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仗剑问仙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天下皆惊

第六章 天下皆惊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新的一天就这样在许多人的期盼中到来。

        小镇的西面,宽阔的石板路弯曲延伸,一路向西。行出七里地,大道陡然变窄,一片青翠的藤蔓化作一堵巨墙,挡住去路,路旁斜斜地插着一把巨大的石剑,无字无刻,但所有人都知道,西岭剑宗,到了。

        “路变得这么窄,那些马车怎么驶得过去?”石剑下方,一个衣衫有些破旧的瘦弱少年向身边的邋里邋遢的师父问道。

        不等他师父答话,旁边就有人冷哼一声,“剑宗山门,皇帝老儿来了也得老老实实步行上山,谁敢乘马车过去!”

        说完鄙夷地看了这对师徒一眼,心道不知哪儿来的土包子,也妄想来剑宗碰运气。

        少年闹了个笑话,小脸一红,师父轻轻拍了拍他肩膀,示意无妨。

        少年看了看又问道:“师父,这剑是真的吗?”

        他师父开口道:“不知道啊,或许那些剑宗神仙们真是用的这样的大剑呢。”

        刚才搭话的男子神色之中鄙夷更甚,果然是土包子,懂行的谁不知道剑修的佩剑外形跟常人所用的一样,大剑修还能在丹田中孕育出一口本命剑,对战时看见的那硕大无比的巨剑都是天地元气所化。

        少年哦了一声,“剑宗神仙们真厉害,哎师父,你说我能通过测试当上大剑仙吗?”

        他师父摸了摸少年的脑袋,“你当然没问题的。”

        那男子实在是忍不住了,“我说你们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在这儿等着剑宗弟子来开门吗?”

        少年被人这么一说,有些胆怯,他师父却神色不动,淡淡道:“怎么,剑宗山门前也禁止说话了?小孩子见识少好奇,小声问两句,既无大声喧闹又无辱骂亵渎,你若嫌吵,自可往边上去点。”

        “你......”男子一时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尖酸道:“不跟你一般见识,等测试完了你们就灰溜溜地回去吧,我们可是要进剑宗修行的。”说完自豪地摸了摸站在自己身旁的一个少年,少年衣着华丽,面容有着蜀地人特有的清秀,神色之中很是自得。

        对比之下,衣着寒酸破旧,顶着一头乱蓬蓬像枯草一样头的自家弟子,好像是不怎么有卖相,不过少年的师父却说道:“祝你顺利。不过我看你是说反了。”

        男子一怒,猛地想起这是剑宗山门,恨恨道:“你这土包子弟子要都能进,我名字倒着念!”

        云落和裴镇刚巧走到几人身旁,将这段对话的后半段听了个大概。

        裴镇低声对云落笑道:“他不会叫个什么王中王之类的名字吧?”

        云落拐了他一肘,抿嘴笑道:“你好贱啊!”

        文伟和韩朝恩跟在二人身后,脚步轻松,文伟随意问道:“韩兄弟接下来是要在此陪读还是返回家乡?”

        言语之中,似乎认定裴镇的入选是板上钉钉的事。

        韩朝恩道:“公子一人远行,家中还是不太放心。”

        文伟点点头,不再言语。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骚动,人群迅地转头,一黑一青两辆马车前后停下,一个玄色衣衫的绝美女子从黑色马车上走下,清冷而高贵的气质,让人群霎时间寂静无声。

        而当青色马车上的白色身影缓缓走出时,众人无声地张了张嘴,不出一丝声响。

        今天的6琦,摘下了帷帽,以真容示人。

        6琦缓缓上前,跟刻意放缓步子的崔雉并肩而行,朱唇亲启,“6琦见过崔姐姐。”

        崔雉的脸上笑意盈盈,“6妹妹果然风华绝代,不知这剑宗之内将要有多少才俊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了。”

        6琦微笑道:“6琦是来学剑的。”微微一顿,又加一句,“想必崔姐姐也一样。”

        崔雉神情微微一滞,不再言语,两人向前走去,人群默默地分开一条宽敞的通道,待二人走过,才蓦地响起嗡嗡地交谈声。

        “这是何方神圣啊?”

        “你刚才没听到吗?白衣仙女好像说她叫6琦?6琦是谁啊?”

        一个从江南之地赶来的男子面带骄傲道:“你们连6小姐都不知道?镇江6家,江东明珠啊!”

        “啊?这就是那江东明珠?果然名不虚传。旁边那个仙女又是?”

        “崔雉?莫非是清河崔家的那个崔雉?”

        “兄台莫非知道?快给说道说道。”

        “这崔雉乃是清河崔家的嫡女,自幼聪慧过人,机敏果决,被咱们大端王朝国师赞誉为巾帼不让须眉。”

        当世六大豪阀,镇江6、清河崔、湖南袁、北海王、西山刘、东山谢。

        盛名远扬,在庙堂与江湖之中皆是势力庞大。

        云落和裴镇就这么默默地听着,皆惊艳于二女的姿容气度,又震惊于二人的身份名声,裴镇狠狠甩了甩头,“真他n的漂亮,回头娶个回去当老婆就好了!”

        云落看着他,用裴镇的语气回他一句,“你他n的还真敢想啊。”

        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当崔雉和6琦缓缓走到大路尽头之时,藤蔓巨墙仿若活过来一般缓缓舞动,让出一条道路,从里面走出三人,当先一人身着青衫,神情清冷,对眼前两个天之骄女恍若未见,开口道:“测试即将开始,参与测试者持保荐书随我来,每位测试者可有一名随行人员随指引去往等候处等候。”

        人群之中顿时一阵骚乱,有人大喊道:“这些年不是都可以同行的吗?为什么要分开来啊!”

        青衫人双目一凝,那人如坠冰窟,四周皆是把把凶剑,好在那青衫人只是略作警告,立刻收回了目光,说道:“此次规程有变,若有不愿者可径直离去。等候处设有水幕,随行之人亦可观看过程。”说完话便转身入内。

        6琦与崔雉神色如常,并非她们早早得到了消息,而是本身强大的自信,如果她们都通过不了,那就是剑宗今年本来就不打算招人。

        云落和裴镇对视一眼,微微点头,分别跟身后的文爷爷和韩叔告别,手持保荐书跟着众人行去。

        先前的瘦弱少年看着师父从怀中掏出一份皱巴巴的保荐书,双手接过,朝师父郑重一拜,刚好跟着云落和裴镇身后走进。

        人群就这样分成了三拨,测试者跟着青衫人走入,随行人在青衫人身后的两个剑宗弟子的引领下去了等候处,多余的随行人与马车一起等候在原地或是返回小镇。

        文伟自然也和韩朝恩一起跟着那两个剑宗弟子去到等候处,那里早设好了七十七把椅子,便对应着此次放的七十七封保荐书。椅子的正前方有一幅巨大的水幕,那里正实时地显示着他们关心的弟子、后辈、亲友的一举一动。

        二人不约而同地挑了个靠后的角落坐着,相视一笑,韩朝恩嘴唇微动,以心湖涟漪道:“这次剑宗的手笔可够大的,这片水幕世俗王朝都少有。”不知是不是存了再次试探的念头。

        文伟的声音直接响起在韩朝恩的心湖之上,“剑宗被打压了这么久,此次陈宗主既然决定倾力反击了,自然得拿出镇得住场子的来。”

        放眼望去,场子的确镇住了,在场的众人见此仙家手笔,集体噤声,秩序井然。两个接引的剑宗弟子脸上也是一片自豪和骄傲。

        韩朝恩心中明了,略有恭敬道:“这么说此次测试的方式也会有变?”

        文伟微微点头,“可能性极大。”

        只是他也不知道剑宗宗主陈清风会怎么安排此次的测试。

        抬头望向水幕,云落一行正跟着那个青衫人在往前默默行进。

        云落不时望向四周,这藤蔓之后的确是别有洞天,绿草嘉树,清溪流淌,蜂蝶环绕,鸟语花香,各处小山头上亭台楼阁比比皆是,这便是所谓的修行宗门,人间仙境么?

        裴镇更是看得目不转睛,一个没注意,脚下绊了个踉跄,引得队伍中一阵骚动,青衫人扭头一看,众人登时又恢复了秩序。

        不知走了多远,云落和裴镇等人身负武技,自是不在话下,一些身子骨弱的孩子就已经有些步履虚浮,比如云落身后的那个瘦弱少年。云落见状主动伸手搀扶,少年有些害羞,但也真诚地向云落道了声谢。

        裴镇也顺手扶着一个从前面慢慢掉下来的少年。

        但不是所有心有余力的人都会像云落和裴镇一样,或者说有的少年或少女就没那么幸运了,渐渐掉在了队伍的尾端,艰难地向前挪动着。

        水幕旁边,许多随行之人一脸愤慨,“这是剑宗招修行者还是挑脚夫啊,怎么要走这么远。”

        这多半就是那些掉队的孩子的家长了。

        旁边自然有人回怼道:“修行者就不走路了,没听过大道朝天,长路漫漫么,说不定这就是人家剑宗神仙的考量啊,这测试现在就开始了也不一定啊。”

        或许这便是那些没有帮助旁人的少年少女心中所想。

        眼看要吵起来了,两个剑宗弟子齐喊道:“肃静!”

        众人方才安静下来,重新将目光聚焦在水幕之上。

        整齐的队伍已经零乱不堪,当先的一行人自然走得轻松自在,甚至有意无意加快了脚步,紧跟着的便是那些跟得吃力的,云落和裴镇已经左右手各拉了一个,正因为扶着旁人,他们也掉落在了这个区间之中,再之后就是零零散散的已经快到体力极限的少年少女,每一步都在艰难地挪动。

        终于,一个拖在最后面的少年晕倒在地,而队伍依然没有任何想要停歇的意思。

        水幕之下,一个男子眼见自己儿子的悲惨遭遇,脑袋一歪,也跟着一起晕厥过去。

        终于走到一片云雾缭绕的平地,青衫人停步,之前路上所生的一切,他都一一看在眼里。

        静静坐下,久久不言不语。

        走在最前面的崔雉和6琦此刻终于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

        她俩身后,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疑惑问道:“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啊?”

        青衫人瞥了他一眼,淡淡道:“等。”

        崔雉和6琦对视一眼,恍然大悟。

        高大少年尤自诧异道:“等什么?”

        青衫人起身,先看了一眼快要抵达的云落和裴镇,眼底有一丝欣赏,朝着众人道:“测试已经开始,不过不是你们想象的奋勇争先,而是剑宗为你们上的第一课,团结!”语气更加冰冷,“剑宗千年传承不衰,靠的就是团结,如果仅仅是为了在这里成就你的个人大道,其余万事皆不萦绕于心,如若有朝一日同门有困,扰你修行,你救是不救;若宗门有难,无法再助你大道攀升,你帮是不帮。只为自己,那你更适合去当个山泽野修。”

        崔雉和6琦躬身朝青衫人施礼,道:“多谢教诲。”

        转身飞掠而出,显然也是身负不俗的武技修为。

        在二人离去后,众人恍然大悟,反应过来,纷纷跑去搀扶落后的同伴们。

        就这样,七十七人很快又完整地出现在了平台之上,就连那个已经昏迷的少年也被人背了过来。

        青衫人点了点头,平台一侧的小屋中又6续走出四个孩子,青衫人道:“这四人是我们去山野之间网罗的,你们今天所走的路,他们也都走过。”挥挥手,让这四人站到队伍最后去。

        转身朝天朗声道:“师尊,人员已至,请,开山!”

        天地之间突然刮起一阵清风,轻柔和顺,但这漫天的云雾就在这清风之中,消散无踪,出现在八十一个少年人眼前的是一座小山,山上有着许多条阶梯,通往顶端。

        水幕之前,文伟霍然站起,震惊道:“居然是问剑山!!!”

        另一侧的角落,瘦弱少年的邋遢师父也猛地起身。

        大端王朝一统中原,国事日上。

        从山上望去,大端王朝的都城天京城雄壮耸立、宽广无边。这座世人口中从来不会被攻破的城池,事实上已经换过好多次主人了。

        皇城之中,宫殿深处,夜明珠将长长的甬道映照得通明,一个绝色妇人缓缓前行,身后长长的裙摆和敬畏的宫女,衬托着她的身形挺拔而高贵。

        走入殿中,有一个身着云纹锦衣,气度高洁,风姿俊逸的中年人已然等候在此。

        中年人见妇人出现,并未跪拜,而是躬身行礼,“见过皇后娘娘。”

        大端王朝永定皇帝的正宫皇后,荀清歌。

        荀清歌轻声道:“国师免礼。”声音清婉,不愧清歌之名。

        大端王朝国师荀忧,号称智计天下无双,对王朝有定鼎之功,永定皇帝对其十分信赖。

        荀忧起身后,荀清歌面露微笑,“都说了,你我姐弟何须如此。”

        荀忧笑道:“礼数不能缺,不能让别人说闲话。”

        荀清歌道:“我这里可没什么别人。”

        荀忧问道:“那姐姐可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荀清歌没有回答,向荀忧投去疑惑的眼神。

        “今天是蜀山剑宗这届入门大比。”

        荀清歌皱了皱眉,“陈清风拿出了《接天剑经》,又要重启剑冠大比,陛下已经震怒,命令清溪剑池加快准备,短期内陈清风还有什么文章可做?”

        荀忧笑容不改,“比如一座封存了十五年的问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