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王令我来巡山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章 雷公

第二百五十章 雷公

        齐家的投名状还未等到,在新年到来的前七天,也就是腊月二十三小年那一天,风尘仆仆的皇鸿儿带着一对中年夫妇从天而降。

        以皇鸿儿高品宗师的境界,脸色也有些苍白,薄唇竟然有些干裂。

        林宁皱眉道:“你这么急着赶路做什么,东瀛到这里大几千里路,你还带着两个大活人,慌里慌张的有个闪失如何是好?”

        皇鸿儿幽幽怯怯星星点点的美眸轻笑,却不言语。

        倒是负手而立打量着皇鸿儿带回来的两人的田五娘淡淡道:“今天是你的生儿,你说她赶回来为何?”

        林宁闻言一怔,田五娘不提,他都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再看自家小妾,心里一下就感动了。

        要不是有大老婆在,非得拉进屋里好好表扬一番……

        眉眼交缠了片刻后,皇鸿儿星眸中已经一片亮晶晶了,不过她最有眼色,知道老大在侧,放肆不得,因此先忙正事:“郎君,他二人是夫妻,是火行旗里最懂烧火的行家。他两口子做的火油,水都浇不灭!”

        林宁眼睛发亮,点点头道:“见真章吧,走,去后山。”

        ……

        便是青云寨的老人,也不知道在山寨后山的密林中,何时被开伐出好大一片空地来。

        但真正的要地,却在山体内。

        在没有机械化的当下,生生挖出一方山体,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尤其是不能让外人知道使用大量人力的前提下。

        不过好在,林宁厚着面皮请侯万千出手,也不过半下午的功夫罢了……

        山体内的气息并不好闻,因为在地下,即使山洞高大宽敞,可是由于为了保持干燥,又没有换气系统,所以气息难免污浊。

        三人走下上百阶石阶,才来到正地。

        外面是白昼,可内里却已是点燃了兽油灯。

        田五娘来过这里,皇鸿儿却是头一次到来,十分好奇。

        至于从东瀛带回的那一对夫妻,甫一下来,脸色就变了。

        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惊骇之色,盖因他二人嗅到了熟悉的气味。

        怎么可能?

        只是当看到一个高壮的女孩子捧着一个小纸包出现在他们面前,并当着他们的面打开后,他们再无侥幸心理,是子药。

        林宁看出两人面色后,笑道:“你们手里肯定不止这个,这个虽然着的快,但不妨水。你们从哪弄的火油?”

        这下夫妻二人彻底瓜皮了:“老……老爷,你知道黑火油?”

        林宁呵呵了声,那男人忙道:“是从西域火拔国得来的,小的和内子又想法子熬制了番,得到了比原先黑火油更能烧的天火油……”

        林宁想了想,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真是遇到了人才……

        那劳什子火拔国的黑火油应该就是石油,这对夫妇俩利用石油熬制出来的,应该就是类似于汽油的东西。

        从石油中提炼汽油的具体工艺自然相当复杂,林宁学的那点化学知识肯定不够用,用天道深化都没用,没学过就是没学过,无处深化。

        但原理其实很简单,林宁还记得。

        用的就是不同液体沸点不同的原理,把原油进行加热然后控制在汽油、柴油等各种产品的沸点温度稳定住,把蒸发出来的蒸汽进行冷却,馏出温度决定出来的产品,说白了就是分温度段对原油进行蒸馏。

        这对夫妻俩肯定不知道汽油、柴油的沸点是多少,但不妨他们用粗糙的手段,将石油进一步提纯,其实这就足够了。

        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便是在林宁前世,他知道许多手续齐全的炼油厂,投资过亿的设备得到的产品也大多不合格,只能卖给乡下农机车来用。

        如今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到头了,其实也够用了。

        燃烧ping嘛,难道还需要精炼汽油?

        但在子药方面,却仍有很大的空间。

        苦味酸自然不用去想,但栗色子药总能奢望一下吧?

        毕竟原料大致相同,只是木炭不同罢了。

        但林宁给二人看的还不是这个,而是……

        震天雷。

        大号的手榴弹,小的话,威力实在有限。

        而制约的瓶颈,就在于子药不纯,目前来说,仍是黑子药。

        这些事在田五娘和皇鸿儿听来犹如天方夜谭,但那对从火行旗来的夫妇俩,却听的四目放光。

        他们是真行家,林宁甚至都没去爆破那枚震天雷,只那么一提,二人就如同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激动起来。

        他们一直以来都只拿子药当火行旗放火的奇招,却从未往深里想想。

        对他们而言,这些其实真不难,只需捅破一层窗户纸,剩下的不过水到渠成。

        留下已经痴迷进去的火行旗夫妇二人继续去钻研,叮嘱好翠儿安排人照顾好两人后,林宁便引着田五娘和皇鸿儿出去了。

        不过见皇鸿儿实在好奇,林宁还是取了一枚震天雷出来,带着一妻一妾来到深山中,用火折子点燃后,扔了出去……

        “轰!!”

        惊天动地的一炸,莫说皇鸿儿,纵是之前已经看过一回的田五娘,看到这一幕仍忍不住凤眸微眯。

        气势实在惊人!

        那震天雷炸开后四射的铁钉、碎铁片乃至沙石,都成了致命武器,笼罩了方圆一丈之地。

        以她的身手自然不惧,但寻常士兵的话……

        这比弩箭更强!

        呛人的黑烟散去,露出被炸出好大一个黑坑的雪地。

        皇鸿儿又惊又喜的看着林宁,激动道:“我的天!这不成雷公了?”

        林宁听了却一脑门子黑线,骂道:“我是雷公,你还想当电母不成?”

        怼完,又对田五娘道:“虽然比上次好一些,但还是不够。这纯粹是靠药量拔上去的,不是正道。我寻思着可能是和子药纯度不足有关,也可能是因为密闭性不好……只是一直没个准头。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鸿儿带来的这一对夫妇要是能将这个问题解决,我们就能前进一大步!”

        田五娘微微颔首,看着林宁抿嘴轻笑道:“有这等神兵利器,大业可期。”又对皇鸿儿道了声辛苦后,道:“小宁,回去吧。今日是你的生儿,别让春姨、小九娘她们等急了。”

        皇鸿儿也催道:“这可是大事,别让春姨以为我拐走了你!”目光狡黠。

        能为林宁做一次大事,让她觉得离林宁的距离更近了,也敢随意玩笑了。

        林宁懒得理会,今晚有她唱歌儿的时候,一家三口一并回了墨竹院……

        ……

        “姐夫回来啦~~~”

        刚进墨竹院,就见仰着脖颈等了好久的小九娘一下蹦高,欢快叫了起来。

        林宁笑看着朝他扑来的小九娘,一下将她举起,扛在了肩头。

        后面跟来的宁南南看的很羡慕,但她已经十岁了,不能再这般任性了。

        田五娘很喜欢这个弟子,难得抚了抚她的冲天鬏……

        “咦?”

        一行人入内,看到正堂内满满当当的人时,林宁奇怪了一声。

        回头看了看屋外的太阳,也没打西边儿出来呀……

        “哼!”

        方林、胡大山、邓雪娘、周成还有几个同辈老人被他打量了两遭,方林老脸有些挂不住了,哼了声。

        不过没等春姨打圆场,方林自己就缓了过来,道:“今儿是你的生儿,大哥在时,不管多恼你,这一日总是要大办的。儿的生日,母的难日。等大哥没了,二哥也给你办,后来春姨也给你办。今年又和往年不同……”顿了顿,方林脸色有些晦暗道:“虽然你把我们这些老不死的都撵出来了,可我们眼也不瞎,看得出你这瞎捣鼓还真越捣鼓越能耐了,比咱们都强,那就好。”

        一旁胡大山笑道:“小智和小山他们也都开始当用了,小宁,你倒没糊弄咱。”

        春姨不乐意道:“他四叔,是你们自己不信宁儿,他都说过多少回了,一般长大的弟兄,他能不顾着?”

        胡大山哈哈笑道:“是是是,小山如今接了他八叔手下的人手,算是开始正经做事了,不光是掌柜的跑堂小二了。小智更了不得,手下一下多了百十号人,都服他。小石、小轩他们在草原上做的更大,上回回来只待了一宿就走,看起来就和先前不一样了。小宁,来,四叔敬你一杯,往后你们弟兄们相互扶住着,我们也就放心了。”

        周成见林宁还站在那,也笑呵呵道:“小宁,你总不能和我们几个老家伙记仇吧?你那么爱记仇,可别等我们都死了还记着。”

        林宁忙接过春姨递过来的酒杯,对方林等人道:“自家长辈,说这些话就没意思了,再说,虽然三叔你们生我的气,可还不是没日没夜的做事?一家人,难免磕磕碰碰,可到底还是一家人。再者,小智他们都是靠自己本事上位的,不是靠关系。真要靠关系,他手下那些人也不能服他。再好好磨砺几年,以后还能当大用。”

        方林等人也看得出自家孩子的变化,听闻此言,也不觉得敷衍了,一个个高兴的笑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田五娘看向林宁的目光格外柔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