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当年事苦不堪言

第三十二章 当年事苦不堪言

        锦城的繁华陈清风早有领教,马车在他的指挥下七弯八绕,终于走到了一条巷口。

        不同于其余的小巷,这条巷子在陈清风到达的戊时时分依然灯火通明,车水马龙。

        国相府安静地伫立在巷子的深处,占据着锦河上游最秀美的风光。

        陈清风亲自下车,门房迎了出来,陈清风从怀中摸出名帖,递给门房,门房扫眼一瞧,赶紧一拱手,吩咐门厅奉茶,小跑着进去通报去了。

        名帖上写的是白清越的名字,要找的人是蒋琰。

        剑宗的几个大人物,寻常人并不知晓其样貌。

        不多时,蒋琰亲自出迎,把着陈清风的手臂哈哈笑道:“何事劳动您亲自跑一趟。”

        陈清风心湖之上响起蒋琰的声音,“出事了?”

        陈清风同样笑着道:“许久未见,偶然路过,便来拜访蒋大人了。”

        同样以心湖涟漪道:“云落中了符剑,昏迷不醒。”

        蒋琰哈哈一笑,“走,喝酒去。”

        吩咐一声,两人并肩上了陈清风的马车。

        当车帘彻底放下的一瞬间,两人脸上的笑意同时消失无踪。

        凑近看了看云落的情况,尤其是他腹部插着的符剑,蒋琰语带埋怨,“怎么搞成这样?”

        陈清风叹了口气,神情无奈,“这届学生背景太复杂了。”

        蒋琰再次仔细打量符剑,摇着头,“还是你们做得差了。”

        陈清风有苦自知,“自从十五年前四象山前任山主身亡之后,四象山便再没来帮忙维持过剑魂福地的符力禁制,这次两个孩子受伤,都是因为这方面的问题。”

        蒋琰理了理衣衫,在陈清风对面坐下,“人就交给我,你先回去?”似乎也觉得这个要求有些不合理,又补了一句,“你知道的,国相不见外人已经很多年了。”

        陈清风打个稽首,下了马车,把车夫一块带走,不多时一个车夫不知从何处沉默走出,坐上马车,安静驶离。

        陈清风带来的车夫站在他身后,望着远离的马车,问道:“宗主,咱们去哪儿?”

        陈清风转身望了一眼四周的灯火,“回宗门。”

        车夫点点头,起身欲走,却发现陈清风脚步未动,正斜眼看着他。

        他愣愣地道:“走啊宗主!”

        陈清风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找个马车啊!老子累了一天了,马车也给人抢走了,还想让我这把老骨头跟你走回去吗?”

        车夫这才反应过来,一溜烟跑得没影儿了。

        在周遭明灭的灯光中,陈清风慢慢地踱步朝前走去,回味着刚才那一巴掌,“果然舒服,怪不得姜师叔那么喜欢拍人。”

        将云落交给蒋琰之后,他仿佛卸下了重担,虽然只是暂时的,但也不妨碍他享受一下这段时光。

        马车还在城中漫无目的地行驶着,不过车厢中已经空无一人。

        老旧的小院中,白发老头站在一间卧室的床边,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云落,眉头紧锁。

        文伟和蒋琰分立两侧,莫非此人便是???

        蒋琰眉头同样蹙紧,“大人,如何?”

        蜀国国相,八品巅峰的大修士荀郁,竟然就一直隐居在这座老旧的小院之中!

        荀郁很忧郁,也很犹豫。

        忧郁在于他认出了附骨符,传言当初打造这把符剑的四象山大符剑师一共打造了三把,其中有两把已经被用了,第三把久未现世,不想就用在了云落的身上,中此符剑者极其难治。

        犹豫在于,他同样认出了姜老头的剑气阵,在剑气阵的镇压下,符力已经蜷缩起来,潜伏在丹田之中,此时他是有办法可以根除云落体内的符力的,但问题是这样一来,云落的丹田也会破损,丹田一破,修行就算废了。

        将情况简单地告诉了文伟和蒋琰,荀郁坐在床头,轻轻抚摸着云落的面庞,看着他在昏迷中依然皱起的眉头,面露悲悯,心中快速地衡量着各种解决办法的利弊。

        突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在门口响起。

        ---------------------------------------

        随着一阵阵符光闪烁,符天启面上的痛苦渐渐消失,平静下来,不再痛苦,过了不久,便睁开了眼睛。

        用力地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瞪大眼珠,又惊又喜,“师父?”

        邋遢汉子面上出现了笑意,“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符天启笑嘻嘻地道:“师父出手,自然是没问题的。”

        全然不似在剑宗时的拘谨。

        邋遢汉子佯怒一瞪,符天启连忙闭目感受了一下,“真没问题了。”

        邋遢汉子微笑道:“饿不饿,我给你煮个粥吃。”

        符天启点头如小鸡啄米。

        邋遢汉子微微一笑,操持家伙淘米熬粥,符天启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便开始帮师父收拾屋子。

        时光仿佛回到了过往的十多年,在那些山河林间、破庙古寺的日子,一切都那么自然。

        端着粥喝了一口,符天启脸上的笑容温暖纯真,还是熟悉的味道。

        邋遢汉子拎了把椅子坐下,看着焕然一新干净整齐的屋子,心里感慨着还是这小子在的日子过得舒坦啊。

        刚喝了两口,符天启似乎这才想起什么,“师父,我怎么在这儿啊?试炼结束了?”

        邋遢汉子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你受伤了,你的同伴把你送过来的。”

        然后他抬起头,略带一丝责备,“我告诉过你符力的危害,而且还跟你说过不能在别人面前显示出你的符箓天分,怎么不听呢?”

        话语之中带着明显转移话题的意味。

        符天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大家都在出力啊,除了这个,别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试炼结果怎么样啊,大家都没事吧。”

        转移话题失败,邋遢汉子瞅着这浓眉大眼的小子,长进了。

        符天启见师父不说话,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师父向他承诺过,今生无论什么情况绝不会骗他,对于一些不能告诉他的事,要么就沉默,要么就明确跟他说暂时不告诉你。

        他试探着问道:“他们是不是出事了?”

        邋遢汉子沉默。

        符天启轻轻放下手中粥碗,站起来,理了理衣衫,朝着师父郑重行礼,面色严肃,“师父,我既然已经入了剑宗修行,而且他们也对我照拂颇多,真若他们有难,我又怎么能心安理得地坐在这里?”

        邋遢汉子看着他,依然沉默。

        符天启面色焦急,“师父!”

        双膝一曲,跪在地上,“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这世上哪有处处独善其身的道理,就如同你之前对我说的,人不能总想着自己把好处占尽,想着自己是那天底下最聪明的人......”

        “够了!”邋遢汉子一声低吼,符天启抬头望去,未曾想到,他的师父已经是满脸泪水。

        符天启心中愧疚,刚才的话确实讲得重了些,可他也依旧不愿意就此妥协。

        两个男人,一个流着泪,一个抿着嘴,就这样倔强地对视着。

        邋遢汉子看着跪在地上的符天启,一月不见,他的嘴角已经冒出了一些短须,面容中隐隐有了些男人的棱角,这才发现自己的徒弟其实已经十五岁了,真的已经长大了。

        邋遢汉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长叹一声,“你有个同伴中了符剑,昏迷不醒,他们求我帮忙救治,我拒绝了,他们很生气地就走了。”

        符天启大惊,“是谁受伤了,师父为何不愿救治?不行,我得去看看他。”

        说完就要起身离开,邋遢汉子一把将他按住,“别急,我既然愿意告诉你,就会将情况详详细细地跟你说。”

        “你就这样跪着吧,对我接下来的话,千万千万要记清楚了。”邋遢汉子吩咐道,浑身气势一变,竟有了宗师气度,一挥手隔绝出一个小天地,在符天启对面坐下,“我之所以拒绝,是不想暴露。”

        “一切要从十六年前,那场席卷天下的大变故说起。”

        邋遢汉子的声音低沉稳重,如一艘静静破浪的小船,挤开缓缓流逝的江水,带着符天启一起,逆流而上,回到记忆的起点。

        “那年夏天,终结乱世即将登基称帝的凌青云与其妻子突然暴毙,他的副手杨灏接管了他大部分的势力,引来忠于凌青云的势力不满,几乎没有人相信已经是当世第一高手,甚至传言已经踏入天人大长生境界的凌青云会突然暴毙,怀疑是遭到了别人的暗害。更何况凌青云尚有刚出世的幼子在世,按说也轮不到杨灏。

        但支持杨灏的人也不少,杨灏本身能力出众,而且天下初定,百废待兴,只有幼主,难以服众。

        于是原本铁板一块的势力分裂成了对立的两派,投机者更多地将宝押在了杨灏身上,帮助杨灏成功登上了帝位。随即杨灏便开始了对反对势力的血腥镇压和清洗,这些反对势力其中就有你现在修行的西岭剑宗和四象山。”

        寥寥几句话,腥风血雨的气息仿若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