很快就会到了!”

        “我能治。”池非迟说着,动手把柯南的外套撸下来,又摸出一张钱递给柯南,“柯南,你去买处理外伤的药物和纱布,手臂上那条口子挺深的。”

        柯南大汗,“喂,我说你……”

        服部平次刚想说话,话就被池非迟递过去的柯南的外衣堵了回去。

        “咬住,会有点疼,”池非迟道,“大半夜了,别扰民。”

        服部平次咬着外衣发懵,前一句还好,听听这后一句,这是人说的话吗?

        不过,看池非迟这架势,是要直接帮他治?

        行不行啊这家伙……

        等等,住手!他要等医……

        咔。

        骨头轻响了一声。

        服部平次脸瞬间绿了。

        疼!

        不等他抵抗,又是一声。

        咔。

        “好了,很快就不会那么疼了。”池非迟把服部平次的脚放下。

        虽然动物医学不学这些,但他前世从小被老师锤到大,一群同学对练也是锤趴下为止,专治跌打损伤、骨头脱臼错位十多年。

        要是有中药,配点跌打损伤药酒药膏都没问题。

        前世他在美国医院里见过关节脱位的治疗,一群医生护士拉了半天,才给人牵引回去,然后上固定板。

        同样的情况,对于中医而言,复位很可能就是两下的事,一压一提,轻松搞定。

        对于一些老中医和他学校里那些老师而言,他们或许没看过什么解剖图,但这方面绝对甩西医几条街……

        “扭伤有瘀血,要不要我帮你处理一下,会比刚才疼一点……”

        “不、不用了,谢谢……”服部平次趴在地上,泪流满面……

        生无可恋!

        他很担心自己以后还能不能走路……

        池非迟摇了摇头,不用就不用吧,对愣在一旁的柯南道,“别愣着了,买药去。”

        柯南同情地看了服部平次一眼,转身,跑去买药。

        都怪他没反应过来拦住池非迟,现在都结束了,已经晚了。

        不过,等救护车来,他及时会跟医生说明情况的!

        等柯南回来时,服部平次已经坐起身了。

        “还真的不疼了!”服部平次坐在路边一脸新奇,“现在能不能站起来?”

        “能,”池非迟蹲在服部平次旁边,“不过扭伤没消肿之前还是会疼。”

        服部平次顿时打消了站起来走两步的念头。

        “服部?”柯南走上前。

        “回来了啊,药买了吗?”服部平次完全没有刚才生无可恋的模样,精神奕奕地解释道,“你才离开没多久,我就感觉没刚才那么疼了。”

        “放心吧,去医院检查,骨头也绝对复原了。”池非迟接过柯南递来的药,帮服部平次清理了一下手臂上的擦出的血口子,上药,包扎。

        动作熟练,速度飞快。

        “谢谢啊。”服部平次活动了一下手臂,把衣袖拉下来盖上。

        “没事,”池非迟接过柯南怀里的鸽子,又抓紧时间看了一下旁边鸽子的伤,动手清理着周边的羽毛,“有一道擦伤,不浅,不过清洗包扎好,过段时间就没事了。”

        服部平次在一旁好奇看着,真的很熟练啊,池非迟这家伙肯定是个医术高明的医生,“池先生是学医的吗?”

        池非迟低头帮鸽子清洗伤口,“学动物医学的。”

        “动、动物医学?!”服部平次看了看鸽子,又看了看自己的脚踝和手臂,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柯南只能干笑,其实他还是有点担心服部平次的脚……

        服部平次郁闷了一会儿,想到池非迟的技术,也不纠结那些了,“对了,忘了告诉你,怪盗基德被人狙击了……”

        非赤嗖一下从池非迟领口探出头,吓了服部平次一跳。

        “喂,它不会是想吃了这只鸽子吧?”

        “不是。”池非迟把非赤的头按回领口里,继续帮白鸽处理着伤,“然后呢?”

        服部平次看着池非迟跟蛇轻描淡写的互动,总觉得很诡异,转开视线尽量不去看,“怪盗基德掉进了海里,下落不明,警方已经派人去找了。”

        说到这事,柯南也拿着手机凑到池非迟面前,让池非迟也能看见他拍下的现场照片,“服部骑摩托带我追过去,中途他被车带倒了,我赶到那里时,地上只留下这只鸽子、破碎的单片眼镜,和被摔碎的盒子,盒子的回忆之卵等会儿会由警方带过来……”

        池非迟把鸽子包扎好,安置在一边,看了一眼照片,“镜片的破碎形状,不像是摔碎的。”

        服部平次也凑上前看照片,“的确,一部分镜片还残留在镜框里,破碎的地方呈放射状,再加上周围地面上的碎片是细长状,也就是说……”

        “对方是瞄准怪盗基德的右眼开枪,”柯南思索着接话,“打算从右眼打进去命中大脑吗?不过镜片上没有血迹,说明怪盗基德没有被子弹打进眼睛里,也没生命危险,最多只是一点擦伤。”

        缩在池非迟衣服下的非赤长长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那家伙没那么容易死。”池非迟说了一句,主要还是宽慰非赤。

        柯南点头,又提出疑问,“不过到底会是什么人袭击他?还是这种要置他于死地的狙击,是怪盗基德得罪过的人吗?”

        “也有可能是因为这颗蛋,”池非迟引导着,“怪盗基德去偷蛋的时候,对方没有出手,一直到怪盗基德要离开之前,对方才开枪狙击,虽然不排除对方通过风向推测出了滑翔翼的轨迹,提前埋伏,但我更倾向于对方也在追踪怪盗基德,当然,这还只是猜测。”

        “然后看到怪盗基德快成功偷走蛋脱逃,对方才开枪阻止吗?”柯南摸着下巴思索,“那么对方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不想让怪盗基德偷走蛋……”

        “不想怪盗基德偷走这颗蛋的人,有警方、铃木财团,不过警方和铃木财团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服部平次也跟着思路去分析,“那么就只有可能想要得到这颗蛋、并且有机会的人!”

        “要是想要这颗蛋,对方大可在展览前,直接出面买过去,能出八亿去买蛋的人,铃木财团想必也会给个面子,”柯南继续道,“不过对方没这么做,说明他想用别的手段得到这颗蛋。”

        “最好能找机会接触这颗蛋,”服部平次看向柯南,笑道,“有意思,我们今天刚好就见过一群想要蛋却买不起、又有机会接触的人!”

        池非迟很满意,不愧是两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稍加引导就能推断出这么多,很省心,“对方狙击右眼,我不确定是巧合还是选择了当时位置的最佳狙击部位,或者是某种仪式、习惯,毕竟比起狙击右眼,打心脏更容易命中吧?像是……炫耀枪法?”

        “等一下!我记得……”

        服部平次用手机一阵搜索,然后把手机放到两人面前,“史考兵!一个对罗曼诺夫王朝文物感兴趣的家伙,身份不明,不过这家伙每次杀人都是子弹命中右眼后贯穿大脑!”

        “皇帝复活节之卵也是罗曼诺夫王朝的文物,如果我们的猜测没错,事情就麻烦了,有个很危险的家伙就在我们白天见过的那几个人之中……”柯南神色凝重,虽然没肯定地说‘这就是真相’,但侦探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猜想很可能就是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