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在线阅读 - 第一九八章 老大,我很佩服你的眼光

第一九八章 老大,我很佩服你的眼光

        “小仪,该回家了。”

        白玲珑进了秦仪办公室,对沉默在办公桌后的秦仪提醒了一声。

        此时夜已深,事太多,秦仪又加班忙到了半晚上,她不喜欢把今天能处理的事情滞留到第二天,当天事当天毕,近期事多,所以几乎每天都处于加班到很晚的状态。

        秦仪静静回了句,“玲珑,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白玲珑一怔,旋即若有所悟,“好。”应了声,便退下了,轻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安静了一阵的秦仪伸手拉开了办公桌的一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块倒扣的相框,端在了桌子上静静端详着。

        相框里是一个漂亮女人抱着一个漂亮小女孩的照片,是母女两人的照片,母女两个都笑很开心。

        小女孩是小时候的秦仪,漂亮女人是她的母亲。

        那个时候还没有拍照这一说,但好在仙界方方面面的技术一直有条件领先于人间,譬如一辆车不需要加油什么的,几块能量灵石就能让车行驶很久。

        存储影像的术法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有,不过那时的一些术法不是普通人能享受到的,好在秦家那时有了条件,有一次秦道边花费不少钱请人带了法器来为全家人录制下了一段影像留念。

        得益于这段影像的存在,秦仪利用如今的技术手段把母亲的生前和自己在一起的画面制作成了照片。

        若非如此,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觉得自己怕是连母亲长什么样都忘记了。

        家里因为柳君君和父亲关系的改变,没人会再把母亲的照片给摆出来,某种程度上她也不想让柳君君难堪,所以只有自己的卧室抽屉里和办公室的抽屉里放有母亲的照片。

        手指触摸着照片上母亲的笑容,秦仪眼眶红了,口中呢喃着呼唤了一声,“阿娘…”

        呼唤声出口,瞬间香肩颤抖,泣不成声,潸然泪下。

        今天对她来说,格外有意义,周氏和潘氏烟消云散不说,她今天收到消息,周满超和潘庆在狱中离奇自尽了。

        这种突然双双死亡的方式说是自尽,别说普通民众不信,她自然更清楚,那两位是被人给杀了灭口。

        某种程度上来说,周满超和潘庆的家毁人亡,她是幕后的主要推手。

        母亲当年的死,说是与其他竞争者有关,可这背后是不是和周氏、潘氏有关,她不知道,就算有关,也不知是周氏干的还是潘氏干的。

        但是如今,就算有关也过去了,她报了仇,可是就算再报了仇又怎样?母亲终究是回不来了!

        如今能做的,只能是对着照片告慰冥冥中的英灵。

        好一阵后,她情绪渐渐平复后,抹去了泪,相框也放回了抽屉里。

        起身打开了后面的书架,入内进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眼眶红红的自己,自己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话,“我是秦仪,我是秦氏的会长,许多人在看着我,我不能表现的软弱……”

        这样的话,对着自己反复说了几遍,自我催眠似的,让自己重新聚集起了精气神,才打开了水龙头,不断捧水洗脸,要洗干净自己哭过的痕迹。

        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她是秦氏的会长,她不想让人看到她哭泣的样子。

        待重新把自己给收拾利落后,回到了外间的办公室,站在窗前,抱臂眺望着窗外的阑珊灯火。

        从今天开始,打压秦氏的周氏和潘氏烟消云散再也不存在了。

        从今天开始,整个昆广仙域的商业圈内,秦氏是首屈一指的龙头老大!

        深吸了口气,秦仪转身离去,下班……

        偌大个周氏和潘氏,因为资金链断裂,说垮就垮了,尤其是潘庆和周满超的死,消息传开后,整个昆广仙域震动,街头巷尾逐渐开始议论纷纷。

        清晨大早,刚开张不久的成衣铺内,阎浮手拿鸡毛掸子,东扫扫,西掠掠,貌似打扫卫生。

        门口一人快步闯入,不是别人,正是才出去没多久的项德成,进来便急急一声,“老大,今天不开张了,关门谢客。”

        阎浮没问怎么回事,知道他这样说必然有原因,当即与项德成一起联手关门。

        将门反锁死后,两人匆匆去了楼上,钻入一间屋内停下了,阎浮才盯着他,等他说话。

        然项德成却是一脸的欲言又止。

        阎浮终于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项德成颓然道:“老大,潘氏垮了,潘庆在牢内自尽了。还有周氏也垮了,那个周满超也在牢内自尽了。”

        阎浮有点怀疑,“两个人都在牢内自尽,怎么可能?”

        项德成也不解释了,快步到一旁打开了光幕播放,找到了新闻,让阎浮自己看去。

        他也是刚才上街时,听到街上人议论,看到了街头播放的死讯新闻才赶了回来报信。

        阎浮看着视讯新闻,脸色渐渐紧绷……

        陆红嫣一直在等林渊下班,好不容易等到林渊回来,立刻和林渊一起钻进了房间。

        院子里熬粥的张列辰偏头看了眼关门后消失的两个身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关门转身的陆红嫣开口便道:“潘庆和周满超自尽了。”

        林渊点头,“这事我看到新闻了。”

        陆红嫣唏嘘道:“两个那么大的商会,说垮就垮了,这个秦仪还真是…”摇头,换了话题,“罗康安周围有什么动静吗?”

        林渊:“目前没察觉到什么异常。”

        陆红嫣:“对方会不会没有领会到这边露的风?”

        林渊:“除非上钩的人没有上报,否则不可能没一点联想,不过就罗康安目前的活动轨迹还有护卫情况来说,除非硬来,否则想接近罗康安没那么容易。”

        陆红嫣:“要不要让罗康安再偏离一下生活轨迹,继续去花天酒地,给对方创造一点可乘之机试试?”

        林渊:“目前这个时候,刚知道罗康安的秘密,罗康安又露出了可乘之机,未免有些太过明显。对方若收到了风声,却不冒进,这说明对方很谨慎,那样做反而容易打草惊蛇。这事不需要着急,真正着急的应该是要动手的人。另外,对方越是没什么反应,我们这边反倒是越加要小心提防。”

        陆红嫣略迟疑后,试着问道:“你是说可能会利用你做突破口?”

        林渊:“罗康安那边摸不清情况不好下手的话,肯定就要把他身边人作为突破口,跟罗康安走的最近的就两个人,一个是诸葛曼,另一个便是我。诸葛曼如今基本上是与罗康安同进出的,经常和罗康安在一起,罗康安的护卫人马基本上就是她的。

        还有就是罗康安那花心萝卜,出了名的,换了是我的话,拿诸葛曼来要挟罗康安,我自己心里也没谱。何况诸葛曼身边的视线太多,家里一堆秦氏的人,上班也要面对一堆秦氏的人,不正常脱离视线容易被怀疑,不是合适的动手对象。就算对方从诸葛曼下手了,罗康安若有什么异常,我也能及时察觉。算起来,也就我这边,你最近要留心点。”

        陆红嫣嗯了声,“我们知情,以有备对不知情,我们已经占了先机,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不用担心。对了,给你看样好玩的东西。”翻手亮出一枚影像存储晶体。

        林渊不知是什么好玩的,等着。

        陆红嫣走到一旁,将晶体插入了一件光幕播放装置里,很快,弹出的光幕里出现了成衣铺里的阎浮和项德成。

        只见两人一顿很意外的反应谈及了一下周氏和潘氏的事后,便打开了视讯光幕看新闻,新闻里放的也是周氏和潘氏的事。

        不知什么情况,林渊抱臂胸前,仔细查看着。

        新闻播放完后,项德成见阎浮盯着光幕没反应,上前关掉了光幕,叹道:“老大,潘氏垮了,潘庆死了,潘庆的大女儿和二女儿也死了,就算是找到了潘凌月把潘凌月给救出来了,我们也没地方领那十亿珠的悬赏了。”

        潘凌月?悬赏?林渊愣住,现在居然还有人在为潘凌月悬赏的事忙碌?

        他有点难以置信,难道这两个家伙盯他这么久,就为这事?潘凌月早就被他给宰了,这不是瞎忙么?

        还有就是,两个家伙为什么要死盯着他?难道是知道了潘凌月是他杀的?然而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阎浮闷声道:“你想说什么?”

        项德成叹道:“老大,潘凌月的事结束了,既然结束了,也就罢了,也许我们眼前的路不失为一个选择。”

        阎浮盯着他:“什么选择?”

        “卖衣服!”项德成很肯定的给了句,“老大,我很佩服你的眼光,这点是打死我也比不上你的地方,就你眼光进的货,随便卖卖,咱们一个月都能赚五万多珠,这要是老大正儿八经打起精神来经营的话,说不定还能涨个几成,这一年下来的话,咱们说不定也有上百万珠的收入。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凭老大的能力,无论干哪行都不会埋没。老大,有这收入,咱们还有必要四处流浪,到处冒险去打打杀杀赚那提着脑袋玩命的钱吗?那些有一桩没一桩的活,真不如这个省心和稳定!”

        什么乱七八糟的?林渊听的有些傻眼。

        已经是第二遍看的陆红嫣嘴角抿着莞尔,似在憋笑。

        卖衣服的眼光吗?阎浮神情似乎扭曲了一下,转而又变成了很冷酷的样子,问:“你是想求财,还是想求仁?”

        项德成一脸懵的样子,“有什么说法不成?”

        阎浮:“知道我们游侠和一般散修的区别在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