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天命之上犹有天命

第十六章 天命之上犹有天命

        裴镇一巴掌拍在云落的脑袋上,恶狠狠道:“我们咋了,我们咋了!你知不知道你咋了?!”

        6琦眼如弯月,笑眯眯地看着这二人;崔雉瞳孔微缩,这二人关系着实不一般。

        云落摸着脑袋,满脸疑惑,“我咋了?”

        明千里心中焦急,心道:你们两个小子在这儿起什么哄,没看见在说大事么。

        裴镇无奈地面朝宗主摊摊手,意思就是这傻小子我没辙了,您看着办吧。

        陈清风心道:剑经功法没将各个境界描述细致真是个败笔。

        明千里此刻却是再忍不住,哪怕冒犯也要再提醒一下今天这几位不对劲的长老们了。

        “宗主!诸位长老!清溪剑池可是出了个绝世天才啊,一日聚气,闻所未闻,咱们可以想见那柴玉璞绝对会借此大做文章,甚至会上门挑战。届时我们剑宗五宗之的名头将荡然无存啊!”

        明千里说得自肺腑,差点就要声泪俱下,一抬头,看见以陈清风为的剑宗大佬们依然无动于衷,甚至面带笑意,心里哀叹着,这剑宗果然没救了么。

        “一日聚气不算什么。”

        一个声音悠悠响起,明千里抬头一看,正是宗主陈清风。

        完了,完了,之前听消息说宗主拿出问剑山的时候,莫长老在祖师堂就曾当面质疑陈宗主是不是疯了,现在看果然有迹可循。

        白清越的声音依旧优雅而沉稳,“我剑宗弟子在今日,半日聚气!”

        “白副宗主,你也疯了?”明千里一声惊呼出口。

        “放肆!”红脸莫长老大声呵斥道。

        云落脑子嗡嗡作响,半日聚气?谁啊,这么厉害?!

        陈清风看着一脸茫然和震惊的云落,柔声道:“云落,你是不是对修行的各个境界不是太了解啊?”

        云落懵逼地点点头。

        -

        新生已经下课了,三五成群地朝宿舍走去,一路上众人议论纷纷的不是传课老师讲述的课程安排,而是今日傍晚敲响的议事钟。

        “你说生什么大事了?”

        “谁知道呢,该不会是那五个人练功出了岔子吧?嘿嘿”

        “你咋这样呢,就不能想人家点好?”

        “废话,他们好了还能有我们的份儿啊,我巴不得他们都废了,我好顶上去呢!”

        “他说得对,大道修行,不是谦让的时候。”

        “咦!!!你咋这样呢,老师不才教了我们团结么!”

        “只有弱者才讲团结。”

        就这样五个人的队伍分裂成了两派,各自分开。

        戴龙涛独自走着,自己那个室友想跟他一块,被他甩开。

        听见身旁这几人的话,他心中的念头渐渐清晰。

        有俞大哥与董大哥二人为后盾,拉拢一批,打压一批,到时剑宗这届新生便以自己为尊,占据最好的资源,凭借自己卓越的天资,争取半年便能入炼体中品,到时候,看那些现在自以为了不得之人如何自处,哼!

        突然一个消息不知从何而至,砸落在安静走着的人群之中,惊起巨浪。

        “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半日聚气!”

        戴龙涛愤怒地吼道,所幸同样有惊呼声同时响起,将他的怒吼淹没。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司闻曹中,夜已经深了,匆忙的脚步依然如故。

        卫红衣的手中捻着一张信纸,看着下方待命的属下,“刘和,意思是说这个云落自小便长在罗家巷,街坊变动也并无异常之处?”

        下的年轻人恭敬道:“是的,大人,我们详细查过,都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居民,并无在某一时段骤然变动的情况。”

        “那或许是我猜错了。”卫红衣的声音有些低沉。

        层层叠叠的消息经由他的一双胖手一一翻过,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问道:“你怎么看清溪剑池那个名叫时圣的少年?”

        刘和清瘦的脸颊上多了一丝神采,“真天才也!”

        卫红衣挥了挥手手中的纸条,“我不是问你这个。”

        神采退去,神色重归平静,一个优秀的司闻曹官吏,必须在判断中保持绝对的理性和中立,才能够不被蒙蔽。

        刘和沉默半晌,心中默默盘算,试着去抽丝剥茧,内容、时机、关联这三个方面,一日聚气太过惊世骇俗,借他柴玉璞十个胆子也不敢以此撒谎,想来是确实生了;此时离五宗大会还有近两年,如果现在横空出世,这两年再好好养望,以此人之才,五境并非不可能,届时又逢陛下五十寿辰,清溪剑池如果是有意为之,此刻时机正好;此事最主要的关联还是清溪剑池和西岭剑宗,外加陛下与皇后,有无这方面的考虑?

        一个盘算渐渐浮现出来,刘和停下轻轻搓着衣袖的手指,道:“大人,从动机和收益来看,清溪剑池都很值得怀疑,完全有可能是有意为之。但是,我想不到他们如何能做到。”

        卫红衣点点头,“是啊,如果真是人为,怎么做到?真当过往千年的前辈都是傻子,只有咱们这代才是聪明人?”

        他缓缓站起,扭了扭僵硬的脖颈,前后活动着手臂,望着西面的黑夜,今天你们也收徒了,叹了口气,“果真就是天命?”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在得到卫红衣的许可之后,一个身穿黑衣的司闻曹谍子气喘吁吁地冲进屋内,“大人!西......剑......日......聚气!”

        卫红衣皱着眉,“什么玩意儿?!”

        刘和贴心地给那个谍子递去一杯清水,让他缓上一缓。

        谍子一口干掉,将杯子递还给刘和,看着二人道:“刚收到消息,西岭剑宗这届弟子第一的云落,半日聚气!”

        一声清脆的响声,刘和手中的瓷杯掉落,悲壮地亲吻石板铺就的地面,粉身碎骨。

        卫红衣喃喃道:“这个世界疯了吗?”

        -

        夜已经很深了,深到黎明都快来了。

        裴镇等人却神采奕奕,围着被宗主带走密谈又放回来的云落,崔雉由衷感叹道:“你真是个怪物!”天才这种词仿佛已经不足以形容她心中的震撼。

        6琦点点头,“对,怪物!”

        裴镇学着6琦的动作表情,“对,怪物!”6琦俏脸绯红,崔雉一脚踹向裴镇,“恶不恶心!”

        裴镇机敏地朝旁边一跳,回给崔雉一个鬼脸。

        崔雉心中憋屈,从小到大她哪里见过这种惫懒人物,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应对。

        符天启皱着小脸,凝神思考着,裴镇刚刚详细跟他讲了云落今天干了什么事,于是,当时的裴镇悲哀地现,这也是个不了解修行的。

        符天启瘦弱的肩膀上搭过来一支大手,一扭头,裴镇一脸贱笑地看着他,“你不说点啥?”

        符天启望向云落,想了想,很正经地吐出一个词,“怪物!”

        众人轰然大笑。

        三辆马车安静地行驶在这漆黑的夜里,镇定从容,但又因为这特殊的时间,而显得急迫且焦急。

        就在云落等人嬉戏的时候,主厅之上,陈清风安坐饮茶,两侧端坐着三位大人物,蜀王宫里的供奉何公公、蜀国兵部尚书蒋琰、司闻曹蜀国分部统领卫红衣。

        陈清风放下手中的茶盏,问道:“三位可看清楚了?”

        何公公的脸上惊骇之色犹未褪去,喃喃道:“的确是聚气境,怎么可能是聚气境。”

        蒋琰平静点头,不动一丝声色。

        卫红衣的油脸上古井不波,朝陈清风道:“此事卫某可以作证。”

        一句话,点出了今夜三人出现在此的原因。

        在收到清溪剑池弟子一日聚气的消息之后,剑宗长老会就明确了这样的事情,请来见证者,坐实云落半日聚气的事实。

        三位长老分头行动,分别邀请国相、王宫供奉、司闻曹领,三大巨头亲临剑宗,见证这前无古人的神迹。

        白清越就是负责前去邀请国相之人,但他在国相府中,只等来了蒋琰和一封手书,国相亲笔手书,恭祝剑宗得遇良才,白清越收起心中隐隐的一丝不快,幼麟出马,何异于国相亲至。

        三人在偏厅之外悄悄观察了云落的气机,确认了聚气境的修为之后,心中真正剩下的,就只有震撼和对世事无常的感慨了。

        谁能想到清溪剑池苦苦追赶西岭剑宗,终于一朝梦成,绝世天才降临剑池,一日聚气,震惊天下。

        又怎奈天命所归,西岭剑宗又能出现一位半日聚气之人,这一切仿佛老天爷的一场恶作剧,如此地荒诞而又真实。

        三人的心中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一个词语,一生之敌。

        陈清风的脸上笑意盈盈。

        送走三人,白清越的身形缓缓出现在主殿门前,与陈清风并肩而立。

        看着远方渐渐清晰的晨光,陈清风笑着道:“开山不易、守业尤艰。终于等来了这中兴之兆,白师弟,你我之争,乃君子之争,许多事情终究都是为了剑宗大业,我可以不计较。可在这几位尤其是云落身上,若是有人做得出格了,我虽被说成是剑宗最窝囊的宗主,可好歹也还是个宗主,硬着头皮也要管上一管的。”

        白清越神色自若,躬身朝陈清风微微施礼。

        片刻之后轻声道:“除开云落,那几位可没展露出多少惊人天资。”

        陈清风呵呵一笑,“那咱们拭目以待?”

        同样在微熹的晨光中,蒋琰的马车缓缓前行,一辆黑色马车轻轻靠过来,侧帘掀起,卫红衣的油脸出现在侧窗中,看着同样掀起侧帘的蒋琰,他问道:“如此天才,蒋大人当日为何断言此人绝无修行可能?”

        蒋琰神色从容,“卫大人身为五境修行者,听闻也曾面见过此人,不知卫大人看出了什么?”

        卫红衣叹了口气,“我对剑宗越来越好奇了。”

        蒋琰平静道:“卫大人自可随意。”

        卫红衣拱手道:“打扰蒋大人休息,请大人先行。”

        两辆马车再次分开,各怀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