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金灿灿的1998在线阅读 - 第029章 破庙捡宝

第029章 破庙捡宝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这开车到阳澄湖时恐怕也得下午三四点了,我们到时去那里逛逛,接着就去螃蟹宴,时间安排刚刚好。”

        罗洪发今年还真没有去过阳澄湖,毕竟这大闸蟹也才刚上市,现在去吃,其实说来算是早了些。毕竟才九月中,十月才是螃蟹最佳上市时间。

        一行五人就这样一路看着沿途秋收金黄的风景来到了阳澄湖边,此时刚刚下午三点半,阳光的照耀下,阳澄湖畔波光粼粼,岸线蜿蜒曲折,富有诗意。

        ”好美!整个湖面碧绿如翡翠般晶莹剔透!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养出驰名中外的阳澄湖清水大闸蟹来!”金灿一眼望去感觉这阳澄湖真的是很大很大,像是一个小内海一般,有种一眼望不到头的感觉。

        “灿灿,等我们成年了立马去考驾照,以后我们俩也买上一辆车,这样一来,我们平时在城里呆烦了,就来这些乡镇地方,空气都要好许多!”

        徐清玄的话一出,罗洪发就乐了,“小玄子啊,你可不要学我们老人家的话啊,哪有年纪轻轻喜欢朝乡下地方跑的?你们年轻人不都喜欢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吗?!”

        “呵呵,我们可是乡下来的,从小就习惯了有山有水的环境,乍来到海城,才不过两个来月,还真不习惯,就想念这种乡镇生活,节奏缓慢,自在悠闲,年轻人怎么就不能喜欢啦?”金灿反驳道。

        “小师妹啊,你们乡镇平时除了上下学,平时都是怎么打发时间的啊?”林泽海从小在城里长大,对于乡下是好奇的。

        “我们乡下好玩的可多了,可以上山,可以下河,山里有许多野花,野果,还有野菜之类的,偶尔还可以爬两只山鸡,野兔之类的。河里有小鱼小虾小蟹,还有水田里有鱼鳅,黄鳝,到了夏天还可以去田坎捉田鸡,我告诉你田鸡烧丝瓜可是一道极品美食!里面放一些泡椒,花椒,豆瓣,嫩姜之类的佐料,哎呦,想着想着,我都快流口水了!”

        金灿可跟徐清玄一直生活在镇上不同,十岁之前她可是真正生活在农村,乡下孩子玩的那些她都体验过,到现在都回味无穷。

        徐清玄笑着感叹道:“吃货!说玩儿的事儿,说着说着都能说到吃的上面去。我对你也是服气了!”

        金灿自从离开了双溪镇,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变了,看起来就跟真正的高中生一般,该哭就哭,该笑就笑,这样哭笑由己的性格应该就是她本来的性格了。

        “小师妹,现在时间还早,你不会现在就饿了吧?”林泽海跟大笑一会儿,继续问道:“田鸡不就是青蛙吗?你们乡下人还吃青蛙肉啊?好吃吗?那么小一只只的,有肉吗?”

        “我没饿,我这不过是话赶话罢了。青蛙肉最主要就是它的腿儿了,肉嫩生生的,又香又鲜。”金灿在农村,一到夏天,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就是田鸡烧丝瓜,百吃不厌。

        “好了,先不说吃的,现在时间还早,要不,我们去重元寺逛逛?”徐清玄来之前可是查过资料,知道阳澄湖附近除了湖,就是重元寺在历史上出名一些。

        “这寺庙可是在文革时被人为毁掉了,现在就算去看也没有什么看头啊!”林柏松之前慕名前去看过,那里只留下破壁烂瓦。

        “啊?政府没有修缮它啊?”金灿郁闷地问道。

        “完全被毁掉的寺庙怎么修缮啊?只有重建了,但是得政府有魄力才行啊!”林柏松对于文革期间被毁掉我文物建筑也是可惜不已,毕竟这重元寺的存在可是与寒山寺同时代呢。

        “那我们去看看它的遗祉好了!我们去看看会不会捡到破庙留下来的宝贝,毕竟现在大城市的古玩盛行了,但是这些乡镇地方对于古玩可不看重。”

        金灿的提议得到大家的同意,毕竟闲着也是闲着。罗洪发和林柏松同意是因为他俩觉得金灿的运气不错,要不然唐宋八大家的书法就不会让她得到其中二位的书法了。而林泽海同意是因为他不得不同意,少数服从多数嘛。

        至于徐清玄,他是完全的妻奴,媳妇儿还没有娶进门,他就提早成为了妻管严啦,这完全是他乐意的。

        五个人到了寺庙大门前,才发现这里真的是荒草丛生,里面的建筑早就只剩滥墙破瓦,好瓦可能早就被附近人家捡回家自用去了。

        “我们这是白来了?这么破的地方哪里来的宝贝?能用的木头,瓦片可都让人给弄走啦!”林泽海围着寺庙转了一大圈后,报怨道。

        “我们自己亲自去看看。说不定宝贝就是木头,瓦片呢?!”

        金灿没有放弃,拉着徐清玄的手,两人深一步浅一步地直接走进寺庙里面,发现里面真的是空荡荡的,说话都能听到回声。

        半天,徐清玄盯着地上一根被墙土半遮半掩的木料看个不停,半天才大声叫道:“灿灿啊,还真让找到宝贝了!这可是黑檀木啊,看纹路足足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这可是特别珍贵的黑檀老木呢,看样子它这样被风吹雨打的,竟然还保存得好好的!”

        “那看来我们这一趟没有白来啊!”金灿对木材的品种也是熟悉的,一听徐清玄说到黑檀,也清楚这足有几百年历史的黑檀可是非常有价值的。

        金灿说话间就从墙角拿起一块厚重的瓦片,一上手就感觉特别重,一只手拿着它都有些拿不住,也顾不得脏乱,直接双手抱着就跑到徐清玄身边,撒娇般解释说道:“小玄子,我感觉这瓦片很有历史沉淀感,要不我拿它回去当作纪念?”

        “你是不是觉得它是宝贝啊?”徐清玄左手拉着黑檀木,左手接过金灿手里的瓦片,以为它个儿不大,应该不重的他,左手却被它的重量给小小地吓了一跳,“天啊,这瓦片是什么东西烧制的啊?这也太重了吧?足有四五斤吧?!”

        “我对它只是有一定的好感,你看这瓦片虽然重,但是这瓦片烧制得非常均匀,瓦的一面上面还有纹理,看起来很是古朴,另一面,你看看还有一个凹下去的圆形,像不像是砚台,只是比一般的砚台粗糙一些,但是拿回家自用应该还是不错吧?!”金灿也没有想过它的价值,只是感觉它有些好看,实用,就当带回家一纪念品呗。

        等众人上车后,众人都讨论起黑檀木的稀有时,林柏松却意外发现金灿放在车角落的瓦片,他拿起来看了半天,一脸迟疑地问道:“这是谁拿上车的?”

        “我,是我,怎么了,师傅,它有什么问题吗?”金灿不好意思地小举了一下手。

        “我后悔了,我真后悔没有跟你们一块进寺庙去了,这哪里是破庙啊?宝贝也太多了吧?不光有黑檀木,还有疑似铜雀台瓦砚的瓦片?!”林柏松想了想,直接叫喊道:“海子,停车,我们倒车回去,我们也去破庙捡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