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消愁怀旧皆饮酒

第一百三十七章 消愁怀旧皆饮酒

        一秒记住,,更新快,免费阅读!

        声名远扬的古渝味酒楼下,人来人往,宾客进出,络绎不绝。

        邹荷牵着随荷的手,站在道旁,仰头望着那块挂了许多年的门匾,神色中满是追忆。

        杨清将马车赶到一旁,交给小厮。

        一个摇着一把折扇的年轻男子,缓缓踱步而来,在邹荷旁边站定。

        “姑娘,可是第一次来江州?”

        邹荷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同时以心声对杨清说,“一边待着,别打岔,看见老娘有多受欢迎了没?”

        “这江州城中,要说味道地道,这古渝味确是首屈一指,可终究鱼龙混杂,环境还是差了些。要说味道和环境兼备,这城中有个地方,比这儿好多了。”

        江建木缓缓抛出鱼饵,等着这位姑娘上钩。

        心中想着,今天这运气是真好啊,居然能在这小块地方,接连遇见三位这么漂亮的姑娘。

        甚至,甚至啊,就连这姑娘牵着的小妹妹,都是个即将长开的美人胚子。

        不过呢,建木兄我还是有cao}守的,不至于不至于。

        邹荷扭着头,深深看了他一眼,“你很有钱?还是很有权?”

        哟呵,是个明白人,不过你不是因为我的美貌和才华看上我,让我有点心伤。

        江建木手中折扇一撑,“家父江州侯。”

        “那就是又有权又有钱咯?”邹荷点点头,“如果我不搭理你,会有什么后果?”

        “伤心!”江建木潇洒地把折扇收起,在掌心一拍,“真的,非常伤心。为姑娘的见识伤心,为我们这段没有开始便夭折了的缘分伤心。”

        “没别的了?”邹荷疑惑道。

        江建木神色诚恳,“当然没别的啊,我江建木从不干那些仗势欺人之事,抢来的,还有什么趣味。”

        邹荷冲他微微一笑,“恭喜你,捡回一条命。”

        随即牵着随荷走入了大堂。

        江建木正要挪步,说点什么,忽然浑一冷,在大夏天的头下如坠冰窟,同时似乎有万把利剑,凌厉地指向自己。

        为这位姑娘驾车的白衣车夫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跟了进去。

        随从们连忙围过来,呆站在原地的江建木神呆滞,半晌过后才挤出一句话来。

        “这些人都太不讲礼貌了!”

        邹荷问小二要了个雅间,刚巧,就在霍北真他们刚坐过的那间。

        邹荷让随荷先进去坐着,然后站在门口,朝跟过来的杨清招了招手。

        杨清疑惑上前,邹荷一脚跺在他的脚背上,还使劲拧了拧。

        “瞧见了没,老娘不是没人要!”

        随即潇洒入座。

        杨清站在原地,苦笑摇头。

        不多时,小二托着大盘小碟就来了,将一桌子摆得满满当当。

        杨清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哑巴了?怎

        么不问我为什么点这么多,吃得完吗?”邹荷斜眼一瞥。

        杨清刚拿起的筷子只好又放下,“点这么多,吃得完吗?”

        “要你管!你谁啊?管得着吗?我点给我心的小随荷吃不行啊!”邹荷的回应像连珠炮一样噼里啪啦砸向杨清。

        随荷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小姨这个cao}作实在是,啧啧。

        我还是老老实实吃饭吧。

        小姨没骗我,这饭菜还真好吃,除了有点辣,跟我当年在锦城和落哥哥吃的味道一样,根本停不下来啊。

        在随荷大快朵颐之际,邹荷要了两壶酒,都摆在她面前。

        杨清瞅了一眼,学乖了,默默吃菜。

        “砰”一壶酒放在了杨清面前。

        邹荷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杨清也记起了许多年前在这儿的那一场大酒,几乎从不喝酒的他,喝了个酩酊大醉。

        可惜,再来这儿,物是人非。

        凌大哥、秦大哥、还有好多人都不在了。

        还好,你还在。

        杨清将杯子端起,一饮而尽,酒水顺着喉咙流入,一股辛辣。

        “接下来怎么办?小落那边可是有了新况了。”邹荷毫无征兆地以心声说道。

        杨清皱了皱眉,“我相信荀叔叔。”

        “荀叔叔要是那么可靠,就不会有凌大哥和荀姐姐的事了。”邹荷并不同意杨清的看法。

        “那是个意外。”想起那些事,杨清干脆拎起酒壶,给自己猛灌了一口。

        “那这次呢?再次意外怎么办?”邹荷也愈发烦心,杯中酒不停。

        杨清凝望着眼前的这张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面孔,坚定道:“当年没能护住凌大哥,这次舍了命也要护住云落。”

        “你别......”急喊了个开头,邹荷立刻强装镇定,“别喝那么多。喝醉了找谁驾车。”

        开什么玩笑,合道境中品大剑仙,喝这种凡间酒水,不想醉的话,一辈子都不会醉。

        杨清嘴角勾起笑意,默默给自己倒上一杯,怡然自得地朝嘴边递去。

        忽然一只手伸出,将杯子朝上一拱,酒水瞬间洒落一脸。

        扭头望去,邹荷恍若什么都没有发生。

        “快吃吧,酒留在马车上我陪你喝。晚了就不好跟上他们几个了。”杨清丝毫没有动怒,难得温和道。

        “要你管!陪我喝酒,你谁啊?”

        邹荷拍了拍随荷的背,“小丫头,吃慢点,脑袋都快埋进碗里去了。”

        当三人重新上路,随荷躺在马车的软塌上,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心里想着:“落哥哥,你在干嘛呢?”

        孙大运在来之前设想过,开始会很痛,然后会更痛,但只要咬牙

        过去,最后估计也就麻木了。

        但当他进了化龙池之后才明白,根本不是他想的那回事。

        剥皮,真的就像是有人生生将自己的皮撕开一个口子,然后顺着脚底,缓缓掀起。

        更关键的是,他发现在这个池中,自己的各项触觉都灵敏了许多,让这份痛苦在自己的脑海中放大了无数倍。

        整个过程bi}真而清晰。

        他差点在第一个瞬间就要承受不住,捏破那块方形玉牌。

        可终究还是忍住了,紧咬牙关,坚固的牙齿都缓缓碎裂。

        瞪圆了双眼,眼眶崩裂,血泪横流,浑然不觉。

        整个皮被剥下,从外面四位长老的角度看去,并没有什么变化,衣衫依旧存在,只是从一张血淋漓的通红面孔上,分辨出,他已经扛过了第一阶段。

        化龙池边,四个长老的视线都汇集在池中。

        这个圆脸小胖子虽然跌跌撞撞,可终究成功撑过了两个时辰,不仅如此,坚持到现在,已经将近四个时辰了。

        但这并不能引起这四位的惊奇,他们视线真正汇集的中心,是另外的那个青衫少年。

        自从他坐下去之后,就几乎没动弹过,像是睡着了一般。

        对比起旁边的孙大运,对比起之前来化龙池的圣水盟弟子,在里面痛苦抽搐翻滚的样子,实在是太过诡异。...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