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你们咋了?

第十五章 你们咋了?

        玄骨的气息平息不久,云落的胸口隐隐闪现出一点光芒,正是这点光芒让霍北真胸口如同被压了一块大石一般,说不出话。

        他太熟悉这个光芒了,曾经他以很快的速度凝聚大圆满的玄骨之后,被卡在柳筋整整一年,那一年,他从众人口中的天才慢慢被说成昙花一现,后劲不足,大道无望。

        他只能报之以沉默,所幸他的师尊,宗主陈清风依然对他信任有加,并且多有鼓励。

        就是这点光芒让他曾经痛哭失声,来发泄这一年胸中的压抑,可云落用了多久,有一炷香吗?

        云落不知道霍北真心中所想,如果知道,他立刻会说:“我自己都是懵的!”

        是的,云落只知道修行的第一境是炼体镜,炼体境分为三个小境界,玉肤、玄骨、柳筋,具体这三个小境界长什么样,突破是什么情况没人跟他说过啊。

        此刻的他正疑惑着,刚才这感觉像是过了玉肤和玄骨了啊,不对,这是修行啊,天下最高级的事情,修行啊!修行怎么可能这么轻松,跟吃饭喝水一样快,那岂不是修行者满地乱爬了。

        莫非第一个小境界是要将全身都练至晶莹如玉,才叫玉肤圆满?对,一定是这样的。

        他的意识看着已经缩小三分之一的洪流,心中暗自下定决心,我一定得把基础打好,不能盲目求快。

        于是更加谨慎细致地牵引着一股一股的天地元气洪流,在体内巡狩四方,但凡有一点问题之处都被重新凝练。

        在众人的眼中,云落胸口的光芒黯然熄灭,让他们觉得微微有些失落。

        转念一想,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三个时辰的炼体中品,还不知足?何况人家还隐隐触摸到了柳筋的门槛。

        喜悦重新攀上了众人的脸上,还未站稳,又被卷土重来的震惊一脚踹下。

        他们看着云落皮肤上重新出现得晶莹玉光,目瞪口呆。

        这次的玉光光芒远胜之前,在缓慢地笼罩住云落整个身体之后,又缓缓熄灭。

        怎么的?冲击柳筋失败直接退回玉肤了?

        一众高阶修行者和三个见多识广的少年,再加上一个不明觉厉的懵逼者,一起思考这见所未见的景象。

        紧接着,从脚掌骨头上在此出现的光芒,更是让众人脑中一片空白,莫长老使劲地抽了自己一巴掌,清脆的声音,剧烈的疼痛,让他默默反应过来,“不是做梦啊?”

        “这......莫非是在重炼?”一个长老斟酌着语气道。

        陈清风虽然不解,但作为最初见证者,他心中对云落此刻的状况有种难言的信任,“我觉得更像是提纯。”

        提纯?虽然用词不算准确,但众人很快就理解了意思。

        练得不够满意再练一次?就是我觉得我还可以再牛一点的意思?

        修行上,还有这种操作???

        白清越难得跟陈清风站在一头,“有这个可能,炼体境毕竟特殊,不同于后面几境每个小境界都是递进的形态,炼体境的三个小境界实际上是并列的三种内容,互不影响。”

        说话间,远胜最初的玉光已经将云落的一根根骨骼点亮,并在缓缓爬上头顶,云落的身上再次渗出更多污黑的杂质。

        在众人眼中,此刻的云落就像一具盘坐的玉骷髅,玉骷髅的头顶也在众人的期待中再次圆满。

        此刻没人敢动,目不转睛地盯住云落的胸口,期盼着那一点小小的光芒。

        盼望着,盼望着,光芒亮了,柳筋的脚步近了。

        一点光芒以心脏为中心,随着经脉迅速地向躯干蔓延,速度十分缓慢,但众人看着那远比之前那次明亮,甚至还超过玉肤和玄骨第二次亮度的光芒,心中也被云落的自信感染。

        陈清风心道:心性坚韧,不急不躁,取舍有序,实乃大道良才。

        白清越心中也是由衷地有了一丝感慨,此人虽说底层出身,心性上多有羁绊,但这惊人的天资,沉稳的心性,着实是个可造之才,我须得将其规劝引导,免得走上宗主老路,那便是剑宗中兴有望。

        云落并不知道外面对他的夸赞,否则真得羞愧死。

        他的心里根本没有破境的概念,只是一丝不苟,尽可能完美地运行功法,将每一缕元气利用得更加彻底而已。

        身体的每一根筋脉都被涤荡干净,浑如一个蛛网结成的玉人,云落的柳筋大功告成!

        霍北真去而又返,刚才一时激动,竟忘了告诉其余剑宗人不要担心,安心修行。所以被师尊安排前去传话,传完话后急匆匆赶回,刚进大殿,一眼望见云落柳筋已成的状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不太明白情况的符天启心神并不如众人一般沉浸,故而第一时间发现了状况,连忙朝宗主挥手,然后指了指那位青衫霍师兄。

        陈清风的身影闪现在霍北真身旁,将他扶起,低声问道:“北真,怎么了?”

        霍北真嘴角挂着一丝鲜血,神色轻松,“没事,师尊,我很好,甚至比以前更好。”

        陈清风满脸地狐疑,逗谁呢?

        霍北真站起身来,认真道:“真的,师尊。我突破柳筋之前的那一年一直是我的心结,之前还不明显,走到现在,剑心不够通明的危害才渐渐显现出来,但心结难解,所以才会被柳乘风接连击败两次。而在看见云师弟只用了五个时辰就从修行门外一路突破到了柳筋圆满,我才想明白师尊之前一直教导我的那句,人只需要和自己较劲。确实,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法,一个人不可能在每一方面都胜过每一个人,现在想来,那一年我没被打倒,其实我已经做得挺好的了,对吧,师尊?”说完,几乎从无笑容的霍北真脸上出现了一丝洒脱的微笑。

        陈清风脸上也挂满了笑意,附耳在他身边道:“你赶紧回你的洞府去。”

        霍北真一脸疑惑,“怎么了?”

        陈清风看着他身上隐隐散发的气息,微笑不语。

        瞬间之后,霍北真脸上被狂喜替代,朝陈清风深深一拜,飞快离去。

        陈清风缓缓走回原位,有长老问道:“宗主,北真怎么样,没事吧,怎么走了?”

        陈清风淡淡道:“没事,他回去破镜去了。”

        “什么?!”“破镜!!!”几声惊呼接连响起,幸亏结界仍在,否则云落多半都会被惊醒过来。

        陈清风心里暗爽,十多年都没这么爽过了,今天连爽两次,哈哈哈哈。

        脸上却还是面无表情,语气平静,“他的实力早就够了,只是心结犹在,剑心蒙尘,观云落破镜有了感悟,这才触动了瓶颈。”说着,看向云落的眼中更是充满了爱护的意味。

        众人缓缓消化了这个原本足够震惊的消息,这才发现,此刻自己的内心被刚才的几番震惊起落锻炼得多么强大。

        目光重新汇集到云落的身上,他们在期盼着另一个更大的奇迹,那是一个他们永远无法想象的奇迹。

        功法运行着,将全身的筋脉都涤荡一清之后,带动着犹存一半的天地元气,自然而然地朝着云落的腹部空间一头扎下。

        炼体只是将身体改造得适宜天地元气运转,真正能够化天地元气为自身真气,则需要一个储存的空间,这个空间就是丹田,当开辟出了能够储存天地元气的丹田,修行者也就迈入了修行第二境,聚气境。

        天地元气洪流不断冲击着云落腹部空间的一处黑暗,过去无往而不利的洪流此刻如泥牛入海,不见踪影。功法默默运行着,玉肤、玄骨、柳筋接连亮起,一股股涓涓细流汇入洪流的主干,补充着那些消逝的元气。

        白清越的发丝微微飘动,他喃喃道:“又起风了。”

        看着通体晶莹的云落,陈清风眼神坚定,面朝众人道:“我希望他能走得更远。”

        白清越眉头一挑,心有所悟,莫长老疑惑道:“我们也希望啊。”

        陈清风伸出一只手,“一人一颗聚气丹。”

        白清越眉头微皱,“他能承受得起?”

        其实白副宗主并非质疑云落的资格,而是这元气入体,一次是有上限的,这个上限就是自己的身体承受能力,否则那些大宗弟子或豪阀后裔,岂不是可以一次吃上个几十颗丹药,源源不断。

        陈清风道:“先备着,而且我觉得他炼体的程度很高,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高。”

        七位长老或急或缓地从袖中掏出瓷瓶,取出聚气丹交给陈清风。

        聚气丹作为修行者突破到二境的灵丹,能够在突破时化作更多更精纯的天地元气,帮助那些炼体程度不够,引导天地元气速度不足,后继乏力之人成功开辟丹田。

        陈清风自己身上自然没带那么多,就是带了他也会让每人都出一颗,这种潜意识里的联系,或许就能保障云落的很多事情。

        陈清风并不担心云落能否开辟丹田,而是希望他能开辟出更好更大的丹田,这是大道之基!

        陈清风盘坐下来,八颗聚气丹悬浮在身前,他双手掐诀,朝其中一颗轻轻一指,那丹药便旋转着,化作精纯的元气,萦绕在云落身旁,肉眼可见地被云落吸收进去。

        云落刚才正有些担忧,这后面汇入的涓涓细流,让他明显觉得纯度不够,同样一股,只能算作之前的半股,眼见着洪流在缓慢地变得稀薄,云落在忧心间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极其醇厚的元气,连忙将其吸入。

        洪流重新变得浑厚起来,甚至隐隐还比之前更加壮阔。

        已经被云落降服的洪流在他的指挥下冲击着丹田,渐渐显现出了轮廓,随着洪流的不断涌入,轰地一声炸开。云落感受到了一丝苍茫辽阔的气息,丹田处已然开辟出了一丝空间。

        感受到云落身上缓缓散发的聚气境气息,陈清风无声落泪。几位长老也是眼角湿润,甚至紧紧相拥。

        当巨大的喜悦和震惊交织在一起,似乎只有眼泪可以宣泄掉心中的呐喊。

        半日聚气!

        半日聚气!!!

        天不亡我剑宗!!!

        外面那精纯的天地元气还在涌入,丹田也在撒着欢扩充自己的地盘。

        当地盘越来越大,云落发现自己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了,吸取元气的速度在肉眼可见地变缓。

        洪流越来越小,直至萎缩成了一条小溪,但这条小溪依然坚定地朝丹田中汇去,直至消失不见。

        云落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从入定中醒来,轻轻睁开眼。

        映入眼前的是当日大殿坐在上首的宗主和诸位长老,几张老脸上还尤自挂着些泪珠;

        环顾两侧,崔雉百无聊赖地瘫坐在地,陆琦撑着头,静静地看着自己,脸上似乎有些吃惊,裴镇这小子神情古怪,肯定没啥好事,只有符天启稍微好点,还能对自己微微一笑。

        “完了,完了,肯定是自己修炼得太慢,几人早就醒来,在这儿看着自己都无聊了。陆姑娘的表情就看得出来,没想到这个第一如此之笨。看样子还把几位长老都气哭了。”云落的心中闪电般地闪过各种念头。

        连忙朝宗主和几位长老躬身行礼,嗫喏道:“宗主,诸位长老,云落天资驽钝,用时如此之久才突破,耽误诸位时间,请宗主和诸位长老不要介怀。”

        抬头偷偷瞄了一眼,发现他们神色更加不对了,连忙道:“宗主!诸位长老!你们放心,我接下来一定刻苦修行,一定不会坠了剑宗威名,请宗主千万不要赶我下山啊!!!”

        说完连忙跪下,就要磕头。

        裴镇连忙跑过来,拉着他,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是认真的?”

        剑宗也有自己的情报部门,绿竹堂,归宗主直辖,绿竹堂的堂主明千里并非长老会中人,但此刻他正朝着宗主大殿飞掠而去,惶恐而焦急的神情出现在这个剑宗情报头子的脸上。

        虽说此刻长老有要事相商,但他刚得到的这个消息,已经足够让剑宗再敲响一次议事钟了。

        十分不合规矩地冲入大殿之中,看着殿中居然还有几个少年,不是在开长老会吗?

        心急火燎的明千里略带埋怨地看了眼几人,朝微微错愕的宗主和长老们道:“宗主,诸位长老,属下有十万火急之事禀报,请清退除长老会成员之外之人!”

        陈清风朝身后众人对视一眼,随后跟明千里道:“明堂主,但说无妨。”

        明千里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略一思量,咬了咬牙,“刚收到消息,清溪剑池新收的一个山野少年。”他一字一顿,神情沮丧地吐出四个字,“一日聚气!”

        明千里在来路上曾经设想过众人听见此消息后的诸多情景,惶恐、失落、恐惧、焦躁。

        但接下来的一切让他几乎惊掉了下巴!

        大殿之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一笑笑出了十数年的憋屈忍让,一笑笑出剑宗曾经的辉煌和底蕴,似乎在许多年前的许多次时光里,剑宗都是在这样的一个个片段中,悄悄壮大,悄悄复苏,书写出了千百年来的赫赫声威。

        明千里瞪大了双眼,不是,剑池有了这样一个绝世天才,我们剑宗还有活路吗?那大做文章,估计我们再收弟子都收不到了啊!

        宗主,各位长老你们干嘛啊?!气疯了不成?

        云落在初听到明千里的话语时,心中哀叹道:一日聚气?!!!这太恐怖了吧,对比起来,作为今年第一的自己,哎,不想了,一会一定要争取留在这里,只要还能修行,笨鸟先飞、勤能补拙,终有一天自己能够追上的。

        刚想到这里,却听见几位长老发自内心的欣喜,正要向裴镇等人求教,看着他们脸上也是浮现出笑意。

        云落很是纳闷,怯生生地问道:“你们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