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第一百一十章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梅岭之巅,伫立了数百年的大殿和广场,曾经静默地见证过无数的风云变幻。

        今天,显然也并非寻常的一天。

        在这一天之间,它陪着广场上的人一道,见证了这段跌宕起伏。

        一个身着红衣,戴着帽子的青年忍不住感慨一句,“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通俗又充满哲理的话,引来身边人连连点头。

        在白衣剑仙杨清出现之前,那尉迟重华是何等威风凛凛,张扬跋扈,轻描淡写就压得对面的死的死,伤的伤,毫无抵抗之力。

        而在杨清出现之后,一人一剑,轻描淡写就逆转了局势,逼得尉迟重华不得不屈辱道歉不说,此刻竟是要了他的命,去偿还梅宗主的债!

        仗着拳头大就耀武扬威果然不好,遇见拳头更大的,总要吃大亏。

        可如今这世道,不将拳头,不讲背景,还能讲什么呢?

        一辈子很长,成长却只需要几个瞬间。

        场中众人觉得自己已经经历了许多个瞬间。

        尉迟重华看着盘旋在头顶的飞剑,心中无比清楚这一剑要是下来,自己定然是抵挡不住的,不禁急切开口,“白衣剑仙,此事我愿作补偿,请您示下!”

        杨清看了一眼庾南山,庾南山道:“当年我可比你狠多了。”

        杨清一笑,突然神色一变,眼神微凝,飞剑急速朝尉迟重华眉心飞去。

        尉迟重华连忙双手连拍,试图尽量拦下飞剑。

        飞剑势如破竹,堪堪要没入尉迟重华眉心之时,另外一柄通体碧绿的飞剑在空中跳跃着,穿过空间,竖起在尉迟重华的眉心处,挡住杨清的这把晶莹飞剑。

        一个紫衣剑客跃上台阶,抚着胸口,似乎心有余悸。

        杨清叹了口气,“阴魂不散。”

        尉迟重华劫后余生,连忙转头看去,瞬间恭敬行礼,“尉迟重华见过长安大人,谢大人救命之恩。”

        陆绩和袁钰都默不作声,对朝廷的人,他们没必要巴结也没太多必要敌视。

        长安朝他点了点头,看着杨清,“我承认,用了点小手段,有些抱歉。”

        本命飞剑已经缩回了窍穴之中,杨清握着手中长剑,眉毛一挑,“怎么说?”

        长安想了想,一挥手,隔绝了两人交谈的声音,不让外人听见,“尉迟重华不能死。死了这事我压不下来。”

        杨清淡淡道:“没谁不能死的。”

        “那你身后的云落呢?”

        “他们连凌大哥都杀了,还在乎云落?只是杀不了而已。”

        长安看着杨清,又瞥了一眼他身边的庾南山,也是个故人啊,他沉默一会儿,“其实我都想杀了云落。”

        杨清眉毛一挑,“那就是今天得分个生死?”

        长安连忙摆手,“何必呢。我就说说。”

        “话不能乱说。”

        “我只是想,但绝不会亲自动手,这是承诺。但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想杀他?”

        杨清示意有屁快放。

        长安叹了口气,“你是知道我的根脚的,杨灏是个好皇帝,或者说至少在当皇帝这件事上,他做得不错。”

        杨清一脸鄙夷,“可他登基路上那些肮脏和鲜血呢?”

        长安一摊手,“这我不在乎,因为天下百姓也不在乎。”

        “可我在乎!还有许多人都在乎!”杨清的表情终于有了些激动。

        长安叹了口气,“你们对于这座天下的人来说,何异于九牛一毛。”

        “有些事,不可能就那么算了的。”杨清的语气决绝而坚定。

        长安摇头,“对于天下的百姓而言,能吃上一碗饱饭,养得活子女,过得下日子,就行了。他们不想改朝换代,也禁不起这个动荡。”

        杨清再次挑眉,“那就没得聊了?”

        长安手中也出现一把碧绿色的长剑,“真不想打架的。”

        杨清寒声道:“长安,你可清楚此刻你出手意味着什么!”

        长安的神色微微有些遗憾,对,就是遗憾,“很清楚。”

        杨清勃然大怒,十几年闭关之后,第一次不再压抑自己的剑气,全力出手。

        长安突然祭出一尊宝塔,将二人笼罩进去。

        众人看着高高悬停在空中的宝塔,目瞪口呆。

        两位剑仙从最初的故人相逢模样,开始嘴唇微动,似有争吵,再到最后拔剑相向,又瞬间消失。

        尉迟重华瞬间反应过来,仰天大笑。

        长安缠住了杨清,那此地又重新归自己支配了。

        经过刚才的头铁尝试,他如今对天榜的排名深信不疑,长安第四,杨清第五,那么杨清必定凶多吉少。

        夜长梦多,别像刚才一样横生枝节了,就赶紧做正事。

        他沉声道:“场中无关人员,速速滚蛋!”

        原本密密麻麻在看台之上的众人,轰然如作鸟兽散,一转眼,刚才还将广场围得满满当当的人群已经四散离去。

        在长长的台阶上飞速奔跑,不时滚作一团,凌乱不堪。

        落梅宗的长老和弟子都缩在主厅内的一角,噤若寒蝉。

        安坐着的,便只有袁、陆、谢三家子弟了。

        尉迟重华朝着郁南看了一眼,郁南连忙迅速地跑了过来。

        虽说刚才尉迟大人在杨清的表现算不得好,可这并不妨碍人家依旧是合道境的大修士。

        这些问题上,郁南可不会犯傻。

        反而,他还要比之前更卖力些,更尊敬些,这才是真正得到尉迟大人青睐,走进他的内心的办法。

        不得不说,这个郁南,心机不似少年。

        袁枢双目微凝,要开始第二步了吗?

        郁南看着已经止住了悲伤的梅晴雪,郑重一拜,“晴雪姑娘请节哀。”

        梅晴雪看着郁南,正要欠身致谢,庾南山平静说道:“刚才害死你师尊的,就是这位尉迟重华。”

        梅晴雪瞬间站起,冷面寒霜,朱唇不启。

        郁南摇着头,“晴雪姑娘,您痛失恩师之情郁南能够理解,可是尉迟大人也是在这落梅宴上痛失爱徒啊。”

        说完他将高宣身死,梅南岭承诺之事简单讲了。

        “高大哥的尸首如今都还在落梅宗内停放,不得入土为安,即使是这样,尉迟大人也宽宏大度,并未纠缠落梅宗,只是请落梅宗派人与之切磋,以消心中忧伤,递出一个台阶,打算轻轻揭过此事。梅宗主却主动出面,在与梅宗主公开切磋中,尉迟大人不仅压了境界,而且还让梅宗主先出的手,只是不曾想失手伤了宗主,这一切纯属误会。”

        他转身看着还剩下的众人,尤其是指着那些缩在一边的落梅宗长老和弟子,“此事众目睽睽,皆可作证,晴雪姑娘不相信我的话,也应该相信你们自家长老和师兄妹的话吧。”

        他的眼神不着痕迹地在梅香影脸上掠过。

        梅香影悄悄上前一步,“晴雪师妹,此事确如郁公子所言。”

        有人开了头,自然便有人接下去。

        何况在她们听来,似乎的确如这位风度翩翩的郁公子所言,并无夸张之处。

        再说了,如今宗主没了,郁公子势大,还是不能得罪了。

        甚至有长老都叹息一声,“晴雪丫头,宗主之死,确如郁公子所言,怪不得尉迟大人。”

        瞧瞧、瞧瞧!南岭,这就是你为之守护一生的落梅宗,你的师姐师妹,你的弟子下属!

        庾南山心中冷漠,看着静静躺在地上的梅南岭,和默默跪在她身旁,对一切恍若未闻的梅挽枝,痛心不已。

        云落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等着看郁南耍什么花招。

        梅晴雪贝齿轻咬朱唇,看着郁南,没有说话。

        郁南连连摆手,“长老切勿如此说话,宗主之死,尉迟大人与我都深感愧疚,尉迟大人愿担任落梅宗的记名供奉,若落梅宗有难,尉迟大人定当代为援手。”

        一阵喜色顿时浮现在落梅宗的诸多长老弟子身上,落梅宗修为最高的不过是梅南岭的问天境下品,这么多年靠着些手腕和多年积攒的香火情苦苦支撑,已是艰难。

        若是能得到尉迟重华这样的合道境中品大修士作为供奉,今后哪里还有什么后顾之忧。

        此刻的她们恨不得赶紧应下,免得尉迟重华反悔。

        郁南抛出一句还不够,他凝望着梅晴雪绝美的面容,“我愿娶晴雪为妻,恩爱一生,倾尽全力,守护晴雪及落梅宗平安,成全梅宗主毕生夙愿。”

        云落面露讥讽,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庾南山将郁南和尉迟重华的计划看得明明白白,不过他没有出声,想要看看梅南岭的这位爱徒自己会作何选择,是不是那只长脸蛋身段,不长脑袋的花瓶。

        梅香影花容失色,一个站立不稳,看着郁南就要说话,尉迟重华双目一凝,真元悄悄侵入她的身体,将她一下子放倒。

        旁人连忙扶住,只当她是忧心劳累过度,晕厥了。

        立刻便有长老劝道:“晴雪丫头,这是好事啊,你和郁公子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应下此事,可不是后半辈子幸福无忧么。”

        不等梅晴雪说话,一个声音在主厅外响起。

        “啧啧啧,今天可真是开了眼界了,郁公子这张嘴了不得了不得。”

        众人一看,却是袁家袁枢。

        郁南转身,盯着袁枢,“郁南句句真心,袁兄此言何意。”

        袁枢笑着开口,“听了郁公子的话,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虽然我当着这么多人,把你们宗主打死了,可那是你们宗主自找的,怪不得我,相反啊,我都没用全力,你们还应该感激我。是不是这么个道理啊?等于说杀了你们的人,你们还得欠我的情,然后还得赔我一个名列胭脂榜的天才女修才行,这世间可有这样的好事?这不是巧舌如簧,颠倒黑白是什么?”

        刚才那个开口劝说梅晴雪的长老臊得满脸羞红,闭口不言。

        袁枢的神情蓦地庄重严肃起来,“你伙同尉迟重华,设计逼迫落梅宗,被梅宗主所阻,便借机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打杀了梅宗主,如今却还要借机渗透落梅宗,迎娶晴雪仙子。郁南你好坏的心肠!”

        尉迟重华凝如实质的锐利目光盯住袁枢,“袁家小儿,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袁枢承受重压,苦苦支撑,却始终挺直着腰杆。

        袁钰站到袁枢身前,替他挡住这道目光,“怎么,你们能做还怕人说?恼羞成怒?你郁南之前不还口口声声,非江东明珠不娶吗?”

        他是铁了心要拉上陆家一起下水。

        郁南平静道:“越王殿下也有两个平妃。”

        陆瑜腾地一下站起,“做你大爷的春秋白日梦!”

        云落高喊一声,“骂得好!”

        袁枢继续朝着梅晴雪深情道:“梅姑娘莫怕,我袁枢对姑娘一见倾心,思慕良多,必不让此等奸诈小人的奸计得逞,他若敢借势相逼,我袁家定当鼎力相助!”

        尉迟重华冷冷道:“你能代表袁家?”

        袁枢神色平静,袁钰笑着说,“我觉得能的。”

        庾南山叹了口气,若非之前在山下,就是这袁钰将自己和云落拦住,否则只看这会儿,袁家倒真是义正辞严,慷慨激昂,说不定自己也会倾向袁家。

        陆绩一个凌空板栗打在陆瑜的脑袋上,陆瑜连忙起身,“晴雪姑娘莫怕,我陆家也支持你!”

        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不过娶妻就算了,我现在还没结婚的打算。”

        一句话让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多了一丝滑稽。

        袁钰看了看陆绩,这陆老二还是够意思,关键时刻还是六族自己人靠得住啊。

        余光扫了一眼低头安坐的谢宇,谢家也没来什么人,小辈说话也不顶用,算了,不勉强他了。

        喜色重新出现在落梅宗众人的脸上,谢天谢地,无论梅晴雪怎么选,这落梅宗都算是安全了。

        尉迟重华见势不妙,心思急转,干脆调转枪头,看着一直不吭声的梅晴雪,“梅姑娘,看来你需要做个选择了。”

        袁钰心中琢磨着,让梅晴雪此时做出选择,选择袁枢的可能性极大,毕竟她的师尊是因尉迟重华而死,故而也开口道:“梅姑娘,不必心忧,只要尊从内心即可,老夫也承诺,若是你选了枢儿,老夫也可以在落梅宗当个记名供奉。”

        背负着许多双来自平日里熟悉的长老、师姐妹殷殷期盼的目光,梅晴雪终于开了口。

        “感谢大家好意,晴雪只愿为恩师守陵,为宗门尽力,暂时无心私事。”

        一个落梅宗弟子忍不住开口道:“你选一个,就是为宗门出力啊!”

        庾南山再忍不住,朝着那姑娘怒吼道:“给老子闭嘴!”

        尉迟重华叹息一声,“女娃娃,今天可由不得你啊。”

        袁钰也笑着道:“梅姑娘,还是选一个吧。”

        “你们聋了啊?没听见人家说了没心思吗?”

        云落缓缓上前,一脸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