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金灿灿的1998在线阅读 - 第013章 车祸来临

第013章 车祸来临

        “放学了,我们赶紧回家吧。对于现在邮局应该还没有下班,我先陪你去把稿费取了吧。”

        徐清玄把话说到金灿心口里去了,三百多块钱,可比她这么多年的压岁钱少不了几百了,想想就高兴。

        两人快步快走到邮局时,金灿突然反应过来,”小玄子,我们走冤枉路啦,这汇款单领取得需要身份证吧?!“

        ”对哦。“徐清玄看了看手表说道:”灿灿,你要是着急,我看我们赶紧跑回来取身份证,时间上应该来得及,你要是不着急,我们明天再来取?“

        ”算了,钱已经到了,今天或者明天去取问题都不大。“金灿前话说得老气横秋,后话:“不过,我还是有一种冲回家取身份证的冲动,要不,你陪我?”

        “我当然要陪你了!”徐清玄说完话就拉起金灿的右手,说道:“我们跑啦!”

        两人直接朝着家的方向跑去,还好这老街不光有大路,还有一些小夹道,他们从邮局跑回家,最多花上十来分钟就足够了。

        徐清玄两人的速度很快,几分钟就从夹道回到正道,家也近在咫尺,两人虽然着急,但是速度却慢了下来,毕竟正道上面人来车往的,徐清玄还是有心理阴影的。

        两人慢跑在街边,正好右手面夹道里冲出一辆摩托车,“轰轰……”直冲金灿而来,徐清玄哪里舍得金灿受伤,右手一用劲儿,就把金灿从身旁拽到他的身体后面,而他本人却被来车撞个正着,手上的手串应声而断,佛珠掉了一地,其中的主佛珠更是直接粉碎。

        “小玄子——”金灿人还是懵懵的,被徐清玄的大手劲儿一拉,整个人就摔倒在地,等徐清玄的大腿被来车撞个正着,人也直接倒地不起,她才反应过来,身体本能地冲向还要想要顺势要继续压向徐清玄大腿的摩托车,对着车上的黄毛怒吼道:“喂!你,你要干什么?你这是谋杀!你,你是犯罪!你要不想坐牢,就赶紧给我把车熄火,送我们去医院!”

        黄毛醉眼被金灿那怒吼声吵醒了,这才发现自己撞了人,像是没脾气的羔羊一般,听着金灿的指挥,说熄火就熄火,听金灿在请求周边人打急救电话时,黄毛还算平静,待金灿让打报警电话时,他害怕了,赶紧上前哀求道:“小美女,你可不要害哥哥啊!我都听你的话熄火停车了,你怎么还报警啊?”

        金灿现在看这人还一脸不悔过的样子,就气愤不已,直接转身不理他,反而对着躺在地上的徐清玄问道:“小玄子,你,你怎么样?大腿是不是痛得厉害?”

        “我,我没事儿,还好你刚才阻止了那人的二次行凶,要不然,我这腿……”徐清玄话虽如此说,但是大腿还是疼得厉害,但是他感觉得出来,他只是骨折,说严重一些,就是粉碎性骨折,不过一直流血不止还是让他脑袋一阵一阵发晕,迷糊间,说道:“止血,帮我止血!……”

        “放心吧,小玄子,你不会有事儿的,我,我一定会,我一定会帮你的……”金灿此时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学过急救知识了,对于徐清玄现在大腿的血流不止无从下手,半天她才对周边的人求救:“你,你们谁会急救?,谁来帮他止一下血,这样一直流下去可怎么好?”

        九十年代末的国家,急救知识没有得到普及,没有人来回应金灿,她半天只能收回视线,直接扯下自己外衣内衬,心一横,直接上手把布条扎向大腿上面,刚刚一绑紧,出血处的血流就减小了,“这,我还真绑对地方了!小玄子,你看大腿没有怎么流血了,你别怕啊,救护车已经来了,你有救了!”

        等金灿以及黄毛还有两个路人跟着急救车到达医院,刚把徐清玄送进急救室,徐仁礼,张丽两人就先后从单位赶到了医院,看到金灿,张丽赶紧拉着金灿着急地问道:“灿灿,怎么样?小玄的伤严不严重?”

        ”我,我也不知道,阿姨,对,对不起,都怪我,小玄子是为了救我,都是为了救我才被人撞伤的!“金灿此时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这对着急的夫妻,她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怪她,因为她自己也很自责,她不应该着急取稿费的!

        而徐仁礼则拉着两个目击路人询问事情的经过,知道儿子差点遭遇二次车祸,他也是气得不行,看身边的黄毛很是不顺眼,”你,你多大了?你父母,你老师没有教过不能酒驾吗?!“呵斥完,徐仁礼就不再搭理黄毛。

        知道金灿阻止了黄毛的二次车祸,徐仁礼是感激的,儿子救女朋友,那是他自愿的,但是金灿也救了儿子一次,徐仁礼就算再自私,也知道好歹,看金灿哭得快崩溃了,赶紧安慰道:“灿灿啊,小玄救你肯定是自愿的,叔叔不怪你!而且我还得感谢你,要不是你反应及时,小玄可能还得经历二次车祸,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张丽也听到了事情的经过,知道丈夫的意思,也摸了摸金灿的脑袋说道:“灿灿啊,不怕啊,阿姨没怪你!臭小子想要英雄救美,却没想到享受了一把美女救英雄,就算受再重的伤,也是他该的!”

        金灿听了徐仁礼的话,心也镇定下来,细细理顺混乱的大脑安慰道:“叔叔,阿姨,我,我听急救医生的意思,小玄子他,他的伤应该能治好,不过,伤很重,肯定需要很长的时间!他可能得错过中考了。”

        之前一直心里难受,但是,金灿知道徐清玄没有截肢危险时,她的心还是得到安慰的,再严重的伤,只要能够治好,金灿都得感激老天爷了。

        “能治好就好,就算小乡镇治不好,我们就把他送给大城市救治,灿灿啊,你也别着急了,也是该他这一劫!今年年初我带他去寺庙上香,庙里的主持说他今年有一劫难,可能就应在今天了!”此时,张丽才想起感山寺寺庙主持之前说的话来,“至于中考也不重要,凭他的脑袋,就算晚考一年,对他也没大的影响。”

        她是是彻底不怪金灿了,说不得儿子的劫难正是因为有金灿存在,他才没有受更重的伤,毕竟当时听主持的意思,她儿子劫难非同一般,就算不死也得残,现在他虽伤严重,但是能够治好,张丽是彻底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