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失忆恶魔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126章 陈氏仇恨(二更)

第126章 陈氏仇恨(二更)

        离开了小街道的小宾馆,一路上苏沐忻都挂着一脸幽怨的表情,夕海川只是挂着尴尬的笑容,还有颓废的目光。

        至于原因,那就是苏沐忻很是心疼她那些坏掉的小衣服,就连她现在上身里面穿的胸衣都是断了肩带勉强穿着的,原本包裹着长腿的丝袜也被她给丢了,根本不能再穿。

        “我跟你去买一件不就行了?”夕海川跟在旁边小声的说道。

        “我就不买!”

        苏沐忻哼哼道。

        “那你穿着不难受吗?”

        “难受也是我难受,某人可舒服了。”

        “……”

        ------

        一路把苏沐忻送回了学校,夕海川才开始按照原路返回。

        校园门口,苏沐忻看着夕海川离开的背影,脸上幽怨的表情开始渐渐冷漠下去,到了现在为止,她觉得自己的计划已经全部都成功了。

        索提卡要的可不是让她和苏沐忻上个床那么简单,为的是让她玩弄夕海川的感情,从今天一开始苏沐忻的目的就是这个。

        今天她所有说的话,包括在小宾馆内所有动情的表现,都是为了骗取到某个人的真心。

        “你还真是可怕啊,苏大小姐。”

        如苏沐忻所料,在夕海川离开自己以后,那个女人就会立刻来找到自己,果然,她一直都在她的身边跟踪着,什么都瞒不过去的。

        如果今天她答应和夕海川作假,那她爷爷的命很可能就会在今天终结。

        苏沐忻回过头,穿着一身白色暴露衣着的索提卡就站在自己的身边一米处,她出现的毫无声息。

        “事情我已经完成一半了,你差不多也该把解药给我。”苏沐忻皱眉说道。

        “不行,你必须把我所有的事情都给完成才可以。”索提卡笑笑道:“对了,你没有忘记我们之前说的话吧?”

        “当然没忘。”

        “那你还让他在你体内……”

        “这都是为了获得他真心的手段罢了。”苏沐忻立刻打断她说道。

        “如果你怀孕了呢?”

        “我会给打掉。”

        “也行,”索提卡点了点头开口道:“我果然没有选错人,苏大小姐,你真的比我还懂男人的心思。”

        “我只是比较懂他的心思罢了。”苏沐忻冷道。

        索提卡看着她笑了笑:“不过,苏大小姐,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可别到时候对他动了感情坏了我的事。”

        “你的担心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

        “是吗,听说每一个女人都忘不了她第一个男人,尤其是你这种二十多岁都没尝过男人的女人,最容易动心。”索提卡道。

        “你别管我的私人感情,反正你的目的我会帮你达成就对了。”苏沐忻道。

        “很好,苏大小姐果然是个聪明的人。”

        言罢,索提卡再次消失于原地。

        苏沐忻站在原地停留一会,暗暗的咬着牙,随后直接坐进车内发动车子向着远处驶去。

        路上,她的冷冷的表情渐渐低沉了下去,感受着自己身体上被某个人留下的痕迹,她的目光越发复杂。

        ------

        当夕海川回到老宅子里面,他没有看见熟悉的竹简卿跑出来迎接他,也没有看到竹子满头大汗的在修炼,整个老宅子内很安静。

        走到房间里面,夕海川依旧没有看到她们两个的身影。

        “买菜去了?”

        夕海川带着丝丝疑惑走到了厨房,然而发现厨房里的一些水果蔬菜还很多,他不禁皱起了眉头,立刻转身跑到了大院子里面看着满地的狼藉。

        之前在进来的时候他还以为地面上的声音痕迹都是竹子在训练的时候留下的,但是现在仔细一看却发现还有被风属性能力切割过的石块。

        他立刻丢开手中的石块,颓然的双目尽是怒火,飞的向着门外冲去。

        ------

        此时此刻,在青蛇帮的某个会所外,一辆黑色的忽然停在了门口。

        “过来帮忙!”

        黑色轿车上面下来的一名男人对着门口的两个保安喊了一声,最后立刻绕到车子的后面将车门打开,只见里面躺着昏迷的竹子和被捆绑着的竹简卿。

        那两名保安立刻跑了过来,将昏迷的竹子抬着向会所里面跑去,而竹简卿则是被一名西服男抓着胳膊,向着里面拽了进去。

        竹简卿虽然没有昏迷,但是她现在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异能力,而且双手被绑着,根本不能反抗不了,只能任由被拽进了会所。

        会所的一楼很热闹,人非常多,然而会所的门口却贴着一张暂停营业的告示。

        仔细一看,里面坐的只有三个人,分别是青蛇帮帮主柳兴,以及江家的江星南和江盛强。

        在其身后站着的都是一圈一圈的西服男人,这都是非常普遍的帮派打扮。

        而在中央的地面上,则还有十几个满身是血的光头男人,纵使被打的满身是血,依旧不难看出来这些人就是狂沙帮尧上一群人。

        本来他们都应该在住院,但都被抓了过来。

        “帮主,三爷,这两个也被我们给抓来了。”

        一名西服男将昏迷的竹子向地面一丢,也将竹简卿向那边推了过去。

        “嫂子……”

        尧上一群人看到竹子熟悉的着装,虽然从没见过竹子的脸,但依旧能够认得出来。

        看到竹子也被抓了,尧上一群人趴在地上虽然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们身上的伤害都没好今天却又受了更重的伤,而且让他们更加震惊的是,江家的大名鼎鼎的三爷,竟然是护着青蛇帮的!

        “哎呀,这下子都到齐了吧?”江盛强站起身笑道。

        柳兴看到竹简卿以后一愣,随后又仔细看了一眼地面上没戴帽子的竹子,惊讶道:“三爷,这两个还真是竹岫帝国那两个逃亡的公主啊?”

        旁边的江星南也站了起来,说道:“还真别说啊,三叔,之前你没和我说竹岫的公主在我们这,我压根儿都是不信的,这意见还真不假呢。”

        “竹岫公主……嫂子?”

        尧上几个到现在脑中还是嗡嗡响,看着远处昏迷的竹子,也看不清楚她的脸。

        柳兴咂嘴道:“啧啧啧,那墨岩还真是艳福不浅啊,媳妇是那湘家的才女,这家里还养着两个帝国公主,听说最近还和那苏大小姐走得非常近,哎呀,真是让人好生嫉妒。”

        说着柳兴就开始向着竹简卿靠近过去。

        竹简卿从进来之后就一直站在原地什么话也没说,她所不知道的事情太多,而且她无论说什么也扭转不了局势,还不如不说。

        “柳帮主,其他的人你可以随便动,但这两个小公主你动不得,那可是大人物要的。”江盛强说道。

        “那是当然,三爷您还都没有发话呢,我柳兴怎么敢动手动脚啊?”柳兴笑着道。

        “三叔,咱们今天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些人也都抓了,那墨岩为什么不抓来?”旁边的江星南开口问道。

        “让他自己找过来。”江盛强冷笑道:“他敢把我侄儿给废了!我要他亲眼看着他手下一个一个被宰掉,就让他尝尝什么叫痛恨又无能为力的感觉!”

        “三爷,我觉得这些都不够解心头之恨的。”柳兴开口道。

        “你有什么提议?”

        “您忘了吗,这个夕海川最中意的女人可还是那湘兰啊。”柳兴笑道:“可惜,现在国家的政策是禁止内斗,我们无能为力,但是,如果要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爱上了其他男人,那会怎样?”

        “那太费时间。”江盛强冷笑道:“今天那湘兰就会死的,到时候让这夕海川亲眼看看,爱人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啊?”柳兴一愣:“可是三爷,如果杀了湘兰,那后果根本承受不起呀,整个帝国都可能会排挤江家的!”

        “哼,谁说我非要自己动手了?”江盛强笑道。

        “三爷的意思……”

        ------

        湘兰的公司大楼下,几名穿着休闲服装的男子正在四处徘徊着,他们每个人的耳朵上都带着蓝牙耳机,互相在通着话,装作一副正常人闲逛的样子。

        “那湘兰还没出来?”

        远处的陈碧琪皱着眉头问道。

        “公主,我觉得这件事你不必着急,现在铭兰帝国和天溯帝国已经停战,铭兰目前还禁止内斗,那湘兰现在的警惕性肯定很低,她终归会出来的,而且我敢肯定她身边的就连护卫都有可能不带。”

        “再等她半小时,她再不出来就直接给我攻上去!”陈碧琪怒道。

        “公主殿下,还请您冷静,虽然属下很理解您复仇心切的心情,但是咱们如果明目张胆的话,很可能会引起这边帝国高官的怀疑,到时候江家也被扯出来,咱们很多计划都可能泡汤。”

        陈碧琪就更怒了:“废话!这些事情我难道不知道吗,现在问题是我要的是彻底摧毁夕海川那个人!我要把他妻子抓到他面前,连同他那一帮手下以及朱溪她们都给一伙杀了!我要看他彻底崩溃的样子!”

        “公主殿下……冷静……”

        “冷静个屁!”

        “公主!湘兰出来了!”

        “给我动手!先别伤着她,等夕海川到了再给我狠狠折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