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紫衣入京,书院开山

第一百二十一章 紫衣入京,书院开山

        院中院,烈日炎炎,一片肃杀。

        隐藏在树枝之中刚刚消停一会儿的知了似乎也被这气氛感染,惊起一阵刺耳的喧嚣。

        两腿战战的孙大运,目光却死死地硬扛着来自陆绩轻描淡写的压迫。

        看着这个圆脸少年的样子,陆绩突然一笑,“算个爷们儿,去给他清洗吧。”

        转身就朝外走去,临跨出门前,他扭头道:“不想死,就不要闹,等云落醒过来再说。”

        本已抱着必死之心的孙大运呆呆地站着,这就完了?

        这陆家二长老是良心发现了吗?

        他使劲摇了摇头,重新打了清水,去给云落擦拭身体。

        不知换了多少盆血水,才终于擦拭干净。

        云落的身上几乎就没多少完好的地方,尤其是手和脚受伤尤其严重。

        看得孙大运嘴角不停抽搐,眼泪吧嗒吧嗒地朝下掉。

        等他将布巾水盆放好,再回来时,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云落的身上,一些浅一点的伤口竟然已经开始缓缓结痂!

        欣喜过后,孙大运在床边坐下,口中不停嘟囔着,变态!真变态!

        ----------------------

        石鼓山巅,有树有花,有道观,有茅庐。

        道观中,李稚川早已缓缓起身,走到门口,看着那个穿着件破旧却干净整洁的儒衫,安步缓行的老头,笑着道:“都不舍得换件新衣服?”

        “都是糟老头子,穷讲究干啥。”老头对李稚川没多少尊敬,瘪了瘪嘴。

        李稚川扭头看着自己师弟,“不用我介绍了吧?”

        老观主打个稽首,“张曼青见过庄教主。”

        老头正是儒教当代教主,天榜第七的庄晋莒。

        庄晋莒回以儒教大礼,“日后还要多叨扰老观主了。”

        一丝疑惑之色出现在寻真观老观主张曼青的脸上,有什么好叨扰的?

        但总不能在这儿问啊,于是拂尘一领,“庄教主言重了,咱们进去说。”

        走进观中,依旧是在刚才的那颗古树桌下。

        李稚川挥手布下一个结界,隔断一切的动静。

        看着庄晋莒疑惑的神情,李稚川摊摊手,“聊胜于无嘛。”

        庄晋莒哈哈一笑,张曼青也无奈摇头。

        庄晋莒突然抬头望天,云淡风轻地道:“几位圣人,猜猜我们将要聊点什么?”

        笑意盈盈的李稚川,伸出手指,虚点着他,“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狂?拿下一个衡阳城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庄晋莒大袖一甩,开始跟二人以心声交流。

        在一条不知名的小河边上,摇晃着一艘渔船。

        一个老渔夫手里拿着个酒壶,身旁放着个鱼篓,正翘着腿靠坐在舱壁小憩。

        他忽然冷哼一声,“不知天高地厚。”

        随着心念微动,他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其余三位,四人开始共同推演接下来的情况。

        过了许久,他悠悠起身,摇着橹,渔船带着他缓缓朝着家里游去。

        小渔船晃晃悠悠地靠了岸,喝得有些微醺的老渔夫从渔船上下来,两鬓斑白,所幸常年劳作,身子骨还算康健。

        他戴起斗笠,左手提着鱼篓,右手拿着酒壶,朝岸边的小茅屋走去。

        小舟横卧,斗笠低垂。

        茅屋之中,快步走出一个年轻人,赶紧两手接过鱼篓和酒壶。

        老渔夫进了门,坐在一把木头椅子上,抬起眼皮,“给你的书看得怎么样了?”

        年轻人连忙点头,“今日进展甚快。”

        老渔夫打了个哈欠,“你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自己努力吧。”

        说完这句,竟是直接沉沉睡去。

        年轻人赶紧从床上取过一张薄毯,盖在老渔夫的身上,然后继续看书去了。

        他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双眼,暗自道,袁无忌,不要忘了袁家的血海深仇!

        又重新振作出许多精力,翻动着面前的书本。

        寻真观中的密谈也终于结束,二人送走庄晋莒,来到观中的观景台,望着山下的三江交汇,碧水涛涛,壮阔恢弘,气象万千。

        李稚川看着师弟,笑着问道:“何如?”

        张曼青无奈点点头,将齐紫衣唤了出来。

        齐紫衣正沉浸在一种柳暗花明的喜悦中,李稚川短短几句话,为他推开了一扇从未想过的大门。

        就在刚才短短的时间中,他就已经设想了无数种光明的未来,那些足以实现他一直以来心愿的未来。

        而李稚川最后提到的那句“别开生面”,更是让他每每想到,呼吸都有些停滞。

        不过当他出现在李稚川和张曼青面前时,那些激动和兴奋都被隐藏得极好,神态又已经变得十分谦恭。

        李稚川依旧看着山下汇流的三江,淡淡开口,“想好了吗?”

        齐紫衣望了一眼师尊,张曼青转开头去,齐紫衣便坚定答复,“紫衣愿赴天京城!”

        张曼青暗叹一声,不再言语。

        李稚川转头,盯着齐紫衣年轻的脸,“你籍籍无名,贸然去往天京城,如何打开局面?”

        “先出名,再养望,而后造势,继而顺势入宫。”显然齐紫衣已经有了思量。

        李稚川难得由衷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确没有看错人。

        他用眼神示意张曼青,张曼青面无表情地从观中的一处偏房中拎出一个人来,扔在齐紫衣的脚边。

        正是那位雄心勃勃想要去往衡阳城中尽享人间清福的云梦大泽野修冯蕉。

        “既然说了教中会支持你,那就不假。”李稚川将手中拂尘一点,“此人乃云梦大泽的一个通玄境上品野修,好色荒淫,平日里没少掳掠地方良家关押洞府之中,实为一方之祸。”

        他看着齐紫衣,“想好怎么利用了吗?”

        齐紫衣兴奋点头。

        “那此人就交给你了。”李稚川迈步离去,将空间留给即将分别的师徒二人。

        道不同,不相为谋。

        人生聚散,既无常,也有其中道理。

        江水奔流不停,山峦沉默无言,唯有江上山间的风声吹拂,奏响别离之意。

        齐紫衣双膝下跪,重重磕了三个真心实意的响头。

        凝望着眼前曾经依赖,后来厌烦,但始终熟悉的面孔,他心中微微有些发紧。

        “师尊,徒儿去了。”

        张曼青别过头去,无言地挥了挥手。

        齐紫衣沉默站起,将依旧昏迷中的冯蕉拎在手上,转身离去。

        走到拐角处,他忍不住回头再望了一眼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师父。

        夕阳下,师父的背似乎也有些佝偻了。

        他使劲眨巴了一下眼睛,走了出去。

        江水不停,毕竟东流去。

        山岳无言,匆匆皆过客。

        将拂尘收进了方寸物中,李稚川背着手,来到李宽曾经隐居的茅庐旁边。

        眼前似乎能看见在曾经的许多个白天黑夜之中,那位坐在这里的读书人,

        耳畔似乎都能听到陪着那位读书人的,清风翻书声,鸟鸣蝉叫声,朗朗读书声。

        如今,这些声音开始在衡阳城中响起。

        接下来,又将重新在这石鼓山上响起。

        最后,能否响起在整座人间,就要看这一场千年未有之大变了。

        从茅庐走出,走过寻真观的门口,就又是一片宽阔的山崖平台。

        李稚川来到山崖边上,看了看天上,辽阔高远;

        看了看地上,深厚古朴;

        再望着山下的衡阳城,看着这天地之中的纷繁人间,人心鬼蜮,教化当兴。

        --------------------

        三天之后,有桂阳郡衡阳县城外石鼓山寻真观道士齐紫衣,孤身入云梦大泽,逆势斩杀通玄境上品野修冯蕉,解救妇女数十人,奴仆近百名。

        一时声名大噪,事迹传遍整个楚国,成为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更得桂阳郡太守青眼,楚王亲自接见。

        齐紫衣却舍弃到手的荣华富贵,一件道袍,一柄拂尘,去往天京城。

        楚王感慨不已,为其修书一封,急递入京。

        三天之后,石鼓山上人头攒动,儒教石鼓书院开工仪式正式举行。

        衡阳县令于安世率城中官吏亲临,郑家、李家、田家,三家重要人物全部到场。

        儒教教主庄晋莒携座下亲传弟子亲眼见证。

        石鼓书院首任山长,正是李宽。

        庄晋莒亲笔写下匾额“天下第一书院”,交予李宽,只等日后书院建成,便可高挂门楣之上。

        这座被后世誉为天下书院之首,儒教兴盛之基的书院,在这天收下了第一批十人弟子。

        三天之后,离火门掌门时圣,被推选为丹鼎洞长老,成为天下五宗之一的丹鼎洞创派以来,第一位二十岁以下的长老,也是第一位知命境以下的长老。

        清溪剑池柴玉璞亲自登门祝贺。

        这对本已成仇人的曾经师徒,出人意料地把臂言欢。

        时圣的道侣余芝更是被柴玉璞亲自传授清溪剑池最上乘的剑诀。

        一时间,修行界震动。

        三天之后,伤势尽复的云落,跟着陆绩,来到了院中的议事厅。

        屋中只有七人。

        镇江陆家二长老陆绩、清河崔家二长老崔贤、湖南袁家大长老袁钦、北海王家二长老王泰、东山谢家三长老谢卞、西川刘家大长老刘璋。

        以及,云落。

        在王泰极力压抑的怨毒目光中,云落坦然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