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嗣子荣华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十六章 比试

第二百十六章 比试

        “可山长虽说看来不管事,但其实书院的事务,事无大小,他皆一清二楚。在此处动手脚,就怕露出马脚。”

        “这有何难?你之前不是禀报说他与你们山长关系不睦吗?既然那山长不想让他来书院读书,你这么做不是更称了他的意?相信他也会睁只眼闭只眼,届时你将此事都推在他头上,再向杜尘澜示好,难道杜尘澜还能有法子拒绝你不成?这么说,可明白?”

        万煜铭摇了摇头,此人若是进了朝堂,怕是早就被人弃如敝履了。若不是看在对方还算听话的份儿上,他早就建议父亲将此人给换了。能力不足,还妄自尊大得很。

        “是是是!还是世子您英明,他以为被山长搅黄了好事,自然会对山长仇恨起来。那贡生的名额没了,杜尘澜便只能依靠咱们。此计甚妙啊!简直是一箭双雕!”温昌盛立刻两眼放光,觉得此计大有希望能成。

        不过山长孔德政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事儿实施起来,还是有不小的难度的。

        万煜铭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看来他们得另外安插一些人进晨鹭书院了。

        突然听得窗外传来一片叫好声,万煜铭的目光再次追随过去。那道茜红色的身影已经停下,从这里看过去,少年身姿挺拔,藕荷色的发带在风中飞扬,端得是意气风发。

        “这是在练骑射?”万煜铭转身挑眉问道。

        温昌盛一愣,而后回过神来,“正是!下晌有学子在上骑射课。”

        这位的脾性向来阴晴不定,刚才两人还在说怎么拉拢杜尘澜一事,这会儿又说到了骑射。

        “说来本世子也好久没连箭法了,一时技痒,倒是想试试。走吧!咱们也去凑凑热闹。”万煜铭转身率先走在了前头,温昌盛只得跟上。

        “在外不要泄露本世子的身份!”万煜铭走到半路,随后想起了什么,这才吩咐道。

        “是!”温昌盛朝着身后的随从使了个眼色,让其早些做准备。

        万煜铭负手而行,脚步不紧不慢,好似闲庭漫步。当快要走到校场之时,正巧看见杜尘澜从马背上下来。

        “杜小师弟,你的箭法是日渐精进啊!咱们是望尘莫及喽!”王良望着身手利落的杜尘澜,脸上满是羡慕之色。

        杜尘澜算是书院中骑射较好的了,此子身手敏捷,反应迅速。如今每次射箭,不说百发百中,但十有八九都能射中靶心。就这水准,连林教习都是夸赞不已的。

        “王师兄谬赞了,只是在箭法上多花了些功夫罢了!”杜尘澜粲然一笑,这位王师兄的斋舍就在他隔壁,平日里总是关照他,是一个热心肠的。

        “不错!不错!第一次练习骑射,能中靶心边缘,已是非常不易,你很有天赋!”林教习上前一步,拍了拍杜尘澜的肩膀,很是满意。

        只是一想到此子是个读书人,日后也不会专注习武,林教习便觉得万分可惜。当着是浪费了这么好的天资,若是专精此道,日后中个武状元,也不是不可能。

        “你还是多考虑考虑,如此有天分,若是不习武,那当着是可惜了。”林教习上次就劝过杜尘澜,放弃这么有天分的好苗子,他哪里舍得?

        若是杜尘澜肯弃笔从戎,他就直接将其收为唯一的弟子,辞了书院的教习,专心教导杜尘澜。

        “杜小师弟在读书上的天分也很高,林教习您就是再惋惜也没用,哪能舍得弃笔从戎呢?”一旁的学子立刻出声道。

        杜尘澜两者兼备,怎可能放弃读书?大郡朝重文轻武,武将总是要低上一头的。只要不是傻子,谁都知道该选什么。

        杜尘澜只得报以歉意的一笑,这位林教习之前还透露过要收他为徒的意思。只可惜他志不在此,还是婉拒了。

        “林教习!”温昌盛命随从牵着一匹马来到校场,这时万煜铭已经在一旁站定一会儿了。

        “是监院!”林教习转身看到温昌盛,不由觉得奇怪。

        这位往常可从不愿意来校场,文人清高,哪里看得上他们这些莽夫?

        杜尘澜随众人视线看了过去,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一道略微熟悉的身影。

        万煜铭朝着杜尘澜笑了笑,这灿烂的笑容倒是将对方原本阴郁的气质驱逐,显露出这个年纪的少年该有的开朗活泼来。

        杜尘澜回以一笑,在书院中看到此人,确实让他有些意外。更何况对方还是和温昌盛一起来的,这不免让他猜测起对方和温昌盛是何关系。

        众人纷纷行礼,杜尘澜自然不能例外。

        “这位是?”林教习看向一旁立着的贵气少年,此少年约莫十五六岁,长得倒是十分俊俏。然而眼生得很,好似并不是书院的学子。

        “这位是老夫的师侄,今日来书院探望老夫的。可巧见着你们正在练骑射,他之前也学过一手,心痒难耐,也想试上一试。”

        温昌盛指了林教习,向着万煜铭介绍道:“这位是林教习!”

        “学生万煜铭见过林教习!”万煜铭似笑非笑地看向林教习,这位怕是不认得他了,然而他对此人倒是印象深刻。

        “不必多礼!”林教习摆了摆手,他是习武之人,本就不屑于繁文缛节。

        “将才咱们正在练习骑射,不知万公子水准如何。不如先露一手,好叫咱们开开眼!”

        林教习直截了当地提了出来,这少年身板精瘦,气息绵长,应该有些内功底子,怕也是日常习武之人。

        “可!不过这般也没什么意思,不知诸位师兄弟中,可有要与在下较量的?有比试,才精彩!”

        万煜铭望着在场众人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挑衅,他的目光在杜尘澜身上停顿片刻,而后不着痕迹地划过。

        在场众人立即皱眉,他们都是读书人,这骑射课本就是为了应付岁考的,谁会真的花多少精力去练习?

        在场之人中,不要说骑射,便是原地射箭,大多中率都不一定有六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