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风流不能下流

第一百三十六章 风流不能下流

        一秒记住,,更新快,免费阅读!

        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如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每个人都曾在小时候盼望着长大,又有多少人在长大后想回到过去。

        回到那并无闲事挂心头的时光里,惬意徜徉。

        对此刻坐在古渝味之中的少年们而言,长大实在是一番太过猝不及防的遭遇。

        生离、或死别,惊变、或噩耗,生活总是满怀好意地用各样的波澜,消解着我们子里的乏味和平和,姑且当它是好意吧,否则这子还要怎么过下去呢?

        陆琦和崔雉一杯一杯地碰着,一口一口地干着。

        从第一口的辛辣呛人,到后面的渐渐柔顺,再到最后的麻木,两个心事满怀的姑娘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偌大的家族之中,就鲜有不喝酒之人。

        因为生活太难,只有在喝酒之时,才能短暂地离开那俗世的纷扰,忘忧酒,可忘忧,难忘忧。

        裴镇担心地看着两个师妹,朝霍北真递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霍北真以心声对他道:“让她们放松一下也好,你心中定然也有忧虑,要不你也喝点吧。”

        裴镇摇摇头,“出门在外的,还是小心为妙。”

        “想要来惹事,得先问过我手里的剑。”霍北真笑了笑,“如果我的剑也不行,那你清醒着也没什么用。”

        裴镇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小二,再来两壶酒!”

        然后按住绪低落的符天启,“天启,来!”

        霍北真微微一笑,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对这些孩子来说,醒酒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无妨。

        只是,千里之外的云落,哎!

        这老荫茶怎么这么苦。

        两张国色天香的面孔上,都悄悄爬上了一丝绯红,醉得憨态可掬。

        符天启被裴镇一杯一杯地灌着,很快脸庞就红得跟猴股一样,趴在桌上睡着了。

        按照某些奇怪的规律,这样一行在这鱼龙混杂、人来人往的酒楼之中,往往都会遇到一些头铁之人,做些无脑之事。

        可惜,今天这次,风平浪静。

        霍北真叫来小二,付过饭钱,再吩咐他去雇来一辆宽大的马车。

        他拍了拍还能动弹的裴镇,让他扶着崔雉。

        自己将符天启朝肩上一扛,另一只手,扶着陆琦,缓缓朝外走去。

        永远都是一玄色衣衫的崔雉,在醉态之下,没了往的冷面寒脸,时不时冲裴镇展颜一笑,百媚横生。

        白衣如仙,气质超然的陆琦,此刻也仿如从姑山上落入人间,食了人间烟火,有了些烟火气息,步子虚浮,跌跌撞撞,好在霍北真牢牢把着她的手臂。

        再加上被霍北真扛在肩上的符天启,这一行五人,将堂中的眼球牢牢吸引。

        男的先瞧瞧崔雉,再看看陆琦;

        女的东瞅瞅裴镇,西瞄瞄霍北真;

        俱是两眼放光。

        稍过一会,率先反应过来的女人眼睛眯起,笑着对边的男人问道:“好看不?”

        还在发呆的男人下意识地点点头,女人一把扯起男人的耳朵,“你再点下脑壳试一哈呐?”

        男人这才魂飞魄散,看着自家媳妇那张熟悉的、微微发黄的脸庞,一脸正气,“娘子,你最好看了,我看那两个姑娘虽说也算是不错,可比起我娘子来还是差了好些!”

        “两个?你还看了两个?可以啊,胃口不小啊!”女人的嗓门瞬间提高了一丝,手上的力道也大了一分。

        男人连忙哆嗦着,“疼!疼!我只是瞧着旁人都在看,所以好奇了一眼,结果发现两个都没娘子好看,真不知道他们在稀罕些什么!”

        女人哼哼两声,缓缓松开手,悄悄一脚跺在男人的脚背上,“油嘴滑舌!”

        男人长出一口气,至于那些什么你不也在看男人的话,是打死也不敢说的。

        这些姑娘看看也就算了,子,还是得跟自家娘子过下去。

        拎得清,才过得好。

        那些拎不清的,总是要吃大亏的。

        江州城有江州侯,江州侯府中有个小公子,生得相貌堂堂,也是一个风流人物,自诩风流而不下流。

        当他瞧见陆续被扶上停在古渝味门口的马车上的两位姑娘时,惊鸿两瞥之下,瞬间迈动脚步,来到马车旁。

        “两位姑娘,在下江建木,有缘相见,可否相识一番?”

        裴镇刚刚将崔雉和陆琦扶上马车,瞅了一眼这个小子,“你谁啊?”

        “我是江建木啊。”江建木也不动怒。

        裴镇心烦意乱,挥了挥手,“没空,滚蛋。”

        随即从霍北真手里接过符天启,也放入车厢。

        “有没有空是姑娘说了算,姑娘可否答应一声?”江建木提高声调,喊了一声。

        崔雉在迷醉中只觉得烦躁,“滚!”

        江建木还想再问问另一位姑娘的意见,自己怎么看也比这个满嘴脏话,不讲礼貌的男子要好些不是。

        一只手搭住了他的肩膀,一个青衣男子对他微笑道:“朋友,适可而止。”

        江建木歪着脑袋想了想,点点头,远远退开。

        霍北真深深望了他一眼,然后吩咐车夫挥动马鞭。

        裴镇留在车上照顾三人,霍北真翻上马,缓缓跟上。

        原本骑来的五匹快马中剩下的四匹,只好顺便处理给了马车行。

        江建木呆呆地看着远去的马车,一脸遗憾。

        后一位随从凑过脑袋,“公子,要不要?”

        说着他的神中露出一丝狠!

        江建木扭头盯着他,忽然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跟着我这么久了,都还不懂事,流氓才

        用抢的!”

        人家看不上就看不上呗,这种事,讲究的是个你我愿。

        这些满脑子都是打打杀杀的莽汉,哪里懂得的美妙。

        江建木长长叹息一声。

        实际上,是因为打不过啊。

        一辆缓缓行驶在江州城的马车中,邹荷朝着外面吼道:“你行不行啊?随荷都饿得肚子咕咕叫了!”

        不等外面的杨清答话,被她搂在怀里的随荷弱弱地抬起头,“小姨,是你的肚子在叫。”

        邹荷一把揉在随荷的脑袋上,故作险地笑着,“小随荷长大了,翅膀硬了?”

        随荷郁闷地闭上了嘴,等着吃小姨说的好吃的。

        邹荷的脑海中都还能记起许多年前,在古渝味的那个夜晚,大家对酒当歌,从黄昏落喝到月上中天,再喝到晨光微熹,鸡鸣犬吠。

        印象中,只记得了那里的酒,却忘了菜是个什么样的滋味,也就是在那一晚上,她和他迷迷糊糊被怂恿得喝了一碗交杯酒,事后常常被凌大哥调笑。

        想到这里,她心中又腾地升起一阵火气,“姓杨的,你到底行不行!”

        杨清一阵头大,你要说我别的我也就忍了,男人怎么能不行呢!

        破天荒地反驳了一句,“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吗?”

        邹荷柳眉倒竖,“占老娘便宜?姓杨的,胆儿肥了?这么肥的胆儿当年为啥要跑啊?”

        杨清识趣地闭了嘴,直想扇自己两嘴巴子,多这句嘴干嘛!

        当马车缓缓停靠在古渝味的门口,车夫杨清跳在一旁,邹荷牵着随荷走出马车,刚刚目送霍北真一行离开的江建木眼睛一亮。...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