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可以无限转化在线阅读 - 第347章 练兵

第347章 练兵

        何况这安国储已经达了元神九境,那实力可不是盖的,他这重重的一击,如果换了别的元婴级别修者,恐怕现在已经被轰杀当场了,所幸的是林凡是金钢体的炼体强者,硬生生地抵挡了安国储的雷霆一击。

        “万位环灵阵,催持元神境强者,给我杀!!”

        林凡虽然受伤,但是并无大碍,他一边向后倒飞一边发号施令。

        万位环灵阵闻令轰轰启动,阵法变幻,变成了以一个将领为阵法主位的大阵,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阵位上的兵士一起将体内的灵力通过大阵输送到阵法主位上的将领的身上,最终这个阵法主位将领体内灵力轰轰爆涨,由一个元丹境迅速变成了一个元神境界。

        这元神境界的将领站在了林凡的身前。挡住了安国储,一脸的忠义之色。

        安国储一招击飞了林凡,正要上前结果掉林凡的性命,却见一个元神境的将领挡在了身前,而这个将领是他以前旧部,是他亲自提拔上来的将领。名叫胡波,

        安国储盯着,冷冷一笑。道“胡波,怎么?你还要跟我为难?”

        胡波面色不改。凛然道“安王爷,对不住了!”

        安国储紧紧地盯着胡波,目光收缩,道“胡波,你别忘记了,如果当初不是我的提拔,你能成为将领?!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林凡见状心头大急。生怕关键时刻生变,于是不失时机地大喝道“安国储,你意图谋反,大逆不道,人人得而诛之!”

        安国储不理会林凡,上前一步,指着林凡,道“胡波,去,杀了林凡。我提你当大统帅,再赏你一万颗上品丹药,还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对了,你不是喜欢美女吗?越地可是美女如云呀,本王承诺,越地的美女,任你挑选……”

        林凡的担心不无道理,这胡波是安王爷的旧部,面对旧主自然是碍手碍脚,现在安国储又提出了这么诱人的条件,胡波动心也在情理当中。

        不等安国储话音落地。林凡便嘲讽一笑,道“安国储。你就知道以利诱人,以色惑人。把手下兵将拉入野望的深渊,你怎么不关心一下兵将们的亲人呢?你知不知道,胡波的家人还在龙城呢,他的父母,妻子,孩子如果听到你这话,会骂你祖宗十八代……”

        安国储暴怒地指着林凡咆哮“小子,你给我住嘴!”

        胡波指着安国储怒喝“叛贼,你给我住嘴!!”

        安国储被胡波骂得有些懵了,愣愣地盯着他,“你,你骂我什么?”

        “我骂你判贼,安国储,我操你祖宗十八代!!”胡波指着安国储大骂起来。

        安国储弄不清楚,胡波对他的态度,为何转变得如此之快?

        其实他稍动一下脑子便会明白,林凡方才故意提到胡波的家人,表面上是对他安国储话的反驳,实际上却是在提醒胡波:你的父母,妻子,孩子可都在龙城呢,可都在我手中呢,你如果跟安国储当了叛军,那么你的家人可就要危险了!!

        胡波再大气,也大气不到抛家舍业、丢弃家人的地步,所以他直接就端明了观点,站在了林凡这一方,对安国储一通大骂。

        “去死!”安国储见无法说服胡波,便突发袭杀,双手一挥,象气滚滚涌动形成了两只虎影,一只向着胡波冲上,一只向着林凡扑了过去。

        林凡抵挡了安国储的雷霆一击后,受了伤,现在再无力抵挡,见状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株血莲,咬了半块吞下,剩下的半块仍旧丢入到须弥戒中,

        顿时,他体内的血气轰轰涌动,实力瞬间翻倍,他取出战神锤对着那扑上来的虎影,一锤砸出。

        轰!!

        虎影被砸碎开来,化为乌有。

        另一只扑向胡波的虎影,也被此刻已经是元神境界的胡波给轻松化解。

        这时,林凡只觉得体内血气轰轰膨胀,力量不断地催持着,他体内的伤很快就复原了,而且现在他还有一种想要发泄的野望,于是他手持战神锤、向着安国储,扑了过来。

        与此同时,胡波也向着安国储扑上。

        一个天才一般的林凡,一个元神境界的胡波,轰然合扑而上,

        安国储吓得屁滚尿流,手一挥打出一团象气,挡在身前,与此同时他身子向后疾飞,很快就没入到了那墙阵当中,消失不见。

        “统,统帅,要不要追!?”胡波见安国储逃走脸上悻悻的道。

        林凡摇摇头,又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胡波,你没有临阵变节,很好,日后我会提拔你的,但是,如果刚才你要是跟着安国储当了叛军,你想过后果吗?”

        胡波身子一抖,立即跪倒在地,恐慌而愧疚地道“统帅,我该死,我没有及时地出手对付安国储,请你饶恕我这一次,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林凡一把将他拉起,道“好了,起来吧,我要惩罚你,你现在已经没命了,不过你知道吗,如果刚才你临阵变节的话,第一个死的人,将是你……”

        胡波身子又一抖,吓得面如土色。

        林凡道“我林凡也不是傻子,安国储给我开出那么好的条件,我为什么不跟他干,道理很简单,安国储这人不可信,听说过过河拆桥吧?听说过卸磨杀驴吧!听说过飞鸟尽,良弓藏吧!!安国储是不是这样的人?你们都曾跟过他,心理自然清楚,我就不多说了!”

        林凡最后这句话,是对胡波说的,也是对一万七千多的兵将说的,这一万七千兵将在听说了这话后,开始对安国储的人品进行是反刍,很快就得出结论,林凡说的是对的,安国储就是那种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人。

        “统帅,要不要继续攻城!?”胡波现在的面色变了,变得格外的忠勇,就好像只要林凡一声令下,他就会奋不顾身义无反顾地冲向阵墙,不破城势不回头的样子。

        这墙阵太过于强悍,想破开并不容易,即便现在破开,一万七千的兵力入城,也完全对抗不了安国储百万大阵的辗压。

        时机不成熟。

        林凡摇摇头,命令收兵,万位环灵阵和七个千位环灵阵开始了大撤退。

        即将抵达龙城时,在龙城外,便遇到了老夫子,老夫子带着方丘挡在了队伍前。只见他一脸的愤慨之色,远远地便指着林凡道“林凡,你好大胆子,居然敢暗中挟持夫子学院的学生!”

        林凡快飞上前,对老夫子拱手道“师尊,对不住,我来了一个先斩后奏,不过我不是挟持。”

        “你别叫我师尊,我不是你的师尊,我也从来没有教导过你。”老夫子咆哮道。儒雅的面容上显出一抹红涨。

        “师尊,你听我说,安妙依她现在非常好,她现在在她父亲安国储那里,我只是把她送过去,我可没有伤害她……不信你问她。”林凡说着便意念一动,将肖剪梅从须弥戒中放出来。

        肖剪梅从须弥戒中出来,眼神有些迷茫,不过她仍然表现得很冷静,见到老夫子后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上前行礼“师尊。”

        老夫子神识扫了一下肖剪梅,见她没有受伤,仍然问了一句“林凡有没有伤害你?”

        “禀师尊,没有。”肖剪梅道。

        肖剪梅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她知道林凡马上就会成为驸马爷,位高权重,而她本人平时和安妙依走的近,现在安妙依父亲安国储叛变,她有可能会受到株连,如果能在此时讨好林凡一把,那对自已以后将会大大的有利。

        “我再问你,安妙依有没有事?她有没有受到林凡的伤害?”老夫子郑重而严肃地问道。

        肖剪梅道“没有,她非常好!”

        老夫子松了一口气。指了指林凡,“林凡,你挟持我学院的学生,你,你害我于不义呀!”

        林凡笑了,道“师尊,怎么能说这话呢,我送安妙依去找她父亲,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一没有逼她,二没有伤害她,”

        老夫子当然不信林凡的话,林凡和安国储之间的仇怨,他心知肚明,林凡怎么会好心到护送安妙依,于是又问肖剪梅,“你老实说,林凡有没有逼迫安妙依?”

        肖剪梅是聪明之人,她知道安妙依已经到了判贼安国储那里,以后再无可能回到夫子学院,所以现在她无论怎么说,都是对的,说假话也不会被揭穿,既然这样那她又何必要得罪林凡呢,于是她认真地摇摇头道“没有。”

        老夫子闻言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来,盯着林凡,道“此事我不再追究,不过以后你不再是夫子学院的学生,学院不再为你开放。”

        林凡轻松一笑,向老夫子拱了拱手道“师尊,安国储叛变,国将大乱,我林凡要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护国运动中,哪还有闲情逸致去书院读书?你就是用八抬大轿来请,我都不去。”

        林凡说着,袖子一甩,向远天飞走,留下一个牛气哄哄的背影。

        老夫子生平第一次吃憋,脸上浮现出一丝的尴尬。

        方丘鼓足勇气道“师尊,我觉得对林凡的惩罚,有些过了!安妙依是叛贼的女儿,没必要因为她把这么一个优秀的学生驱出书院。”

        “安妙依是叛贼的女儿不假,但她本人不是叛贼,既然她是我夫子学院的学生,那我们就有责任保护她的安全,”老夫子说着,摆了摆手,“好了,此事以后休再提起。”

        林凡将方千秋,定海天和薛汉三在龙门客栈安顿下来,便进宫去找皇策。

        一见面,皇策便问道“怎么样?人换回来了吧?”

        林凡点点头,道“安国储还是有人性的,最起码他舐犊情深,为了女儿不得不放我的人,不过这也是他的弱点吧,否则我也换不回人来。”

        “那就好!”皇策松了一口气,“不过林凡,此事不算完呀,我想老夫子很快就会找你要人,你要是怕他,就留在我这里,我帮你解释清楚。”

        林凡笑道“我们已经见过了,事情也摆平了。”

        皇策一讶,问“呃,老夫子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林凡摇摇头。

        “林凡,你还真有本事,那个老夫子可是迂腐古板至极,连我都怕他三分呢,没承想你这么轻松地就将他摆平了?佩服!”

        林凡笑笑,道“如您所言,安国储的确已经启动了墙阵,那墙阵很是坚固,想要破阵十分不易……”

        皇策失神地点点头,“林凡,要告诉你的是,青州以南的诸候王,全部跟着安国储反了,”

        “那就是说,青州以南的大片疆土,现在已经不属于黄龙帝国了?”

        “对。”皇策咬牙切齿地道“不过青州以北的诸候王还都算老实。”

        “圣上,其实要诛杀安国储这个叛贼,收服失地,并不是难事。只要有大量的优秀精兵,我就有把握做到。”

        “林凡。现在朕只能指靠你了,”皇策拍了拍林凡的肩头“你要多少兵力。我都会派给你。”

        “十万精兵足矣!”

        “十万够吗?”

        “够了,多了我把握不了。反而会成为拖累。”

        “好,我把兵都调到柳井屯的旧兵营,任你指挥调度。明天我就宣告天下,任命你为平叛大将军,总管天下兵马。”

        当下这君臣之间又商议了一会,议定后,林凡告辞出来,把一万七千兵带去了柳井屯。

        柳井屯是黄龙帝国的旧兵营。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兵营很大,不过现在已经空虚,里面的兵将被安国储全部带走了。

        一万七千兵在柳井屯驻扎下来,林凡便回家,与父母家人共享天伦之乐了。

        现在,方远雪,薛佳莹,纪小芙都成了林凡的女人,都在为他生孩子。

        这次,把薛汉三和方千秋接来,让他们与自己的女儿相见,他们看到自己女儿生活得很好,而且成了林凡的老婆,不管有没有名份,至少她们很安全很幸福,他们就无比的满足,无比的庆幸。

        林凡觉得自己以前错了。以前他不想要孩子,现在他想要多生,因为儿子多了将来才能继承他的基业,

        国事天下事,也不及林凡的家事重要,不及他林凡的个人幸福重要!

        ……

        皇策颁布了昭书后,林凡摇身一变成了大将军,每天穿着大将军的服装,耀武扬威地在龙城和皇宫中进进出出,龙城的百姓见了都恭敬地行礼,问好。

        每到一处便是万众景仰。

        林凡感到深深的满足感。

        现在,林凡主要的目标还是修炼和平叛大计,现在他是平叛大将军,平叛的事情完全落在了他一人的头上,

        他责任重大。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