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只为你这一句话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只为你这一句话

        一秒记住,,更新快,免费阅读!

        群体社会中,如何维持自己在竞争中的优势地位,无非就是壮大自,和削弱对手两种手段。

        对这一点,坐镇在化龙池畔的四位长老都已经十分熟稔。

        当这两个少年在化龙池中的表现,一举击碎他们高高在上的优越心态之后,他们心中剩下的,就只有担心。

        担心这两位表现远远超出他们这些年中所见到的六族后辈之人,会在今后的生命中,对六族造成巨大的威胁。

        于是,当云落被这些龙魂围攻之时,他们还未来得及细想其中蹊跷,心中率先涌起的绪就是放松。

        如此悄无声一地死了一个也好,毕竟上了岸,自己等人碍于理事会许可令是没法出手的。

        如果说旁边那个在庆云中酣睡的少年给他们的感觉是诡异和古怪;

        这个青衫少年就让他们觉得惊讶和不安了。

        四个眼光毒辣的老头都看得出来,这少年是自己生生扛过了四个阶段的无边痛苦,这等心志和毅力,他们自知如今养尊处优的六族后辈们是没有的。

        或许只有在圣水盟还未崛起时,自家的那些老祖们上能看见。

        死吧,能被这么多龙魂围攻而死,也算一件壮烈之事了。

        可惜,他们的盘算落空了,池水中那片黑压压地包裹住云落的龙魂们,此刻却正好奇而期待地看着云落。

        只为他刚才提到的那个伟大的名字,祖龙。

        狴犴还是有些不放心,“你所见到的父亲大人长什么样?”

        即使他们如今满腔的仇恨和怨毒,也依然毕恭毕敬地称呼祖龙为父亲。

        祖龙之威,何其盛也。

        或许对他们而言,怨恨也好,愤怒也罢,到头来无非也只是想有那么个机会当面问问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为什么而已吧。

        云落平静地描述了那个俊美妖异,头生两角的年轻男子,引得所有龙魂都心生激dang}。

        是的,是父亲没错!

        一千年了,在这幽暗的化龙池中,孤魂们游dang}了一千年,卑微地等待着那个神一样男人的出现,只为了一句为什么。

        可是,他来了,却没来见他们。

        想到这儿,这些龙魂们又有了些伤感。

        云落心生不忍,“祖龙大人也挂念着你们。”

        “呵呵,朋友,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赑屃摇着脑袋,语气听起来有些黯然。

        云落忽然心中一动,想起祖龙离去时说的那句,我现在都已经想好了要你干啥了。

        自己处人间,祖龙离去之后,人间还有什么值得他牵挂的?

        莫非就是此事?

        说来这些龙魂也实在可怜,本该遨游九天之上,如今却只能以残魂寄托于这小小的化龙池中,一困就是千年。

        想到这两层,有的话他就敢赌上一赌了。

        “我并非是在好言诓骗诸位,祖龙大人真的挂念着大家。不仅如此,我会尽量想办法将诸位救出去。”

        云落诚恳的言语再次引发一阵动。

        “只是我暂时能力不足,不过诸位放心,这是我云落的承诺,我一定会想办法将诸位救出此地。”

        “呵呵,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不过此事不是一腔血就能办到的。”

        “我们这些龙子已经有许多年没跟别人交流过了,今天能够与你聊上几句,已经很开心了。”

        四周响起一阵附和之声,或沉闷、或清脆、或响亮、或豪迈,但都透露出些快乐。

        云落也笑了笑,“的确,我现在这么说是会让大家觉得有些不切实际,但我会尽力,也请大家再等等。”

        “好!等了这么多年,我们也不怕多等上个几十上百年的,既然公子有这份心,我们就静候佳音。若真能逃出生天,必将终生念公子大恩大德!”

        没什么好扭捏的,对于他们来说,能成定然真心实意地感恩一生,不能成,也当有个念想了。

        有人说,比绝望更残酷的是给你希望然后再让这个希望破灭。

        狗!那是他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绝望,那种暗无天,那种四面不得脱的压抑,那种想死都做不到的绝望,早已经让他们这群苟延残喘的龙魂真正地麻木了起来。

        哪怕能有一丝缝隙,能透出一丝光来,也能填满这个黑透了千年的囚室。

        能有云落这一句话,他们就已经很感动了。

        “公子,稳住了!”

        看样子是龙魂之中老大的赑屃轻吼一声,然后发出极其一声响亮的龙吟。

        云落吓了一跳,却发现这罡风吹落到自己神魂之上时,却有着跟之前完全不同的温柔和缠绵。

        虽然很不想用这样暧昧的词汇,但这的确实云落心中真实的感觉。

        罡风轻轻地缠绕住他的神魂,将那些神魂中的暗伤、杂质渐渐剥离,吹落。

        其余的龙魂也放声齐吼,风从四面吹来,有泪从眼角流下。

        这也曾经是一群鲜活的生命,也曾在这个世间纵横过欢笑过,却在这千年幽囚之后,只因一点言语上的善意,就愿意给予如此感的回应。

        这种显得有些幼稚的单纯,如同当初孙大运显得无比窝囊的懂事一般,让云落心疼地掉下泪来。

        放心!我一定救你们出去,不为祖龙大人,不为别的什么,只为我自己!

        风停了,云落感觉自己的神魂比起之前缩小了许多,但却是净若琉璃,清明澄澈,透露出一股神圣的味道。

        “请诸位放心,云落在此,以吾之命起誓,必将尽力解救诸位,或许不能成,或许结果不会圆满,但我会努力去做,如有虚言,天诛地灭!”

        “其实,你之前愿意给出一个承诺,我们就已经很开心了。没必要起誓。”赑屃虽然摇着头,眼神中却有藏不住的感激和认同。

        云落笑了笑,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矫,“有个事想问问,我还有个朋友一起进了化龙池,他现在怎么样了?”

        狴犴也笑着道:“那是你朋友?你这朋友来头可不小。”

        云落想起了骊珠的事,“您是说骊珠?”

        狴犴正要开口,旁边赑屃咳了一声,接过话来,“正是骊珠,所以我们都没攻击他。”

        “不过若是公子的朋友,我们可以温柔地攻击一下。”狴犴笑了笑。

        “那个,我能联系上他吗?”云落试探地问了一句。

        “按说是不能的,化龙池中,是彼此独立的空间,只有我们这些魂体可以自由穿梭。”赑屃答复道。

        云落目光灼灼,等着它说那个但是。

        “但是你有龙语咒,可以与我们交流,若是他也会龙语咒的话,我们就能做桥,帮你们传话。”

        “这龙语咒,他倒是也会,可是就不知道他会不会念出来了。”云落想到这儿也是一阵头大。

        赑屃眼中露出笑意,“只要他会就不难。公子稍等。”

        凉亭中的四家长老盯着化龙池中,神微微有些不解。

        这小子神魂竟然如此强大不成,这么多龙魂合力攻击,他都能撑这么久!

        “动了动了!”王黑炭率先叫道。

        “都看着呢,谁眼睛瞎是咋的,一惊一乍的。”心态放松之下,长老们也有心思调笑两句。

        那团乌泱泱的龙魂瞬间离去,只留下一两条还在四周逡巡,露出一个盘坐着双目紧闭,不见动弹的青衫少年。

        “死了!死得透透的了!”王黑炭终于真的放松下来。

        陆长老却双目微凛,“不对,你们还记得之前化龙池里死了人是怎么处理的?”

        “会被池水直接溶解,化作池水中的养料。”崔长老也想起来此事,他们坐镇这么多年,也见证过一两次死亡。

        袁长老却摇了摇头,“会不会是因为这次两人一起下去,那边还没结束,所以还没开始动作?”

        虽然心知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但几人也只好将希望寄托在这上面。

        就在此时,笼罩住孙大运的庆云却悄悄消失,孙大运揉着眼睛醒来,忽然瞧见四周环绕的诸多虚影,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这tm都什么玩意儿!!!

        想要逃开,却发现根本无处可逃。

        一条龙魂朝着他发出一声响亮的龙吟,孙大运汗毛倒竖,只觉一阵罡风朝着自己的神魂上吹去。

        感受着自己孱弱的神魂被吹得东摇西晃,孙大运手足无措。

        主要还是没睡醒。

        这条龙魂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

        题,竟然很通人地等孙大运醒醒瞌睡。

        其实也不用,光是周遭这么恐怖的画面,孙大运的瞌睡也早就没了。

        他苦苦思索着,怎么办怎么办?

        有了!你们这些小长虫!今天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你孙大爷的厉害!

        他盘膝端坐,云落之前专门提醒过他的《御龙诀》被他从口中缓缓诵出。

        于是,一段奇妙的对话就此产生。

        “孙大运?”

        我去!这是什么况,还产生幻觉了不成。

        孙大运没有理会,继续默诵《御龙诀》

        “孙胖子!”

        咦?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还能是谁,我是云落啊!”

        乖乖!这幻境端的厉害,若不是小爷我机警聪慧,肯定就着了道了。

        “哼!你要是云落,我就是凌青云!”

        那边的云落哭无泪,“孙胖子,你皮痒痒了是不是?”

        听见这个语气,孙大运心里有点打鼓了,幻境真能这么厉害?这不分明就是云落的口气嘛!

        他有些忐忑地问道:“你是云落?”

        “不然呢?是你爹啊!”云落自然也要把刚才的话还给他。

        兄弟之间,怎么舒坦怎么来。

        “呀,你还真是云落啊,兄弟,我可想死你了,没你在旁边,我差点死这儿!”

        “没事,别慌,现在有我在。“

        “行行行,你说,我要怎么弄,好干死这帮%#%”

        孙大运疑惑道:“咦?为什么这句话说不出去呢?我再试试啊!”

        一声比之前高亢许多倍的龙吟轰然炸响,孙大运的神魂如风雨中飘摇的小草,孤苦无助。

        云落猜到孙大运这小子多半嘴不把门,得罪了人家,连忙道:“你丫别乱讲,听我说!”

        “好好好,你说,我听着。”

        “接下来,你就别反抗,好好坐着,固守心神,这些龙族的朋友们会帮你涤dang}神魂,让你神魂清澈,心神通明,对未来的修行大有裨益。”

        “我去你大爷的!老子差点就信了你的邪!还别反抗!真当老子傻啊!你这狗r的幻境还真是个人才,能想出这种损招来!”孙大运如同被扎了股的猴子,破口大骂。

        孙胖子啊孙胖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云落无奈地看着面带笑意的赑屃,“您直接上吧,别弄死了就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