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千年恨解龙语咒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千年恨解龙语咒

        龙吟方泽,虎啸山丘。

        当一声带着愤怒的高亢龙吟忽然在云落神魂之上炸响,罡风阵阵,吓得云落一个激灵时。

        瞧见清澈的池水中,终于开始出现黑影,云落也有了动静之后,围观的四位长老终于放下了一点心。

        总算还有些事情一如往常。

        对许多人尤其是身居高位之人而言,喜欢那些习以为常的事,习以为常的人,并不意味着保守,而是他们很清楚地明白,一如往常,代表着自己熟悉,熟悉就代表着可控。

        那些未知的事,或许会变得更好,或许会变得更坏,但所有的改变都意味着另一件事,那就是失控。

        对风险的认识和把控,或许才是世间所谓“胜利者从不赌博”的真谛所在。

        就如同这四位在此坐镇的长老一般,当化龙池中的许多事情变得和他们过往的数十年中反复验证过的不一样时,他们恐慌了。

        高高在上的心态崩塌了,当发现这一切并非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时,对未知的恐惧开始悄无声息地侵蚀着他们。

        直到龙魂出现,云落有了动静,感觉事情终于回到了正轨时,他们才不自知地长出一口浊气。

        亲眼目睹了云落体魄的强大之后,他们开始自然而然又不怀好意地看衰云落接下来的遭遇。

        似乎都能瞧见一个强盛的体魄之下,孱弱的魂灵,在龙吟声中飘摇不定,随时有魂火熄灭之危。

        可惜,他们瞧不见,这声龙吟之声,带着罡风呼啸过云落的神魂时,如遇山岗,只能刮下些零星碎石。

        云落这才发现,自己眼前的一道游走的黑影,长短粗细如自己手臂一般,长得跟龙骄有些相似,看样子也是一头蛟龙。

        一击无果,这道龙魂仿佛被激怒了,开始招朋引伴。

        云落的眼前忽然出现了好几条游走的虚影,有龙首龟身的、有虎头龙身的、有龙首狮身的、更有有首无身的狰狞怪兽,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云落看得起劲,这一个个的看起来,的确都不像是纯种的祖龙血脉。

        龙首龟身那个就是祖龙跟乌龟所生?

        虎头的那个,莫不是就是与老虎所生?

        那个像是一条鱼的,便是与鱼所生?

        哇,这个身形最小的,怎么瞧着有点像癞蛤蟆啊?

        想起祖龙潇洒俊逸的样貌,再看看眼前,云落不由打了个寒颤,这也太荤素不忌了!

        猛然间,这些大小虚影齐齐开口,汇聚成一声比先前巨大数倍的响亮龙吟,震荡云落的神魂。

        同时,猛烈的罡风此番从四面八方而来,狠狠吹落在云落的神魂之上。

        云落赶紧固守心神,感受着神魂之中的杂质被罡风一点点带离出去,挺好。

        这罡风,他可没少吹,当初姜太虚在那一个月中,就曾经每隔两日,便以剑罡涤荡云落的神魂,要他剑心通明,剑意纯粹。

        所以,此刻的云落才能稍有轻松。

        心念一动间,他想起了那短短十六个字的《御龙诀》,神秘人前面的内容都得到了印证,想来还是值得相信的?

        一不做二不休,云落在心中默念起来。

        一遍诵完,云落只觉有铺天盖地的怨毒与恨意笼罩在自己四周,睁眼一看,映入眼帘的,各色身形上那一张张形貌迥异的脸上,都写着仇恨。

        一个声音,低沉响起,“你怎么会《龙语咒》?”

        云落心中一动,能够与这些龙魂沟通?

        他试着在心中默念,“你是谁?”

        “吾就在你面前,吾乃赑屃。”

        果然,外面的龙魂能够听见他此刻的心声。

        云落赶紧再念一遍《御龙诀》。

        “别念了!一遍就够了。”另一个声音响起,正是那虎头龙身的龙魂。

        当瞧见云落的眼神望去时,它开口道:“吾乃狴犴。”

        云落默默道:“我是个来化龙池中历练的人类修士。这个口诀叫《龙语咒》?”

        “龙语晦涩艰深,外族难以学会,这是上古人类和龙族沟通时的一个法咒,念诵后,可建立心念桥,直接沟通。”狴犴的性子稍微好点,跟云落解释了一句。

        其他虚影就没那么友好了,依旧满面仇恨地怒吼着,刮起罡风。

        赑屃轻轻一甩尾,将最近的一条虚影远远撞开,这才让场中安静下来。

        “你们为何满是怨毒仇恨之情?我有什么能帮助到你们的?”

        既然它们愿意与自己交流,云落也不吝惜结个善缘,既有祖龙的关系,也因为接下来陆师妹要来,能多扫清点障碍是点啊。

        “呵呵,为什么?若是你也如我们这般被骗入化龙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千百年来只能沦为他人增长修为的工具,你不怨毒?”赑屃摇晃着脑袋,看不出一点笑意。

        “骗进来?”云落有些吃惊,他想起信上不是说他们主动进来,实力不足的就死在里面了吗?

        不过后面那句话还是别问的好,免得惹祸上身。

        狴犴淡淡开口,“准确地说,是引诱。”

        云落心中大致想象出了一幅画面,祖龙将化龙池建好,诓骗这些杂裔的后代说此地可提纯血脉,化作真龙,于是这些龙子龙孙兴高采烈地跳了进去,结果被祖龙将魂魄拘禁在里面,千年不得出。

        同时,还不得不为后来的历练者涤荡神魂,能不怨恨嘛。

        可之前感觉祖龙大人不像是这么阴险的人啊?云落有些想不明白。

        “那我能怎么帮你们。”云落神色诚恳。

        狴犴冷笑一声,“帮?怎么帮?能够解开我们拘禁的办法就是毁了这化龙池,但一旦失去这个化龙池作为藏身之地,我们这些魂魄也会瞬间被天地灭杀,那就是真的消亡了,比现在还惨。”

        云落沉默不语,半晌道:“就没别的法子了?”

        “有。”赑屃游到云落面前,眼睛直直盯着云落,“若是父亲大人能够主动解开这个禁制,并且为我们重塑肉身,我们便可得救。”

        云落神色淡然,“你怎么知道的?”

        “我闻到了父亲血液的味道,比这池子里早已稀薄的血液浓厚得多。”赑屃目光灼灼。

        云落叹了口气,“我的确见到了祖龙大人。”

        一瞬间,几乎全部的龙魂都围到了云落的身边。

        从外面看去,那些黑影已经几乎将盘坐的那个青衫少年围了个水泄不通。

        四家长老有些惊讶地调笑道,“也算死得壮烈了。”

        不可能信有人能够被这么多龙魂围攻而安然无恙,眼前似乎已经出现了少年魂火熄灭的情景。

        至于小绩儿说的什么赌战,从大廉朝末年便开始坐镇此地的几位长老,从未将朝廷放在眼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