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魑魅魍魉初登台

第二十三章 魑魅魍魉初登台

        山道之上,掉落的花瓣铺出一条长长的花路,然后又在来往弟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踩踏中,碾碎成泥,暗香如故。

        正在前行的五人无瑕为此感怀或欣赏,他们目光平静地朝目的地走去。

        与以往不同的是,此刻的五人身上都有一把剑,或如崔陆二女一般悬在腰间,或如云落裴镇单手持在身侧,也有符天启这样的背在身后。

        二年级授课厅外的广场上,全员已经到齐。

        在仔细讲述了规则之后,秦如初领着众人朝今天的目的地走去。

        剑魂福地的入口是一个洞窟,洞窟门口,陈清风端坐在椅子上,霍北真依旧侍立在一旁。

        陈清风问道:“东西都送过去了吧。”

        霍北真道:“昨晚都一一给了,并且交待清楚了。”

        霍北真昨夜所送的便是此刻五人身上的剑,崔陆二女的是各自家中早已备好,剑宗之前代为保管的,裴镇和符天启的则是之前几人去往剑阁二层挑选剑经之后,陈清风根据他们所选剑经为其选配的,至于云落,自然是姜老头亲自定下来的。

        说来也怪,这四人当时去挑选剑经时的眼光真好,用时不久却皆挑中了二层中最顶尖的剑经,为此霍北真还跟陈清风聊过此事,陈清风呵呵一笑,说了句各有来头之后便不提此事。

        想到这儿,霍北真感慨道:“陆琦已经成功跻身炼体上品,崔雉和裴镇柳筋玉光初现,符天启玄骨大圆满,再加上怪物一般的云落,这一届五人确实天才。”

        陈清风叹了口气,“两难啊,我也想护着他们安安稳稳地成长,可是那样长成的都是些不中用的,遇不得挫折,受不了磨难。”

        霍北真点点头,“一路顺遂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师尊考虑得周全。”

        陈清风望着天上低沉的云层,心中暗自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

        说话间,秦如初领着众人来到洞窟跟前的平地上。

        陈清风站起身来,看着众人,“诸位,修行一年有余,到了检验各位成果的时候了。我们西岭剑宗,不培养那空有境界的剑客,我们相信从战场上、从厮杀中锻炼出来的才是好剑客。赖祖师遗泽,我们坐拥剑魂福地,能够为诸位提供这样一个完美的试炼之地,那就请诸位把握好这样的机会。最后,现在的三年级,被誉为剑宗大年,优秀的一届学生,他们在福地试炼之中共缴获魂晶八百多枚,最多的人魂晶一百五十枚。而你们,被人称作很差的一届,但我从来不认同这样的说法,因为你们从未有过机会证明自己,现在机会来了,希望你们证明给我看,证明给那些看不起你们的人看,也证明给你们自己看!你们!是最优秀的!”

        “诺!”

        包括云落等人在内一共三十名弟子轰然应道,尤其是那原本二年级的学生们,个个眼眶泛红,吼得声嘶力竭。

        也不见陈清风如何动作,洞窟的大门瞬间化作了一个光波流转的光幕,陈清风道:“该讲的规则刚才秦如初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接下来按照你们组好的队伍,一个个去霍师兄那边领玉牌,领好了就按顺序进去。”

        云落五人走在最后,云落仔细数着,大多数都是三人一组,部分五人一组。

        轮到他们几人时,霍北真轻声道:“记住昨晚说的,千万小心。”

        五人郑重地点了点头。

        按昨晚商量好的顺序,云落当先,裴镇殿后,依次迈入了光幕之中。

        云落眼前一黑之后又迅速一亮,不过这亮度却有些低。

        自己站立在一个不大的圆形平台之上,平台外侧有着近十个路口,在云落到来之时,平台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向远处眺望,几乎什么都望不见,笼罩在一片肃杀的雾气之中,雾气里还不时传来几声兽吼,想来便是剑魂兽了。

        陆琦落地稍稍不稳,云落连忙伸手搀扶,肌肤相触的(不可描述)之感,让云落不由得红了脸。

        崔雉紧跟着走入,看着二人两手相牵,顿时神色古怪起来,两人连忙分开,崔雉赶紧拉着陆琦站到了一边。

        随着符天启和裴镇相继走入,因为自己是最后一组,所以不用着急躲藏,云落道:“咱们又到了选择的时候了,先商量一下吧。”

        裴镇先开口道:“按照昨晚霍师兄的说法,可能会有人对我们不利,但又不清楚具体是谁。我们能怎么办?”

        陆琦难得接过话头,“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

        “此刻的福地之中,只会有二年级的学生,这点我们应该相信剑宗能为我们保证。”云落环视几人,大家都表示同意,便接着道:“但只要我们不分散,这些人当中最强的郑伏龙都对我们够不成威胁,他们又将如何对我们不利呢?”

        崔雉清冷的声音传来,“暗器、法宝、邪门秘法。”

        符天启弱弱的声音传来,“还有可能是符箓。”

        “符箓?”其余几人先是一惊,紧接着也点点头。

        陆琦点头道:“嗯,我们在捕猎之余,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些东西的防范上,有所针对,就会轻松很多。”

        云落沉稳的声音还是很令人放心,“那咱们就稍稍调整一下,我开路,裴镇殿后,天启武技和体魄稍微弱一些,他居中,一左一右,陆姑娘和崔姑娘你们看看怎么站。”

        两人随意地选了个边,陆琦在左,崔雉在右。

        五人就这样摆好阵型,随意选了个路口走了进去,眼前登时被一层薄雾弥漫。

        云落对这样的环境并不陌生,蜀地多雾,在冬天的清晨,云落便经常在这样的时间去到城外收菜,小心地躲避着一些野狗小兽,早已习惯。

        其他人不自觉地朝他靠得更紧了些,手中长剑已经出鞘。

        小心翼翼地走出去大概有近百步,也没遇见什么剑魂兽或者是其他弟子。

        正当众人心中有些嘀咕之时,符天启和云落同时喊道:“小心。”

        三头剑魂兽分别从前后左三个方向突然出现。

        云落面前,一头黑虎凌空跃起,张牙舞爪地朝云落猛扑下来,云落本可轻松避过,但身后还有同伴,身形不退反进,凌空跃起,朝着黑虎的头颅就是一剑劈出。

        这一剑,云落用上了九分力气,也存了要试一试剑魂兽体魄以及各种情况的心思,至于已经察觉到的其余两个剑魂兽,他不担心,他相信身后的同伴。

        黑虎眼见剑光劈来,正欲躲闪,下一刻已经被劈成两半,身躯化为一阵青烟飘散,一个黝黑的魂晶掉落在地。

        云落朝后一看,陆琦和裴镇也已经分别收拾了各自的对手,一条青蟒和一头灰狼。

        只是他们比起云落来似乎要轻松许多,站在原地,轻轻一剑挥出,牵引着天地元气化为一道剑光,剑魂兽便已经烟消云散。

        分别捡起魂晶,按照之前商量好的交给符天启统一保管。

        裴镇哈哈一笑,“这剑魂兽如此不济事,你们都别忙活了,交给我一个人搞定。”

        云落笑道,“好啊,你说的哦,这三天我们可就乐得清闲了。”

        裴镇连忙摆手,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收敛笑意,陆琦道:“这里离入口仅百余步,应该只是最弱小的。”

        云落点头道:“嗯,体魄也不强,一剑下去如切豆腐。但似乎有点不妙。”

        陆琦接着道:“你是说它们可能有灵智?”

        云落点了点头,“若有灵智的话,我们对付起来的难度就会大增。”

        崔雉道:“再大也只能先往前走。”

        五人再度前行。

        一路上解决了不少主动攻击的剑魂兽,而这些形态各异的剑魂兽也让众人有打开眼界之感。

        灵动的青蛇,身形如电;

        高壮的黑熊,力拔千钧;

        还有从长空中飞扑而下的雄鹰,气势逼人。

        但他们担心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这些剑魂兽并无灵智,只是借着本能行事,或许之前那次突然的围攻只是一个意外?

        对这些剑魂兽,众人解决起来,都还算轻松,此刻符天启身上挂着的小布袋已经拎在了手上,里面装着五十多枚魂晶。

        一路上他们还曾经遇见过另一支队伍,只是那时刚刚围杀掉一头花豹的三人,一见到云落便立刻逃了,让众人也是哭笑不得,还想着跟他们问问情况呢。

        天色越来越暗,一天的时间就这样缓缓流逝,远方突然亮起一排光幕,那就是第一区域的边境线所在,所有试练者需要在光幕熄灭之前穿过光幕,进入休息区,若是光幕熄灭前无法进入休息区的,便会被自动移送出去。

        穿过光幕,里面是一个不大的平台,平台之上已经三五成群地盘坐这好些人,这些或多或少身上都负了伤,灰头土脸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

        当云落等人走入时,所有的目光都望向几人,看着他们几乎没有变化的样子,看着符天启手中沉甸甸的包裹,心中又嫉妒又无奈。

        郑伏龙就坐在不远处,朝着云落轻轻点头,云落也点头致意。

        气度潇洒的甘苏也在其中一个小组中,看见云落等人,便起身轻轻问好,云落也回了一礼,不管此人目的为何,那日至少还是在阻拦别人对自己的挑衅和伤害,一码归一码。

        五人寻了个角落坐下,在光幕的亮光下,发现这个平台相当于一个中转地,第一区域的这些道路之中看似独立却又互有交叉,形成了一个盘根错接的蛛网,然后所有道路都会汇入这里,又从这里延伸出第二区域的各条道路,第二区域此刻仍旧弥漫在一阵薄雾之中,看不清楚。

        裴镇啧啧称奇,对这个福地试炼的设计很是惊叹,也不知当年的创派祖师是如何惊才绝艳,才将一个杂乱的葬剑地,改造成这样适合弟子试炼的场所。

        听见裴镇的话,云落心中浮现出景玉衡清冷凌厉的身影,想起了自己练习的剑气九转,和那十六个剑式。

        剑气九转的十八个窍穴已经全部打通,十六剑式也已经习成了三个,当然,按照姜老头的说法,只能叫会了三个架子,离领悟真意还差得远着呢。

        光幕缓缓熄灭,云落发现一起进来的三十人已经少了五个,轻轻叹了口气。

        今天的一切平淡无奇,安稳而轻松,众人闭目盘膝,静静地吞吐着元气,养精蓄锐。

        刚休息不久,一阵响动将众人惊醒,扭头看去,原来郑伏龙带着他的小组另外两人,已经起身收拾,准备直接进入第二区域。

        分秒必争啊这是,在他们的影响下,陆续又有队伍走了进去,平台上此刻稀稀拉拉只剩十多个人。

        崔雉轻轻开口,“我们也走。”

        裴镇一拍大腿,“走!”

        一声清脆的拍击声响彻整个寂静平台,崔雉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

        一个小组五人蹑手蹑脚地走在第二区域的一条道路上,手持长剑,四处张望,警惕之色挂满脸庞,领头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此刻他的手臂、大腿还有脸上都挂了彩,让他本就神色阴沉的脸庞看起来愈发凶狠。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压抑的惊呼,“陈师兄,许轻侯不见了!”

        高大青年恼怒地转头,鼻子里喘出一声粗气,“什么时候不见的?”

        那个惊呼的弟子道:“不清楚啊,我刚一回头就发现没了身影。”

        另一个弟子道:“会不会是刚才杀那个龙形魂兽之时不见的,他自行捏碎了玉牌出去了。毕竟他刚进来就受了伤,休息好久才追上我们。”

        高大青年沉默一会儿,吩咐道:“小声喊几声,喊不答应就不管了,有玉牌在身不妨事!”

        本来他连喊都不愿意喊的,毕竟四周凶险,可是想到临行前,这小子主动要求承担起殿后的重任,一路上也算得力,自己喊几声也算对得起他了。

        更何况,最后只算三人成绩,少了一个,也省得自己到时再多费一份力气。

        胆战心惊地小声喊了几嗓子后,余下的四人又重新上路。

        ------------------------------------------

        剑魂福地的洞窟旁,有一间小屋,很普通的小屋却时刻有人值守,因为这里是剑魂福地的监控中枢,一旦福地之中出现状况,值守之人便要第一时间通知守在不远处阁楼上的宗主。

        一个剑宗执事走在山道上,他刚用过晚饭,此刻就要去小屋换班,这种接班的事情,他自然是不急的,所以他走得很慢。

        但再慢也终究会走到,当他推门走进小屋,小屋内一人背朝门口端坐在椅子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眼前的光幕上,他微微一笑,心想:今日这沈小子还算认真。

        走上前去,轻拍他的肩膀,“我来了,你休息去吧。”

        然后他似乎看见这沈小子手臂一挥,自己眼前腾起一阵烟雾,顿时眼前一黑,委顿在地。

        --------------------------------------------

        第二区域的剑魂兽比第一区域的明显强大了许多,五人靠得更近了些。

        当一次四只魂兽的突袭围杀之后,陆琦崔雉和裴镇都不幸挂了彩,手臂或者肩膀被抓伤。

        众人愈发谨慎,所幸后面便再没遇见过这样的围杀危局,还算凑合能过。

        天色再次渐渐暗淡,中途找了地方稍作歇息,查探众人伤势,还好,都是些皮外伤,但此时几人的样子已经变得与那些弟子一般,灰头土脸,邋里邋遢的。

        云落道:“接下来主要我来对付吧,大家先好好缓缓,等到第三区域肯定剑魂兽更强。”

        裴镇懒洋洋地道:“行啊,你行你上,我睡会。”说着就要朝崔雉身上倒去,当发现抵向太阳穴的是雪亮的剑尖时,便令人惊叹地强扭腰身,倒在了符天启的腿上。

        云落笑着轻踢了他一脚,“赶紧起来,到了休息区再睡,还赶路呢。”

        随着云落的话音,远方再次升起一道光幕,为众人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裴镇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走吧,去睡觉去了。”

        云落突然眼神一凝,伸手止住众人,“别忙,有情况。”

        众人连忙起身,长剑出鞘,四处张望。

        疑惑间,一阵阵的魂兽咆哮声奔跑声混杂着传来,薄雾之中,一群群剑魂兽嘶吼着朝五人所站立的小土包上汹涌而来。

        “逃!”云落大吼道,“裴镇开路,我来殿后!”

        众人应声撒腿狂奔,一头花豹朝着云落的背心就猛扑过来,云落速度不减,反手一剑,天地元气化作凌厉地光刃将花豹切成两半,魂晶掉落,转瞬又被后面几乎无穷无尽的剑魂兽踩得不见了踪影。

        前方裴镇急急地刹住脚步,朝右边的一个路口拐进,就在云落跟着拐入右边的同时,两拨剑魂兽的洪流撞在一起,一阵踩踏之后,又朝路口追来。

        裴镇刚跑出没几步,眼前又迎面跑来一大批剑魂兽堵住去路。

        前后的剑魂兽咆哮着朝中间夹击,五个人的身影显得弱小而无助,而此时,符天启也已经快跑不动了,半蹲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一切似乎到了穷途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