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三缺一

第十九章 三缺一

        陶花瞪眼了,泼口就来,那是人呆的地方吗?离城太远,多久才能回来一次?到处凶兽横行,在矿区没有修士随行,连门都不敢轻易出。那地方大多都是养家的男人才会去,有几个女人会去的,她年纪轻轻的,让她一个姑娘家的在那呆五年,这不是欺负人么?

        听着好像是有些问题,林渊还是不解,问:这事跟我有关系?

        见母亲和哥哥似乎能镇住这位,关小青当即把王主理找自己的情况讲了下,之后低声道:之前还好好的,我也没得罪过王主理,能让王主理亲自出面把我调动想来想去,也就是中午跟你这个商会的高阶人士多聊了两句,除了你还能有谁?

        陶花恶狠狠盯着林渊。

        林渊感觉这位怎么有想提刀砍他的冲动,当即唉声叹气道:我说小青,你真会想,真是冤枉死我了。我这么说吧,我今天也才第一天去秦氏上班,连人都没认全,什么王执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说我整你,这是从何说起啊!

        关小青愕然,第一天来秦氏?

        林渊:你以为呢?我说关大小姐,我有必要骗你吗?

        母女两个面面相觑。

        关小白确认了,就说嘛,见到林渊本人就觉得不对,林渊没理由整她妹妹,当即招呼道:林子,这丫头就爱瞎想,你别理她。

        陶花当即问女儿,小青,你再想想,是不是得罪了其他人,想起来了告诉娘,娘去秦氏帮你讨说法去。

        娘。关小青跺了下脚。

        关小白也很无奈,我的亲娘诶,您就别瞎闹了,那是秦氏,不是这山坡坡,不是你发泼的地方,你前脚去,后脚就有可能被城卫给抓走。

        林渊默了默道:小青如果实在不愿去矿区,不如辞了,离开秦氏,这么大个不阙城,难道还找不到其他事干不成?

        关小青嘀咕了一句,站着说话不腰疼,七千珠一个月的薪酬,城内有几家能给的。

        关小白:林子,这理你就不要跟她说了,我给她八千珠,让他来我铺子里帮忙,她不肯,嫌我那废品回收铺里都是垃圾,觉得女人家的混在里面不体面,没有她在秦氏光鲜。

        当外人面说这个,关小青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强词夺理辩驳,那是钱的事吗?秦氏在不阙城财大势大,下面员工遇上麻烦了,或家里出事了,只要是合情合理的事,秦氏都会出面帮忙化解,我还不是为了咱们家好。

        林渊好久没见识过这种家长里短,听着有趣,心头竟涌起一丝看热闹的心态。

        别吵了。陶花喝止了一句,忽对林渊换了笑脸,小林子,听小青说,你在秦氏的地位很高说起来,小青也算是你半个妹妹,你就不能出面帮她说说话?

        呃林渊尴尬了,有些事没办法对这一家人说,有点支支吾吾道:我也才刚进秦氏,怕是帮不上什么忙。

        关小青嘟嘴,我明明看到你能跟会长说上话,只要你愿意找会长开口,我的去留,还不是会长一句话的事情。

        一家三口的目光都盯在了林渊脸上。

        林渊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诉,找秦仪开口不是不行,可关键是他不愿去找秦仪。

        再说了,他也是打工还债的,开口有没有用,他也没把握。

        这时,关小白开口了,林子,不是我帮偏,你也不用犹犹豫豫的,行就行,如果实在为难,那就算了,给句痛快话吧!

        林渊很想说,这关小青干嘛非赖在秦氏不可,这不是为难他么?可这一家人开口了,他不好拒绝,而他暂时又不好帮关小青另做安排,只能苦笑道:这样吧,我明天找秦会长说说看,结果如何我也不知道,我刚来秦氏什么都不清楚,只能说是尽力一试。

        行,就这样说定了。关小白拍了一下他胳膊,回头道:娘,你都听到了,林子说了尽力一试。

        陶花已是眉开眼笑,我就说嘛,小林子就不是缺良心的人,一家人怎么可能不帮忙,能跟会长说上话,只要尽力了,这事肯定没问题。

        关小青已是满眼期待。

        关小白拱手求饶,娘,人家刚下班,肯定还没吃饭,我买来的那些好菜,您就赶紧吧。

        快的,快的,知道小林子要来,早早就准备好了,直接下锅便成。死丫头,还不来帮忙。陶花一把揪了女儿耳朵给拖走,关小青很不满,觉得这样丢脸。

        呼!林渊呼出一口气,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比杀人越货还别扭。

        关小白呵呵一乐,拍了拍他,挥手示意他出去坐,屋里闷,外面透气。

        两人在屋外台阶上坐下了,关小白顺手开了瓶酒递给他,一来就碰上这事,头疼吧?没办法,谁叫你撞上了小青,算你倒霉。咦,据我所知,秦氏内部的餐厅是分级别的,你一个高层人士,怎么跑人字级餐厅遇上小青了?

        我算什么高层人士林渊自嘲着把能说的情况讲了讲,包括遇上关小青的经过,回头发现关小白脸色沉了下来,不由问:怎么了?

        关小白黑着脸道:这死丫头又发浪发骚了,我不信你看不出来,她凑你们桌上去,摆明了是想攀高枝。卖弄风骚居然能撞你手上,可见平常如何,我这脸算是被她给丢尽了,我这回非好好收拾她一顿,让她长长教训不可!说罢怒气冲冲起身。

        林渊一把拉住了他,摁坐回去,呵呵道: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只要不伤害别人,向往美好的生活,不代表人有问题。

        关小白又盯着他打量,意味深长道:林子,你跟以前确实不一样了。

        林渊转移话题,对了,怎么不见你爹?

        说到这个,关小白叹了声,你要是早回来个十来年,还能看到他,寿限到了,过世了。咱们又没资格得到仙庭那长生不死的仙药,只能眼睁睁看着去了,我娘再有个到我那个铺子,就在坡下。饭菜还要点时间,走,我带你去看看。站起来拉了林渊一把,非要拉过去看看的意思。

        林渊客随主便,两人拎着酒瓶子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