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草原上风吹草低,北渊朝廷自顾自地运转着。

        渊皇出了长生城,悄无声息。

        身侧只一人陪同,也已经足够。

        道旁零星地长着些顽强的狗尾巴草,薛律顺手弯腰扯下两根,递给稍微落后半步的薛征一根。

        薛征疑惑接过,不明就里。

        薛律笑着道:“记得小时候一起出来玩,你不是最喜欢叼着这个嘛。”

        薛征会心一笑,叼在嘴里,跟着皇兄慢慢上山。

        叼着狗尾巴草的好处就是,既显得潇洒不羁,又不妨碍说话。

        薛征在山顶寻了块大石头随意坐下,看着自己这位好弟弟,在身侧拍了拍,“坐!”

        在薛征一屁股坐下后,薛律舒坦地伸了个懒腰,“咱哥俩有多少年没这么悠悠闲闲地出来散散心,聊聊天了?”

        “挺久的了。国事繁重,皇兄的确难得脱身。”

        薛征刚一板一眼地回答完,就瞧见薛律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他有些错愕,“咋了?”

        “骂我是不?国事繁重,你觉得朕......我繁重吗?”薛律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在这座被称为北渊心脏的长生城里,祭祀有大萨满敕勒,军事有军神薛征,剩下那点政事有左右丞相,他这位渊皇,可算得上是长生城里最闲的人之一了。

        薛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那也是皇兄胸襟宽广,大胆放权。”

        “今天咱们是兄弟,不是君臣,好好说说话。”

        薛征点点头,沉默。

        头顶上,群雁飞过,天高云淡。

        薛律用肩膀撞了他一下,“这么多年了,你咋还是这么闷葫芦呢。”

        薛征轻叹一声,“累。”

        薛律将膝盖弯起,朝后蹭了蹭,坐得更稳些,“你那大总管不挺得力的嘛,该放手就得放手给他啊。学学我!”

        薛征微微诧异,转头看着皇兄,“皇兄信得过他。”

        薛律大咧咧地道:“南朝皇帝杀了他的全家,咱们收留了他,还给了他富贵荣华,有什么不放心的。”

        薛征笑着拱手,“皇兄这胸襟确实是常人难及。”

        “你就别拍马屁了,别看你修为冠绝北渊,在拍马屁这项功夫上,你在这长生城里,估计得倒着数。”

        薛征笑着道:“可能还是要比皇兄好点。”

        薛律一愣,旋即跟薛征一起哈哈大笑。

        薛律忽然想起个事儿,“绿柳楼这几天没那么热闹了吧?”

        “嗯,那位已经走了,现在换了个新的。依旧生意不错,不过没了当日火爆。”

        薛律撑着膝头站起身来,“你说他讲得那个大英雄是真的还是假的?”

        薛征也跟着站起,“自然是假的,这历史上从未有过那样的人。”

        薛律皱着眉朝南眺望,转身看着薛征,“那评书上所说的那些景物风情呢?你去过南朝,跟我说说?”

        薛征心底一沉,看着薛律的面孔,他知道自己的皇兄并非外界传言那般草包,相反,完全称得上雄才大略,只是碍于这些年间的天下大势和自己的极力劝阻,对国事了无兴趣,只好纵情声色而已。

        若是一旦被勾起了些兴趣,这天下,可就要乱了啊。

        兵戈一起,再想要和平,就难了,又将有多少骨肉尸骸散落异乡。

        薛征心中暗道,皇兄,对不住了。

        “没有的事,南朝的炎热烦闷,树木丛生,虫蛇鼠蚁横行,山地崎岖坎坷,远不如咱们草原的辽阔浩荡。所以,南人崇尚精巧细致,心思也多深沉绵密,更是不如咱们草原男儿纵马驰骋,引弓呼啸的豪情壮志。”

        薛律听得连连点头,“原来是这样。”

        他哈哈一笑,“看来这说书先生果然信不得。”

        薛征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那四位,从来不是什么好心人。”

        “哦,对了,小镇那边你是怎么安排的?按你这么说,他的日子可不是很舒坦啊。”薛律终于想起,自己在南朝还扔着一个儿子。

        提起薛镇,薛征的脸上有了些笑意,“如今才一年,约莫还是要待上三年左右再让他回来吧。”

        薛律叹了口气,“这孩子,从小跟我不亲,倒是跟你玩得来。他母妃也死得早,我还是该多关心关心的。”

        薛征沉默,这些话他可不好接。

        黯淡神色一闪而逝,薛律重新抖擞精神,“前些日子南朝皇帝给我发了封国书,按照惯例,雾隐大会要开始了,我们的人也可以动身出发了。届时就让雁惊寒领队吧,他也熟悉情况,顺便帮我看看小镇。”

        薛征点头应下,跟着薛律的步子,慢慢散步回去。

        回了皇宫,薛律站在宫内的高台上,视线从脚下的长生城蔓延出去,眺望着遥不可知的南面河山,眯起双眼。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裴行言,你所见所闻,可有这些。”

        “禀渊皇,确有。”

        薛律微不可查地一声轻叹。

        ----------------------------------------------

        灌城军大营,此刻许多军士正围成一圈,满脸兴奋地看着圈子中对峙的两人,议论纷纷。

        “你说这小子也真是横啊,刚来军营两天,就惹下这么多事!”

        “那可不,不服管教!谁不是这么过来的,一个新兵还要上天不成!不过我看啊,也到头了,这下蒙崇山亲自出手可有得他受的。”

        “我可听说这小子是直接塞进来的,不会有什么背景吧?”

        “放屁,背景?现在又不打仗又没军功抢,哪个有背景的吃饱了撑的来当兵?”

        “也是哈!快看开始了!”

        原本对峙的两人,一个人高马大,五大三粗的汉子,和一个正常身材的少年不约而同地动了。

        大汉猛地一步踏出,激起一阵尘土,硕大的拳头捏紧,朝着少年的头顶砸下。

        看着这大汉壮硕的样子,谁知出手却没有一点笨拙之感,反倒隐隐有风雷之声。

        谁知这少年动作更快,脚下一动,在刹那间侧身让过拳头,身子一弓,不退反进,直接撞进了大汉的怀中,来了一记贴靠。

        大汉嘴角狞笑,身子挨了这一撞只是微微后退,双臂立马朝着胸前一拢,就要将这少年搂在胸口。

        少年忽然身子一矮,双膝屈起一弹,居然从大汉的两腿中间滑过,一脚踹在大汉的背上。

        大汉被踹了一个趔趄,猛地转身,少年又已经冲了过来,凌空跃起,照着大汉的头顶就是一肘。

        大汉也不慌乱,左手一架,右手一拍,将在空中无处借力的少年拍飞出去。

        少年稳稳落地,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两人又斗在一块。

        围观的人群外,两个身影缓缓走来,一个身着甲胄的中年男子,国字脸,神态威严,龙行虎步,身后跟着一个稍微年轻些许的男子,同样穿着甲胄在身。

        正是灌城军都尉黄大兴和副都尉言解。

        当二人走近,身旁的人这才发现,大惊失色就要行礼,黄大兴伸手一按。

        人群无声让开道路,黄大兴看着酣斗的二人,低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言解笑了笑,“这少年进营之后,对军中一些惯例可能有些意见,并不服气,所以就跟一些老人起了争端。不过到蒙崇山这儿,就到头了。”

        他说的到头,并不像之前其余人所说那般,觉得少年打不过蒙崇山,而是指到了蒙崇山这儿之后,就不再是私下解决得了的了,需要他们介入了。

        黄大兴伸手摩挲着下巴,“你觉得他能打过蒙崇山吗?”

        “悬,蒙崇山稳居我灌城军中第一勇士已经有几年了,也正值壮年巅峰,少年虽然看起来也有些不俗武技在身,可还是难以击败蒙崇山。”言解叹了口气,“毕竟不是修行者啊。”

        黄大兴眼底也有些黯然,“是啊,毕竟不是修行者啊。”

        如今的军中,早没了修行者的踪影,那些愿意参军的修行者,不论是谱牒修士还是野修,都被朝廷统一收编,统一成军,陛下亲领,临到战事才可能被派到各处军中。

        虽然按照传言,上千精兵可抵一位高阶修行者,看似也还有的打。

        但这里面残忍的真相就是,自己手下的儿郎们,便是那填命的炮灰啊。

        可这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一张张鲜活的面孔,作为他们的头,自己又如何忍心。

        深吸一口气,黄大兴缓缓按下心中的情绪,眯起眼,开始凝神细看。

        当喧嚣的尘土缓缓散去,少年和大汉依旧相对而站。

        黄大兴和言解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有些许震惊之色。

        而其余的观众更多还处在疑惑中。

        人高马大的蒙崇山朝着少年一抱拳,瓮声瓮气地道:“我输了。”

        说完便转身离去。

        围观众人看向少年的眼光已经隐隐有了些畏惧,然后也在惊讶中散去,。

        少年甩了甩酸疼的手,感受着腿、背的疼痛,一屁股坐在地上,龇牙咧嘴。

        心道:白衣剑仙的丹药真是厉害,不枉我受那一场大罪。

        一个声音在头顶响起,“你叫温凉?”

        少年头也不抬,“有事?”

        “呵呵,聊聊?”

        温凉这才抬头一看,“你谁啊?”

        说话的黄大兴对着身旁的言解苦笑一声,然后对着温凉道:“我叫黄大兴。”

        --------------------------------------------

        “吱呀”一声,房门开了,裴镇和符天启猛地弹起,看向房门处。

        云落和孙大运神采奕奕地走了出来。

        不等裴镇和符天启说话,云落直接对符天启道:“天启,我俩去城里逛逛。”

        说完就拉着欲言又止的符天启,不由分说地走掉。

        剩下孙大运和裴镇,四目相对。

        裴镇挠着头,满心尴尬,“那个,那啥,大运兄弟......”

        孙大运一把搂着裴镇的肩膀,“请我喝酒?”

        裴镇眼睛一亮,“得嘞!”

        几间房内,几张脸上,都在缓缓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