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失忆恶魔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97章 你还爱不爱我了!

第97章 你还爱不爱我了!

        在这迷迷糊糊的记忆中,夕海川只记得自己的过去多么的孤独和可悲,快乐的记忆其实没有多少。

        没有童年时该有的天真烂漫,没有被周围的大人惯着宠着,没有感情很好两小无猜的小伙伴,过年时压岁钱总是最少。

        没有少年时该有的阳光欢乐,没有喜欢的事物,没有打闹玩笑的经历,没有正常人该有的性格,饭桌上总是坐在不显眼的地方。

        就连长大后,连结婚的自由都被剥夺,没有人会过问他的心情,没有人在乎他的感受,甚至只知道迎合他人的乐趣将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

        在这孤独又可悲的过去里,除了父母,只有一个苏沐忻给了他阳光和希望,只有一个湘兰给了他喜怒悲欢的小家庭。

        过去,苏沐忻是他心灵中的一片净土,无论怎样也要守护;如今,湘兰是他最想守护的温柔,无论怎样也要让她幸福。

        街道上孤单的身影低着头,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心中做出了一个极不愿意却又百般无奈的决定。

        “嘭!”

        觉得他整个人陷入忧伤的时候,忽然从背后一个巨大的冲击让他感觉自己整个身体的骨头都要散架。

        敌人?

        夕海川立刻要运转能量转身回击,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肩膀上多了一双女人的胳膊,紧接着脖子上也传来了柔顺头发的触感。

        “老公!”

        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熟悉声音让他整个人一愣,他微微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上,发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正一脸笑容的看着他。

        “九歌?”

        夕海川眨了眨眼,忽然间呆住了。

        浣九歌整个人就像一个张开的八爪鱼一样趴在他的背上,开口道:“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夕海川被她撞的疼的咬了咬牙,笑着开口道:“路途上有点事耽误了。”

        浣九歌松开他,从他背后绕到身前皱眉开口道:“你这什么表情,见到我这么不高兴吗?”

        “不是,我胳膊差点被你撞断了。”

        夕海川无奈的揉了揉自己左边的胳膊,满脸无奈的笑容。

        浣九歌呆呆的眨了眨眼睛,又摸了摸夕海川的肩膀,随后满脸吃惊的样子惊叫了出来:“老公!你真受伤了!”

        “啊?”夕海川愣了愣:“没有,就是有点疼。”

        “都肿了!”

        浣九歌二话不说就扒开他肩膀处的衣服,只见他肩膀上面的部位竟然直接鼓起了一些。

        浣九歌一脸心疼的看着他:“你的身体怎么了?”

        夕海川笑笑道:“因为一些原因力量被限制了,我现在差不多就是个普通人。”

        “怎么会这样?”

        浣九歌拉住他手,身体周围开始弥漫出白色的气息进入夕海川的手掌心中,就在白色气息刚进入夕海川体内的时候,忽然间浣九歌就像是触电了一般收回了手。

        夕海川一脸不解的看着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不明白的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浣九歌皱了皱眉:“老公,你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把能量隔绝了,我想探查直接就被弹出来了。”

        夕海川听完之后,表情忽然变得有些高兴起来,立刻说道:“九歌,你有没有办法把它给破坏掉?”

        “我试试。”

        言罢,浣九歌就运转白色气息继续进入夕海川的手掌,可是这才刚刚将白色气息注入不到一秒钟,浣九歌的手掌忽然又被弹开了。

        “这……”

        浣九歌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夕海川:“我好像拿它没办法。”

        夕海川心中还刚刚升起来的一丝火焰瞬间就被浇了一盆冷水,他无奈的笑了笑:“那就算了吧。”

        既然浣九歌拿这东西没有办法,那最好还是不要继续尝试了,毕竟索提卡有办法将他体内的这种能量限制,那和他拥有着同一股力量的浣九歌也许也会被她给限制。

        如果继续尝试下去被索提卡发现,那浣九歌了就危险了,毕竟浣九歌是刃喧帝国的终极武器,而索提卡是天溯帝国的两大神将之一。

        两个本来就水火不容的帝国,如果让她们两个遇到,肯定会引起一场不小的战争,到时候浣九歌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占下风,甚至还可能会失去性命。

        “这是什么东西,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竟然能把β天晶体的力量隔绝。”浣九歌皱着眉,一脸苦恼。

        “别想了,话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夕海川问。

        “我找自己的老公还需要什么理由吗?”浣九歌一脸不悦的说道:“你说好会很快回来的,结果这么久,我在暗中可是保护了那个女孩很久的。”

        夕海川笑笑:“这几天来真是辛苦你了,多谢。”

        “夫妻之间还用谢吗?”

        “我们不是夫妻……”

        “可我觉得是就是啊。”浣九歌道。

        “好吧,随你。”

        夕海川重重的叹了口气,虽然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是心里的惆怅和忧伤已经堆积成山,看着面前一脸傻笑的浣九歌,他忽然觉得到了一丝亏欠。

        他估计是没办法拯救她了,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他估计都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机会帮她从那个组织中脱离出来。

        毕竟在和湘兰离婚之后,索提卡肯定会带着他去天溯帝国,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可以确定自己对于天溯来说还是有些利用价值的,他们不会给他自由。

        “老公为什么这么不高兴呢?”浣九歌拉起夕海川的手,看着他说道:“虽然实力被限制了,但是有我在你身边不就好了,反正整个大陆上基本没几个人能打得过我。”

        夕海川回过神来看着她一副认真的傻样,忽然笑了起来:“那我岂不是成了吃软饭的?”

        浣九歌皱起眉毛,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有什么,现在社会讲究的是男女平等,男人可以养女人,凭什么不允许女人养着男人?而且这还不是养不养的问题,只不过是我保护你而已。”

        “你别这么认真啊,开个玩笑而已。”夕海川看她认真的样子,笑容忽然停不下来。

        浣九歌依旧一副认真的样子看着他,开口道:“不行,你这么久才回来,你要补偿我。”

        “好,你说怎么补偿就怎么补偿。”夕海川道。

        浣九歌把脚尖一点,指了指自己的腮开口道:“这里这里。”

        “啊?”夕海川一愣。

        “亲一下。”浣九歌道。

        夕海川汗颜道:“咱,咱要不然换一个方式吧……”

        “不行。”

        “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不行!”

        “带你去逛街,玩好玩的。”

        “我不!”

        浣九歌直接就受不了了,一脸气愤的看着他:“老公!你还爱不爱我了!”

        夕海川尴尬道:“本来……也没说过爱啊……”

        “我不管!”

        浣九歌说完,身子直接一个加速,一嘴唇就贴在了夕海川嘴巴上,随后又很快的分离开来。

        双腮通红的看着夕海川,脸部气鼓鼓的模样很可爱,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

        夕海川可就呆了,这次他可真的是没反应过来,他现在基本上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浣九歌那速度他根本及阻止。

        夕海川呆呆道:“九歌啊……下次能不能提前说一声?”

        “不行,万一你早有准备我就亲不到了。”

        “……”

        “我不管,这还不够。”浣九歌气鼓鼓的道。

        “那还要怎样?”夕海川一脸苦恼道。

        “老公刚刚都说了,要带我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这都好说,不过先说好,别又突然就亲过来了。”夕海川道。

        浣九歌见他答应带自己吃饭,脸蛋上立刻浮现了笑容,大声答道:“好的老公!”

        “你小点声……”

        夕海川看着周围来来往往投来异样目光的人群,一脸无奈的说道:“还有啊,能不能别叫我老公?”

        “能的老公。”

        “我说别叫……”

        “我知道了老公!”

        “我……”

        夕海川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这招终归还是他和她学的,到现在夕海川还没想到破解的方法。

        ……

        ……

        江家,江星北的房间内,一名中年男人站在江星北的床边,一脸警惕的看着坐在窗台上的白衣女子。

        “你是怎么进来的?”中年男人额头布满冷汗,看着窗台上的白衣身影紧张的开口。

        窗台边的索提卡微微一笑:“别紧张,江大将军,我们两国现在可是出于停战的阶段。”

        “你潜入这里有什么目的?”中年男人紧张的道。

        “反正不是杀你。”索提卡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江星北,开口说道:“江少爷看样子很惨啊,你这个当爹的身为帝国大将,却不把罪魁祸首抓来惩治一番,真是枉为人父。”

        “住口!说你的目的!”中年男人怒道。

        “哎呀,你还真是心急,我最讨厌心急的男人了。”索提卡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要和你做一笔交易。”

        “鬼才会和你做交易!没事就赶紧滚!”中年男人大怒。

        “轰!”

        下一瞬间,刚刚还站在那里好好的中年男人忽然趴在了地上,整个人像是被一座山压在身上一动不能动。

        索提卡跳下窗台,笑道:“你最好认清现状,我杀你简直轻而易举。”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给你一个帮你儿子复仇的机会。”

        “……”

        索提卡丢出一张夕海川的照片,开口道:“墨岩,对吧?我告诉你们该怎么报复他,但是有一条,你们不许杀掉他,不然我保证你全江家都会没命。”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没资格知道,你只要知道不按我说的做,你全家都会没命,别以为帝国停战我就不敢杀人,停战的条约可是我自愿发出的。”

        “你不怕惹来所有帝国的怒火吗!”中年男人吼道。

        “不怕,因为我要做的事情和国家没有太多关系,而且,只要你们都死了,谁知道我做过这些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