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朱绿镇之战

第二百六十二章 朱绿镇之战

        在裴镇和慕容承联手完成这场惊人胜利的五天以前。

        雁宿崖,距离大端都城天京城不过两百里,因相传为群雁南下过冬夜宿之地而得名。

        天色刚亮,一大队铠甲明亮,军容齐整的骑军团团围住了雁宿崖。

        从骑军之中又有一小队翻身下马,簇拥着两个人,朝着雁宿崖顶的云雾中走去。

        等临近了崖顶,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让这些陪同的军士默默停步,目送那两人走上崖顶。

        山腰云遮雾绕,崖顶上,却大放光明。

        云海翻涌,金光夺目,远处的群山也尽皆冒出些尖顶,极目远眺,心旷神怡。

        一身黑色皇袍的薛律满意地看着眼前在北渊从来瞧不见的别样美景,忽然道:“吴提,你一巴掌把朕推下去,这皇位就是你的了。”

        在薛律的身旁,身披轻甲,腰挎弯刀的鲜卑铁骑共主连忙拜倒,“陛下!”

        一双手将他轻轻一搀,笑着道:“跟你开个玩笑,这个位子哪儿是那么容易坐得稳的。”

        “臣只愿服侍陛下,鞍前马后。”吴提擦了把额头上的汗。

        阳光既出,云雾如冰雪消融,视野之内,顿时清晰了起来。

        薛律看着脚下的群山,层林,有花香,有兽吼,鸟儿飞,虫儿叫,感慨道:“这南朝果然是南朝,风光独秀,此时还能瞧见这满目青郁。据说到了九十月,还有那漫山红遍,层林尽染的大好风光,不知我们看不看得见。”

        吴提沉声道:“一定看得见。”

        “呵呵。”薛律不置可否,“那要看韩飞龙将最后的包围圈定在哪儿了。”

        吴提浑身一震,惊骇地看着薛律。

        薛律轻哼一声,“你们这些人啊,真当我是个不懂军事的?”

        吴提猛然记起,在这位渊皇陛下年轻的时候,也是曾提刀跃马,领兵出征的。

        只是那段时光太过久远,而后陛下醉心风月的形象又太过深刻,以至于大多数人都曾忘了。

        “是不是我今日不跟你挑明,你都要演一出冒死进谏的戏码了?”

        看着薛律玩味的笑容,吴提心神一凛,更生出许多敬畏,“臣有罪,请陛下责罚!”

        “好好说话,又没外人用不着动不动就下跪。”薛律淡淡开口,吴提跪到一半,讷讷起身。

        薛律弯腰,拔了两根狗尾巴草,一根自己叼在嘴里,分给吴提一根,吴提双手接过,熟练地叼在嘴中。

        “若是连韩飞龙这点心思都瞧不明白,这仗早就没打的必要了。”薛律叹了口气。

        吴提终于开口,“那陛下为何还要跟着他的思路走?”

        “难呐!”薛律第二次叹气,“你说说韩飞龙想的是什么?”

        “第一,在不断撤退的过程中,凭借城池和对地势的熟悉,消耗我们的有生力量;第二,寻找有利地形,与我军主力决战,这个地形一定是可以围困住我军主力的,否则见势不对,暂避锋芒的话,南朝军队的机动性完全不如我们;第三,拉长我方兵线,令我方数十万大军无法形成合力;第四,韩飞龙一定有一直隐藏的后手。”

        吴提如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显然是早有思量。

        薛律点点头,“我就跟你说说我想的是什么吧。”

        他轻轻嚼着狗尾巴草,不顾及什么帝王威严和形象,随便找了块石头坐下,“我们一共将近三十五万大军从苍狼原出发,那几个已经入了土的王公带了几万,赫连青山也带走了两万,还剩二十七八万,虽说折损了四五万,算上马,那也还有六十多万张嘴啊,人吃马嚼每天得耗掉多少粮草,你该知道,咱们这片草原,最缺的是什么?”

        “虽然有个说法叫就粮于敌,但你看看韩飞龙多贼,坚壁清野,带得走的全带走,带不走的付之一炬,咱们拖不起啊!”

        他看着吴提严峻的神色,笑了笑,“别这么严肃,换个角度,咱们来是干啥来的?他韩飞龙不往后退,我们难道就不前进了?只要咱们不轻敌冒进,无非是换个战场而已。咱们草原勇士何惧之有?”

        吴提点点头,“但陛下还是得千万小心。”

        “这就看咱们的马蹄更快,弯刀更利,还是大端的军阵更强,盾牌更坚了。”

        雁宿崖上君臣解惑,大端的都城也很不平静。

        这个不平静倒不是说有什么兵荒马乱,毕竟有那位一剑在手,长治久安的长安剑仙在,而是人心不平。

        杨灏高坐在帝位上,面无表情地听着此刻朝堂上乱糟糟的争吵。

        争吵的中心只有一个,如今征北军的主帅韩飞龙。

        主张换掉韩飞龙的一派明显更多一些,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韩飞龙屡战屡败,寸功未立,弃土丢城,以至于局面糜烂至此,天京城人心惶惶,甚至政权都有倾覆之危。

        韩飞龙罪该万死,不将其丢官去职,何以平民愤!

        主张继续支持韩飞龙的声音虽小,但也铿锵有力,韩飞龙并非寸功未立,其每一战虽结果都为后退,但都有效杀伤了北渊军力,按照军报,每战少说歼灭敌军三千有余,更有破万的大胜,且每次撤退,都有充分的准备,并非狼狈逃窜,主力兵员几乎全部得以保全,截止当下,双方战损已是五万对六千。

        更何况临阵换帅,极易动摇军心,此刻北渊大军已离天京城不到两百里,谁敢去赌?

        另一派便有人立刻道:“那难道将国运都寄托于韩飞龙一人身上,就不是赌了吗?”

        双方吵吵嚷嚷,乱作一团,朝堂宛若菜市,说到激动处,大袖乱舞,唾沫横飞。

        还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敢说出那个让杨灏南狩的建议。

        一直默不作声的荀忧轻轻上前一步,朝堂立刻诡异地安静下来。

        这几日,即使朝堂闹得沸反盈天,即使雪花一般的奏章涌向陛下的案头,即使那位大将军胡律光在另外两个军中巨头的搀扶下来到朝堂上哭求换帅,陛下和国师都未对韩飞龙的去留说出只言片语,看来如今也是坐不住了?

        荀忧微微一笑,“诸位看着韩飞龙是屡战屡败,窝囊至极,我怎么觉得咱们的韩将军是屡败屡战,顽强坚韧呢?”

        朝堂上,群臣傻眼。

        杨灏沉声开口,“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既是国战,无需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朕,用人不疑!”

        不管这些人之前吵得再厉害,当真正能够拍板的人轻飘飘的两句话说出,一切便都有了定论。

        偏殿之内,杨灏的神色就不如方才在朝堂上那般淡定稳重了,毕竟薛律的大军是实打实的只在两百里开外了。

        他急忙将南宫霖召进宫中,略带着焦急道:“那边怎么样了?”

        北堂望和南宫霖这两个人,几乎成了如今大端最重要的倚仗。

        有了他俩,杨灏几乎等同于御驾亲征,对前线的情报可以在瞬间知晓。

        也正因如此,韩飞龙才能将自己的计划随时报告给后方,杨灏和荀忧也才能放心。

        南宫霖默默取出纸笔,写下一串数字,交给荀忧。

        杨灏对着本子翻阅了之后,沉声道:“明日或许就将有答案了。”

        -----------------------

        当薛律在怯薛卫的守护下,跟随中军一起,抵达黄土岭,吴提的前军已经扫清了周遭。

        吴提来到薛律的帐中,低声道:“陛下,前方有个镇子,是否要绕路?”

        薛律疑惑道:“有什么讲究?”

        “那个镇子,叫朱绿镇。”吴提忐忑道。

        帐中,正在翻阅附近地形图的薛律微微一笑,“叫全军做好准备,那里就是韩飞龙选好的决战之地了。”

        朱绿镇,诛律镇。

        想要诛杀朕,你韩飞龙恐怕没那本事!

        朱绿镇,背靠一条名叫北渎的大河,城中俱是木质结构的屋舍阁楼,地形起伏不平。

        在镇子西侧的山上,韩飞龙的战时指挥部就设在此处。

        此刻在他的身边,只有一个老人,那就是北堂望。

        锦帽貂裘的他,如今再无半分当初说书老人的穷酸形象,脸颊上甚至微微多了些富态的肥肉。

        他看着韩飞龙,“韩大帅就这么确定渊皇会来?”

        韩飞龙笑了笑,“这些时日,北堂先生对渊皇观感如何?”

        北堂望想了想,“雄才大略,胸有锦绣,绝非一介莽夫。”

        “是啊!几次战斗让他们减员了将近五万之数,这复杂的大军硬是一点波澜未生,都让我们不得不怀疑北渊的军政是不是发生了大变。我们一退再退,不论是如何伪装,他就是不疾不徐,不慌不忙,从不冒进,也从不龟缩。”韩飞龙说起薛律也由衷地点了点头,“先前都说薛征是北渊军神,我看这位渊皇,除了个人修为差得远,其余的也不遑多让啊!”

        听着韩飞龙似乎很是推崇薛律的样子,北堂望有些不解,“那为何韩大帅还如此轻松,如此笃定他会进入这个埋伏圈。”

        韩飞龙笑着道:“这不是我说的,是国师大人说的。这越是厉害的人啊,就越自负,若是今日绕着这朱绿镇走了,即使后面成功了,那也是心里的一根刺。”

        “军国大事,岂能如此意气用事?”北堂望惊呼道!

        “不不不,这不是意气用事。这朱绿镇,是南下天京城最近最方便的路,唯有此处北渎的水位最低,能够踏马过江,无需造船,若是绕路至少要远上数日的路程,他耗得起,他的粮草耗不起。他此番本就不是来劫掠的,而是来征服的,在哪儿打都一样,趁早解决了我征北军的主力,对他来说,是件求之不得的事。”

        北堂望觉得这战场之事是真不可思议,“哪怕他知晓此处有埋伏,也是一定会过来的?”

        韩飞龙摇了摇头,眼中带着炽热的期盼望着山下宁静的镇子,“若是知道是这样的埋伏,他可能宁愿绕路。”

        第一匹马踏过了朱绿镇镇口的牌坊,也踏碎了镇子中诡异的宁静,这场决定未来五十年双方国运的战役,即将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