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化龙池畔有蛟龙

第一百三十二章 化龙池畔有蛟龙

        锦城,国相居住的小院之中,传来了一声茶杯被重重摔碎在地的声音,荀郁气急败坏地站在院中,眼前站着面面相觑不敢动弹的蒋琰和符临。

        文伟默默挥动真元,将这些碎片残渣清理干净。

        “真他n的不要脸,不要脸!”荀郁再无之前的云淡风轻,他甚至指着天上,“你们这些老不死的,处心积虑要对付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羞也不羞?啊?!”

        千里之外,一个一直关注着这边,正在慢慢摇橹的老渔夫抖了抖蓑衣上的水滴,嘴角勾起。

        等他心神微动,传递出一丝心念之后。

        更远的草原上,一个骑着马晃晃悠悠朝南方走去的说书先生拍了拍脸上的尘土,发出一声嗤笑。

        一间不知道位于何方的房中,正在默默写字的中年人手下一顿,一滴墨汁滴落在洁白的纸面上,引得他长长一叹。

        东海之滨,一个浑身剑气缭绕,看不清身形的男子端坐不动,神情亦无动于衷。

        怒气渐渐消散,荀郁瞅了一眼站着的三人,“过来啊,商量商量怎么办啊!”

        三人赶紧围了上去。

        此番四圣挑动时圣出手,挑战云落,釜底抽薪,杨灏自然乐见其成,但国相的计划几乎可以说是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甚至有可能说云落的性命都会受到直接的威胁。

        毕竟时圣不可能再像以前那般托大了。

        一只信鸽扑腾着翅膀稳稳落在小院之中。

        文伟走过去,解下信筒,抽出信纸来,瞬间苦笑。

        在蒋琰和符临疑惑的神情中,他将信纸交给了荀郁。

        “从西岭来的。”

        荀郁打开瞅了一眼,刚刚压抑下来的火气瞬间又扑腾而起,将信纸朝桌上一扔,“把笔墨拿来!”

        蒋琰伸手从桌上捡起,和符临一起看去,“姓荀的,怎么回事?”

        他俩默默对视一眼,怪不得国相会这么生气,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文伟将笔墨放下,在一旁暗叹一声,可以理解啊,因为国相的建议,霍北真带着剑宗四个极其优秀的天才刚刚动身出发,这边就出现了这样的变故,姜太虚不可能不焦虑。

        想归想,三人的目光还是汇聚到了国相正在急速游走的笔锋上。

        “什么怎么回事,老子的外孙我还能不上心吗?你问这么多有个屁用,老老实实在你的剑宗待着!咸吃萝卜淡操心!”

        蒋琰揉了揉脸,原来你是这样的国相。

        千里之外的老渔夫嘿嘿一笑,一条鱼儿从水里高高跃起,他提起鱼篓正好接住,那条精力旺盛的鱼儿在篓中使劲扑腾,终归无济于事。

        -------------------------------------

        当整座天下都在为了两组对战震动时,身兼云落和凌荀两大身份的少年正站在一处洞府外,望着眼前的碧波万顷,水光粼粼。

        他也看过海,当日在扶胥镇,见识过大海的激荡和汹涌澎湃。

        但此刻望见烟波浩渺的云梦大泽,心中又涌起了别样的观感。

        这里宁静,沉默,静水流深,一望无际。

        但越是宁静沉默就越让人心中涌动着一份神秘和未知。

        无言之中有大恐怖。

        水面上飘荡的云雾,仿若置身在渺渺云端,为这儿取下云梦大泽这个名字的人,真是天才。

        他想着,那条据说有着稀薄的祖龙血脉的蛟龙是藏在这里的哪一片碧波之下?

        神秘的化龙池又隐藏在什么样的不可知之地?

        这片无边大泽之中又有多少山泽野修藏匿,多少巨兽盘踞?

        “想什么呢?”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在想,前路如这烟波茫茫,又如这水下世界般未知,到底该何去何从。”云落的脸上有深深的忧虑。

        孙大运神色严肃,“怎么了这是?临到头了开始琢磨起这个来了,怂了吗?”

        “怂你大爷!逗你玩儿呢!”云落笑了笑,“明天就要进去了你不紧张?”

        “这有什么好紧张的,兄弟我吉人自有天相,定能逢凶化吉!”孙大运胸口一拍,满不在乎。

        不过看着云落一脸戏谑,他很快就绷不住了,举手投降。

        没辙,自己这点底细全给这小子知道了。

        孙大运回想起在路上,云落偷偷将骊珠强塞给自己,又拼命给自己使眼色让自己不许说话,不许拒绝的样子,心中甚是温暖。

        “不过啊,虽然有运气,但是该做的准备得做好了,尤其是这儿。”云落拍着孙大运的肩膀,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孙大运郑重地点了点头,也跟他一起望着脚下的云梦大泽。

        放心,兄弟,既然你能把这么好的机会交给我,我就一定不能辜负了你的义气。

        能多拿一份,就绝不少拿一丝。

        能把这化龙池给丫的搬空了最好!

        “好好记着我给你的十六字真言。”

        云落拍拍他的肩膀,回去打坐休息去了。

        孙大运找了块石头坐下,静静发呆。

        第二天一早,陆绩就带着二人来到了湖边的一处码头。

        同行的长老们都没有出现,也没有随从,只有他们三人。

        孙大运望着空空如也的湖面,诧异道:“陆二爷,船呢?”

        陆绩微微一笑,手心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木船模型。

        “咱们就坐这个?”孙大运有些难以置信。

        陆绩嘿嘿一笑,将小舟朝上一抛。

        只见小舟迎风怒长,瞬间变成了一条可容纳十余人的小船,悬浮在水面上。

        陆绩当先跳了上去,看着二人,“来吧。”

        云落没有丝毫犹豫,也跟着跳了上去。

        陆绩心中暗赞,同时也难免有些遗憾,最初的那丝信任似乎已经荡然无存。

        不过无妨,只要他跟琦儿还有这层关系在,自己跟他的关系其实并无所谓,至少不是仇人不是。

        陆家能好,就行。

        孙大运颤颤巍巍,犹犹豫豫,最终在云落的一声大吼中摔入了小舟之中。

        真是苦了这位从来没下过水,也不会游泳的大运兄了。

        小舟无桨自动,朝着大泽之中缓缓飘去。

        正当孙大运面色惨白地抓着船舷,云落心生疑惑之时,陆绩的解释恰到好处地响起。

        “云梦大泽之中多凶兽,尤其是在大泽深处,那条如今名列天榜第六的蛟龙,传说也在大泽深处的某座湖底宫殿之中。”

        “所以我们必须乘坐这样的特殊符舟,才能往返化龙池,以免遭到凶兽攻击。”

        “此物是我圣水盟先祖合力打造的一件至宝,真仙境界之下,均不能撼动丝毫,所以一会儿你们万勿慌张,只管安坐,若是自己从符舟中跳出去,我可救不了你们。”

        说完,陆绩还瞥了一眼孙大运,这话主要就是说给他听的。

        圆脸小胖子将手指扣得更紧了,我滴妈呀,吓死个人了。

        云落却听出了里面蕴含的信息,“意思是一会儿还会有凶兽来攻击我们?”

        “虽说这化龙池已经基本失去了化龙的功效,但作为祖龙当年的行宫,这帮龙子龙孙惦记得紧呢。”陆绩神色淡然。

        孙大运不得不通过说点话来缓解自己的紧张,“这就跟占了人家祖坟一个道理,有没有用不管,面子上过不去。”

        陆绩哑然失笑,想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云落望向四周,风平浪静,不像是有什么风险的样子。

        “这些畜生狡猾着呢,在它们跃出水面扑向你之前,是绝对不会让你察觉到的。”陆绩似乎对这里还很了解。

        话音刚落,从小舟的旁边骤然升腾出一只巨兽,遮天蔽日,洒落大片阴影。

        云落惊讶地抬头,只见一条巨大的鲶鱼,几如一艘货船那般大小,在空中鱼尾弯起,鱼身成弓状,将鱼尾朝着小舟重重一抽。

        云落也情不自禁地握住了船舷,孙大运更是整个人都快趴在了船上,只有陆绩神色淡然,昂首挺立。

        鱼尾充满力量地抽在小舟上,发出一声轰响。

        孙大运愕然抬头,看着云落同样惊讶地神情,这么神奇的吗?居然连震都没震一下?

        扭头看去,那一尾巨大的鲶鱼倒是被震得倒飞出去好远,无力地摔落在湖面上,溅起漫天水花。

        小舟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依旧坚定地朝前面飘去。

        这会儿孙大运也差不多敢坐起来了,面色松缓许多。

        紧跟着,二人还见识了两三波攻击,这些巨兽一个比一个看着凶猛,但都如陆绩所言,无法撼动小舟分毫。

        孙大运在第二波攻击无功而返之极就敢站起身来了,到后面甚至开启了嘲讽。

        “来啊,小爷在这儿呢,打我啊!”

        “加把劲,再努努力都能成功了,诶,别走啊!”

        当此刻他瞧见远远的水面上,露出一个硕大的头颅时,更是兴高采烈。

        “嘿,过来玩儿啊,小爷我洗干净了等你哦!”

        陆绩沉声喝道:“别说话,他是龙骄。”

        孙大运满不在乎,“龙骄是谁啊!”

        云落一把捂住他的嘴巴,“龙骄就是天榜第六的那条蛟龙!”

        孙大运两腿一软,直接趴在了舱底。

        云落一手扶着他,一边扭过头,望着那颗硕大的龙头上,两个大如灯笼,幽亮深邃的眼睛。

        那双眼睛从小舟看向陆绩,最后跟自己对视着,云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双眼睛从淡漠、怨恨,转为了炙热?

        龙骄蓦然一动,身子腾空而起,通体金色,长如山岳的蛟龙之身扭动,从腹下伸出一只龙爪,按向小舟。

        陆绩神色一变,口中迅速默念一句口诀,小舟瞬间激射而出,堪堪避过了这一爪。

        龙骄犹不死心,身躯快速一扭,右爪再次按下,两根长长的金色龙须猛然伸直,就要将小舟捆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