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尘埃已落浪未平

第二十九章 尘埃已落浪未平

        司闻曹蜀国分部,难得换上一身干净衣衫的卫红衣看着手中的密信,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密信自然是曹选传回来的,名义上曹选是他的上司,但实际上二人相交莫逆,所以这封密信上的措辞也没那么官方,曹选用一种如同朋友闲聊一般的语气,将陛下的命令转给了卫红衣。

        他在信上说,国师进宫与陛下密谈之后的结果,是要卫红衣按兵不动,万勿打草惊蛇,控制住云落的行踪即可。

        卫红衣难以理解,实在是难以理解,甚至都在猜想是不是曹选听错了。

        天京城的司闻曹总部中,曹选趴在一张软塌上,之前他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忍不住多问了一句,结果永定陛下一声冷哼,“曹选,没看出来你胆子这么肥了。”

        吓得曹选趴在地上,连连叩首求饶。

        “琢磨琢磨你这两天干的傻事,该领多少板子自己看着办。”

        曹选一咬牙,让宫里行杖刑的太监抽了自己五十下结结实实的板子,才算侥幸过关。

        心里正想着伴君如伴虎,背上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他一脚将给自己上药的下属踹翻,“轻点啊!!!”

        国师府中,书房之内,曹选曾经见过的那副巨大的天下形势图背后还有一间密室,从密室中看去,那面墙上依然是一张巨大的天下形势图,只不过这张图上,被人用小楷标注得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内容。

        荀忧站在一个架子上,手上提着一只细管狼毫笔,自言自语道:“尊敬的父亲大人,有你在,局面还真是复杂啊。”

        ---------------------------------------------------

        终点处的平台上,聚集了不少中途无奈退出的弟子,正在焦急而紧张地等待着大幕落下,结果揭晓的那一刻。

        在他们身前,是三个面容淡定的年轻男子,端坐在三张桌前,作为剑宗高年级的弟子,他们俱已跻身三境,自行修炼,此次被剑宗安排在这里做评委。

        身后的二年级学生在等待中略有无聊,便窃窃私语起来。

        “那个师兄好帅啊,修为又高。”

        “都是三境之上的天才,能够独立开府修行的诶!好厉害啊!”

        “哎,你看中间那个师兄,坐在那里就令人赏心悦目啊。”

        这些声音自然逃不过三人的耳朵,三人在自己的年级里也不算特别出众的弟子,所以很享受这样的众多目光仰视的感觉。

        郑伏龙浑身是血地穿过光幕,来到终点的平台上,将背上的包裹解下,轻轻放在靠左边的桌前,那名师兄模仿着之前师父和前辈跟自己讲话的口吻,笑着道:“郑伏龙,看来这次你的收获不少啊。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拿到第一?”

        郑伏龙犹豫了一下,想到云落等人,微微摇了摇头。

        这个动作引来三人的好奇,居中那人道:“怎么,你不是公认的二年级第一人吗,又成功坚持到了最后,还担心什么?”

        最右之人灵光一闪,“你是担心几个加入你们二年级的新生?”

        郑伏龙平静道:“不是担心,是自愧不如。”

        居中那人嗤笑了一声,以为是郑伏龙不敢得罪几人,“郑伏龙,不用怕,这里是剑宗,你比他们辈分高,他就得服你的管,管他什么背景身份,该收拾一样收拾!”

        郑伏龙正要辩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裴镇抱着云落飞奔而至,穿过光幕,扫了一眼平台上,就要朝外跑去。

        居中那名师兄顿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他早听闻这届几人中有人背景深厚,可再厉害你也不是我师兄啊,既然是师弟,见着师兄不知道恭敬行礼,居然还敢视而不见?

        于是他突然站起,挡住裴镇的去路,盛气凌人地道:“没看见几位师兄在这儿吗?不知道问好?”

        瞥了眼两人空空如也的双手,“一个魂晶都没弄到还受伤了?还说是天才,我看就是个废物!”

        裴镇冷漠道:“滚开。”

        右边的那位连忙扯了扯那人的衣袖,低声道:“好像真受伤了,算了。”

        那人满不在乎地回道:“真受了伤不知道捏碎玉牌出去,还从这儿走?老子今天就要治治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看着裴镇道:“这里是剑宗,自有规矩,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

        裴镇二话不说,拿出他叔父薛征赐给他的手串,此刻的他心中绝对的冰冷,谁要敢拦他,他可以不计一切后果。

        “裴镇,且慢!”霍北真焦急的声音传来,随着声音,身形也飞速地到了现场。

        霍北真一到,那名故意阻挠的师兄还来不及示好,就被霍北真一个耳光摔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霍北真道:“你快出去,师尊在外边等你,他带你处理。我在这儿等着符天启。”

        裴镇冲他点点头,收起手串,面无表情地冲了出去。

        陆琦和崔雉后脚赶到,霍北真一把接过符天启,陆琦道:“我们和你一起,有些情况要说。”

        霍北真点点头,指着最右边的那名弟子道:“你们将魂晶交给他,先跟我走,剩下的事情回来再说。”

        崔雉本欲将魂晶从乾坤袋中倒出,但想了想不合适,干脆直接将乾坤袋递给那人,然后跟着霍北真和陆琦走了出去。

        反正这是一个闲置的袋子,没有禁制,这样的袋子对平常人而言属于至宝,但她,有很多。

        郑伏龙呆呆地看着几人,他可以确定出了大事,但同时,他也很想知道崔雉他们一共有多少魂晶。

        因为,大事与他无关,此事对他至关重要。

        仅剩的两名高年级的弟子对视一眼,收敛了轻狂,老老实实地开工。

        最右的弟子刚准备打开乾坤袋,一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微笑道:“师兄,帮我数数。”

        抬头看去,有些灰头土脸的甘苏,尽量保持着风度,微笑着望着他。

        他想了想,也好,先把这些忙活完,最后再来数袋子里的吧。

        于是这两位分别数完了郑伏龙和甘苏的魂晶,一百二十九和一百二十五。

        郑伏龙盯着甘苏,看来这个甘苏也是深藏不露之人。

        甘苏暗叹一声,还是差了些啊。

        一个身影踉踉跄跄地走来,将背上包袱解下,放在桌上,瘫倒在地大口地喘着粗气。

        赵恪,一直想挑战郑伏龙的赵恪,浑身上下几乎全是伤痕,看得甘苏嘴角抽搐。

        一百二十八,那位弟子飞快地数好,听见这个数字,赵恪询问地看向郑伏龙和甘苏,两人也轻轻地说出了自己的个数,赵恪满意地微笑着,晕倒在地。

        自然有护卫将其送出救治。

        郑伏龙和甘苏自然不愿就此离去,虽然按照正常情况,三人基本就是前三甲,但是里面似乎还有人没出来,这便凭空多了一分变数。

        许轻侯整理了一下衣冠,终于要迎来属于自己的荣光了,默默无闻这么久,要的就是一鸣惊人!

        虽然算计云落等人不成,没想到自己小组的人还算能干,给自己留下了三十多颗魂晶,再加上捡到云落那一剑斩落的四十来颗,自己又一路上悄悄在小范围内念动驭兽决,四处乱逛,捡拾了许多的无主魂晶,他现在对自己很有信心。

        迈着稳定的步伐,许轻侯穿过光幕,感受到瞬间聚焦在自己身上的惊讶的目光,他微抿着嘴,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惊讶吧,未来你们会习以为常的!

        将身上的一包魂晶轻轻放在桌上,微笑道:“辛苦师兄了。”

        郑伏龙和甘苏一见到那个包裹的大小,心中顿时涌起不妙之感,尤其是甘苏,目前他只排在第三位,只要这许轻侯比他更多,他就将铁定无缘奖励。

        甘苏心中暗道,该死,这许轻侯莫非比自己还能藏拙?

        一百三十一,在众人翘首以盼的目光中,那名师兄宣布了最终的数字。

        许轻侯仰天大笑,一舒多年的憋屈与苦闷。

        甘苏轻轻一叹,郑伏龙抿嘴不语。

        光幕熄灭,崔顾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走出来,被传送至出口处,然后被早早等候在此的剑宗执事擒住。

        白副宗主挺拔的身形出现在平台上,台上众人连忙躬身行礼,起身之后,许轻侯微微挺起胸膛,让自己看起来更挺拔一些,期盼地望着白副宗主,等待着他嘉奖自己这个试炼第一。

        白副宗主扫了一眼几人,看着之前收下崔雉乾坤袋的弟子道:“是不是还有人的魂晶没有计数?”

        那弟子连忙答道:“是的,弟子这就来数。”

        白副宗主却轻轻抬手制止,“他们几人刚有突发情况,得到宗主允许自去处理了,将最终的分配人员和分配方式告知了我,为了公平起见,我先告诉你,然后再数。”

        许轻侯脑子嗡嗡作响,脱口而出,“什么?”

        白副宗主扭头看着他,“怎么,你有意见?”

        许轻侯连称不敢,心中暗自祈祷着他们的成绩不要超过自己。

        或许是他的祈祷起了作用,白副宗主清朗的声音传来,“他们最终选择由崔雉、陆琦、符天启参与评比,云落和裴镇退出,魂晶分配方式是。”白副宗主顿了顿,然后说出了一个词“平分。”

        众人之中响起一片惊呼,许轻侯甚至轻轻地握了握拳以示庆祝,郑伏龙也长出一口气。

        果然还是新生,对规则没有吃透,一般来说平分是将优势削弱了,在激烈的竞争中,很有可能导致最终一个都进不去三甲。

        之前的历届试炼中,如果有那个小组最终能存活一人以上的话,都是将全部魂晶交由一人参选,再由那人给同伴私下的补偿即可。

        白副宗主神色不变,众人的反应早在他的意料之中,淡淡道:“计数吧。”

        那名弟子将乾坤袋拿出,朝外倒了倒,怎么没有啊?

        疑惑间,白副宗主轻轻提醒道:“用真气。”

        那名弟子耳根子一红,暗骂自己真是个土包子,轻轻输入真气,魂晶倾泻而出,在地上堆满一大堆。

        许轻侯哀嚎一声,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