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朝花夕食在线阅读 - 第162章 藏得有多深

第162章 藏得有多深

        苏云笙惊愕的看着喃喃自语的希希。

        “垂帘听政!”希希满脸疑惑的看着他,“哥哥,什么意思?”

        苏云笙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难怪何家想要毒杀安王妃!”

        他揉了揉希希的头发。

        “晴儿,你帮我去把阿晨叫醒,然后带过来好吗?”

        希希双眼一亮,顿时雀跃不已。

        “真哒?马上去!”

        说完她就如箭一般冲了出去,但在进沐晨的房间前,还是礼貌的敲了敲门。

        “谁呀?”

        “我!”

        “啊?!哎哟!希希你怎么来了……你等会,先不要进来!”

        希希嘟着嘴思考了一下,视线落在了旁边的积雪上。

        她抓起一把,团成小球。

        “嘻嘻!进去啦!”

        “别!等一下!”沐晨连忙出声阻止。

        但希希没有理会。

        她一把推开门,然后就站在门口把小雪球扔进去,正好砸在刚站在床榻边的沐晨身上。

        “希希!你、你这是干什么?”

        希希板着小脸,十分认真的看着他,“不许赖床!”

        沐晨:“我哪有,我现在不是已经起来了吗?你放心,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只是放在府里没拿,等会就派人去拿!”

        “哥哥找你!”

        “找我?!”

        沐晨略略一怔,心中有些许失望,还以为希希是急着要他的礼物。

        “快去!”

        希希传达完,就毫不犹豫的转身跑了。

        沐晨失神的看着门外。

        “哈欠!”

        一阵风吹过,让他不小心打了个冷颤。

        他这才清醒过来,赶忙穿好衣服,往主房走去,“阿笙,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明明才睡下没多久,却让希希来喊他。

        可见事情应该有点严重。

        只是才见进屋,就看看到苏云笙,拿起最后一块鸡蛋糕往嘴里送。

        这糕点没见过!

        沐晨速度飞快的跑过去。

        “这是什么?”

        但盘子上只剩下一些屑屑,沐晨抬头看向苏云笙,想从他那里抢一点,谁知那块“不小”的糕点,已经被他吃完了。

        沐晨的语气中满是幽怨,“你让希希喊我过来吃东西,竟然一点都不留给我?!”

        苏云笙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

        “晴儿是这样说的吗?”

        沐晨指着盘子,耍赖道:“我不管,你快让人送一份新的过来!”

        空气中还留存着糕点的香气。

        尽管睡觉前,已喝了两大碗的羊汤,但他现在感觉饿了。

        “这是安安给希希做的,没了。”

        “什么?!”

        沐晨一副受到严重打击的样子,整个人都蔫了。

        “好了,不要装,有正事。”

        “哦。”

        沐晨只能打起精神来。

        另一边,林语安给灌蛋填完馅料,让红玲放进糖水里煮。

        “希希?”

        “刚才希希姑娘说要给苏老爷送鸡蛋糕。”

        “哦,我想起来了。”

        同时她也回想起“垂帘听政”的事。

        如果何皇后想要学吕雉垂帘听政的话,那就只能留下小胖墩,让他孤立无援。

        虽然不知在小说里,出了什么差错,最后让安王登基了。

        但那时杨旭已经不在,苏云笙还黑化了,估计都是跟这些事有关。

        没想到宁王居然只是小反派。

        尽管现在因为她的小翅膀,有许多事都已经改变了,但她知道,一些既定的事还是会发生的。

        林语安记得书里对何皇后的描写,她对小胖墩十分关心,是一位慈爱的长辈,一点都看不出问题来。

        可见她藏得有多深!

        这件事应该提醒他们才行!

        只是……要怎么做呢?

        如果她直接去告诉他们,自己肯定会暴露的,到时如何解释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

        “回来啦!”

        希希站在门口散寒气,见林语安一动不动的,就出声提醒她。

        “希希回来啦,一会就可以吃灌蛋了。”

        “哪里?!”

        林语安指着灶台,“红玲还在煮,很快就好啦。”

        “嗯嗯。”

        希希坐在桌前,双手托腮等着吃。

        想起之前的问题,哥哥并没有回答她,便又拉了拉林语安的衣袖。

        “垂帘听政什么意思?哥哥不知道?”

        林语安惊讶不已。

        “你哥哥不知道?”

        “啊,不对,希希问了你哥哥这个事?”

        希希点头:“刚才问哒。”

        林语安神色有些紧张,甚至有些忐忑不安,她还没想到怎么跟他们说,现在这就暴露了?

        “你…哥哥他有说什么吗?”

        希希:“嗯?”

        “他听了你问这个词后,做了什么?”

        “喊沐晨了!”

        想到砸了沐晨一个雪球,希希开心的笑了出来。

        这时何磊来到林语安院子,“启禀乡君,刚才少爷被苏公子请过去了,今晚不能过来用晚膳。”

        林语安心里一个咯噔。

        “有说为…什么时候回来吗?要不要给哥哥留点宵夜?”

        何磊顿了顿,“少爷没说。”

        林语安低下了头。

        “要不…我去问问少爷?”见她这样难过,何磊忍不住提出建议。

        “好!”

        要是苏云笙跟哥哥说些什么,一会也许就知道答案了。

        希希见林语安好像没什么精神,就把红玲盛好的灌蛋,推到她面前。

        “一个人一个。”

        林语安收敛了所有低落,勉强的笑着说:“你上午不在,我已经吃过一次了。”

        希希原本还有些犹豫,但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就马上跟红玲要了一个碗,用勺子舀了一个蛋出来。

        “吃!开心!”

        林语安眼眶微红,嘴唇动了动,声音极轻道:“好。”

        没过多久,何磊就回来了。

        脸上还带着一抹羞愧。

        青禾讶异的看着他,“阿磊哥,你这是怎么了?”

        何磊:“我刚才去问了,不止少爷要宵夜,就连沐公子也要,还指定说要吃乡君做的鸡蛋糕。”

        他昨天被青禾找来帮忙打发鸡蛋,知道做这个有多麻烦。

        早知道沐公子会提这样的要求,他就应该私底下问少爷才对。

        林语安略略一愣。

        “就这个?”

        “乡君,少爷知道这个鸡蛋糕做起来很麻烦,说做点普通点心也可以的。”

        这么听起来,好像还没出什么问题?

        林语安稍稍松了口气。

        “我知道了,你快回去照顾哥哥,他才刚拆下石膏,现在走路还是要注意的。”

        “好的。”

        等何磊离开后,林语安开始犯愁。

        做什么当宵夜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