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在线阅读 - 第73主要任务

第73主要任务

        众人一听,刘平竟然这么好说话,自己一求,他就答应了,无不千恩万谢。

        虽然刘平说着不要,但众人知道,那只是客气。

        要是搬迁,全家连命都不一定能保住,还要宝物做什么?

        他们把手里的东西扔了一地,全都倒退了出去。

        刘平揉了揉下巴,即使他们不来相求,自己也要这么做的,意外得到这么多宝物,真是不好意思啊。

        他拿起那所谓蔡邕真迹,曹操是风雅之人,素来对蔡邕敬仰,要不然后来也不会用千金把蔡邕的女儿蔡文姬从匈奴那里赎回来。

        这个送给曹操,他一定很高兴。

        至于那老子手书帛书《道德经》送给曹嵩再好不过。

        这年代,民间多信奉道学,相信那神奇的道术可以令人长生不老,曹嵩作为一个耄耋老人,自然也想多活几年,这道家始祖手书的《道德经》自然功效神奇。

        至于那些零零碎碎的珠宝玉器,送给未来丈母娘们,送给曹节,她们一定很喜欢。

        ……

        刘平第二天便带着太史慈和张辽骑马出城了,他们一路向北,进入泰沂山脉。

        在后世刘平曾经跟着驴友团,徒步来这里旅游过。

        后世的这里,山高林密,风景秀丽,道路不怎么好走,是登山野营的好地方。

        按说这种地方经济应该不怎么发达才对,可是当时刘平意外的发现,深山里有几个小村子却异常的富裕。

        仔细打听过才知道,原来这几个小村附近的山上有铁矿,村民们随便开个小矿场,架几台磁选机就能一夜暴富。

        如今刘平正是奔向一个叫做月山村的村落。

        自古以来,国朝都把铁当做重要的战略物资,可见古代铁的产量并不高,还远不如铜的产量。

        可是铁这种元素在地表并非稀有金属,为什么古人却不能大量炼出来铁呢?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华夏大地虽然不缺铁矿石,但古代没有深采技术,在地表裸露的矿石中,高品位的却不多。

        到汉武帝时期,天下有记载的仅有四十九个产铁之处。

        而古代冶铁工艺,简单说就是用陶土堆个铁窑,将天然铁矿石和木炭置于其内点燃,用手动鼓风,达到铁的熔点之后,铁水会自动流出来。

        这样需要铁矿石的品味非常高,至少要达到百分之六十以上。

        不过现代炼铁工艺虽然改进不少,但最基本的原理并没有变化,所需要的矿石品味依然很高,现代人是如何解决的?

        一方面靠进口高品位矿石,另一方面,对本土低品位矿石破碎,提纯,抛除矿石中含铁量低的杂质,只取其中品味较高的部分。

        前一世的的刘平曾去选矿厂看过,其实原理非常简单,就是将矿石开采出来,用破碎机将石头挤压成核桃大小,让其滑过一个半面带磁铁的磁滚。

        磁性较强的石块因为磁铁吸引,被吸了出来,磁性弱的便被甩掉,成为废料。

        刘平觉得这样简单的工艺,即使在后汉这个时代,操作也是没有问题的。

        首先,天然磁石不缺,在《吕氏春秋》中就有“磁石招铁”的记载。

        其次,这个时代虽然没有后世那样高效的破碎设备,但他手下有人呐,反正东莞郡数万青壮都没事可干,大不了人工破碎。

        要知道,在这年代铁的价值极高,远高于铜的价值,而人工价值却极低,可以忽略不计。

        要是他能从世人眼中的废石之中炼出铁,那么曹氏的军饷危机将大大缓解,曹操也不用费心费力的给农妇摊派劳役了。

        各诸侯要打造兵器箭矢,哪个地方都均缺铁,销路应该不难找。

        其实这就是他想出来的,让曹操主动放弃动迁的主意。

        曹操之所以下定决心,将东莞郡百姓迁往许县,还不是因为东莞郡穷么?

        所以把东莞郡百姓迁到豫东平原,一方面巩固了许县,另一方面能产出更多的粮食。

        可刘平要是在这里炼出了铁,卖出足够让曹操动心的钱财,曹操必然舍不得把那么多钱财丢掉不要,还让东莞郡百姓搬迁。

        到时候他恐怕巴不得百姓都留下来给他炼铁呢。

        要知道炼出来铁的价值,要远大于种粮的价值,更何况是这个时代,铁的价值更高。

        此时刘平眼前的月山村是一个仅有百十户的山间小村落,他记得上一世到这里的时候,家家都住着小洋房,门口停着豪车。

        可是如今的月山村,几十间低矮的茅草房,人烟稀少,一副衰败之相。

        “主人,你确定咱们找的就是这里?”张辽不解的看着刘平。

        他们虽然被带着来到这里,但却不明白刘平的意图是什么。

        刘平对地形的记忆很是惊人,虽然这是两千年前,但山形几乎毫无变化,刘平一眼就能认出,这就是他来过的那个村落。

        “没错,咱们找个地方先住下再说。”

        三人下马牵着,步行入村。

        远远的就见有人在他们背后指指点点,他们一回头,却全都躲了起来。

        突然拐弯走过来一个农妇,张辽挤出一丝笑容迎上去:“这位大姐,请问……”

        “啊——”

        那农妇跟见了鬼一样,尖叫一声,转身就跑远了。

        张辽不由自主的摸摸自己的脸:“难道我这么吓人?”

        太史慈在后面笑弯了腰:“你不是吓人,是丑,把大姐都丑跑了。”

        “你长得俊,你去,”张辽没好气的道。

        “看我的!”论外表,太史慈的卖相的确比张辽好的多。

        他捋了捋头发,抬脚就把旁边一个柴门给踹开。

        “有人么?滚出来!”太史慈站在院子里冲茅草屋大声喊。

        张辽:“???”

        你特么既然要踹门,捋什么头发?

        耍蛮横老子不会还是怎地?

        太史慈话音未落,只见从屋里冲出一个青年汉子,手里攥着一根长矛:“贼子,纳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