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失忆恶魔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139章 两国的战场

第139章 两国的战场

        夏秋,这是跪着的女孩的名字。

        星辰三帝国中,皓月帝国某贵族卑贱的的小丫鬟。

        夕海川依旧记得和这个丫头相遇的那一天。

        在皓月帝国的国都,周围所有人都死伤无数的时候,他的头盔在战争中被打飞出去,待一切反抗者都失去战斗力。

        就是这个小女孩托着满身是血的身子,把他头盔捡起来爬到了他面前,双膝下跪着,脸上带着无比灿烂的笑容看着他。

        那满身伤痕的身体,不停流血的小脸,就挂着那么天真无邪的笑,真的很怪异。

        敌人终归是不能全部给杀掉的,不然又怎么发展天溯帝国?

        发展新帝国需要顺从者,这个小丫头的表现完全符合顺从者,所以夕海川没杀他,而是让她活下来,就当一个打扫宫殿的丫鬟用。

        夕海川看着面前的夏秋没有说话,隔了半秒他就转过头继续向前走去。

        夏秋脸上的甜美笑容依旧,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追了上去:“主人,你饿不饿?”

        “不饿。”

        “主人你渴不渴?”

        “……”

        “主人你都去了哪里啊,好久好久了。”

        夕海川忽然回过头,一只手直接掐在了夏秋的脖子上,一双灰色的瞳孔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夏秋。

        夏秋被掐着脖子,可是脸上的笑容却依旧甜美的说道:“如果主人生气的话,杀了我解气就好了。”

        夕海川看了她两三秒,颓废的脸,死灰的眼,最后松开了手,声音未夹杂任何感情:“别吵。”

        “夏秋知道了。”

        女孩笑着转过身开始向着另一边走去。

        夕海川则是继续在宫殿中前行。

        他现在一点都不想闲着,内心中的怨气让他无从发泄,既然叶朗说已经和刃喧开战,那他现在就要去把自己的盔甲穿上奔赴战场。

        如果将怨气发泄在一个小丫头身上,他不会感觉到任何的快感。

        而且,夏秋……这个丫头他不会杀的,她承载了他过去三年几乎所有性格突变时的记忆。

        忽然的虐待,忽然的疼爱,探索过所谓的感情,甚至体验过肉体的快感……

        很多东西都是他突然的一个想法,全部都会从夏秋身上实现。

        在他人看来,夏秋就是他的奴隶,到在他眼里……暂时还没有答案。

        他过去的性格终归是不稳定,如果可以有答案,那必定是在他性格能被自己完全掌控的时候。

        来到熟悉的房间,墙壁上挂着一件精致的黑色盔甲,盔甲不厚,反而很薄很贴身的那种。

        他身材很消瘦,穿上这身盔甲也会给人一种瘦马病兵的感觉。

        将自己身上的一身地摊货脱掉,死灰的目光看着衣服上面被苏沐忻刺穿的一个洞,上面还沾着它已经干涸的血液。

        在停滞了几秒钟后,他手中一握,整个衣服忽然化为碎布片,飞舞在空中不断的碎裂,直到化为灰烬,肉眼看不见为止。

        转身穿上熟悉的黑色盔甲,戴上给黑色的头盔,看着镜子中熟悉的自己,一双灰色无神的眼睛,无论是谁也无法再看透他内心的想法。

        ------

        ------

        最近国际新闻报道最多的就是天溯和刃喧两国的战争,一个月以来两个大国已经开战过三次,不过每一次都是以刃喧帝国大获全胜告终。

        有很多军事专家都认为是天溯自不量力,虽然已经坐了第一帝国的位置,但是国内很多统治还不稳定,就敢和第二帝国这么打,简直就是自己讨打。

        随着战争专家的分析,慢慢整个大陆的人们也都开始觉得天溯也并不是什么强敌,能够在一年内覆灭星辰三帝国终归已经让天溯内部受了重创。

        对于看到这些新闻报道以及专家的分析,最激动的就莫过于茗兰帝国的民众和将士了。

        “原来天溯之所以在之前一直来找咱们铭兰的事,却又不敢大举入侵,都是因为内部国力已经憔悴。”

        “呵,我说为什么突然宣布停战一年的条约,估计是想要拖些时间整顿国家内部。现在连我们一个中等帝国都吞不掉,还敢四处惹事,搞笑呢?”

        “什么第一帝国,完全就是虚胖,这次个刃喧的摩擦还敢硬气,简直不知好歹。”

        “这连续三次的战争已经让天溯失去了百分之七的领土,如果继续照这个样子打下去,天溯估计不出半年就会变成一个中等国家。”

        “天溯帝王太膨胀了,这才吞了星辰三帝国没有消化,肿着肚子就要和别人打,不给打到吐出来才怪。”

        ……

        随着刃喧帝国连续三次的战争胜利,搞的铭兰帝国甚至想要违反条约,也趁机偷一下天溯帝国的背。

        毕竟在他们看来,现在天溯正在因为刃喧的入侵而忙的焦头烂额,根本分不出大量兵力来管他们。

        如果在这个时候突然偷袭一下,那铭兰肯定也会大获全胜。

        但是最近铭兰和丝瓦亚摩擦有点大,所以也分不出心思去搞天溯,更重要的是面临违反国际条约,他们还要考虑。

        然而这一切,天溯的君王叶朗却毫不在乎,打仗是靠的这一两场小战争?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在他眼中,一次胜利即可定胜败。

        小摩擦也当成最终结果判定的因素,那是小孩子的行为。

        天溯的边疆今天依旧在打仗,而且打的非常激烈。

        在这个科技发达又战事不断的现代,战场上面的所有信息几乎都能通过军事频道,被第一时间传到各国的民众眼中。

        此时在各国收看军事频道的人民明显增多,因为天溯和刃喧两个大国还在打,就这一天内所发生的事情都可能瞬息万变,谁也不愿错过。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次刃喧出征的将军是赫赫有名的蒋波,因为土属性能力异常强大,被人们常称为“地心引力”。

        很多人都期待着这位将军会给那个经常四处惹事人天溯带去怎样的教训。

        已是夜晚八点。

        夜空之中,夕海川独自一人看着战火不断的边疆地区,那里简直生灵涂炭,都是战火留下的残渣以及还在不停制造残渣的战争,从天空俯瞰下去,就像是在一场无比大型的烟花晚会。

        他奔赴战场将来不会向叶朗请命,他想打哪就打哪,叶朗的意见在他这里没屁用,反正最后都是他赢。

        战场上,如某些军事专家所分析的一样,天溯帝国内部确实统治不稳定。

        这些前线的军队都是过去星辰三帝国的士兵,他们对天溯帝国几乎没有什么忠心可言,都是因为强大的实力而不得不屈服。

        现在刃喧更加强大,他们看到苗头不对,立刻就会因为顾及自己保命而选择投降,尤其是在这种士气低下的时候。

        “将军!我们顶不住了!”

        天溯阵营中,一名满身是血的士兵跑回来向着一名身穿红甲的中年男人喊道。

        红甲男人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手中拿着一瓶白酒灌了两口,一脸无所谓的说道:“那就撤退,撤退不行就投降,打个狗屁的仗。”

        “可是将军……一旦投降,我们就要……”

        “没事,刃喧不会傻到要把我们给杀掉,别忘了我们是繁星帝国的人,只是现在奴隶于天溯,刃喧杀我们?最终的结果只是损失更多的兵力,得不到任何的好处。”红甲男子说道。

        “那我们……现在直接投降吗?撤退的话……属下认为我们已经没有退路。”

        “那就投降去,咱们投靠刃喧打天溯,反正现在天溯的两大神将少了一个,至少比于刃喧为敌好多了。”红甲男人一脸无所谓的道:“还有,你要记住,天溯才是让我们国破家亡的敌人,咱们在哪个帝国不是过日子?”

        “将军说的是!我这就过去申请谈判!”

        ……

        此刻,在军事频道上面,也一直在播报着现在的战况。

        “我是记者阿强,现在天溯与刃喧的第四次战争好像已经到了结尾,可以看到我身后两方的军队已经开始停火,原因是天溯帝国的严金将军突然申请谈判,接下来阿强继续为您追踪报道……”

        随着报道一出,全大陆各大网络上网友都再次热烈的讨论起来。

        “谈判?我看就是投降了吧。”

        “我先给大家解释一下,这个严金和他手下的所有人本来都是繁星帝国,天溯灭了繁星,想必严金最多也只是对天溯敢恨不敢言,现在刃喧反打,简直就是帮他们报仇,为什么不投降?”

        “对啊,投降后直接反过来打天溯,这样既能报仇又能保命,何乐而不为?”

        “这就是天溯帝国最大的败笔,根本没留时间来统治人心,一旦出现一个足够强者的领导者,那么天溯手下星辰三帝国的人们肯定会举兵反抗。而刃喧足矣强大,虽然不是起义而是侵略,但是对于当初星辰三帝国的人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没错,照这个样子下去,估计大半个天溯帝国都能投到刃喧手下去,天溯帝国?简直就是个笑话!”

        “不不不,我认为你们都说错了,天溯当年既然能够在一年之内吞并星辰三帝国,那就肯定有什么还没有被人所知的恐怖。”

        “对,终于有一个明白人了!你们只看到天溯节节败退,但是就不知道当初天溯的“恶魔”直接单兵匹马灭了繁星一个帝都!这些小败对于天溯来说根本无所谓的!”

        “楼上的你就放屁吧!早就有传闻说天溯的“恶魔”已经在大战中重伤,从那以后从未上过战场,现在看来那传闻根本不假,这都已经是天溯的第四败,“恶魔”和“天使”再不出来一个稳住局面,整个天溯的士气都要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