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三日:惊变(三)

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三日:惊变(三)

        一行朱砂写就的红色小字出现在白纸之上,黑字旁边。

        “天庭是什么?是我们现在意识中,那些虚无缥缈的冥冥之中惩恶扬善的漫天神佛居住之所吗?很显然不是。”

        “那时的天庭,就像是人间的主人,是一方被天仙大能开辟出来的小天地,他们端坐天幕之上,悠游自在。”

        “为什么要用主人这个词,因为在他们看来,人间和天庭是不同的,人间就像是他们手中的一块田,田主能派人打理一下,不使其荒芜废弃就已经是天大的隆恩了。”

        “所以,天庭的变故与结局,亦有其必然。”

        阁楼中的人在继续,笔墨下的故事自然也不会停歇。

        -------------------------

        鼎沸的人声刺破了原本的宁静祥和,奇花异草被法宝剑气割裂得七零八落。

        象征着悠闲高雅的仙鹤们此刻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狰狞着眉目,舞动爪牙的凶兽。

        漫天喧嚣中,在整个天庭的最中央,高高的大殿上,坐着一个托腮沉思的身影。

        即使那些暴乱的凶徒已经杀进了他的视线之中,吵闹声已经传入了耳朵里,他的神色之中亦不见一点慌乱惶恐。

        大殿四方,镇守的金吾卫们同样神色淡定,身后的天帝,就是他们最大的底气。

        这一口底气,已孕育千年。

        天帝的思绪并没有在这些暴徒身上,他只是一直在思考两天前,祝融和祖龙联袂前来,与自己密谈的那长长一夜。

        祖龙这小子还是那么能说会道,一大晚上,基本都是他在说话,以润口之名,将自己拿出来的酒喝了个大半,总感觉这小子是故意的。

        祝融即使有了妻子也还是不爱讲话,一晚上就在那儿默默喝酒,另一小半就是他喝掉的。不过他来了,就代表了他的立场。

        磨磨唧唧说了一晚上,总结起来也就那么一句话。

        不破不立,先破后立。

        既然原来的路子不行了,不妨试试新的;

        既然有人嫌我们做得不好,就让他们来试试;

        堵不如疏,徐徐图之。

        也不知道这两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凑到一起琢磨的这些东西,不过说得确实也有几分道理。

        也该到了自己做决定的时候了。

        天帝直起了身子,瞧着外面喧闹的人群,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杨玄镇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不断递出拳头,浑然天成的拳意恣意流淌,化作一道道异兽虚影,咆哮着将挡住自己去路的守卫击飞。

        真仙不如天仙,这句话从大范围来讲,的确没有问题。

        但天仙就那么十二位,数量庞大的真仙群体之中,总会有些惊才绝艳、天纵其才的真仙,能够修行出比肩天仙的战力,甚至犹有过之。

        比如景玉衡、比如一位骑牛的道士、比如一个耳垂硕大慈眉善目的和尚、比如眼前这位杨玄镇。

        出身修行世家的他,自小便有天才之名,顺顺利利地成就九境天人,入天庭后,还能跳出窠臼,自创拳法,一次次拔高自己的拳意,终得如此境界。

        在很大一部分真仙心中地位尊崇,隐隐有领袖之范的他,也素有大志。

        眼见在天帝的管束之下,真仙群体之中怨念渐生,人间四圣亦渐渐有了小动作,人间动荡不安,杨玄镇便开始了密谋。

        终于,在得知了以祝融、祖龙为首的数位天仙都将作壁上观,不会出手的消息后。

        他果断发动了这场天庭历史上的第一次“政变”。

        自身战力卓绝,又素来礼贤下士的他一呼百应,从者甚众。

        一旦成功将现任天帝赶下帝位,届时坐在那儿的,除了他杨玄镇,别无他人可想。

        而他在发动政变之时所说的那句话,也迅速地传遍了整个天庭。

        “我出身修行世家,家中丹药法宝无数,我一无所求。现在我不顾事败身死道消,只是为了打破如今天庭的黑暗,救天庭人间于水火罢了。”

        “冠冕堂皇啊!”天帝站起身来,轻轻开口,传出一道旨意,让守卫们让开路来。

        四周的层层守卫先是诧异,继而激动,时隔近千年,天帝终于要出手了吗?

        远处的一处高楼中,站在十二位神情各异的男男女女,一头红发的祝融,和头生双角俊美非凡的祖龙都在其中。

        这些人的身份就很显而易见了,天庭十二天仙。

        如今天庭变故,天帝的帝宫都被围堵,作为天帝重要臂助的十二天仙居然在一旁袖手旁观?

        一个面容高贵,头戴凤羽,一身金色长裙的女子怒视着祝融,“没想到啊,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能干出这等事来!”

        祝融站直如标枪,看都没看她,冷冷道:“我干什么了?”

        这冷冷的言语让女子更加愤怒,四周的空间开始微微波动,呈现出一种被炙烤的扭曲感,祖龙嬉皮笑脸地出言相劝,“小凰凰,别生气。”

        谁知更如火上浇油,一股炙热顿时毫无保留地喷薄而出,一道五色彩光顿时一刷而过,将火焰笼罩进去,一个男子神色无奈,“凰女,你不知道你这火很危险吗?”

        凰女余怒未消,指着祝融和祖龙道:“烧死这两个叛徒才好呢!”

        男子揉着眉心,“你认真的?”

        凰女一看祝融那一身火红,顿时也泄了气,烧死他?累死老娘也做不到啊!

        只好将目光对准祖龙,“说,是不是你个老泥鳅出的主意?!”

        一旁一个上身赤裸,皮肤碧绿的蓝发男子笑着道:“某些人就真那么无辜?”

        祝融转头,目光中闪耀着火焰,“真当我不敢杀你?”

        蓝发男子的身份呼之欲出,冷哼一声,“那就来啊?”

        其余众人赶紧将他们隔开,这火神和水神真应了那句水火不容,这几百年不见面也不知道叙叙旧,就知道打打杀杀。

        祖龙斜倚着窗户,根本都不管外面的情况,望着屋内众人,笑着道:“咱们还不相信天帝吗?他命我们来这儿等着,就自有他的道理。”

        祝融也突然开口,“建议归建议,但若是天帝出手,我也会随之出手。”

        身怀五色彩光的男子点点头,“这是自然。”

        凰女也瘪了瘪嘴,“这还差不多。”

        “可是若天帝选择了另一条路,我们也应该遵从。”祖龙眯着眼说出了祝融没讲出的下一句话。

        凰女神情一滞。

        天河之畔,有三个人,一人佩剑,一人骑牛,一人手拿一串念珠,目光都穿透千里之远,想要望见帝宫的动静。

        景玉衡沉声道:“第一步已经迈出,后面可不能出岔子。”

        另外两人微微颔首。

        帝宫正殿之内,一个戏谑的声音远远传出,“敢做这样的事,却不敢进来?”

        听见这个声音,原本瞧见守卫散开便踟蹰不前的群仙就更是惶恐,胆子小的甚至腿都开始打起了哆嗦。

        杨玄镇面色阴沉,天帝镇压天庭千年的积威真不是吹的,若是众人不齐心,自己一个人几乎不可能斗得过天帝。

        脸上挂着愈发讥讽的笑容,天帝静静地等着外面的发展,若是连这帝宫之门都不敢进,这群乌合之众也就没什么留着的必要了。

        杨玄镇把心一横,扭头看着身后众人,“兄弟们,事到如今,我们就此散了也是一死,冲进去搏一把,输了也无非是死,为何不放手一搏?冲进去,搏出个未来!”

        天帝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缕微笑,还算个人物。

        阁楼那边的凰女等人瞧得眉头紧皱。

        被杨玄镇戳中心头,疑虑顿消的众人喊着震天的口号,簇拥着杨玄镇冲进了帝宫正殿之中。

        一抬头,发现天帝依旧高坐于帝位,笑意吟吟地看着他们。

        回头已无路,气从胆中生。

        众人都昂首挺胸,一脸正气地指责起了天帝。

        天帝默默听着,突然轻咳一声。

        辽阔的正殿之中瞬间寂静无声,千年积威,强大如斯。

        天帝微微俯下身,看着站在最前方暗自调息到最佳状态的杨玄镇,“你是头儿?”

        杨玄镇竭力稳住翻涌的气息,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以为的能力敌天帝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天帝一个人或许能打他两个。

        但事已至此,畏惧是没有意义的,他平静道:“是。”

        天帝又问,“你们是来干嘛的?”

        “请天帝退位!”

        这不明摆着的事吗?

        “为何?”

        杨玄镇看着天帝严肃的目光,心中一颤,强装镇定道:“天帝统管天庭,遥掌人间,已有千年,可如今天庭积怨深重,人间制度难行,可见天帝,有罪!”

        他最终还是咬着牙蹦出了最后的词。

        天帝哈哈一笑,笑得众人心里直发毛,然后看着殿中乌泱泱乱糟糟的群仙,“我退位,你们就能管好这个天地?”

        “有何不能!”杨玄镇倒是信心十足。

        天帝笑容蓦地一收,“好!既然如此,你们就做给我看看,看看你们能将这个天地带到什么方向。”

        杨玄镇掏了掏耳朵,许多人也跟着掏了掏耳朵,即使内外无垢之躯,他们也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门外的一众卫士亦是闻言大惊,望着殿中。

        杨玄镇到底是底蕴不凡,迅速恢复了平静,得意道:“有道是人心向背.......”

        从虚空中蓦地伸出一只虚幻的大手,一把掐住杨玄镇的脖子,将他提起,飞到天帝面前!

        战力堪比天仙的杨玄镇竟毫无还手之力!

        天帝冷冷地看着他那张迅速变得惊骇的脸,“我愿意退位,不是因为你厉害,别拿自己太当回事!我若是发现你为非作歹,照诛不误!”

        说完,那只手将杨玄镇甩向天帝的宝座之中,天帝一步跨出,自此消失不见。

        这一天,杨玄感率群仙起义,天庭之中血流成河。

        最终,天帝下诏退位,自囚于凌霄岛,同时令十二天仙自囚于府中,不得干涉天庭事务。

        杨玄镇登上帝位,自号玄尊。

        天庭彻底变了天。

        雾隐谷中,也彻底乱了套。

        李稚川带着众人迅速冲下了山道,而且很明智地提醒了一句,“别用真元!”

        出口处的平台前,迅速聚集了大批从山道上涌下来的人。

        被金色光罩笼罩住的楚王等人皆是神色迷茫,只有崔姓老人淡然自若。

        李稚川冷冷看着,“你不说点什么吗?”

        崔姓老人平静道:“提醒李掌教一下,这个皇极钟可抵挡合道境上品修士全力两击,你也就能击出一击而已,别忘了,这会儿可没元气给你补。”

        “皇极钟!”崔雉神色复杂地看着那个金色光罩,那是清河崔家的至宝,当年她去西岭剑宗时,崔家老祖就层给过她一个皇极钟的仿制品。

        身后的众人一脸茫然,纷纷询问到底是怎么了。

        雁惊寒冷笑一声,“还用问吗?你们的朝廷和六族联手设了个局,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雁惊寒的一句话如同一颗巨石砸入平静的水面,浪花四溅。

        不仅那些不明就里的小门小派之人惊惶不安,就连钟罩之内的杨洵、柴玉璞、乃至于陆绩等人都一脸惊愕地看着崔姓老人,目光中满是询问。

        崔姓老人看着杨洵,微微欠身,“兹事体大,此事绝密,请楚王及诸位见谅。”

        他的话语,间接承认了雁惊寒所言的真实。

        杨洵能说什么,只能嘴上笑嘻嘻了。

        儒教教主庄晋莒捋了捋胡子,一脸愁容,“人心险恶,需要教化啊。”

        佛教大悲寺的苦莲大光头,左手牵着小光头多罗,右手牵着李子,腾不出手来合十在胸前,只好哀叹了一声,“我佛慈悲。”

        崔雉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梅晴雪一把将她扶住,裴镇也关心地搀着她的另一边胳膊,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崔雉只是摇头,眼神黯淡。

        她望着那个金色光罩,弃子么?

        陆绩头颅低垂,神色阴翳,原本以为是自己在下棋,没想到,连自己都是一颗不知情的棋子而已。

        就在这时,原本挡在出口处,高大的幕布被一把扯下,露出高台之后,从入口的狭长通道延伸出去密密麻麻的披甲军士!

        当迟玄策的目光顺着走出,瞧见外面迎风招摇的旗帜时,绝望猛然袭来。

        “灌城军!”

        此刻雁惊寒和霍北真已经不会再轻视这个小子的话了,急切问道:“什么意思?”

        迟玄策苦涩道:“守卫出口的是驻扎在豫章城的灌城军,战力犹在星潭军之上,目测不少于三千之众。”

        李稚川眯起眼,望着崔姓老人,“这么说,是要一网打尽了?”

        崔姓老人摇了摇头,笑了起来,“那样太暴力了。”

        他面朝众人,朗声道:“大家都听着,朝廷和我们此番出手,只为诛除凌氏余孽,所有愿意归附朝廷的,可站到我身后的平地,由军中书记官登记境界修为。”

        稳!准!狠!

        雁惊寒等人面露阴沉,这一计瞬间将自己身后的众人分化瓦解了个干净,关键自己等人还无法阻止。

        完全符合大端王朝那位智计无双的国师的手笔。

        郁南微微一笑,正要带着自己人走出,不想有两个人已经抢在了他的前面。

        一个蓝衫老者和紫衣男子连滚带爬地冲到崔姓老人指定的那处空地,勇夺前两个投诚之位。

        随着这个开头,陆续几乎绝大部分的人都去到了那边。

        李稚川的身后,只站着西岭剑宗众人、孙大运、梅晴雪、梅挽枝、迟玄策、曹夜来以及随着雁惊寒前来的众人。

        出乎意料的是,横断刀庄的邢昭远又没走,佛教和儒教的众人也留了下来。

        更出人意料的是,居然还有些个叫不上名字的小门派之人也留了下来。

        许多人竟然都与当年凌家军有着或多或少的牵连,还有的,居然是那些仰慕曹夜来威名的杀手。

        雁惊寒叹了口气,对谢崇他们道:“你们过去吧,你们是代表北渊来的,他们不敢为难你们。”

        以谢崇为首的草原男儿们都坚决地摇着头,不肯抛下他们的大总管。

        “别争了,你们谁都走不了,一起死在这儿吧!”崔姓老人的话悠悠响起。

        雁惊寒猛地看向他,“你应该知道后果!”

        “哼,等你将死之际,我会告诉你原因,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坚持到那会儿。”

        崔姓老人淡然的话语让雁惊寒的心中升起浓浓的不安,可是又怎么都想不到会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让大端王朝敢做这样的决断。

        李稚川眉头紧锁,难道就这样被动挨打不成?

        崔姓老人的话每一次响起,带来的都是不好的消息。

        这一次,也不例外。

        “朝廷和我六族花了大代价布下这一局,诸位这么走了也不合适,按方才登记的境界,每人朝他们出手一次,便可就此离去,不愿出手者,杀无赦!”

        蓝衫老者和紫衣男子想着自己刚才为了得到好点的待遇,撒谎填上的通玄境和神意境,欲哭无泪。

        他颤颤开口,“大人,若是填错了怎么办?”

        崔姓老人心中对荀忧真是佩服得紧,国师大人的确不负算无遗策之名!

        他冷冷道:“填错了就打光真元为止。”

        对峙的另一边,迟玄策没心思看自己曾经同门的笑话,沉声道:“驱虎吞狼,我们麻烦了。”

        李稚川沉声道:“若能攻破这个光罩,或许还有转机。”

        崔雉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头上的簪子,仍旧有些犹豫不决。

        就在此刻,随着天地元气的消逝,不等有人去开启,众人身后雾隐谷的光幕徐徐消失了。

        原本的光幕旁,云落浑身是血,和另外两个人背靠背站在一起。

        四下,满地尸体。

        -------------------------------

        下雨了,雨珠掉落在阁楼的琉璃瓦上,掉落在张开怀抱的荷叶上,掉落在荡漾的涟漪中,掉落在枯槁男子的眼底。

        他放下了笔,感觉有一腔郁气纠结而不得出。

        喝一口酒,从一旁的柜子上取下自己的佩剑,在房间的空地中恣意舞动了起来。

        要开始流血了,终究还是要流血,要死人的。

        我们都希望好人活了下来,坏人都死绝了。

        可惜那不可能,所以我们难受,我们郁闷,但我们又没有办法。

        历史就摆在那里,真相就摆在那里。

        枯槁男子的剑越舞越快,刀光剑影充斥在整个房中。

        一如雾隐谷中即将到来的故事。

        纵使今人不如古,书生气短剑气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