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本命飞剑诛宵小

第一百七十一章 本命飞剑诛宵小

        生命一瞬又一瞬地过去,可一瞬与一瞬之间又似隔着天河般遥远。

        落入水中,水花四溅的一瞬间,余芝和时圣对视,一双深情伤感的眼,对望着一双歉疚遗憾的眼,一眼万年。

        她将口中裹着糖衣的丹药,渡入了时圣的嘴中。

        桥边,云落神色怅然。

        他抬起头,视线越过众人,望向远处。

        裴镇等人也疑惑回望过去,刚好瞧见分开众人走来的陆琦和她身后的霍北真。

        裴镇惊喜道:“陆师妹!你们回来了?”

        陆琦看着云落,犹豫地开口,“你没事吧?”

        云落微微一笑,正要摆手,忽然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裴镇眼疾手快,一把扶住。

        对岸,秦明月瞧见这一幕,转身离去,对云落的实力有了个大致的判断。

        看热闹的闲人们散去,口中念叨着没劲,传说中的那些花哨绚烂的真气几乎都没有,两个人在那儿蹦跳半天,还不如去看看武馆里的武夫呢,至少人家还拳拳到肉。

        至于那些修行者,大多数也没能看到门道。

        只有为数不多的人,才能瞧见二人的剑道造诣。

        就比如此刻重新坐回院子中老阁主关隐,他佝偻着背,坐回藤椅,感慨道:“一代更比一代强啊,这种打法,有些年没见了,一下子出来两个。可惜,转眼就又少一个。”

        同样也比如霍北真,比如曹夜来,比如黎叔。

        更有那些悄悄来到巴丘城的大人物,也在悄然看完之后,回去撰写一封封的情报,给自家宗门或者家族势力传递回去。

        这一战,就像是云梦大泽此番激荡风云的一次前奏。

        热闹、紧张、伤感、激烈、死亡。

        让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身不由己。

        四圣自然对这一切不可能无动于衷。

        不知名的小河上,老渔夫叹了口气,走回船舱,将头顶的斗笠摘下,靠在一侧,身上的蓑衣一抖,四散的水珠散落在舱内,缓缓浸入船上的木头中。

        “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决绝。”

        临近天京城,既宽且直的官道上,一个花白胡子的说书先生坐着打瞌睡,胯下一匹瘦马,和他一样摇摇欲坠,似乎在下一瞬,不是马儿不堪重负,就是老头跌下马鞍。

        可任由过往行人目送老远,这两件令人喜闻乐见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他的声音在未知的空间响起,“他一个人死了就死了,关键是不要坏了我们的大事。你的确大意了。”

        某个书铺之中,一只正在不停书写的笔停了下来,握笔的手修长而干净。

        “此事我们四人一同决定,责任不全在你身上。”

        老渔夫叹了口气,“仔细想想其实也并无太大影响,只是可惜了这颗培养这么长时间的棋子。”

        说书先生的声音呵呵一笑,“无妨,不是还有一个袁无忌嘛,那小子如何了?他那边的任务可是很重要啊。”

        说起袁无忌,老渔夫从腰间解下酒葫芦喝了一口,“可惜时间太短。武技和韬略都还有不足,但此番应该够用。”

        写书的文士继续提笔,“抓大放小,尽量保证大事。”

        说书先生嗯了一声,“剑圣,我们聊这么多,你怎么不说话?”

        写书文士道:“他是不是没在法阵旁?”

        东海之滨的无名小岛上,坐着一个周身缭绕着剑气的男子。

        “有需要我出剑的时候就说。没有的话,你们定。”

        原来不是不在,只是不想说法。

        老渔夫笑骂道:“哪有你出剑的机会啊,没有充分的理由,让你出剑你敢吗?”

        写书文士感慨道:“快了,争取让你早日随心出剑。”

        说书先生也语带埋怨,“你们啊,就知道欺负我和老渔夫两个年纪大的,我这刚从长生城见了渊皇那头睡虎回来,又要去天京城跟那两头狐狸玩心眼,我太难了。”

        没有人回应,说书先生也不以为意,从马背上睁开眼睛,嘴里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调。

        天京城里,还有好些事情得确认好了。

        这不动则已,一动就要雷霆万钧。

        至于时圣是死是活,暂时他们根本没心思搭理那些小事。

        没有谁会在乎一颗棋子本身的,他们在乎的无非是棋子的依附与背叛,归根结底是自己的利益和尊严。

        即使天下其余的所有人都不在意,也依然有人在意。

        余芝抱着渐渐冰冷的尸体从河中走出。

        原本明亮的红色被水一浸,显得冰凉冷艳。

        发梢的水珠练成一串,就像心底的泪。

        乌云散开,骄阳如火,余芝却觉得有些微寒。

        云落有他的朋友,回了家,有人照顾。

        而你,却只有我一个,不过让我稍稍有些开心的是,我也只有你一个。

        但未来呢?

        云落从床榻上睁开眼睛,床边或站或立地有好些人。

        当然,那身白衣也在,而且正坐在床边,一脸关切。

        云落先是朝她一笑,第一句话却在说别的事,“余芝和时圣有消息吗?”

        曹夜来站在最远处,双手环抱在胸前,斜倚着门框,闻言道:“余芝从河中出来,抱着时圣的尸体正在朝城外走去。”

        虽然在桥上便已经知晓时圣多半活不成了,可骤然听见他的死讯,一丝怅然还是难以抑制地爬上心头。

        他记起时圣最后的遗言,望着曹夜来,“曹大哥,能不能麻烦你个事?”

        曹夜来斜眼看了他一眼,“护送她一程?”

        云落点点头。

        曹夜来甩了甩手,“如果你希望十天之后是陆姑娘抱着你的尸体,我倒没什么意见。”

        云落沉默了。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我去吧。”

        云落愕然抬头,看着出言相助的霍北真。

        霍北真笑了笑,“之前在陆家别院那些天,闲得发慌,正好活动一下筋骨。”

        “如此,便有劳霍师兄了。”

        云落挣扎着坐起致谢,被陆琦连忙按下。

        霍北真挥挥手,“走了。”

        云落这才稍微轻松一点躺下。

        曹夜来跟在霍北真身后出了门,裴镇刚想上前问两句,被崔雉在腰间一拧,拉着出去了。

        符天启也被孙大运扯着出了门。

        孙大运将一头雾水的符天启按在院中凳子上,佯装埋怨道:“小伙子没点眼力见儿啊!”

        符天启更是茫然,“啊?”

        孙大运无语,“小别胜新婚,懂不!”

        “哦!哦!哦!”符天启恍然大悟。

        孙大运连忙捂住他的嘴巴,“小声点!你公鸡打鸣呢!”

        木质门窗自然不能隔断两个修行者的耳朵,外面的对话被他俩都听了个清楚。

        尤其是那句小别胜新婚的时候,云落饶有兴致地看着陆琦,等着看她常有的娇羞神态。

        可惜他失望了,想象中的画面并未出现,陆琦的神色没有娇羞,更多的只是伤感。

        云落不禁微微起身,“怎么了?有事?还是心情不好?”

        陆琦故作若无其事地强笑道:“没什么。你今天实在是太冒险了,万一输了怎么办!”

        原来是因为这个担心我啊,云落自以为想到了原因,笑着拍了拍胸脯,“没事,我是谁啊!天才杀手!”

        陆琦白了他一眼,“好好养着,我不打扰你了。”

        说着就要起身,一只手闪电般伸出,拉着她的手,“这么多天不见,你就不想我?”

        陆琦伸出另一只手,一起握住云落的手,轻轻拍了拍,温柔道:“我先有事情要跟陆用交待,忙完了再说。”

        说完冲他甜甜一笑。

        云落呆呆地松开手,看着陆琦离去,心道:陆家多半有什么事,自己得想办法怎么能帮帮琦儿。

        他觉得陆琦滞留在那边那么久的原因是这个,浑然不知晓即将到来的纠葛。

        余芝双眼空洞无神地走着,抱着时圣的两手感觉不到疲惫,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出了巴丘城,朝着云梦大泽走去。

        一路上,许多双眼睛也注视着她的去向,甚至跟着出了城。

        在城里毕竟不合适,如今到了城外可就不同了。

        一个身着青色法袍的男子笑呵呵地出现在余芝的前方,看向余芝面庞的脸上甚至毫无人性地闪过一丝淫邪。

        余芝空洞的眼神仿佛没有看见他,直直朝前走去。

        那人后退几步依旧挡在余芝的去路之上,“自我介绍一下,鄙人丹鼎洞洞主亲传弟子,青玉山,家父震木门门主青峰远。”

        余芝的声音毫无情绪起伏,“让开。”

        青玉山再次后退一步,“余姑娘有什么玉山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

        原本丹鼎洞和离火门上下都是称余芝为时夫人或者夫人的,如今青玉山开口便是余姑娘,有些龌龊心思显而易见。

        “若是时圣还在,你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时长老这不是不在了嘛!”青玉山有恃无恐。

        余芝一时语塞,如此明目张胆的不要脸,也是稀罕。

        青玉山知道周遭还有许多窥视甚至觊觎的人,所以干脆速战速决。

        他清了清嗓子,“余姑娘,这时长老怎么说也是本宗长老,如今身死,还是需要送回门中安葬的。”

        时圣的尸体回去,你余芝还能不回去不成?

        余芝冷冷道:“休想!”

        青玉山拍了拍胸脯,“斯人已矣,余姑娘为何不早作打算,鄙人不才,可以算得上一根可以依靠的玉柱。”

        时圣啊时圣,你为了你的骄傲和梦想一走了之,留下我一个人怎么办?

        余芝沉默,首先的问题便是,如今只有神意境的她打不过通玄境的青玉山。

        青玉山见状大喜,以为余芝开始心动。

        他在当年初见余芝时,便为她的风情倾倒,一直心有觊觎,只是有时圣在,这些想法也只能是心底的想法而已。

        他甚至还悄悄在清溪剑池打探过,得知了一个如今不再有人胆敢谈起的隐秘。

        余芝之前曾是清溪剑池有些执事和长老枕席之间的玩物,直到遇见了时圣。

        想起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青玉山心中的那股邪火更难按捺,既然别人都可以,为什么不能多我一个。

        如今终于被他等来这个机会,他决不能错过。

        至于这里面到底是一种得不到的执念作祟,还是真的喜爱余芝。

        答案很显然。

        他趁热打铁,“跟了我,保管你一如既往地过你的好日子,咱们鱼水同欢,只羡鸳鸯不羡仙!”

        余芝心中暗唾一口,只羡鸳鸯不羡仙,你这种人也配提这句话!

        她叹了口气,就要将时圣放下,不论如何,总不能束手待毙。

        一个身影急速赶到,甚至扬起一阵灰尘,在余芝身侧停下。

        余芝扭头看着来人,心中惊讶。

        因为此人她认识,西岭剑宗霍北真。

        青玉山眯着眼,“阁下也想来分一杯羹?”

        霍北真根本不搭理他,看着余芝,“云落让我来送你一程。你别怪他。”

        余芝摇摇头,低头看着时圣仿如熟睡的面庞,“他在信里也说了,更何况公平决斗,怪得了谁?”

        青玉山听见云落这个名字,顿生不妙之感,色厉内荏道:“我们丹鼎洞内务,阁下还是自己掂量一下!”

        霍北真听得厌烦,他如今性子有些变化,但不代表他愿意跟这些趁人之危的宵小多费唇舌。

        心念一动,一柄纯白色如冰锥的本命飞剑悬停在青玉山的眉心处,自命不凡的青玉山甚至来不及反应。

        本命飞剑!

        至少知命境剑修!

        许多在旁窥探之人心中一跳,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分量,缓缓离去。

        更有几个知晓霍北真身份的,在他露面的瞬间,就已经调转。

        这正是霍北真算计好的事情,要的就是威慑。

        不然,眼前这个废物,怎么值得自己动用本命飞剑。

        青玉山感受着眉心的森寒,两眼都快挤成了斗鸡眼,胆战心惊地盯着飞剑,如丧考妣。

        想磕头都不敢,只好双膝跪下,连声道:“我错了我错了,请阁下饶命。”

        风度、欲望、尊严,在性命面前,都那么微不足道。

        听这霍北真没什么反应,便又朝余芝道:“时夫人,我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请时夫人大人有大量,饶过小的。”

        余芝看着霍北真,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

        霍北真只好做主开口,“原谅你是时圣的事。”

        青玉山大喜,“我对时长老道歉,我对时长老道歉。”

        “我们要做的,是送你去见他。”

        飞剑没入眉心,一闪而逝。

        青玉山直挺挺地跪着,圆睁着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死在了这儿。

        霍北真轻声道:“走吧。”

        余芝没有胆怯,没有慌乱,因为并没有什么值得失去的。

        她紧了紧抱着时圣的手,朝着云梦大泽走去。

        那里,李掌教还在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