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三国小霸王(策行三国)在线阅读 - 第926章 谁是黄雀

第926章 谁是黄雀

        鲁肃利用自己的箭术打断对方的冲击节奏,为弓弩手争取时间。另一侧,董袭采用了更直接的方式,他带着亲卫营迎了上去,强行阻击,将对方拦在自己的阵前二十余步,好让弓弩手有时间调整。

        两人虽然谁也没表示,但与对方拼杀的同时也进行着悄无声息的较量,谁也不肯落后。

        战斗越来越激烈,伤亡渐渐增加,鲁肃、董袭连续强力出击,一次又一次的打断对方攻击节奏,阵地坚若磐石。淳于琼接连发起三次攻击,付出了近千人的代价,却还是无法撼动孙策军的防线,顿时急了。

        这些士卒有的是各家豪强的部曲,有的是刚刚招募的新兵,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有限,久攻不下,继续强攻就有会引发反抗,到时候要么消极怠战,要么溃逃。消极怠战还好办一些,一旦发生溃逃,对方趁机掩杀,整个大军很可能因此崩溃。

        淳于琼想了很久,最后决定放下脸面,向刘和求援。他让部下后撤到安全距离,自己带着几个亲卫赶到中军。刘和正和陈珪等人席地而坐,畅谈徐州形势。孙策自陷死地,如果能拿下孙策,不仅徐州南部将成为他的囊中之物,豫州也将迅速易手,整个山东的形势都将逆转。这时候他需要徐州世家的支持,才有资本和袁绍讲条件。

        看到徐州士族济济一堂,淳于琼有些迟疑,他向刘和使了两个眼色,将刘和请到一旁。陈珪等人见状,不动声色的互相看看。淳于琼是颍川人,又是年逾不惑的成名人士,担负主攻任务这么久,没能取得任何进展,还要向刘和求援,无形中汝颍人就输了徐州人一阵。

        世家与世家之间也有争斗,不同地域的世家抱团更不是什么新鲜事,如果刘和能在袁绍麾下立住脚跟,徐州人就有机会和冀州人、豫州人鼎足而立,迟早会有分歧。淳于琼有可能成为徐州刺史,将来免不了要打交道,这时候占点上风,将来也好说话。

        淳于琼在官场混了二十多年,对这些事再清楚不过,只是以前都是他们汝颍人欺负别人,而在却是被徐州人欺负,非常恼火。他强压心头不快,简略地说明了形势。刘和倒是有心理准备。他跨上战马,跟着淳于琼来到阵前,看着横七竖八的尸体,他也有点意外。

        “早就听说孙策精于练兵,没想到会强到这个地步,难怪袁兖州围住了他,又让他走脱了。”

        淳于琼原本心情很焦躁,听了刘和这句话,莫名的平静了很多,不禁对刘和好感大生。袁谭与孙策在兖州大战的事他知道,当时袁谭的优势更明显,最后还是被孙策突围而去。相比之下,他现在的这点挫折实在不算什么。

        刘和虽然没有转头看淳于琼,可是他从淳于琼的呼吸感受到了他的情绪变化。他等了一会儿,估计淳于琼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这才转头看着淳于琼,平静地说道:“孙策就算再擅长练兵,他也就这些精锐,其他人不会这么强。天色不早了,我想缓一缓,围而不攻,将军以为如何?”

        淳于琼思索片刻,如梦初醒。“这个计策好啊。围而不攻,以逸待劳,等他的援兵赶来,一一予以歼灭,也免得四处奔波。没有了援兵,他迟早要投降。”

        “将军不愧是宿将,我想了半天的战法,将军一点就透。”

        刘和摇着头,摆出一脸的敬佩。淳于琼很尴尬。他要是能想到这一点,就不会傻乎乎的强攻了。现在损失了近千人,吃了一个大苦头,刘和才提出来,分明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坐在一旁看他出丑。说不定刚才和陈珪等人有说有笑就是在说他、笑他。

        “将军说笑了。”淳于琼讪讪地说道,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用说,围住孙策的事由他承担,打援的任务就只能交给文丑了。搞了半天,自己啃的是骨头,肉却便宜了那寒门武夫。

        刘和取得淳于琼的同意,下令停止进攻,撤退回营。他在营中设宴,为淳于琼庆功,说他今天作战成果斐然,大挫孙策锐气。陈珪等人虽然知道这不可能是实情,却非常配合,与淳于琼推杯换盏,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言不由衷的奉承之词。觥筹交错,宾主尽欢,其乐融融。

        蒲姑陂的另一侧,文丑坐在一块倒卧的枯木上,咬下一块又干又硬的饼,慢慢地嚼着。

        “将军,看起来打得不怎么顺利啊。”亲卫将张盖走了过来,扬起下巴,指向远处的战场方向。

        文丑笑笑,没吭声。天色已黑,远处的战鼓声早就停了,战事结束得比他预计的还要早,看起来攻击并不顺利。文丑有些意外,孙策只有一万多人,刘和有两倍的兵力,攻击怎么会不顺利?不过想想负责进攻的是淳于琼,他又释然了。

        “那就是一个庸才,他哪里知道怎么战斗,遇到的又是孙策这样的奇才。”

        “将军觉得孙策是奇才吗?”张盖很好奇。“将军,你这没这么夸过别人。”

        文丑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那是因为能让我佩服的人不多。”他转过身,抬起一条腿,抱着膝盖,看着隔水相望的孙策大营,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孙策会不会不在这里?”

        张盖不解。“将军为什么这么说?”

        “孙策那么善战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自投死地,在这种地方立营?”

        张盖眨眨眼睛,一时也不敢判断。他想了片刻,突然说道:“将军,被我们围住的可是孙策的亲卫营,他不和亲卫营在一起,还能去哪儿?”

        文丑灌了一口酒,在嘴里含了片刻,慢慢将酒水咽了下去。“我就是觉得不合常理,所以才想不通。如果你是孙策,你会离开亲卫营,还是会在这种地方扎营?”

        张盖尴尬地挠挠头。“将军,你这不是为难我么,我要是能猜到孙策想什么,我还会坐在这儿?”

        文丑无声地笑了起来,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是啊,我们都不是孙策,所以我们都想不到孙策想干什么。面对这样的对手,除非看到他本人,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刘公衡以为自己堵住了孙策,我却担心他会扑个空。等他攻得精疲力尽的时候,孙策突然出现,那麻烦可就大了。”

        张盖脸色变了几变,眼中露出惊恐。“将军,不会吧,要是这样,那我们就可惨了。”

        “没有准备,肯定要惨。有备无患,就不会惨。”文丑站了起来,张个双臂,伸了个懒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看看究竟谁是螳螂谁是黄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