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第一百八十二章 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许多人下意识地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此刻的天下,儒教那些弯弯绕绕的道理还在自家不多的先生弟子中来回打转,并未普及,但一些质朴的道理在每个时代都是一样的。

        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些话好像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拿来用一下。

        陈迎夏脱口而出,“你休想!”

        云落冷冷瞥了她一眼,眼神中冰寒彻骨。

        如他先前所说,童福一家就像是另一个时空,另一条轨迹上的自己。

        他现在为童年出头,首先当然是因为对方有错,童年受了欺负和屈辱,但同时,他好像是在为某一个自己在出头,在为这座天下无数普普通通卑微存活在底层的蝼蚁们出头,出一口憋了千年之久的郁气。

        那些高高在上的山上仙人,将你们视若异类,视若蝼蚁,肆意踩踏,那今日我便将他们踩给你们看!

        “好!我改主意了。”云落忽然道。

        郁南微微松了口气,陈迎夏的眼中又闪过一丝骄横,云落又如何,还不是怂了。

        “我要你跪下向他道歉,就像你们刚才说的,跪下要有诚意些。”

        神色平静的云落仿佛在说一件很随意的小事,却在周围炸开了锅。

        郁南终于动怒,眯起眼,“云公子,有些过了。”

        云落平静道:“过吗?我不觉得。如果你不愿,我不介意立刻打死她。”

        郁南叹了口气,微不可查地点点头,身后那个一直护卫的知命境剑修手中长剑一抖,碧绿色的真元化作一道巨浪,朝着云落涌去。

        他选择了出手。

        云落的反应却很令人吃惊,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一般,眼睛都没眨一下。

        霍北真手中长剑微微出鞘寸许,一道雪白剑气同样翻涌着迎上巨浪,两道剑气只一瞬间的相持,巨浪便消失无踪,反倒雪白剑气去势不减,如大江一线潮,澎湃地欲将那名知命境剑修吞噬。

        那人本可朝后退去,暂避锋芒,可他的背后是郁南!

        硬着头皮终于顶住了剑气,这位算得上一方高手的知命境剑修擦去嘴角鲜血,死死盯住霍北真,“西岭剑宗?”

        霍北真微笑致意,笑容很是欠揍。

        曹夜来补上一刀,“我说我们没关系你们也信?”

        云落看向依旧风采卓然的郁南,“我还有事,你若是不能命令她,我就自己动手了。”

        这句话似乎是在给郁南面子,给郁南台阶,可实际上也是将郁南推到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一件本来与他无关之事,到如今,却成了他和云落之间的较量。

        郁南聚音成线,在陈迎夏耳畔说了一句,“按他说的做吧!”

        陈迎夏坚决地摇着头,“不可能,我怎么可能给这些蝼蚁道歉!打死我我也不干!”

        郁南又劝了一句,“我会给你和你的门派补偿。你和郁琮的事也可以定下来。”

        陈迎夏本是个心机满满的女人,要不也不会自降身份去搭上郁琮这条线,如今听郁南如此说,倒有些心动。

        若是其余事,她或许早已忙不迭地答应了下来,可这事不一样。

        她觉得她有身为山上神仙的骄傲,要她向两个卑贱的蝼蚁下跪道歉,她弯不下那个腰,丢不起那个人。

        于是,她仍然摇了摇头,平静道:“即使我死,也绝不可能。”

        忽然眼前一花,喉咙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掐住,举到半空,那只手的力量越来越重,缓缓握紧,陈迎夏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原本引以为傲的真元被死死禁锢住,她感觉自己如此渺小而脆弱,这是自从修行以来便再未体验过的感觉,因为,这是凡人的感觉。

        她渐渐听不到四周的动静,意识越来越模糊,这就要死了吗?

        忽然,掐住她脖子的手一松,空气从口鼻之中涌入,竟有种沁人心脾的甘甜。

        她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咳嗽着,活着真好。

        眼前是一双有些破旧的靴子,头顶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开始吧,我的耐心有限。”

        陈迎夏忙不迭地双膝跪下,小声嗫嚅道:“对不起。”

        “大声点!”

        “对不起!”她几乎是用哭喊出来的这句话。

        原来在死亡面前,自己的那点骄傲和尊严,什么都不是。

        她跌坐在地,神情凄凉,双眼无神。

        “迎夏,你还好吗?”等云落一行离去,郁琮这才故作匆忙地跑了过来,伸手搀扶。

        有那么一瞬间,陈迎夏甚至想一巴掌甩在郁琮的身上,痛斥他的软弱和虚伪,可她生生忍住了。

        断了腿、丢了脸,若是再毁掉了郁家这条线,自己这一趟可就算是一败涂地了。

        而这一切,居然都是因为一个打了一个凡人一巴掌!

        陈迎夏忽然笑了,笑得很是凄凉,自己活得好像一条摇尾乞食的狗啊。

        郁南走到她身旁,“陈姑娘,我刚才说的话依然有效,你放心。”

        陈迎夏转头望着那个曾经日夜出现在她梦中的面庞,那么卓然、清雅、从容、俊美,就像遥不可及的和煦阳光,和捕捉不到的清风,如今却已经在她心中落了凡尘。

        她轻轻道:“谢谢郁公子。”

        郁南叹了口气,“走吧,抓紧给你疗伤。”

        看看,还是这么体贴细致,真是豫章麒麟啊。

        她扭过头,望向云落等人离去的方向,视线里早已失去了那一抹青色。

        她收回复杂的目光,生活还是要继续。

        至于这一切到底是一个小插曲,还是另一种篇章的序幕,只有天知道。

        出了城,曹夜来忽然问道:“我感觉你对那个女子有些莫名的敌意?”

        云落想了想,自己也有些难以相信,“是不是因为她也穿着白衣的缘故?”

        霍北真噗嗤一笑,如此说来,这陈迎夏还真是命衰。

        云落突然道:“其实我想过今天郁南如果强出头,要不要干脆打杀了他,后面一想,琦......陆师妹已经走了,那郁南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说不定未来我还要喝他们的喜酒呢,呵呵。”

        曹夜来和霍北真听云落讲过落梅宗的故事,知道郁南对陆琦的觊觎,此刻听见云落的话,唏嘘不已。

        祭祀的过程很顺畅,比起下葬时的木然,童刘氏这回哭得稀里哗啦。

        能哭出来,宣泄了,就会好很多,未来的日子,这个家还得仰仗着她呢。

        童年也涕泪横流,只是不再像方才在家那般嚎啕大哭,他将木雕放入怀中,给他爹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稚嫩的面上,开始有了些叫做坚毅的神色。

        曹夜来和霍北真站在一旁,以心声交流。

        霍北真道:“说句有点不合适的话,童福这一难,对整个童家而言,真不好说是好是坏。”

        曹夜来点点头,“因祸得福吧。”

        “云落小时候过得真的很惨?”

        “惨,真惨,惨到我都看不下去,跟荀叔叔吵过好多次,哎,可惜打不过他,只能由着他去。”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你还会写诗?”

        “不是,是云落有天自己念的,我觉得不错就记下了,原来是有感而发啊。”

        说话间,云落走上前去,轻轻将童刘氏扶起,“大姐,切莫伤心过度,小年还需要你照顾呢。”

        童刘氏抹着眼泪点点头,“云公子,你对我们太好了,你的大恩大德我们童家一定世代铭记于心。”

        说着,童年也跪了下来,砰砰地朝云落磕了个头,吓得云落连忙将他拉起。

        “大姐,小年,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接下来,咱们都要朝前看,大姐想想是继续把铺子支起来,还是寻个别的活计,小年呢好好吃饭,开开心心长大,未来要多帮娘亲分担。我也要去做我该做的事,怎么样?”

        童年狠狠地点了点头,“我听大哥哥的。”

        童刘氏一巴掌轻轻拍在童年脑袋上,“叫叔叔。”

        云落连忙摆手,“就叫哥哥,就叫哥哥,那小年和大哥哥拉个勾好不好?”

        “好!”

        说着两人伸出小拇指,勾在一起,念了那句流传千百年,但每个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拉勾语。

        回去的路上再没无风波,将童家母子送回家中,云落他们回了小院。

        小院里没有人,因为云落的刺激,四个刚好都是神意境下品的人,如今都在刻苦修行,好缩短与那个已经通玄境下品的背影的距离。

        受他们的感染,梅晴雪和梅挽枝也不好意思偷懒。

        三人在院中坐下,曹夜来挥手布下个小结界,隔断声音,霍北真问道:“又是半天浪费了,云落你到底有多少把握?”

        云落抿了口茶,伸出三根手指。

        “才三成?”霍北真有些担忧,看了眼曹夜来,曹夜来点点头,认可这个结论。

        云落放下茶盏,笑了笑,“这是现在的,若是等到开始时,就是这个数了。”

        说完他再伸出三根手指。

        曹夜来眉头一皱,随即展开,面露喜色,“你要破境了?”

        云落笑着点点头。

        经过和曹夜来将近一月的血战试炼,化龙池的效用差不多被全部吸收,真气运用越发自如,丹田之中淡金色的真元已经几乎完全凝结成了一个气旋,就要凝结成丹,然后生出金丹脉络。

        等脉络一现,自己就将跨入通玄境中品。

        郁南一行几人住进了一家宅院,虽比不上陆宅的清雅,崔宅的大气,和关隐隐居的院子豪奢,但也宽敞整洁。

        大人物出行,怎么能住客栈呢。

        此刻的院中,正有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缓缓走着。

        郁琮稍微落后半个身位,偷偷瞧着前方表哥的背影,好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敢问出口。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今天要忍下那般奇耻大辱?”

        他没问,郁南却主动开了口。

        郁琮斟酌着措辞,“嗯,我觉得那个云落有点过分了,迎夏到现在还在哭。”

        郁南忽然停步,郁琮一个没注意差点撞上。

        郁南笑望着自家表弟,“不只是你,甚至有了解之前落梅宗上我和他恩怨之人甚至还会觉得我是被他吓破了胆,再不敢与之作对,想必那个陈家丫头也是这般认为吧?”

        “怎么可能,表哥之前只是大意了而已,如今动动手指头也能碾死他。”郁琮连忙表明态度。

        “呵呵,用不着如此,输了便是输了,而且输得一败涂地,没什么好自欺欺人的。”

        郁南的心态倒放得很平,能够得到包括越王在内如此多大人物青眼,郁南确有过人之处。

        “虽然你说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他太过夸张,但有一点你说对了。那才是我今天隐忍的关键。”

        听见郁南的话,郁琮有些疑惑。

        郁南淡淡道:“他的确就要死了。”

        郁琮一愣,旋即道:“秦明月?”

        “不错。”郁南拍了拍表弟的肩膀,“做人做事,不逞一时快意恩仇,眼光要长远些,跟一个必死之人,有什么好计较的?”

        他重新迈步,步履忽然轻快了些,一些意气风发的畅快似乎又回到了身上。

        重新走出了豫章麒麟那六亲不认的步伐。

        夜色悄然而至,混杂着水汽的云梦泽更是一片漆黑。

        时圣的尸体静静躺在一处山头,简陋的木头牌子充作墓碑,再无一丝往日飞扬,只剩英雄末路惹人悲。

        一个身着黑衣的身影忽然出现,手里竟然拿着把铁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