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终究也只是少年

第一百四十七章 终究也只是少年

        一秒记住,,更新快,免费阅读!

        火神宫,宽敞大气,简约明亮,在红色的妆点下,又能透出一丝庄重肃穆的感觉。

        可惜,这些在祖龙眼中,就只剩下一个评价,乞丐屋。

        祝融瞧见那个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微微摇头的影,就气不打一处来,“老泥鳅,不在你家守着你的金银财宝,妻美妾,跑我这儿来干啥?”

        祖龙抽了抽鼻子,俊美的脸上满是狡黠的笑意,“来喝酒来了!”

        说着就当先朝里面走去。

        祝融无奈地跟着进去。

        老泥鳅既然没有让宫人引自己进来,想必就是有事要谈,自己自然也不会声张。

        正中,祖龙大剌剌地坐着,“把好酒搬出来吧,听说你给那几个不要脸的勒索了好多,总不至于不愿意跟老朋友分享一坛吧?”

        “都喝完了。”祝融面无表。

        祖龙用左手托着自己那张令众生癫狂的脸,望向上首的祝融,满脸幽怨。

        祝融打了个寒颤,“你个死变态,别来恶心我!”

        将一些玩笑的绪微微收敛,祖龙微笑着,“我前两天去了一趟人间。”

        祝融眉毛一挑,“也不知谁这么倒霉,居然得了你的传承。”

        天仙若要亲下凡,必须经天帝准许,传告天庭,就如祝融之前下去接明顺一样,是不可能悄无声息的。

        既然祝融并未听到风声,那就只剩下神念下凡一说了。

        仙人成仙之后,飞升之前,可以在人间留下一些传承,若是后人触动了传承,神念就可以出现在传承空间之中,不被天庭拘束,也被如今的天庭称作另类下凡。

        下凡之后的神念与人间并无接触,只是在独特的传承空间之中,但有个关键就是,能遇到人间修士,了解到一些人间报。

        在某种程度上,对于只靠四圣定期上报人间况的天庭而言,也算是一种补充,所以,天庭对这一块并无监管。

        当初祝融秘境之中的传承本来也可以设置成这种,祝融嫌麻烦,主动斩断了与传承的联系,只留下了一个机械的意志在哪儿,否则,遇上祝融神念,如郑惜朝那般做派,多半会被祝融直接一巴掌拍死,哪儿还能真的取走传承。

        “哟,长本事了,也学会思考了啊。”祖龙调侃道。

        祝融无动于衷,平视前方,“要说就说,不说就滚。”

        “无趣,你这样的人仙人就算是长生不老,又有何乐趣可言。”

        祖龙唉声叹气,瞧着祝融隐隐有点起赶人的意思,终于好好说话了,“我遇到了一个年轻人。”

        祝融扭头望着他。

        祖龙心里焦急,快啊,快问我啊,我好逗逗你啊。

        “你说不说?”祝融眉头皱起。

        哎,算了。

        也怪我,脑子秀逗了,居然想着跟这个

        木头逗着玩。

        祖龙真正将所有玩世不恭的绪收起,开始进入今天的正题。

        “少年的名字叫云落。”

        “哦。”祝融点了点头。

        祖龙微微惊讶,“你这是什么反应?”

        “那我该什么反应?”

        祝融其实在祖龙刚说下了凡就猜到了,要么是拿了自己仙格的云落,要么是取了自己传承的那个少年。

        他只是在用他的方式,调戏着祖龙。

        祖龙歪着脑袋,“你是不是将南海水神的仙格给了他?”

        “是啊。”祝融答应得很干脆。

        祖龙眼珠子一转,好你个红毛,居然敢逗我!

        索也不说话,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

        祝融可不愿意这货在自己这儿多待,“起来!干嘛呢!说说你那传承的事。”

        “好好说话?”祖龙眼睛都没睁开。

        “嗯,好好说话。”祝融赶紧应道。

        祖龙这才直起子,“本来差点把他给捏死,还好感应到了仙格,后面就把传承给了他了。”

        祝融轻敲着桌面,“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祖龙呵呵一笑,“你不也是一样?”

        “我那是顺手而为,没什么别的。”祝融轻摇着头。

        “咱们谁不知道谁啊,装啥啊装!”说到这儿,祖龙也有点怀念,“没点心眼的早给弄死求了,何至于如今只剩下十二个了。”

        祝融沉默着。

        祖龙笑了笑,不去想那些往事了,老子还年轻着呢,“你愿意把仙格给他,是不是因为他的世?”

        “世?什么世?”

        祖龙惊讶地挑眉,他自然能看出祝融的疑惑是真是假,“你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是景玉衡的传承弟子,其余一概不知。”祝融缓缓道:“而且我给他仙格,更多是因为明顺的关系。”

        祖龙哈哈一笑,“要不说我俩谈得来呢,都是痴人啊!”

        “滚!”祝融很直接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开什么玩笑,你这条老**也配谈?

        “只有过一个就叫专一吗?”祖龙潇洒一笑,“我不过是在苦苦找寻那个我心目中一直慕的姑娘罢了,可惜啊可惜,寻遍天下,都找不到。”

        “你还能再恶心点吗?”祝融毫不客气。

        纹着金边的大袖一挥,祖龙正色道:“他的父亲,就是凌青云!”

        “凌青云?”祝融一愣,“就是那个差点一统人间的剑修?”

        “当年凌青云想做一件大事,可惜功败垂成,自己死道消不说,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庞大势力也瞬间烟消云散。可如今这小子如果能成长起来,那些曾经与凌青云有着共同理想的人,或许又会聚集到他的边,卷土重来。”祖龙缓缓说着自己这两天的一些思考。

        “可这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祝融看似粗豪的外表下,藏着深沉的谨慎。

        祖龙并不计较祝融的装傻,相反,他还感到很开心,这样的盟友才是值得相信的盟友。

        他主动来,就预料到了这样的况。

        他望着祝融威猛霸气的样貌,“火神大人,你不会也还以为天庭就永远是这样的天庭,人间还会永远是那样一个人间吧?”

        祝融呼出一口浊气,双目一凝,“那么,你觉得那个少年如何?”

        “我觉得可以。”祖龙直截了当地说了结论。

        “那我们可以聊聊。”到了这会儿,祝融才终于松了口。

        “等一下。”祖龙忽然伸出手,在祝融诧异地目光中,他笑着道:“先把酒拿来。”

        祝融哭笑不得地从后的暗格里取出刚藏好的那坛子酒,扔给祖龙,“贪婪、好色、好酒,敢要你这样的盟友,也真是我心大。”

        祖龙拍开泥封,直接就着坛子猛灌一口,发出一声惬意的shenyin,然后笑着道:“那是你不懂生活。”

        红发、金袍,火神、祖龙,就这样悄悄地交谈着,声音越来越低沉,神越来越严肃。

        云落的声音也越来越低,神也越来越严肃。

        他拒绝了陆绩提供的马车,跟孙大运一起悄悄踏上了前往巴丘城的路途。

        等走出好远,他才终于敢和孙大运聊上些化龙池中的况。

        结果没想到孙大运居然对后面的事完全不记得了,一问三不知。

        自从知道了四圣之事后,云落也不敢大意,干脆隐去了和赑屃、狴犴等龙魂交流的况。

        说完了化龙池,话题不可避免地就转到了临走时的那条报上。

        孙大运是听过时圣的大名的。

        灵敏的耳朵,机警的眼神,抹了蜜的嘴巴,抹了油的脚板。

        这是孙大运心中,野修的自我修养。

        所以,他没少用自己的耳朵听见时圣的大名。

        所以,他很担心云落的选择。

        在一个月后,一个知命境的秦明月在雾隐谷等着他,如今又来了个时圣要跟他生死决斗。

        孙大运觉得自己当个小喽啰好的,像云落这种“大人物”的子,自己可承受不起。

        云落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跟孙大运解释,一边走着,一边分析。

        然后声音渐渐低沉,神愈发严肃。

        很显然,杨灏不想再等了。

        不想给自己三年的时间成长到足够给他造成麻烦的地步,当然,杨灏也不知道自己三年后仗剑上天京的打算。

        同样显然的是,四圣也亮出了爪牙。

        这是不是又意味着一件更糟糕的事,就是朝廷和四圣

        已经勾结在一起了?

        云落想得烦闷,不顾孙大运的拒绝,拉着他来到路旁的树林中坐会儿。

        寻了一块大青石,孙大运叹着气用真元一挥,将石头擦拭干净,两人一股坐下。

        树木丛生的林间,清凉得甚至有些微寒;

        幽暗的光线,和影影绰绰的树影很自然地营造出了些适合绪疯长蔓延的气氛。

        云落茫然四顾,重压重重,生死关卡,只有一个孙大运陪在侧。

        一种几乎从未出现在他心间的孤独感瞬间涌起,将他淹没。

        他抬头望着天空,浓荫蔽,只能从树枝树叶的缝隙中瞅见一点点亮色。

        即使在树木之上,又还有着云层,将阳光遮蔽。

        我心向阳,困不得出。

        四顾皆敌,末路途穷。

        孤独的同时,一些无力和挫败,似乎要在心底的土壤上悄悄萌芽。

        一片叶子悄悄从树上掉落,在极其细微的风中,不由己地打着旋儿,无力地朝着大地的怀抱落去。

        云落呆呆地看着那片树叶,看着它从高高的枝头,缓慢而坚定地落到自己的眼前。

        然后骤然被震得粉碎,一柄不知从何出现的长剑悄无声息地直直刺向自己的面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