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又是当年故人

第二百五十六章 又是当年故人

        战争的起因往往很简单,一句辱骂,一次羞辱,一场刺杀,抑或是一回小小的冲突。

        深究其原因,却往往都是因为那些顽固不变的利益。

        慕容承看着桌上的断手,死死握紧的拳头上青筋暴起,眼神里交替着伤感和愤怒。

        当他看见往日积极昂扬的儿子,如今变成了一副心如死灰的颓丧模样,枭雄心中冰冷,一场大战再难避免。

        既然靖王已经用刀剑表明了态度,那就你死我活吧!

        整个幽云慕容氏迅速运转起来,兵力开始源源不断地朝风扬城的方向涌去。

        何为枭雄,一念既定,便心无旁骛。

        人生不过一场豪赌。

        此刻的局面下,既然做不成朋友,那便一定是你死我活的敌人。

        风扬城中,当邓清脸色难看地将情报摆在裴镇的案头,原本形势一片大好的靖王殿下瞬间只剩下了和慕容承死磕这一条路。

        北边的裴穆两家和南边的包家在自家边境上,各自屯兵一万,严防死守,并且后续还有兵力在增援,预期的守军在两万之数。

        而根据隐秘消息,这两万精兵分别来自寝甲沙海和厉兵山。

        负责练兵的耶律晋才皮肤愈发黝黑,整个人也愈发精瘦,他单膝跪在厅中,向靖王陈述着那些暂时不能出兵的理由。

        看着裴镇、崔贤、郑轩等人眉头紧锁的样子,迟玄策忽然有些后悔自己那日不该那么决绝地将慕容克拒绝。

        皇甫烨起身面朝裴镇,“殿下,都是我的错,那日不该与慕容少主起冲突,否则局面不会如此难办。”

        迟玄策心中叹息,自己这心思还是杂了,到底不如圣子光风霁月,活得敞亮,心生佩服之余也赶紧站出来,一起承认错误。

        “皇甫兄,迟先生,这话就见外了。不说事后已经明确是慕容克无礼在先,就算是真有什么失误,难不成我们就容不得了?遇事不求解决先说责任,又岂是成事之道。二位切勿再有此等言语。”裴镇依旧是那般大度地轻轻挥手。

        他站起身,将耶律晋才双手扶起,“耶律将军,这些日子辛苦了。”

        耶律晋才朗声道:“殿下言重了,职责所在,岂敢言累。只是目前,我们手上四城合计的可战之兵不超过八千之数,其余诸多新兵如果此刻上战场,死伤将会极大。”

        耶律晋才再次强调着方才的话,视线在郑轩和邓清两位将军府曾经的核心之人身上微微停留,希望这两位知兵之人,能够支持两句。

        郑轩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开口道:“未经训练之兵,若是贸然上战场,难以伤敌不说,还容易自乱阵脚,或将适得其反,小镇,你得三思啊。”

        “那依照逾轮先生的意思,我们如今当如何?”迟玄策开口问道。

        “不轻启边衅,做好防御。”郑轩沉声道。

        北渊军中传统,向来看重野战,而不擅于围绕城池的攻防,但无论如何守城总要比攻城占优势一些。

        郑轩的话,不无道理。

        “逾轮先生此言甚是有理。”迟玄策微笑着开口,“不过,在下愚见,并不适合当下。”

        郑轩神色如常,“愿闻其详。”

        “若是我们手上有十城,二十城,以此方式自无不可,但我们仅有四城,即使固守,可以调配的资源也极其有限。谁能保证在慕容承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南北两边的几万大军不会落井下石?届时我们又如何去支撑三面苦战?”

        迟玄策两手轻拍,在厅中缓缓踱步,“所以,我的建议是,既然与慕容承再无和解可能,那便趁他还没有部署完毕之际,先发制人,从他手中抢下尽可能多的地盘,将我们的防线,朝前推动,内政整合跟在军队后面快速同步进行。”

        最终,裴镇同意了先发制人的策略,耶律晋才只好去集结能战的部队,明日一早,就朝慕容承的领地发动突袭。

        当晚,郑轩和邓清并肩坐在一处城头,一人拎着一壶酒,默默喝着。

        “怎么?意难平?”邓清笑着道。

        “呵呵,你会跟小镇置气吗?”郑轩直接反问道。

        邓清拍了拍膝盖,感慨一句,“是啊,再怎么样,也得尽心尽力地护着他啊。”

        “大将军走了,原本跟他熟悉的那些人都散了,他才十几岁啊,就要挑起这么大的担子,咱们要还在那儿矫情,就真不是人了。”郑轩抿了口酒。

        “那我们为什么要跑出来喝酒?”邓清满脸笑意。

        “还不让独自郁闷一下?”郑轩没好气地撞了下邓清的肩膀。

        刹那笑容之后是更久的沉默。

        “今晚月亮真美啊!”

        “听说那个云梦大泽烟雾缭绕,很少看见月亮?”

        “能不能聊点开心的?”

        “哪有什么开心的。”

        城头的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慢慢聊着,拐角处,崔贤身旁的黑衣少年,泪流满面。

        ----------------------------

        当李稚川走入锦城的城门,文伟就已经带着马车迎到了他。

        小院里,荀郁和李稚川时隔多年,再次见面。

        高大道士郑重行礼,荀郁笑着摆手,“你我之间,何需客气。”

        他的目光看向李稚川的身后,“倒是有的人,可得好好学学礼貌了啊!”

        李稚川轻咳一声,一个一直躲在他背后的人两腿哆嗦着走出来,“偶像他外公啊,小李子给您请安了。”

        李稚川面色涨得通红,文伟在一旁使劲憋笑,荀郁故意一板脸,“哦?我怎么听说你到处造谣说我软禁了你,还虐待了你啊?”

        李子扑倒在地,“那只是我糊弄我师父的啊,哪个挨千刀的四处乱说。”

        当着李稚川,荀郁不好再故意为难李子,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也不知道你这满口胡话是跟谁学的,好了,让文爷爷带着你四处去玩玩吧。”

        李子扭头看了一下李稚川,见师父微微颔首,便一溜烟地跑了。

        荀郁指了指身旁的椅子,“坐下说,你朝这儿一站,让我这个老头子很有压力啊。”

        李稚川依言坐下,问道:“当前局势当如何?”

        “一切都要看那场大战的胜负。你们的人进了天京城,你接下来也要去北面,苦莲那一圈也快走完了,最终落脚点应该还是在西北,儒教就一城一地慢慢来吧。”

        “你们呢?”方才荀郁说的都是三教之事,他自然也要关心一下凌家旧部。

        “雁惊寒潜回了北边,云落弄完他自己那点小事情应该知晓接下来的路,如果他还不知道,你去了北面就帮我提醒一下。符临也不能老在云梦宗闲着,让他去一趟西北吧。”荀郁轻敲着藤椅的扶手,缓缓道:“另外,周墨去了楚王杨洵的宫里,那算是一个后手。”

        李稚川点头应下,二人又继续聊了许多。

        最后,李稚川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玦,递向荀郁,“这是时圣生前随身携带,余芝转交给我的。”

        荀郁猛地站起,神色激动地伸手接过,“这么多年了,终于拿到一个完整的了。”

        不久之后,一辆马车载着荀郁和李稚川驶向了西岭剑宗。

        剑宗内,姜太虚躺在剑阁门外的椅子上打瞌睡,结果一直眼皮乱跳,他骂骂咧咧地翻了个身,结果刚好看见陈清风领着两个人走来。

        瞧见荀郁那张笑眯眯的脸,姜太虚就气不打一处来,之前被这老东西忽悠瘸了,剑宗好不容易等来的中兴希望,一个没回来,让他这个师叔每次看到陈清风幽怨的眼神,都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个殚精竭虑的师侄。

        要是他一个人来吧,自己还能摆摆架子,李稚川又跟在一起,这可真憋屈。

        姜太虚站起身,和李稚川互相问候,然后领着进了剑阁后面的木屋。

        对姜太虚无视荀郁的原因,李稚川心知肚明,但也只好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不知。

        许久之后,等荀郁和李稚川离去之时,姜太虚居然亲自将他们送到了山门口,他握着荀郁的手,笑眯眯地道:“像这样的好事,常来常来。”

        荀郁拱拱手,“好说好说。”

        -----------------------------

        云梦大泽比之前太平多了,也热闹多了,修行者和普通人终于有胆子也有机会进入其中,亲身体悟那份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的美景。

        而这一切,都有赖于新崛起的云梦宗。

        在云梦宗最核心的山头上,骤然间少了好多人。

        余芝拒绝了宗主蒋苍的好意,拜别众人,带着两个婢女,去了西北之地,扶危救困;

        雁惊寒和谢崇也在接到一封密信后,与蒋苍和符临密议了一晚,然后消失无踪;

        所以,此刻能够与宗主蒋苍并肩站在云梦宗最高处的,便只有符临一人。

        白衣飘飘的符临目光遥望着某处,“孟小牛居然和童年成了好朋友,这小子也是个福缘深厚的。”

        云梦宗创派宗主蒋苍对如今的一切很是满意,符临他们也的确没有骗他,云梦宗欣欣向荣,人人脸上都挂着蒸蒸日上的幸福表情,那是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

        他点点头,“这小子,当初大战时就几次关键时候立了功,如今也是他应得的。”

        “这也是你应得的啊。”符临眼带笑意,蒋苍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

        云梦宗如今负责情报的长老悄悄上山,将一封密信递给符临,符临展开一看,扭头对蒋苍道:“蒋兄,接下来可就没人陪你在这儿看风景了。”

        -----------------------------

        寝甲城外,落叶小道,七零八落地躺着十来具尸体。

        和乌先生一道的车夫以及那位年轻人,都躺在地上,早已气绝,但却不见乌先生的尸体。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又一阵声势更大的马蹄声响起,薛锐亲自带着一队人马前来,细细查探过地上的尸首后,阴冷道:“他跑不远,给我追!”

        而在距离此地已有数十里远的一片树林中,两个身影正极速狂奔。

        仔细看去,却竟是三个人!

        因为其中一人正伏在一个青衫人的背上,在他们的旁边,乃是一个白衣女子。

        就这样继续狂奔了许久,直到天色黑透,三人才在一处隐秘的林中停下。

        青衫人将背上的人放下,从方寸物中取出水和干粮递给这位双腿齐膝而断的男人。

        男人正是被薛锐追杀的乌先生。

        他虽知晓薛锐的性子,但还曾抱有些奢望,谁知薛锐竟二话不说,直接命人结果了他。

        数年主仆一场,决绝如此,还是让乌先生有些心伤。

        好在本以为必死的他却被这两位忽然出现的年轻人救下,一路带到了此处。

        乌先生望着那位温和的青衫人以及旁边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拱手道:“承蒙二位仗义援手,乌某在此谢过,身体残缺,不能行礼,请恩公勿怪。”

        青衫人笑着摆了摆手,“路见不平,没什么好谢的。”

        乌先生又道:“二位如从天而降,莫非真神人也?”

        青衫人和白衣女子对视一眼,无奈摇头,“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一个地方出来,就在那个土包上。敢问大哥此地是何处?”

        乌先生笑了笑,“此地名唤霜冷沙海,如今渊皇三子薛锐就封于此,便改名叫寝甲沙海。我们所处,正是寝甲沙海的南部边缘。”

        “那距离风扬城有多远?”青衫人一惊,连忙问道。

        “快马也需四五日。”乌先生若有深意地看了看青衫人,风扬城,有意思。

        旋即他又自嘲一笑,这些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已经不再是薛锐的谋主了。

        休息了一会,天刚蒙蒙亮,三人又继续前行,到了一处城中,寻了个客栈,乌先生对两人道:“两位恩公,乌某就不多耽误二位行程了,在此地,乌某有法自保。”

        青衫人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三张符箓,“这是我自己画的简单符箓,两张巨力符,一张闪避符,用鲜血勾连,能发挥部分作用,或许能有用场。”

        乌先生坐在椅子上,双手接过,神色感激,“多谢。”

        青衫人摆摆手,“如此我们便走了,您多保重。”

        白衣女子也轻轻抱拳,“保重。”

        望着两个转身的身影,乌先生忽然觉得心中有些触动。

        原本他想起了当年薛锐救下他的故事,所以一直抗拒着与这两人有过多的交流,他已决意隐居,了此残生,不愿再沾染旁的事情,便只好当个忘恩负义的恶人。

        可见到这两人真的就这么大方地转身离去,曾经的经历和教养,又让他的良心实在过意不去。

        于是他开口道:“且慢!”

        青衫人和白衣女子诧异转身。

        乌先生拱手道:“敢问两位恩公尊姓大名,乌某余生必将时刻铭记在心。”

        青衫人想了想,微笑道:“我叫云落。”

        没曾想乌先生却瞬间色变,从椅子上猛地摔下,即使双腿断处砸在地面上也不心疼。

        云落大惊,连忙过去想要搀扶,却被乌先生死死拽住。

        乌先生不顾云落的搀扶,一手撑地,死死压抑着哭腔,颤声道:“凌家军神算营,三等银算子乌有道,见过小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