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月色带来故人影

第二十六章 月色带来故人影

        一条云水为天京城带来了数之不尽的物资、珍宝与人才,连续数百年天下之心的地位让这座雄城在繁华之上又多了一分骄傲。

        夜色悄悄地从西面的高山上倾倒下来,迅速地将城中的亭台楼阁、酒旗店招淹没成一片灰暗。

        但聪明的人们自有办法,各色的灯火点亮,用火光和明亮抵御着黑暗带来的恐惧。

        可曹选的马车之中并没有灯火,他也不愿撩开马车的侧帘让一束光照射进来,于是,便只能这样在马蹄和石板路的碰撞中,静静沉默,静静恐惧。

        天京城中,只有屈指可数的极少数人知道,国师平日里都不在国师府,而是在云水上游的一处宅院之中,这极少数人自然包括曹选。

        当马车停下,车夫将帘子掀开的时候,宅院门口素雅的灯光照在他脸上,让他的心安定了不少。

        国师荀忧,智计无双。

        曹选同样清楚这座看似普通的小宅院有着多么恐怖的机关和守卫,他司闻曹统领的身份也不能让他在这里畅行无阻,不过能得到些优待罢了。

        偏厅之中刚端上热茶,国师的弟子就已经前来通传。

        置身于此,曹选的心中竟然安定了许多,看着眼前俊朗挺拔的少年,他微微一笑,“林逸,许久不见,你又长个了。”

        被天京城中诸多高层贵人一致看好的少年脸上并无一丝骄傲,反而有些羞涩,听见曹选的话,竟还有些脸红,恭谨道:“曹统领别取笑我了,家师正在书房等您呢。”

        曹选哈哈一笑,在林逸的陪同下到了书房。

        望见书房外挂着的两盏灯笼,林逸止了步子,曹选自行过去。

        曹选这还是第二次来到国师的这座宅院,但有些规矩还是记得。

        穿过摇曳的翠竹,走到书房,没有敲门和请示,径直推开半掩的房门进去,国师荀忧正望着墙上硕大的天下形势图发愣。

        在曹选脚步踏入的一瞬间,荀忧也转过身来,微笑道:“曹统领难得登门,定有大事。”

        曹选的神色已经变得肃穆,沉重地点点头,从怀中抽出那封密信,双手递给荀忧。

        “司闻曹蜀国分部统领卫红衣,国师可还有印象?”

        荀忧略一思索,点点头,“是个有趣的人。”

        曹选没去纠结荀忧所说的有趣是什么意思,略带焦急道:“这封密信就是卫红衣用最快的急递送到我那儿的,上面说发现了一个蜀地的孤儿身旁居然一直有天机山的嫡系在一旁遮掩陪伴,更关键的是,邹荷曾经出现在他身旁很长的时间。”

        在他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国师拆信的速度便陡然加快,抽出信纸,快速地看着,看完一遍,又仔仔细细地看了第二遍,神情并无太大波动,只是紧蹙的眉头显示他的内心也并不平静。

        曹选就在一旁静静地等着,等着他来这一趟需要的结果。

        荀忧缓缓抬头,眉头已经舒展开来,笑容重回脸上,“仅凭戴家一个小小消息就能推衍出如此庞大的内幕,让卫红衣坐镇蜀国,的确是个好决定。”

        曹选点头称是,心里却在焦急地等待着国师的吩咐或者是指点。

        荀忧看了他一眼,“你这令那些黄紫贵人无比胆寒的司闻曹统领,就这么一个消息就让你心境不平了?”

        曹选郑重道:“事关国本,曹选委实不敢有丝毫大意。”

        荀忧却微微瘪了瘪嘴,“不至于不至于,你可以回去了,消息既然交给我了,我自会去安排。”

        曹选满脸惊愕,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荀忧又道:“陛下那边你也不用再去禀报了,我明日亲自去与他详谈。”

        曹选似乎这才反应过来某个关键,背后忽然冒出冷汗。

        荀忧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想明白了?司闻曹是陛下的司闻曹,你既然觉得这个消息无比重要,怎么会不第一时间告诉他,而是跑到我这儿来了,曹选啊曹选,方寸不该乱到这样的程度。”

        曹选连忙跪地,“国师救我!”

        荀忧将他扶起,“何至于此,赶紧进宫去,把该说的都说了,另外告诉陛下,我明日进宫觐见,在此之前请勿先有动作。”

        曹选望着国师深邃的双眼,安定下来,接过国师递回的密信,躬身致谢之后,飞速地跑出宅院,马车再次快速地启动,目标是那威严的皇城。

        荀忧望着曹选远去的身影,慢慢踱步到书桌旁,铺好一张雪白的宣纸,提起笔来,将刚才那封密信一字不差地写了下来。

        抄到最后,手微微颤抖,更有一滴眼泪落了下来,晕开了一片墨色。

        荀忧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张儒雅清秀的面容,那张脸微微有些病态,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秦陵啊秦陵,我实不如你。”

        “你这一落子,我竟十余年后才能看透。”

        “你本不必死,却要用死来走活这一步棋,我输得心服口服。”

        荀忧吩咐林逸取来一壶酒,然后飘飞到了屋脊之上,看着天上的月亮,似乎这样的夜晚,很适合独酌。

        也很适合怀念。

        于是他在今夜想起了很多他强迫自己不去想的人。

        林逸远远地看着这难得的一幕,对方才曹统领前来所为何事有了一丝好奇。

        因为他感觉,这时的师父,似乎有些伤感?

        ----------------------------------------------

        休息区,依然如之前一般的平台上,几乎所有人都密切地注视着这片正在缓缓熄灭的光幕。

        因为有五个人并没有出现。

        平台上的众人有惊讶、有开心、有讥讽、也有疑惑。

        郑伏龙心里想不明白,云落这样的实力如何会在第二区域就出局。

        崔顾的队伍已经只剩他一人,他正安静地蹲在一个角落之中,望着光幕,眼神炙热。

        此刻的他心中很是开心,正为自己的天才计划感到自豪。

        当日在山道之上,在他最终点头之后,那名女子将三张符箓交给他,并细细为他讲解了一番。一张攻击符箓五雷征伐符、一张潜行符箓敛息屏气符、一张困敌符箓四面锁身符。

        在进入第二区域后,他便贴着潜行符一直跟在几人身后,并时刻检查留意周边地形。

        仿佛若有天助,突然爆发了兽潮,他便趁机将走投无路的几人引到了附近的一个山洞。

        再演上一出好戏,离去时,他还听到了大小姐伤感的喊声。

        于是他开始憧憬起来,接下来想办法弄到更多魂晶,到时候剑宗的瞩目,大公子的赏赐,大小姐的感恩,以及那把即将由自己确定人选的执事椅子。

        看着光幕,崔顾尽量不让自己露出内心由衷的喜悦。

        许轻侯也是独身一人,在另一个角落,时不时望向崔顾,目光中满是怨毒。

        眼看光幕就要彻底熄灭,到时没有进入平台之人便会被转移出去,直接淘汰,平台上便有人讥讽道:“什么天才五人组,这才第二区域就淘汰了,我看呐,还是花架子不中用啊!”

        “就是,刚修行一个月就想和我们比,怎么可能!”

        “这下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了吧,老老实实去一年级才是对的。”

        光幕只剩下一丝微光,下一瞬就将彻底熄灭。

        五个人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平台上,陆琦拍拍胸脯,长出一口气。

        刚才眼见光幕就要熄灭,众人怎么都赶不过去,陆琦灵机一动,说试试看老祖宗赐下的秘宝能不能带五人一起瞬移过去。

        她取下手镯,让五人分别将手指搭在上面,然后她默念着口诀,注入真气,催动起来。

        五人身形瞬间一晃,喜悦之情还未完全绽放便已凝固,大约只朝前方移动了四五丈的距离。

        眼看光幕越发黯淡,陆琦咬咬牙,在众人的惊讶之中,将口诀告诉众人,众人顾不得矫情,各自默念口诀,注入真气,居然还真的成了,一下子瞬移出二十丈,于是又在两次瞬移之后,堪堪赶到。

        五人站定,其余四人齐齐朝陆琦致谢,就连崔雉也破天荒地说了一句“多谢陆妹妹。”

        他们都很清楚陆琦的决定需要怎样的信任和胸怀。

        环视一圈,裴镇率先发现了崔顾的身影。

        他朝着崔顾跑去,美梦破碎满脸惊骇的崔顾正欲转身逃跑,就被裴镇一把抱住,“崔师兄!你竟然没死,你竟然还在,我太开心了,刚才实在是多谢你的仗义搭救!”

        崔顾在刹那间反应过来,是的,自己的计划还奏效,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内情,还感谢我呢。

        于是,惊喜之色迅速地从面上浮现,看着裴镇道:“裴师弟,你们都没事,那太好了。”

        裴镇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等裴镇松开他,崔顾连忙走到崔雉身前,恭敬地行礼,“大小姐,你们没事吧?”

        崔雉的脸上难得有了些温和,点点头,“多谢。”

        崔顾心中得意,面上却依然谦卑,“能为大小姐出力,是崔顾的荣幸。”

        崔雉轻轻嗯了一声,不再言语,崔顾便识趣地自行离开。

        等裴镇回来,崔雉狠狠地恨了他一眼。

        之前在捡拾魂晶之时,裴镇就心生一计,对崔雉道:“一会若是见到崔顾,先别打草惊蛇,装作感激,看看他接下来还有什么招数。”

        云落一听,也表示同意。

        崔雉虽然实在不想恶心自己,但想了想这样是最好的办法,于是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此刻崔雉的心里真的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于是她四处看看,能不能找到几只苍蝇,让裴镇吃下去。

        ---------------------------------

        剑魂福地洞窟旁的小屋内,那名执事这才悠悠醒来。

        一醒过来,刚才的回忆立刻涌上脑海,惊慌的他立即拉响了屋里一侧的示警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