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符之道,符道之

第三十九章 符之道,符道之

        姜老头看见云落走进,便随意地停了手,裴镇浑身是血地昏迷在地,手中木剑早已跌落在一旁。

        云落有些惊讶,“前辈,您在教他学剑?”

        姜老头看着窗外,“不然我打他好玩?”心里却嘀咕着,这小子确实挺欠揍。

        云落长揖及地,这些天来,对于姜老头在剑宗的地位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他愿意教自己和裴镇学剑,是自己两人的福分,“多谢前辈。”

        姜老头瞅着像死狗一般瘫在地上的裴镇,“哎,没有你扛打啊。”

        云落哭笑不得,随后姜老头便吩咐他做起了之前霍北真所做的事,将裴镇搬到浴桶中,浸泡药浴,然后又回到姜老头面前。

        姜老头大咧咧地蹲在一把椅子上,“全学会了?”

        云落有些犹豫,“算是吧。”

        姜老头双目一瞪,“什么叫算是吧,会没会?!”

        “会了,会了。”

        从椅子上跃下,姜老头看着云落,神情微微有些严肃,“做好准备了没?”

        深深地调息几口,云落对着姜老头坚定地点了点头。

        云落盘膝坐下,姜老头站在他对面,准备出手撤去剑气阵。

        临到此时,万事洒脱的姜老头竟微微有些患得患失,又问了一句,“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本已经闭目内视的云落睁开眼,再次点了点头。

        姜老头心中暗叹一声,开口道:“剑气阵一旦解开,你要忍住,用符箓之道画符,快速的消耗掉符力,至于对象。”他左右看了一下,“就朝着我吧。”

        云落闭目点头,姜老头轻喝一声,“来了。”双手一指,云落丹田之内的冲天剑气阵瞬间崩散,一道道剑气在云落不知道的情况下飞速地钻入了剑气九转的十八个窍穴之中。

        原本轻轻飘荡与世无争的符力,在没了剑气阵的束缚之后,轰然炸开,在云落全身经脉之中涌动。

        云落面容登时变得狰狞而痛苦,强行收束心神,舌尖一咬,用疼痛维持一丝清明,回想起那位帅气大叔所传授的符箓之道。

        “符者,书也,字也,圣人造字而鬼神惊,上感天人,下应阴阳。符之道,其实是符道之。”

        “道,不是大道,而是告诉,告诉谁?告诉这片天地,告诉无时无刻不存在于我们身边的天地元气。”

        “怎么告诉?就是用我们画出来的符来告诉,告诉天地我们想做什么。什么是符,花鸟鱼虫的痕迹是符,大河奔腾的线条是符,枯叶绿草的脉络是符,风吹幡动的招摇也是符。”

        当时的云落不解问道:“那符是模仿?”

        帅气大叔笑了笑,“那是画家。取其意而忘其形,你想将那片山搬来,便要去想山峦之厚重肃穆;想要吹一阵风,便要想着那风是如何在天地之中流淌。所有的符,就是要清楚明白地告诉这片天地,我们要什么,讲解得越清楚,符力也就越精纯。”

        “所以,符道的传承,无法模仿前人的路,每一位符师,都是独一无二的。你好好揣摩。”

        这些漫长的回忆都是在一瞬之间闪过,云落想起当日在剑魂福地的洞窟之中,那些被瞬间禁锢的剑魂兽,抬起右手,轻轻画出一个井字,当最后一笔的那一竖落下,一阵符力涌动,将姜老头笼罩。

        姜老头感觉到身体微微一紧,虽然对他而言,这样的禁锢是微乎其微的,但这意味着一件事。

        他看向云落的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和惊奇,竟然真的成了?

        虽然文伟告诉过他,符临那小子只是将符道的一些入门基础告诉了云落,让其修炼,但仅仅一天的时间,也过于不可思议。

        据他所知,符临当年从开始学习到画出第一道符用了多久来着,一个多月吧?

        但实际上,却是不能这么看的。

        符临当年的学习是将符道作为立身之本的,他师父教导他的方式也是循序渐进,先学基础知识,打好地基,再由易到难,一步一步走得扎实。

        云落这纯粹就属于赶鸭子上架,或许已经称得上当世符道第一人的符临,将自己毕生的符道感悟选了些最根本的道理一股脑塞给他,你自己琢磨去吧。

        要不是这些年云落习惯了荀郁如出一辙的教授方式,估计只能两眼一抹黑,抓瞎。

        别忘了,这四年来,他还没有任何效果地感知了四年的天地元气,对天地元气的流动已经到了极其敏锐的地步,再加上符天启在洞穴中一连百余次的井字符演示,这才有了现在的这一笔。

        哪怕就是这么多机缘巧合之下,云落也就会画这一道符而已。

        符道,何其难也。

        若非如此,四象山出了个符子,大端王朝怎么会撕破脸也欲将其灭杀在襁褓中,隐忍一生的四象山山主又何必拼掉老命也要保住符子。

        世间的修炼法门,大多是纳天地元气为己用,比起符道的直接勾连天地,少了一份直接。

        符道,在某种程度上,尤其是在符师眼中,是要高出一筹的。

        仿佛回到了那天福地之中的洞穴,外面涌动嘶吼着无数的剑魂兽,端坐在地上挥动手指的成了自己,随着手指不断挥动,一道道井字符的诞生越来越迅速,符意渐渐精纯。

        姜老头看着云落脸色渐渐平缓下来,心中长出一口气,身上的一道道禁锢也没有被他震散,面带微笑,如同欣赏一位后辈的杰出作品。

        体内的符力被消耗一空,真气骤然解脱束缚,流转全身,云落的手指不停,在空中再画出几笔,瞬间感觉到丹田一空,聚气下品的真气被一抽而尽,一阵虚弱感骤然来袭,跌坐在床上。

        姜老头猛地一惊,震散身上的禁锢,就要冲过去,不想一道比之前所有加到一起都还要强大的符光闪烁,竟然让他身形一滞。

        就这一会儿,云落睁开眼,看着姜老头,笑道:“姜前辈,我没事。”

        姜老头感受了一下,然后将禁锢轻轻震散,走过去,一巴掌呼在云落头上,笑眯眯地道:“老夫受了你那么多道符,扇你一巴掌不过分吧?”

        云落捂着脑袋,一脸真诚,“不过分不过分。”

        “孺子可教。”

        吩咐云落去看看裴镇,姜老头独自在屋子里,打开窗子,望着山崖之下,心里琢磨着:荀老头还真是够下本钱啊,把这小子的丹田弄得跟平常人四五倍那么大,聚气下品的真气量都快赶上凝元境下品了。真不怕这傻乎乎的云小子自暴自弃吗?

        还别说,半日聚气,一个月了,还是聚气下品,换个人估计早疯了,这傻小子还跟没事人一样,也是个奇葩。

        云落也学姜老头蹲在一把椅子上,看着裴镇微微痛苦的面孔,想起那晚跟裴镇在月下的屋脊上喝酒,聊起的那些话,他嘴角泛起温暖的笑意。

        裴镇睁开眼睛,四周一望,看见云落,有气无力地笑道:“干嘛这么色眯眯地看着我。”

        云落的声音也很轻,“受苦了。”

        裴镇微微紧张地问道:“没事了?”

        “没事了。比以前更好。”

        “那就好,我睡会儿。”

        说完这句话,裴镇真的就这样躺在被染成血红色的药汤中睡着了,眉头舒展,心神宁静,发出轻微的鼾声。

        擦了擦微微湿润的眼角,云落走出小屋,找到姜老头,“姜前辈,我们开始下一步吧。”

        ------------------------------------------

        霍北真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走到了小灵脉,范离阳现身相见,看着霍北真道:“你可算来了,那三位找了老夫多少回了。”

        霍北真长叹一声,“长老会那边你也知道,我现在还脑壳疼呢。”

        如此年轻六境剑修,只要霍北真愿意,未来成为剑宗的一个长老那是手拿把攥的事,故而此次陈清风允许霍北真旁听,众长老均无异议,谁也不愿这么平白无故地得罪一个前途无量的未来长老。

        这两天,霍北真算是真正见识了剑宗背后的云波诡谲,错综复杂。

        那个给崔顾递送符箓的女子,是剑宗的一位女弟子,陈清风本意是废去修为,逐出山门,便立刻有长老说,还是交给崔家处置的好,毕竟是崔家内斗。

        乍一听似乎也说得过去,但仔细一想,这难道不是剑宗弟子勾结外人,暗害自家弟子?凭什么要交给崔家?

        这一桩先不说,还有更扯的。

        有长老推理道这符剑不可能一直被那个自杀的弟子保管,一定是有人暗中接触,下了命令并且将符剑交给了他,可以顺着这条线挖下去。

        便又有长老提议了,在那之前那么多下过山的弟子挨个盘查吗?把人家当做罪人盘查之后,这些弟子能不心生怨怼,之后还如何为剑宗劳心劳力,为了这么一桩小事,而坏了剑宗基业,这划得来吗?

        笑话!这怎么就是小事了,弟子被谋害而不查明,坏了规矩,乱了人心,这才是坏了剑宗基业!偷换概念一个比一个纯熟,偏偏还一副正气凛然为了剑宗着想的嘴脸,谁知道背地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瓜葛。

        霍北真这些天真的忍得很辛苦。

        所以,当宗主师尊让他来这儿的时候,他长舒一口气。

        范离阳点点头,“我也知道些风声,所以也没去请示该如何回复他们,可算把你等来了。”

        霍北真扔出一句,“都不容易。”朝范离阳拱拱手,去了小屋。

        他看着被他召集出来的一男二女,虽然精气神挺足,但眉宇之间还是有些忧色,便笑道:“不用担心云落和裴镇了,他们很好,在剑宗呢。”

        三人闻言又惊又喜,符天启疑惑道:“在剑宗?为啥不回来这儿?”

        陆琦和崔雉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之前云落就有一个月没有回来,这次应该也一样。

        看似经过了那么多事,其实这会儿也就才是他们试炼完成的第二天傍晚。

        霍北真道:“他们在疗伤呢。好了,别担心他们了,我是来给你带好消息来的。”

        三人目光中有疑惑,霍北真道:“忘了?试炼是有奖励的啊,你们三个是试炼的前三甲,这奖励还没发呢。”

        三人这一天多都没来得及想这个事,这会儿被霍北真提起,又得知二人没事的消息,倒是有了些激动和兴奋。

        霍北真咦了一声,“都到上品了?”

        三人嘿嘿一笑,还是有些自豪。

        经历了之前的战斗,数次的消耗与补充,这一天多陆琦和崔雉将精力都放在了修炼上,符天启在休整之后也是进境神速,赶上了二女的步伐。

        霍北真道:“那就好些,明天的奖励会有个小仪式,你们修为高点,也好应对。”

        崔雉目光一凝,“会有风波?”

        霍北真平静道:“有比较,就会有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