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时机一变,阴差阳错。

第二百五十五章 时机一变,阴差阳错。

        清晨,万物勃发,欣欣向荣,象征着希望,象征着一切的可能。

        当穆战和裴世雄将两名使者一起请到穆府之中,接过他们递来的三皇子薛锐的信物,确认了他们真的来自寝甲沙海之后,两人对视一眼,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清晨空气中清新愉悦的味道。

        但两人也心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于是开口询问三皇子的条件。

        两名使者中的其中一位摆了摆手,“没什么条件,无非就是想拦住那位的脚步,甚至让他的脚步永远地停下。”

        牵涉到皇位之争,就很是合情合理了。

        另一名使者笑了笑,“届时,殿下会提供兵马粮草,拦在那位前进的道路上,若那位敢来,自然迎头痛击,但自然是以你们的名义。”

        穆战道:“那要是他不来呢?”

        使者笑容更盛,“不来最好啊,让他去跟慕容承拼个你死我活,不正便宜了你们?”

        裴世雄缓缓摇头,“那位肯定是先选包胖子那边,不会贸然跟慕容承死磕的。”

        两名使者相视大笑,看着一脸疑惑的穆战和裴世雄道:“你们这儿有我家殿下支持,包守义那边难道就孤立无援?”

        “三皇子殿下的兵马如何越过那位的地盘,去往包胖子的领地?”穆战一时间没有想明白。

        “谁说是我家殿下,你想想,他的领地还挨着哪儿?”一名使者端起茶盏,一脸的高深莫测。

        挨着哪儿?

        穆战和裴世雄开始在脑海中勾画一副地图。

        包胖子的领地在幽云州西南部,北面是月牙城、秋安城等靖王的地盘,西面是以长生城为核心的薛家皇族直属领地,东面是慕容承的领地,南面是......

        两人的神情中蓦地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惊,扭头看向两名使者,得到了他们的点头确认。

        靖王危矣!

        一个念头同时在二人脑海中升起。

        监国二皇子和四皇子联手,如今只有四城在手的靖王,就算有了木叶山的支持,又能怎样?再次三面皆敌,他还能逃出生天?

        想到那些接下来可能落到自己头上的好事,裴世雄和穆战都放松大笑,穆战更是大手一挥,“设宴!今日我们陪二位使者不醉不归!”

        在幽云城的西南,包守义也同样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一天,此刻也和胞弟包守忠一起宴请着来自厉兵山的使者。

        寝甲沙海最大的那片绿洲中央,三皇子薛锐驻扎的寝甲城最近气氛有些压抑。

        因为,有人吵架了。

        吵架这种稀松平常的事情,因为吵架双方的身份,变得极不寻常。

        三皇子殿下和乌先生,这对融洽的主公与谋臣,正是这场争吵的主角。

        就在所有人都在揣测一向对乌先生言听计从的三皇子殿下到底所为何事跟乌先生闹了别扭时,在乌先生的住处,薛锐正和乌先生平静对坐。

        “先生,您还是不认可?”薛锐依旧倒了两杯茶,第一杯先递给乌先生。

        乌先生双手接过,薛锐眼神微凝。

        “殿下,乌某还是那句话,与虎谋皮,小心得不偿失。”乌先生还想尽最后的努力,劝说一句。

        薛锐坚持道:“老二已经满足了我的条件,依约将朝中依附于我的两人都提到了我争取了许久都没拿到的位置上,足见诚意。况且我也只与他在老四的事情上合作。”

        乌先生点了点头,“既然殿下心意已决,乌某也不便多言,殿下一切小心。”

        “薛锐要为那天的粗鲁道歉。”薛锐站起身朝乌先生深深鞠了一躬。

        乌先生伸出手,苦笑道:“殿下这是欺负我这个残废啊。”

        他深深地看着薛锐,“殿下是主君,我就是个幕僚臣子,主君何须跟臣子道歉。”

        等薛锐离去,乌先生摇动轮椅,从柜子中取出一坛酒,默默喝着。

        薛锐站在自己的房间外,眉头紧皱。

        第二天一早,薛锐刚起不久,便接到了一个属下急匆匆的来报。

        当他冲到乌先生的房中,从他的桌上,拿起了一封信。

        “殿下,您既然已经放弃了对皇位的争夺,乌某便无甚用处了。望乞骸骨,从此隐居于世,再不问北渊政事。临去之时,有一言相告,臣子可以投降,主君如何投降?易地而处,您能放心吗?”

        薛锐的手紧紧握成拳头,“乌先生啊乌先生,我所有的想法都瞒不过你么?”

        寝甲城外的一条小道上,有辆马车正缓缓前行。

        乌先生坐在车上,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人,神色焦急。

        “先生,我们为什么不走快点?”

        乌先生眼皮都没抬,淡淡道:“若允许我们走,爬都能爬走,若是不让我们走,快马加鞭,也逃不出寝甲沙海。”

        年轻人连忙道:“那您觉得三皇子会让我们走吗?”

        乌先生终于抬起头,“希望他会。”

        话音刚落,身后依稀响起了马蹄声,乌先生苦笑道:“看来是不会了。”

        他掀起马车的侧帘,瞧着一旁的一处土包,落寞一笑,“这条命本来也是你救的,还给你便是。”

        -----------------------------

        阴谋之所以叫阴谋,便是在最终揭晓之前都不为人知。

        不管裴家、穆家还是包家的那些跌宕起伏,风扬城的众人都不知晓,整个城市都沉浸在一种向上的欢庆中。

        城主府中,一身白衣的迟玄策缓步徐行,几个府中婢女偷偷瞧着,窃窃私语,“迟先生这些时日的气质是愈发高贵了,看起来,比圣子大人也差不了多少啊!”

        “可不是嘛,活脱脱一个贵公子呢!”

        “哎,可惜,靖王殿下这么高贵的出身,老是穿身黑衣服,沉着个脸,风风火火的。”

        “敢在这儿嚼舌头,不要命啦!”一个老妈子过来,低声呵斥着。

        当迟玄策走到半路,正好碰见迎面走来的皇甫烨。

        皇甫烨微笑道:“今日阳光正好,迟兄,咱们上城头走走?”

        “好。”迟玄策答应得也很干脆。

        一路上二人攀谈闲聊,交流了许多对未来的看法,言笑晏晏,甚是融洽。

        城头上,看着旌旗招展,军容齐整,二人心神激荡。

        忽然,从远处驶来一队人马,约有五十之数,领头一人瞧着甚是年轻。

        皇甫烨眉头一皱,面露凝重,看着迟玄策道:“皆是精锐甲士。”

        迟玄策也发现了这些人的身子矫健,不是普通人,点点头,唤过一个附近军士,正要吩咐什么,皇甫烨笑着道:“何必麻烦,咱们亲自去看看便是。”

        说完,皇甫烨便跳上城墙垛子,笔直朝下冲去,足尖在城墙上连点几次,再接一个空翻,稳稳落地,转身朝迟玄策招了招手。

        迟玄策看了看城墙高度,算了,自己一个凝元境修行者还是别逞能了,老老实实走城门吧。

        慕容克望着风扬城的城墙,咬了咬牙,自己一定要见到靖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将父亲交待的大事办好。

        什么木叶山,什么皇甫烨,坏我好事,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正要一抽马鞭冲入城中,忽然见到一个身影竟然径直从城墙上冲了下来。

        那名慕容家的供奉连忙更靠近了慕容克一些,因为他可以确定来人是个修行者。

        只见来人刚好在他们的去路之上站定,虽然一边站在地上,一边骑在马上,一边孤身一人,一边人多势众,但偏偏那人往那儿一站,就能站出个从容不迫的气势出来。

        看得慕容家的供奉不禁微微颔首,是个不俗的人,可接下来这人的话,就让整支队伍尽皆色变。

        来人微倾着身子,看着领头的年轻人,“慕容克?”

        慕容克心中一动,猜着多半是靖王身边之人,于是他连忙翻身下马,拱手道:“正是在下,不知阁下是?”

        来人笑了笑,“皇甫烨。”

        慕容克面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他一甩袖子,重新上马,“不认识,请让开。”

        皇甫烨不急不恼,“没想到慕容大人这见风使舵的本领还真是厉害,一见我木叶山开始支持靖王,这么快就来表忠心来了。还把自己儿子都派来了,啧啧,也真够厚脸皮的。”

        “放屁!这是我们早就决定的事,跟你木叶山没一点关系!”慕容克立刻反驳道。

        “哦?我怎么听说靖王到了封地打的两战都是跟你们慕容家打的啊?这会儿说早就决定好了,我真想问候令尊大人一句,脸呢?”皇甫烨轻拍着脸,神色挑衅。

        慕容克猛地拔出弯刀,怒吼道:“皇甫烨,滚开!再拦着路,别怪你爷爷我不客气!”

        一个白衣身影迅速从城门那边冲出,口中大喝:“住手!”

        迟玄策刚到城门,便听见慕容克的怒吼,连忙迅速冲来,在皇甫烨身旁站定,看着慕容克等人,“什么人?敢在风扬城地界上撒野!”

        慕容克冷哼道:“跟你无关,滚开!”

        迟玄策面色阴沉,来了风扬城,还骑着马,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简直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皇甫兄是我风扬城的贵客,阁下要耍威风怕是走错地方了!”

        皇甫烨连忙劝道:“迟兄不必动怒,这位是慕容家的少主,家大业大,难免有些脾气,我一没受伤,二没失财,无妨。”

        慕容克面色一变,想起之前父亲和凌公子聊过的靖王麾下的几个重要人物,好像是有个姓迟的,连忙翻身下马,躬身行礼道:“慕容克见过迟先生,迟先生,我是来......”

        迟玄策侧身一让,冷冷道:“受不起。这儿不欢迎慕容公子,请回吧。”

        秋叶落,秋风冷,迟玄策的语气更冷。

        慕容克后悔不迭,心中将皇甫烨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在他看来,都是皇甫烨在其中搅局,才到了如此境地。

        谁知道皇甫烨居然开口帮他说话了,“迟兄,别急,慕容公子刚说他是要来和靖王和谈的。”

        迟玄策扭头看向慕容克,“回去告诉你父亲,现在想和谈?晚了!”

        迟玄策拂袖而去,皇甫烨冲慕容克挑衅地一笑,也转身跟上。

        身后的随从望着慕容克的背影,“少主,我们现在怎么办?”

        慕容克涨红了脸,望着刚刚转身的皇甫烨,眼前似乎还浮现着他那张欠揍的笑容,“皇甫烨,我干你娘啊!”

        他猛地一夹马腹,拔出弯刀,朝着皇甫烨的后背砍去。

        “少主不可!”护卫慕容克的供奉面色一惊,连忙从马背上飞出,一把抓向慕容克的后背。

        皇甫烨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瞬间握紧一柄长剑,就在慕容家的供奉抓着慕容克就要朝后退去的当口,一剑挥出。

        伴随着慕容克的一声惨叫,一只握着弯刀的断手凌空飞起。

        “看好少主!”那名供奉将慕容克送回军士群中,转头看着皇甫烨,寒声道:“好个歹毒心思!”

        凌空飞起,朝着皇甫烨一脚踹出,真元凝聚成的虚幻大脚踏中皇甫烨横在胸前抵挡的长剑,将他踹得倒飞出老远,被迟玄策费力接住,喷出一口鲜血。

        那名知命境下品的供奉再次欺身而上,双手屈起,猛地一甩,两道真元凝聚的风刃呼啸着割向皇甫烨,同时也将无可避免地割向迟玄策。

        皇甫烨将迟玄策朝身后一挡,祭出一面盾牌,迎风放大,将二人护在身后。

        忽然一个身影闪现,伸出袖子一拂,便将着看似厉害的攻击化为无形。

        慕容家的供奉见势不妙,反身就走。

        崔贤冷哼一声,“在我风扬城耀武扬威,打伤客人,岂能让你一走了之!”

        一巴掌拍在供奉的后背,将其打得如断线风筝一般坠入军士群中。

        这修为境界的对比,就是如此残酷而直接。

        就在崔贤想要再有所动作时,一个声音响起在他心湖之上,“道友,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已经废了我家少主一只手了,够了。”

        崔贤默默感受了一下,转身护着皇甫烨和迟玄策回城。

        一个风尘仆仆的黑衣身影缓缓出现,从地上捡起那只断手,抱起昏迷不醒的慕容克,“孩子,对不起,我来晚了。走,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