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蝼蚁性命如草芥

第一百六十八章 蝼蚁性命如草芥

        “我叫秦明月。”

        坐在这儿吃鱼粉的众人大多是寻常市井小民,或者是来围观崔雉娇颜的闲汉,对这个名字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觉得有点想笑。

        一个大老爷们,取这么个娘里娘气的名字。

        可对于以裴镇为首的几位少年而言,这个名字,却正是这些日子了沉甸甸地压在他们心头的阴影。

        十天后的雾隐大会上,云落就将与此人分别代表六族与朝廷,来一场关系重大的较量。

        虽然谁也没明说,但众人都清楚,比跟时圣的战斗,这或许是一场更像生死之战的较量。

        陆用此刻很是纠结。

        第一反应肯定是赶紧回去找曹先生报信,求助,可是在这会儿走了,会不会有临阵脱逃之嫌,继而让崔家大小姐及众人心生不满?

        算了,还是先去搬救兵的好,至于旁的,事后再解释吧。

        悄悄转身,朝陆家宅院溜走。

        陆用的动静自然被秦明月瞧在眼里,他并未阻拦,反而嘴角微笑,就怕你不去。

        最前方,裴镇混不吝地瘪了瘪嘴,“秦明月?谁啊?不认识。”

        符天启握在袖中的手食指微动,一旦有变,一些符箓可以瞬间出手。

        崔雉也悄悄握住了爷爷之前赏赐给自己的那件防御法宝,可以抵挡知命境以下修士的攻击,虽然秦明月已经是知命境了,好歹能支撑一会儿吧。

        孙大运身上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但这当中最淡定的就是他了,有人与自己一起同生同死,对于向来孤独的野修而言,已经是件值得开心的事了

        裴镇的底气在于手上的手串,别说秦明月了,就是秦璃来了,他也不惧,只是愿不愿意那么做而已。

        剑拔弩张之际,掌柜童福自然也瞧出了异样,他哆嗦着站了出来,对秦明月陪笑拱手道:“这位公子,那边我给您腾了一张空桌,您坐那边如何?”

        秦明月森寒地望了他一眼,挥手就是一记耳光,“聒噪!”

        附上真元的一击,将童福抽飞出去,猛烈地撞击在灶台的边缘,挨了一击的右脸碎成稀烂,登时便没了气息!

        夜以继日,夙兴夜寐,只为了一个安稳日子的童福,在刚瞧见一点曙光的时候,连生命都被人无情践踏。

        这便是这个世道蝼蚁的可悲之处。

        “杀人啦!”

        店里那些原本还在看热闹的食客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呼,登时四下奔走,如鸟兽散。

        童福那位普普通通的婆娘哀嚎一声,冲了过去,不顾那些红白相间的液体,只紧紧将自家汉子拥在怀中,那是她心中的天,是她余生的依靠。

        如今,却都化作一具渐渐失去温度的躯体。

        他和她曾经一起不辞辛劳,哪怕最忙最累,彼此一个会心的笑脸都能又激起一阵气力。

        他们共同憧憬着,有没有可能将这个小宅子弄成一个大宅子,给儿子娶上一个漂亮媳妇,虽然比不上自己,好歹也还要看得过去。

        然后啊,他们就可以歇一歇了,将铺子交给儿子媳妇,老两口每天就乐呵呵的颐养天年,也能够学着那大户人家,去逗逗鸟儿,养养花,过点神仙日子。

        这一切,都在那一掌之下化作了虚无。

        妇人原本善良本分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一种叫做怨毒的情绪,扭头看着秦明月,“我咒你不得好死!”

        秦明月置若罔闻,踩死一只蚂蚁,连脚都不会硌一下的。

        他只是笑看着眼前瞬间义愤填膺的四个少年,“怎么?不服?来干我啊!”

        裴镇吐了口唾沫,三把长剑应声出鞘,四道人影朝着曹夜来围攻而去!

        陆家院中,曹夜来感慨一声,“如果时圣没有爽约,这会儿你们应该已经开打了。”

        云落搓着脸,“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说不定就是怕了呢?”曹夜来笑了笑。

        云落摇着头,“按我对他的了解,不会。他这个人,极其骄傲自负,应该不至于临阵脱逃。”

        正说话间,一个身影撞入院中。

        当闯入小院,看见两个依旧端坐的身影时,谢天谢地,没有出去。

        “曹......秦明月......鱼粉......”他撑着膝盖,垂着头上气不接下气地道。

        虽然断断续续,但这几个词足以让曹夜来和云落明白意思。

        等陆用抬起头来,眼前已经失去了二人踪迹,他一把抓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猛灌了几口。

        顺过了气,又摇着头,鼓起劲儿,朝着鱼粉店撒腿飞奔过去。

        鱼粉店里,桌椅碎裂,地上凌乱地躺着几个少年。

        秦明月轻轻捏着手,傲然站在场中,“怎么?西岭剑宗的高徒就这么点能耐?”

        崔雉靠着墙,孙大运和符天启吐着血躺在地上,胸前都是两个硕大的脚印。

        他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靠在一根柱子上,勉强半坐的裴镇,一脚踏出踩在他的胸口,“你那叔父不是也挺厉害吗?怎么没教你点本事,还是这么废物?”

        裴镇擦了一把嘴角涌出的血迹,神意境和知命境的巨大差距,让他们即使四人围攻,也没能讨得多少好,反而被秦明月轻松击退。

        崔雉受伤最轻,秦明月刻意手下留情了。

        但这恰恰是让裴镇觉得最憋屈的。

        他右手悄悄按住左手腕上的手串,就要有所行动。

        原本噙着笑意的秦明月瞬间心声警兆,汗毛倒竖,就要朝后退去。

        一只手比他更快,狠狠一巴掌将他抽得倒飞出去。

        曹夜来的黑衣身影护在裴镇身前,“秦璃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没教你点本事,还是这么废物?”

        秦明月站起身来,曹夜来的那一巴掌羞辱的意味大过伤害,他死死盯着曹夜来,“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曹夜来压根不理他,而是望着一个隐匿在围观人群中的灰衣身影,“你要是敢出手,我会立刻杀了他。”

        被秦明月称作黎叔的灰衣仆从叹息着从人群中走出,神色恭谨,“小儿辈的事,就让小儿辈自己处置如何?”

        曹夜来笑了笑,“真够不要脸的。不过我这一巴掌气也出了,无所谓。”

        说完还真就挑了根凳子坐下。

        云落走入店中,将四人一一扶在凳子上坐下。

        秦明月不再嚣张,只是走过去,望着眼前的青衫,“还以为你不敢来。”

        云落没有理他,只是当看见童福的尸首时,连忙走过去,摸了摸脉搏,转头满脸的难以置信,声音都有些颤抖,“你干的?”

        秦明月眉头微皱。

        “为什么?他哪儿招你了?”云落的神情中满是愤怒。

        “至于吗?你亲戚?”秦明月根本不理解云落的愤怒从何而来。

        云落的胸膛剧烈起伏。

        那晚和曹大哥一起,在这家店的后院,第一次遇到了童福,夜已经很深了,万籁俱寂,他正和妻子一起忙碌着明天的食材,夫妇二人偶尔对视一眼,辛劳,疲惫,同时快乐着;

        后来白天见到的童福,顶着通红的双眼,疲惫的神色,依然笑脸相迎八方客,亲力亲为地为自己这几人煮粉,恭敬中带着卑微。

        为了什么?无非就是为了在这世间有一片安身之地,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可如今,不仅被无情击碎,那个践踏过他梦想乃至于生命的人,甚至都不明白,这有什么?

        若是自己没有来这儿,兴许这一辈子,童福小心翼翼,或许还能平安到老?

        那天自己幻想的某个时空的自己,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宿命?

        想到这儿,云落再难抑制,山河长剑握在手中,沉声道:“秦明月!拔剑!”

        “云落!”

        “不要!”

        “兄弟!”

        裴镇、崔雉、孙大运异口同声地阻止道。

        秦明月满是疑惑,不过云落的反应却正中他的下怀,此番出来,他本就是想要一试云落的深浅。

        他哈哈一笑,笑容玩味,“云公子,本来你今日的对手应该是时圣,既然那时圣胆小如鼠,怯懦避战,就由我秦明月领教一下云公子大才,日后对战那位凌荀凌公子,说不定也能有所借鉴。不过我不是剑修,也不用剑。”

        说完他迈出一步,身子微沉,左手负后,右手前伸,掌心朝上,潇洒道:“请。”

        四周响起一阵惊呼,这些人如今才知道,这个天天来吃鱼粉的少年,竟然就是那位曾经被朝廷通缉的云落。

        怪不得有些眼熟。

        曹夜来眯起眼,方才慌乱未及细想,此刻仔细复盘,似乎有种中计了的感觉。

        围观的人群中,不乏为了云落和时圣一战提前来到巴丘的修行者,此刻俱是眼神炙热地看着场中,没曾想,云落和时圣一战告吹,却能看到云落和秦明月一战,也是不虚此行了啊!

        大战一触即发。

        远处却骤然响起一阵十分急促的马蹄声,一个声音高喊着,“云落,你的对手是我!”

        正卖力奔跑的陆用赶紧侧身一让,马蹄掠过,抬眼望去,只见得一抹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