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总有风波找上门

第一百一十八章 总有风波找上门

        庭院深深,花树相间。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孙大运看得啧啧称奇,庾先生那个曾经让他觉得很不错的院子,比起这儿,说难听点,不啻于天壤之别。

        云落只是在心中感慨,走到哪儿都有他们的别院产业,六族势力何其大,底蕴何其深也。

        陆绩面上毫无自矜之色,只是一处极小并不出彩的小院子而已,没什么需要炫耀的。

        若非此番有事,或许他一生都不会踏足此间。

        他领着二人来到一个院中之院,这个小院就跟庾南山那个大小差不多,两间卧房,两间书房,另有几个生活所用的单独房间。

        陆绩先跟二人介绍一番之后,“这个小院位于这座宅院的中央位置,两位贤侄这两天就在此院安住。若是实在无聊去城里逛逛也行。”

        云落躬身谢过,然后看着陆绩,“还要等人?”

        陆绩脸上笑意更甚,云落越是聪敏机警,他就越有信心,“嗯,此事事关重大,六族会各派代表前来决议。”

        云落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需要我做什么?”

        “不需要,只是届时出席一下就可以。”陆绩神情依旧和善。

        云落低着头,应了一声好。

        陆绩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朝在一旁百无聊赖的孙大运用眼神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去。

        孙大运估摸着陆绩走远了,赶紧过去关好院门,看着云落,“你情绪不太对。”

        云落伸出食指竖起在嘴边,装作若无其事地道:“哪有,只是有点累而已。”

        孙大运脸色一变。

        云落微微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

        远处走在围墙外的陆绩笑着点了点头,回了自己房间,就等六族代表到齐了。

        二人梳洗一番,换上衣服,直接彻底放松地昏睡了一场。

        毕竟昨天的一天一夜,不论是对心神还是对体力消耗都不小。

        至少这里的安全还是可以放心的。

        这一睡,就睡到了深夜。

        云落从床上坐起,默默起身,趁着这个难得宁静的时间,感悟修行。

        自己的修为在那一场惊心动魄的观道之后,悄然来到了神意境的巅峰,直接跃过了“得意”和“归真”两个小境界。

        如今的丹田之中,原本乳白色的真元如今已经尽皆转为了淡金色,看起来比之前似乎高级了许多,也凝练了许多。

        云落吓了一跳,真元颜色变了怎么都不会是件小事,仔仔细细地看着弥漫在丹田之中的淡金色,脑海中回想起了火神之前在南海水神庙中给自己的那两缕仙元,似乎也是金色?

        不过他那是耀目的紫金色,自己这个还是淡金色。

        莫非正是那两缕火神仙元,将自己的丹田中的真元染成了这样的颜色?

        若是火神知道云落此刻的想法,估计毫不犹豫地一巴掌就呼过去了,蠢不蠢啊,这就是仙元!

        云落试着操控了一下,感觉没什么问题,似乎力量还更加磅礴了些,便稍稍放下心来。

        他现在甚至觉得自己只要再努上那么一点点力,就能够驱动那凝练之极淡金色真元驱动旋转,从而迈入第五境通玄境下品。

        一颗仙格带给云落的造化还真是不小。

        不过到底要不要呢?云落有些犹豫,尤其是想到下午陆绩的神情和言语,似乎这一趟并不会太过顺利。

        这就是云落,对细微之处的观察和感悟真的是极其敏锐。

        他长出一口气,先干了再说,修为高一些,总归机会大一些。

        神意巅峰和通玄下品并没有太多区别,不像之前的仙格,无所谓什么底牌不底牌的。

        于是他静静凝神,试着驱动庞大的真元,将它们旋转凝实。

        一坐便坐到了晨光微熹,天光大亮。

        孙大运洗漱干净,舒舒服服地坐在院子里喝着茶,看着杯子中澄澈清凉的茶汤,感慨着,“这好茶就是不一样。哎!想想小爷我这样的山泽野修,竟也有被陆家二长老迎接入府,奉为贵宾的一天,嘿嘿。”

        说来也奇怪,他一见着杨清就跟耗子见了猫没啥区别,可看着陆绩、庾南山这些,反倒一点也不紧张。

        完全没有那些野修见到这些牒谱大修士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敬畏和自卑。

        正说话间,云落的房门开了,神采奕奕的云落穿着一身洗得干干净净的青衫从房中走出。

        孙大运新倒上一杯茶水,放在桌上,调笑道:“云公子,怎么起得这么晚?”

        走过来端起茶水,抿了一口,云落赞许地点了点头,笑着道:“刚睡醒了,闲着无聊破了个境,稍微多耽搁了些。”

        孙大运一口将嘴里的茶水喷了个干净,呛得不行,咳了半天,连泪花都咳出来才稍微好点。

        他伸出颤抖的手,指向云落,神情悲壮,“小心遭雷劈!”

        云落郑重地点点头,“我记下了。”

        孙大运无语,沉默一会,再次抬头,“真的?”

        “这有什么好骗你的。”

        孙大运忽然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然后捂着脸哀嚎,“这不是做梦啊!”

        云落被这个骚操作惊得目瞪口呆,赶紧喝了几杯茶水压压惊。

        说来也是心酸,这几乎算是云落正经喝到过最好的茶水了。

        当年在破落巷中的孤苦生涯自不必提,后来在西岭剑宗也没好好待上多久,而后一年的颠沛流离哪里有什么机会喝茶。

        只有这会,借着六族之便,才能尝一尝他们的奢华享受。

        想到这儿,云落心道,似六族这般,朝廷怎么可能容忍得了。

        孙大运的垂头丧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喝了两杯茶水就重新精神起来了。

        “咱们出去逛逛?”

        云落想了想,点点头。

        刚准备出门,就碰见亲自拎着食盒过来的陆绩。

        二人又只好返回,吃了一顿精致华丽的早点,才抚着微微滚圆的肚皮出了院子。

        始兴郡物产丰饶,尤以矿产最为出名。

        有矿之地多土豪,故而这城中的繁华竟不比一些国都差上太多。

        二人悠然穿行在并不太拥挤的人流之中,东瞅瞅,西看看。

        孙大运时不时还上手摸一摸。

        就这样,竟也给孙大运淘到了几件宝贝,给他高兴得不行。

        等到中午时分,二人一合计,干脆就在外边吃了算了。

        入乡随俗,品尝一下地道风味也是不错的。

        孙大运虽说就长在离此地不算远的大庾岭,但还从未踏足过这始兴郡城。

        所以,还是只能按着云落从裴镇那儿学来的法子,去到城中最大最火爆的酒楼,点了几个招牌菜吃着。

        大快朵颐之后,二人静静饮着茶水,略作歇息。

        孙大运水喝多了,起身去了茅房,云落端坐着,望着窗外的人来人往,想着自己接下来的事,心头难免罩上许多阴霾。

        他知道孙大运其实就是想拉着他出来散散心,别蹲在屋里烦忧,这是这个孙胖子总是把自己那点心思藏得深深的,不让人看见。

        云落笑了笑,这就是山泽野修的自我修养吗?

        默默喝了两杯茶,他突然耳朵一动,朝茅房方向冲去。

        这间酒楼的茅房也和梅岭下的南山居一样,在酒楼背后的院子中,从大堂走出,穿过一个小院子,茅房就在院子那头。

        这样既不算远,又能避免有些味道飘到大堂,影响了食客。

        孙大运朝着茅房小跑过去,一阵舒坦的释放过后,洗了手,悠然地朝着大堂返回。

        一不留神,跟一个穿着天蓝色水纹锦衣的年轻男子撞了个肩对肩,他连忙转身道:“抱歉抱歉。”

        锦衣男子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哪儿来的贱货,走路不长眼睛?”

        孙大运默不吭声,朝着大堂走去。

        谁曾想那锦衣男子一个跨步,重新挡在他身前,冷笑一声,“这都能忍?”

        孙大运低着头,“不小心冲撞了大人,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

        锦衣男子突然聚音成线对他说道:“陆二爷请来的就是你这种货色?”

        孙大运骤然转身,朝着茅房方向冲去。

        锦衣男子嘿嘿一笑,一步跨出,抓住孙大运衣领,朝后一甩,然后凌空跃起,朝着孙大运一脚踹出。

        孙大运的身体如断线风筝,狠狠砸落在大堂的窗棱上,发出一声轰响,掉落满地灰尘。

        隔壁的一栋高楼上,一个刚好可以看见这边状况的雅间之中,有四个打扮各异,动作不同的男人。

        陆绩安坐着吃菜喝酒;

        曾经与他在青梅园密谈的老头屁股倒也坐着,只是伸长了脖子朝外面看去;

        另外两个相貌威严的老人负手站在窗边,正轻声交谈。

        其中一个穿着暗红色袍子的老头开口道:“老王,你就这么有把握那小子会出来接招?”

        另一位跟酒楼院子中的男子同样身着天蓝色锦衣的老头自信一笑,“朋友挨了打,要是连站出来讨公道的勇气都没有的话,还不如趁早死了算了。”

        他扭头望着泰然自若的陆绩,“你说是吧,陆小二。”

        听了这个很是不给面子的称呼,陆绩仿若未闻。

        天蓝色衣衫的老头冷哼一声,转过头去,继续看着院中。

        暗红色袍子的老头也点头道:“王霆已经是通玄境巅峰,一只脚站上知命境的人了,那小子若是见机不对,自己溜了,也正好合了我等心意。”

        这会儿,就轮到陆绩一声冷哼了。

        天蓝色衣衫的老头愤怒转身正要发作,雅间的房门却被突然推开,又有一个老头迈步走进。

        老头扫了一眼屋中四人,笑着道:“哟,还挺齐全,陆家老二、王家老二、谢家老三、刘家老大都在啊。”

        四人都朝着这个走入的老头恭敬行礼,不为别的,就因为此人是袁家大长老袁钦。

        在袁家崛起的过程之中,此人居功至伟,如今地位超然,等同家主,等闲不会露面。

        这次居然破天荒的亲自过来,是有何缘故?

        一屋子的老狐狸们都开始暗自琢磨起来。

        王家二长老王泰看着袁钦,“没想到居然是您老亲自前来。”

        袁钦却没有回答,呵呵一笑,看着窗外,“瞧什么呢?”

        王泰朝那边院子努了努嘴,“年轻人闹着玩呢。”

        袁钦走上前,瞧见一袭青衫时,面容变得十分古怪。

        为什么老子亲自来,还不是因为这倒霉孩子!

        他看着院子里傲然站着的那个天蓝色身影,又瞅了瞅王泰,“那是你们王家那个天才?叫王什么来着?”

        王泰自豪地开口,“王霆。”

        袁钦点点头,“对对对,王霆,王霆。”

        王泰正等着袁钦夸上几句,不想袁钦却转身一屁股坐下,拿起一个空杯倒了杯酒,“陆二爷,谢三爷,我们走一个?”

        陆绩和谢家三长老连忙举杯,那边王泰面色铁青。

        小院中,孙大运砸在大堂窗棱上,堂中顿时惊起鸡飞狗跳,他自己也喷出一口鲜血,委顿瘫坐之际,一双有力的手臂将他轻轻扶起。

        孙大运有些绝望地看着那身青衫,喝道:“你快走,他是冲你来的!”

        云落摇了摇头,用真元扯过一把椅子,将孙大运扶坐在上面,笑着说:“他打了你,我怎么可能走。”

        孙大运的脸上泪水和血迹混成一块,带这些哭腔,“你傻不傻!”

        那边一个孤傲声音响起,“废话讲完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