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唯有拔剑!

第一百四十八章 唯有拔剑!

        林间的风,极其轻微。

        若不是那片树叶坠落之际的摇摆,或许不会有人注意它的存在。

        就如这柄突兀出现的长剑,若非它骤然出现在云落的眼前,谁会注意到握住长剑那位几乎与这片密林融为一体的刺客。

        云落的瞳孔猛缩,一点剑尖却在急速放大。

        直到剑尖堪堪要戳进自己的眉心时,云落似乎才从那种异样的心境之中脱身出来,可是,为时已晚,避无可避!

        忽然,他福至心灵地抬起两个手掌,掌心相对,用力一合!

        手掌上金光闪现,一阵金石之音响起,终于在剑尖上凝聚的真元刚刚戳破自己眉心的一点皮肉时,死死夹住了剑身!

        直到此刻,孙大运的一声惊呼才从耳边响起,“小心!”

        他两腿在青石上用力一蹬,朝着握剑的刺客扑去。

        刺客双手用劲,想要将剑尖再刺入分毫,却被云落死死夹住。

        进不成,那就退!

        他再次运劲想抽出长剑,再次失败。

        看着身侧扑过来的圆脸少年,他恨恨望了云落一眼,撒开握剑的手,飘然远去。

        望着那道身影远去,喊住想要追击的孙大运,云落如释重负地将夹住剑的手放开,长剑哐当一声落在青石之上,长出一口气。

        异变突生!

        面朝云落的孙大运将云落猛然一推,一柄长剑瞬间在他腹部刺出一阵火花,那名刺客轻咦了一声,再一用劲,长剑终于没入他的身体。

        云落这才茫然地抬起头来,瞧见眼前的一幕,目眦欲裂!

        刺客眼见不妙,就要拔剑离去。

        孙大运有样学样,双手上涌起金光,瞬间握住剑身。

        但他的修为毕竟没有云落高,被那名刺客直接倒拖出去,他依旧不肯放手!

        瞧见急速冲来的云落,刺客恨恨撒手,一脚踹在孙大运胸口,借势一蹬,同样远去。

        云落冲过去,一把抱起孙大运,“怎么样?没事吧?”

        孙大运拔出长剑,捂着肚子,虚弱地笑着,“妈的,这剑上有毒。”

        说完,脖子一歪,晕了过去。

        云落抱着他,将两把长剑捡起,朝着陆家在云梦泽的据点跑去。

        飞快的步伐,坚毅的神情,云落再无半分似刚才一般的孤独、茫然和迟疑。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回孙大运,然后查出这帮刺客的来路,血债血偿!

        径直冲入院子,刚得了下人通报的陆绩已经到了院中迎接,见状也没有多言,直接将人送入房间。

        陆绩看着嘴唇微微有些发紫的孙大运,一边查看他的情况,一边对焦急站在一旁的云落说道:“说说情况。”

        云落将情况三言两语讲了,同时取出两把长剑,陆绩接过仔细看了看,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真的是毒药。”

        云落惊讶道:“都是毒药了还好?”

        陆绩伸出手,按在孙大运的腹部伤口,问天境巅峰的真元从伤口中涌入,笑了笑,“通常意义上,毒药对修行者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天地元气是可以将一切毒药逼出身体的。”

        “那为什么还有人要用毒呢?”陆绩的话让云落很是疑惑。

        “虽然不能毒死人,但在对决之中,毒药总是可以起一些作用的,迟缓、混乱、迷离,各种对战斗不利的状况都是施毒者想要的效果。”陆绩的手静止不动,仿佛在帮孙大运止血一般。

        云落释然地点点头,“这么说,如果不用管他,他也能自动醒来?”

        陆绩笑着摇头,“在医家有个说法,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废话,这点毒自然毒不死我,或许也毒不死你,但可以毒死他。没有结成金丹之前,本质上你们还是凡人之躯,需要主动去跟天地索要元气转化为真元,但若是毒性已经让你失去了意识,你又怎么自行解毒?”

        陆绩没说的话云落也知道,结成金丹之后,金丹自行运转,调息、吐纳都可以随时进行,那自然毒性会被渐渐驱逐出去。

        说完,陆绩就站起身来,将孙大运体内的一股黑血吸起,然后甩入早命人备好的铜盆之中。

        他拍拍云落的肩膀,“好好缓缓,他底子不错,又去过化龙池,估计一会儿就能醒。”

        云落恭敬地鞠了一躬,由衷道:“谢谢二叔。”

        陆绩一愣,随即笑着走了出去。

        云落走到床边,看着孙大运渐渐恢复了血色的嘴唇,和渐渐舒展开的眉头,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落。

        他在床边坐下,将头深深地埋进臂弯,“都怪我,居然在那儿想那些有的没的,害得你遭此大罪,我真该死!”

        “有你这样的好兄弟一起,我有什么好怕的,有什么好担心的!孤独个屁,烦恼个屁啊!”

        “我真的没想到那会儿居然会有刺客,这也是我第一次遇到刺客,我跟你说,其实我自己也当过刺客,我杀的第三个人就是刺杀的。”

        “幸好你没事,我完全不敢想象,如果你真的有事,我能怎么办!”

        “咳咳,我说你这前言不搭后语的,什么毛病?”一句戏谑的话语突然响起。

        云落猛然抬头,挂着泪珠的脸上写满了惊喜,映入眼帘的,是孙大运带着虚弱的笑容。

        一刻钟之中,云落悄悄来到那处曾经和孙大运一起远眺过云梦大泽的平台处。

        早早等在那里的陆绩,转过身,“又睡下了?”

        “嗯,吃了点东西,让他歇会儿。”云落来到陆绩的身旁,和他一起眺望着云梦大泽。

        “不是我。”陆绩轻轻开口。

        “我知道。”

        “我也看不出来是谁。”

        “我会把他们找出来的。”

        “你有点恐惧。”

        “因为我不想死。”

        “雾隐大会,其实就是这些人的舞台,刺客的盛会。”

        “你的意思是这些天我最好一直躲在你的庇护下?”

        “你实在是太聪明了。”

        “不,我不聪明,比如等他伤一好我就会离开。”

        “还是信不过我?”

        云落笑着摇摇头,“当然信得过,我还要请二叔帮我一个忙。”

        “你说。”

        “麻烦你找人帮我宣告出去,我接下时圣这一战,地点就在巴丘城,时间二十天之后。”

        “不跟国相和白衣剑仙商量商量?”

        “我相信他们会支持我。”

        “那你更应该跟我一起。”

        “我从来不知道依赖是什么感觉,习惯了。”

        陆绩这才想起这是一个在襁褓中就已经父母双亡的孤儿,看着他温暖的笑容,鼻头忽然有点发酸。

        “好,我这就命人去办。”

        “谢谢二叔。”

        陆绩叹了口气,留他独自一人在这儿望着八百里云梦大泽,浩瀚无垠。

        云落悄然握紧双拳,没得躲,不用躲。

        当自己稍有怯懦,便是身边人遭殃。

        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一步自己可以退让的空间。

        那就来吧,来战!

        少年意气少年游,凶途险道可曾愁!

        人生亦是一场漫长艰难的战斗,为了理想,为了希望,我们能做的,唯有,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