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我是个狠人

第九章 我是个狠人

        云落狼狈地趴在石阶上,不是他不想站起来,实在是已经虚脱到了极点。

        嘴唇已经干裂,头微微卷曲着,身上电光游走,甚至还散出一股肉香味。

        对比起刚才如同置身烈火炼狱之中的十一级台阶,此刻的雷电轰击暂时还无法对他麻木的肉体造成太多的感觉。

        四十五级,还未过半,似乎已经油尽灯枯,想着还剩下的长路,云落心中涌起了一丝放弃的念头。

        狠狠甩了甩头,将这个懦弱的念头驱散,目光重新凝聚起来,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力量,让他艰难地撑起身子,从趴着到跪着,从跪着到站着,颤颤巍巍地抬起右脚,朝第四十六级一脚踏出。

        更强烈的电光张牙舞爪地将云落笼罩在其中,极度缺水的身体止不住地抖,他却一改之前的稳重,用尽全力朝上飞奔而去。

        他从第五十五级石阶上猛然跃起,撞入第五十六级石阶之上。

        此刻的山上仅剩三十一人,风起、雨落、火焚、雷击,四个极端恶劣的考验之下,大多数少年都无奈出局。

        水幕之下,椅子已经空出了一大半,看着被送到山门前的自家孩子的惨状,心疼不已的长辈家长连忙赶去陪伴,所幸剑宗给每位少年人都喂了一颗丹药,据那弟子说,此药凡人服之,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若有修行根骨之人,则可辅助修行。

        听得有那么些家长在暗自埋怨剑宗之人,为何不先交给他们,就这么草率地喂了下去。

        剩下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山中,渐渐知晓这些少年在经历着什么之后,也有不少人一脸纠结,既希望自家孩子能够走得更高更远,又不想他经受那样的苦难。

        此刻的云落却没经受什么苦难,他安静地躺在襁褓之中,一个清瘦儒雅的叔叔将自己轻轻抱起,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随后将他交到了一个人的怀抱中,他们在说着些什么,但自己一个字都听不见,隐隐觉得这个人身上的气味有些熟悉,正疑惑间,外面秋风骤起,片片黄叶在风中打着卷落下,一道冲天的剑光亮起,他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醒来之时,他正御剑而行,高高地站立在九天之上,作为天下有数的大剑仙,他已经渐渐查明了自己父母身故的真相,关于困扰自己的那个怪梦,马上就要得到答案了。答案就在前方,大端王朝的都城,天京城中。

        飞剑缓缓减,风声逐渐变小,云落这才忽然感知到胸口微微烫,隔着衣服伸手一摸,好像是有什么东西。

        连忙顺着脖子上的线拎出来一看,却是一个小小的吊坠,云落伸手欲将其拿着仔细打量,就在手与玉坠接触的那一瞬间,天地蓦然一变。

        云落从石阶上睁开眼,刚才那是幻境还是自己的梦境,莫不是累极了居然在这儿睡着了?

        一切都和刚才不一样,除了一件,就是自己胸口的玉坠真的在微微烫。

        云落拿出来,仔细地看着,回忆起当年得到这个玉坠的情景。

        自己那时还很小,被巷子里的孩子欺负了,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双特别漂亮的绣花鞋,自己抽泣着抬头看去,一个很漂亮的阿姨牵着一个同样可爱的妹妹正走到自己身边,她伸出温柔的双手,轻轻捧着自己稚嫩的脸蛋,问道:“这是谁家的小家伙啊,怎么把自己弄成一个小花猫啦?”

        自己一听,心里不知道什么地方被猛戳了一下,本来已经渐渐止住的眼泪突然喷涌而出,抱着漂亮阿姨的脚,嚎啕大哭起来。

        干净的碎花长裙被糊得一团黑一团灰的,漂亮阿姨也不介意,只是眼见自己哭得厉害,一时又没有什么东西哄自己,便解下脖子上的一个吊坠,在自己眼前晃荡着,“快看这里,看这里。”

        自己的目光果然被小吊坠吸引了,随着吊坠一晃一晃,呆头呆脑地伸手去抓在手里。

        漂亮阿姨问道:“喜欢?”

        自己猛地点头,紧紧攥住小小的吊坠,

        漂亮阿姨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干脆将吊坠给自己脖子套上,两手一拍,露出温柔的笑意,“送你了!”紧接着问道:“你家在哪里,家里父母呢?我送你回去吧。”

        自己眼神一黯,指了指自己的小破屋,低着头,小声而怯弱地道:“我没有爹娘,我是个孤儿。”

        漂亮阿姨的眼中登时弥漫起了一阵水雾,转头跟身旁的小姑娘道:“随荷,我们请大哥哥去我们家里吃饭好不好?”

        从此,孤儿不孤单。

        石阶之上,云落泪流满面。

        伸手抹了一把泪水,转身看着上面的石阶,将吊坠紧紧捂在胸口走了上去。

        凉亭之中,茶壶的水已经续了好多次。

        蒋琰静静地看着水幕上少年们的各色姿态,轻轻道:“还有幻境,问剑山真的是名不虚传。”

        陈清风感慨道:“上古遗宝,确实乎我等想象。”

        “总不至于每阶一个吧?”

        “哈哈,那这测试恐怕没有个十天半月完成不了。中间这十一阶其实可以算作一个考验,心境之中潜藏的念头欲望,在这幻境之下皆无可遁行,引着人沉迷其中。同时,过往人生之中的种种心劫都将化作阻碍,若心生悔意或是惧意,便无法主动醒来。”陈清风凝视这云落的身影,“果然不愧是国相和蒋大人看中之人,果然心境通透。”

        蒋琰端起茶杯,默默喝了一口,没有接话。

        在山下的巨幕相对的一个山包上,悄悄地出现了三个老头,其中一个叹息道:“老莫啊,你太心急了,没做好准备就难,结果被宗主驳得哑口无言,反倒让他成功占据大义。”

        他口中的老莫,正是之前在剑宗祖师堂中质问陈清风的红脸老头。

        莫长老无奈道:“我哪儿想到他会突然提出来问剑山,情况紧急,咱也没法实现商议啊。”

        另一个老头开口道:“好了,白副宗主,莫长老,事已至此,咱们还是先想想怎么办吧。”

        原来老头乃是蜀山剑宗副宗主白清越,作为剑宗主张跟朝廷讲和的一派之,他心里有着自己算盘。

        他想了想,开口道:“这测试既然已经开始,就要将那些天才尽可能多的网罗到我们这边。这样我们的话语权自然越来越大。”

        莫长老和另一个老头连连点头,目光投向对面的巨大水幕,问道:“那白副宗主可是已有人选?”

        白清越点点头,“6家和崔家那两位必然是要争取的,另外还有这几个。”说完一一在水幕上为二人指出,“咱们可以抢先安排,尽量让这些人投到我们山头。”

        莫长老指着一个身影问道:“这个少年刚才可是最先从幻境之中觉醒的,他不行吗?”

        指尖所向,正是云落。

        白清越瞥了一眼,“我让人打探过,锦城的一个孤儿而已,他和他那个朋友那样的泥腿子,靠着一副饱经风霜的身躯,能扛过前面的测试,在这幻境醒来得快,更说明经历匮乏。后面三十多级,是属于天之骄子的,他,没那个命。”

        “你好好想想怎么跟崔家联系,争取争取,等崔家姑娘拿下第一之后就晚了。”说完拍了拍莫长老的肩膀,“看事情要看长远,不要只看眼前。”

        小山之上,6续有少年慢慢醒来。

        裴镇睁开眼睛,神色古怪,转身朝上走去,一边走一边嘀咕着:“娘的,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么,让你们这喜欢算计的一老三小窝里斗吧!”

        崔雉也缓缓地醒来,不知何时她的已经转为坐姿,姿态霸气十足,仿若君临天下。连忙起身,破天荒地有些羞红了脸,有些胆怯地看着上面一级台阶,会不会又是一个什么幻境。

        6琦醒来时,自己正斜卧在石阶上,一手自然垂放,一手撑着脑袋,一副美人醉卧,仪态万千。对刚才泛舟四海,但看天高云阔,沙鸥翔集,锦鳞游泳的经历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这比试还得继续啊,拍了拍脸,试探着向上方迈出一步。

        就这样少年们渐次醒来,没有醒来的都在一个时辰之后被判定为了出局,在美梦之中终结梦想,说不上是残酷还是幸运。

        云落站在第六十六级的台阶之上,眼神犹疑,刚才离了幻境之后的台阶毫无阻碍,于是他就如普通登山一般走到了这里。

        他不相信这个将他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测试会如此虎头蛇尾,等在后面的,必将是更加痛苦和艰难的攀登,所以他得做好准备。

        他轻轻抬起右脚,又轻轻地踩在第六十七级的石阶之上。

        他的眉头骤然一紧,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雪,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烈痛楚,沿着他踩着石阶的右脚脚掌袭向脑海!

        他终于了解了为什么问剑山会有难以登顶的说法,只是这样的轻轻一触,便让自己几乎痛不欲生,而且这不是身体的痛楚,而是像有千万根针扎在灵魂之上。

        他咬着牙,骤然力,将身后的左腿牵引上来,在台阶上踩实。

        又是一股剧痛,云落两腿一软,跪倒在台阶上。

        看见云落的样子,山包上的白清越摇了摇头,轻蔑道:“泥腿子就是泥腿子,这不是属于你的舞台。”

        水幕下,嗡嗡声顿起,还剩下的众人交头接耳地谈论着,语气之中不无惋惜、也不无嘲讽,文伟无奈地摇了摇头,恐怕真的难以为继了。

        凉亭之上,陈清风皱着眉,微微摇头,念力的攻击,尤其是在八十一号阶梯,对这个少年来说,太难了,没有自小神魂的滋养,体魄的打熬,迈出这一步之后,恐怕他连第二步都走不出去。

        就在这样的摇头和嘲讽之中,云落动了,他双手撑地,缓缓站起身来,朝上面艰难地迈出了一小步。

        紧接着迈出了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

        蒋琰抚掌轻叹,“真是个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