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小李子大侠风范

第一百一十七章 小李子大侠风范

        群山密林,人烟罕至。

        山间算不上炎热,但邵灵芝和张得安的脸上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脚上的“千里疾行符”并不能真的支撑他们跑上千里,更何况,身后的人更快。

        听着背后老者不断的言语,二人心中并无动摇,无非就是个死而已,只是答应了那位凌公子的事,自己就做不到了,有些遗憾。

        邵灵芝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之色,蓦地从袖中滑出一把匕首,握在掌心,准备在那老者抓住自己之前先结果了自己。

        老者哈哈一笑,“想死,还没跟老夫快活,你想死都难!”

        他大手一甩,分出两股真元瞬间缠住邵灵芝的双手,然后又有一只元气化作的大手在邵灵芝准备咬舌自尽前捏住她的下颚。

        邵灵芝拼命示意张得安赶紧结果了她,比起某个可以预见的凄惨结果,她宁愿死。

        可张得安如何下得去手!

        二人的表情都被那老者看在眼里,他并不慌张,反而乐呵呵地等着看张得安会如何决断。

        反正这男的就算下手也无济于事。

        山泽野修出身的他,对玩弄人心这些那是再熟悉不过的。

        看着这些蝼蚁在生死之间的人心浮动,已经成了他的一大乐趣。

        在他的老巢洞府,甚至有些原本是那恩爱夫妻的,如今妻子成了他的玩物,丈夫成了他的走狗,一些恶趣味就自不必提。

        他现在想着,是不是一会先不杀了这个男的,或许会别有一番乐趣。

        邵灵芝杏眼一瞪,张得安也不是什么柔软性子,含着满腔悲愤,将袖中暗藏的匕首握在手中,朝着邵灵芝就要一下子刺出。

        “呔!哪里来的歹人,竟敢在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持械行凶!”

        一个小道士突然出现,一把抓住张得安的手,怒目相向!

        张得安只觉得有一把铁钳死死钳住自己的手腕,丝毫动弹不得。

        他知道自己的气力有多大,所以惊骇这小道士怎有如此巨力。

        他连忙伸出另一只手,指着那个蒲扇老者的方位喊道:“小道长误会了,是那人要为非作歹。”

        小道士扭头一看,呀!还真有人!

        他看了看邵灵芝,邵灵芝眼神示意张得安说的是真的。

        于是小道士一个蹦跳,朝向蒲扇老者,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呔!哪里来的歹人,竟敢在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强抢民女,还不速速住手!”

        蒲扇老者情不自禁地张了张嘴,满嘴江湖话,是那市井话本看多了?还是脑子有问题?

        他渐渐眯起眼睛,这小道士突然出现的那一下,分明是有修为在身的,看气息似乎还是神意境,这么年轻的神意境,莫不是道教某座道观的嫡传弟子不成?

        可是这衡阳附近本就道门不显,方圆数百里也就一个寻真观稍微有点名气。

        自己此行的目的地就是衡阳,所以早就打听清楚了,那观里就一个知命境下品的老观主和神意境上品的年轻道士,可没听说过什么小道士。

        谨慎起见,他继续控制着邵灵芝,不动声色地问道:“小道长何方人士,可有师长同行,或许我们有些误会。”

        小道士挠了挠头,“误会?到底怎么回事啊,能不能让我好好行侠仗义了!”

        说完他大手,哦不,小手一挥,大气道:“我没有师长,你直接跟我讲吧!”

        蒲扇老者点点头,“我跟你说啊,事情是这样的。”

        与此同时,他心中狞笑一声,既然没有师长,就别怪老夫教你做人了!

        手中蒲扇骤然扇出,一股真元化作一道罡风直冲小道士而去。

        小道士大惊失色,两只小手胡乱挥舞,真元竟然也给他舞出了一道墙,整个人不住后退,但也堪堪挡住了罡风。

        老者攻击小道士,邵灵芝瞬间得到了解放,她没有登时逃跑,而是一咬银牙,抓住小道士的衣领,朝后拉去。

        这个名叫冯蕉的老者很是吃惊,他本是云梦大泽之中隐居的众多野修之一,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清凉罡风诀》的功法,这罡风既伤体也伤魂,据说练到极高处,吹出的罡风可以令刮碎仙人魂魄。

        手中的蒲扇就是配合功法的法器,用以激发罡风对敌,曾经有一个死对头,就这样被他用罡风吹得形销骨立,最后灰飞烟灭。

        他就以这本功法为基础,修炼到了通玄境的上品,如今,受衡阳城中田家的秘密邀请,前来担任供奉,助田家重掌衡阳大权,届时锦衣玉食自不必说,田家也将全力为他服务。

        受够了野修日子的他想了想,也不错,便悄悄来了。

        不曾想,路上正好碰见了邵灵芝,对偏好这一口的冯蕉而言,简直是人间绝色,怎么可能放过。

        眼看大功告成,谁知蹦出来个小道士,刚才一记罡风都没能将他吹飞出去。

        冯蕉冷哼一声,看来还是个底子不错的神意境,倒也算个不小的天才了,可惜遇上了自己!

        他真元狂吐,朝着依旧手舞足蹈的小道士连扇三下。

        小道士的神色蓦地一变,轻轻将扯住自己衣领的那双手拍开,看着二人:“稍微躲开一点,不要走远。”

        说完,气势一变,转身不退反进,直接迎着那两道罡风。

        邵灵芝和张得安赶紧躲在一旁,神情紧张。

        从他们二人的眼中,瞧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从那位看起来还有一丝可爱的小道士手中不停地变幻出层出不穷的道术,一会儿移形换位,一会儿法剑飞舞,蒲扇老者手中的扇子挥舞得越来越快,却始终没有一道攻击砸中小道士的身体。

        忽然,小道士大喝一声,“呔!还不束手就擒!”

        冯蕉心中从焦急到恼怒,再到最后的惊惧。

        想也没想,直接调转身形,想要一走了之。

        美妇没了就没了,小命没了可就万事皆休。

        小道士冷哼一声,“既然遇见了本大侠,岂有让你逃跑之理。”

        小手一挥,一道金色的绳索骤然出现在冯蕉身旁,然后瞬间将其捆了个结实。

        不远处的一座山峰顶上,两个身影并肩站着,二人皆手持拂尘,头上子午簪,俱是仙风道骨,超然出尘,一个身形高大的老道士头戴翠色莲华冠,一个须发皆白稍微矮一些的道士头戴芙蓉冠。

        头戴芙蓉冠的道士笑呵呵地开口,“就任由李子这么胡闹?”

        高大道士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回去就把那些给他带话本小说的弟子全部狠狠揍一顿。”

        “不过李子这身道术确实学得不错,真是天赋异禀。”芙蓉冠道士仔细看着李子的动作,感慨道。

        高大道士瞥了他一眼,“比你那徒弟是要好些。”

        芙蓉冠道士神色郁闷,“师兄,你要这么说,这天可没法聊了啊。”

        高大道士嘿嘿一笑,“走吧,抓紧去把你徒弟的事情解决了,我还有任务给他呢。”

        两个身影缓缓走下山头。

        这边,小道士蹲在冯蕉的身旁,擦了擦头上的汗,“你这贼人,身手却是不弱。”

        冯蕉心头绝望,哪里碰上这么个厉害之极又脑子有病的小道士。

        他肥胖的身子不住扭动,看着小道士稚气未脱的脸,和分明只有神意境的气息,真的想一头撞死。

        不过到底是野修,心志还是坚韧的,既然你喜欢玩这江湖套路,本座就陪你玩玩。

        他哭丧着脸,“小道长误会了啊,这两人本来就是我洞府之中的奴仆,却偏偏走脱了去,想要私奔,我只是来捉拿他们回去的啊!”

        李子顿时一愣,“啊?那岂不是我搞错了?”

        这么好骗?冯蕉心头大喜,“是啊,我本无意与道长交手,只是方才以为您是他们请来的帮手,所以才一时激动朝您出手的。”

        李子挠了挠头,有些尴尬,“那怎么办?”

        冯蕉连忙道:“没事没事,方才是我冒犯在先,我向小道长赔罪,咱们就此揭过便是。”

        见状不对的邵灵芝和张得安连忙跑来,邵灵芝急切道:“小道长千万别听他胡言乱语,我二人与他素不相识,路过衡阳,此人见色起意,欲掳走我们,实在是心肠歹毒。”

        李子眼神一凝,看着冯蕉。

        冯蕉心知要遭,连忙挣扎道:“小道长现在看见这二人的嘴脸了吧,从我洞府中逃脱,生了二心不说,见我遭难,不念多年照拂之情,反倒一心想置我于死地,届时死无对证,正好他们这对狗男女逍遥自在!你我皆为修行之人,当知修行不易,我愿以毕生修为起誓,若有半句虚言,修为尽废!”

        他还想伸出手来指天发誓,却发现被捆住得无法动弹,只好无力的扑腾了一下。

        李子点点头,若是以修为起誓,这个代价还是很大的。

        邵灵芝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我二人来自南海扶胥镇,跟你八竿子打不着,如何能成你洞府中人?”

        张得安大惊失色,伸手想要去捂住邵灵芝的嘴巴,却为时已晚。

        一个刚走到山脚下的高大道士闻言一步跨出,来到邵灵芝的身边,笑容和蔼,“你二人是从扶胥镇来的?”

        -----------------

        云落又重新易了容,本来的样子自然不能用,如今凌荀的这张脸也是众人皆知了,只好再换上一个面孔。

        孙大运瞅着眼前这张陌生的脸,张大了嘴,目瞪口呆,似乎有些惊讶。

        云落心中得意,厉害吧,这个易容术还是跟杨叔学了好久才学会的。

        孙大运紧接着开口道:“你是不是傻,不知道给自己画得帅气一点?”

        云落:“......”

        他看了看孙大运,稳妥起见,给你也来一个吧。

        孙大运虽然极力拒绝,但依旧没有作用。

        中午时分,一个圆脸微胖又俊俏的白净少年,与一个平平无奇的木讷少年一起,走入了始兴郡城的大门。

        找了个铺子,买了两烧饼,顺便问了路,然后一边啃,一边走,来到了城中一栋幽静的宅子中。

        不等他们叩响门环,陆绩就已经亲自拉开了院门。

        他看着面前两张陌生面孔,微微一愣,随即笑着道:“还真是挺别致的。”

        云落看见陆绩在此并不惊讶,问天境高手的脚程自然比自己二人要快得多。

        他笑了笑,“劳烦二叔了。”

        陆绩哈哈一笑,似乎很喜欢这声亲昵的二叔,伸手一领,“走吧,早就在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