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失忆恶魔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88章 不过带他吃了几顿饭

第88章 不过带他吃了几顿饭

        夕海川模样走的很匆忙,竹简卿也没有再去多问,而且身后还停着一辆出租车,让人家司机等久了也不好。

        老宅大院中,正进行着今天训练的竹子有些心不在焉,因为这已经是夕海川离开的第六天了,在此期间连一个短信或者电话都没有来过。

        “嘭!”

        眼看着训练就要结束的时候,忽然竹子一脚踢在旁边的钢管上,那钢管直接被她脚上的力量给从中间给硬生生的撕裂开来,她脚上的帆布鞋也被震得变成了碎布片。

        “傻子!”

        她放下粉嫩的脚,美丽的脸上充满了后悔和幽怨的神色。

        如果那天她没有那么过激的去说一些话,夕海川也就不会去做出那么傻的决定,以至于她跟到狂沙帮去劝他都没用。

        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他也许真的死在了竹岫帝国。

        在这三天里,这种想法一直在竹子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时间越久这种想法就越来越被肯定,甚至在昨天晚上做梦的时候,她没有看到那帮自己逃命的姐姐,而是看到了火海吞没的夕海川。

        梦中的场景很残酷,他被烧的只剩下一堆漆黑的骨头。

        深夜中她就惊醒了,坐在床边拿着和夕海川一对的对讲机,心情复杂了很久,直到今天早上的时候她都没有再睡着觉。

        “吱……”

        外面的大铁门忽然响了起来,竹子忽然呆滞了一下,随后就立刻就回过了头,此时的心情难免有些激动。

        知道她在这个老宅子的人,除了夕海川外就只有陈氏和七星组织,陈氏短时间之内已经不会再来,至于七星组织据夕海川所说他们已经放弃了战甲能量液。

        那么现在能回到这个老宅子里的人……就只有他自己了。

        可就在她最终得回过头的时候,她那一双深邃的眼睛都看直了,已经被训练到很强大的肉身,也随着映入双眼中的景象颤抖了一下。

        这场景让她根本不敢相信,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而出现了错觉。

        姐姐?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自己坐着出租车来的,穿着打扮根本不想是受过苦难,而且更重要的是没有看到去营救她的夕海川……

        竹子越发怀疑自己最近因为没睡好觉而变得精神有问题。

        她眨了眨了一双深邃的眼睛,皱了皱眉,很是集中精力的看着门口的熟悉身影,发现她正在朝自己笑着,笑容很激动也很温暖。

        “不对……刚刚训练的时候明明会痛……不应该是梦……”

        竹子呆呆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发现确实有痛觉后,瞳孔就开始颤抖了起来,整个眼眶也开始随之发红。

        “小溪……”

        竹简卿看着呆愣在原地的竹子,一时间眼眶也红了起来,激动的泪水开始止不住的挤出眼眶在脸颊上肆意蔓延。

        “姐姐……”

        竹子忽然就跑了出去,她现在什么也都不想去想,只想赶紧抱住这个让她日思夜想的人,就生怕她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幻觉。

        “扑!”

        一对姐妹直接抱在了一起,竹子因为情绪的激动而控制不住力气,直接把竹简卿冲的倒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

        “姐姐……”

        竹子双手开始快速的抚摸在竹简卿的身上,发现她确实是个活人,最后双手捧着她的憔悴的脸,竹子整个人越发激动,眼泪不停的掉落出来:“这不是幻觉!姐姐!你真的逃出来了!不是幻觉!”

        “嗯!我逃出来了小溪!”

        竹简卿紧紧抱着她,脸上都是泪水,说话的时候嗓子再次沙哑起来。

        “呜!姐姐……”

        竹子直接一头埋在了竹简卿的胸口中,开始放声的大哭出来。

        竹简卿就一直抱着她,虽然脸上眼泪纵横,嗓子不断哽咽,但是却没大声哭出,毕竟在妹妹面前,她还是那什么都优秀的成熟姐姐。

        门外的司机本来还有些等的不耐烦,但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也就默默的点了根烟什么也没说,安静的继续等。

        短暂的诉说两句,竹子就立刻跑到屋里面去拿出一些钱出门给了司机,待司机驾车离开之后竹子关上了外面的大门,大姐姐来到屋子里面。

        “姐姐,你身上的伤都好了?”

        竹子一边拿着梳子坐在床边给竹简卿梳理这一头凌乱的秀发,一边目光打量在她的皮肤上,惊讶的说出了一句。

        “嗯,这事还要多谢夕先生呢,是他帮我恢复的伤。”竹简卿说道。

        “他啊……”竹子拿着梳子的手忽然停顿了,目光黯淡下来,又问道:“他为什么没有和姐姐一起回来?”

        “他刚刚把我送到门口之后,就说有事离开了。”竹简卿说道。

        “……”

        竹子沉默了一会,又开始拿着梳子给姐姐梳头。

        “怎么了小溪?”竹简卿问。

        竹子笑笑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他你究竟有什么急事,连家门都不进……”

        “家?这里也是他的家?”

        “我觉得……应该算是吧。”竹子想了想道。

        竹简卿目光打量了一下屋子里面的一切,看着隔着三米多的另一张床,上面的天蓝色被子整整齐齐,还有台电脑放在床头边,她想这应该是夕先生的床了。

        “小溪,你是怎么和先生认识的?”她问。

        竹子听完后笑了笑,说道:“说起来,这件事还挺奇妙的,当时我被陈氏一群士兵追捕,正好在海边遇到了他,我被救了,然后就想报答他,却发现他是个没有多少记忆的呆子。再然后,他就一路护着我来到了这里,其中发生了好多好多的事,一言两语也说不清楚。”

        “感谢老天,让你遇到的人是夕先生。”竹简卿双手合十,一脸庆幸的说道:“如果是别人,不说有没有能力救你,就连想不想救你都难说,更别提跨越帝国独自一人去救我了。”

        竹子笑笑,深邃的目光中依旧有些黯然,轻轻点了点头:“是呢。”

        竹简卿心中的重逢喜悦还未被平息,又是开口道:“夕先生这人不仅很强大,而且有些心思也很细,更重要的是他很在乎小溪。姐姐这次回来前,他就是怕你看到我一身伤会心疼,才在竹岫边境就把我的伤给愈合了。”

        “是……是吗……”

        竹子呆呆停住了手中的梳子,黯然的双瞳浮现出一丝以外的神采,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是啊,小溪一定也对夕先生很好吧,都能甘愿为你卖命。”竹简卿开口说道。

        竹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下去,脸色低沉了一会,开口道:“没有……只不过是带他吃了几顿饭,买了几身衣服。”

        “啊?真的假的?”

        “嗯……”

        ……

        某公司大楼下,夕海川前脚还没踏进去,就看到里面的桥亮一脸不爽的表情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他看到夕海川的时候,表情更是恶狠狠的咬了一下牙,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墨岩!你真是做件好事!湘总这三年来的努力都被扣半!”

        说完,桥亮头也不回的,就向着门口的一辆轿车走了过去。

        夕海川看了他两眼,没有过去追问情况,在门口停顿了一会之后就进入了公司,坐上电梯来到了湘兰的办公室那层楼。

        还没走到办公室就看到门口的一名女职员向他走了过来,人生挂着笑容说道:“墨先生是来找相总的吧?”

        现在他的身份已经曝光,湘兰手下的员工对他的称呼当然不会再是夕先生。

        “嗯,她在里面?”夕海川问。

        虽然湘兰腰部受了伤,但是夕海川觉得以她那性格现在应该不会待在医院,估计连病床都能抬到公司了。

        “没有,湘总现在正在开会,墨先生进去稍等一会儿。”女职员说道。

        “不用,会议室在哪边,我不进去,就看看她。”

        “那您跟我来吧。”

        ……

        不一会,夕海川就跟着女员工来到了一处会议室的外面,透过玻璃墙壁能够看到里面坐着一群穿着职业服装的男男女女坐在会议桌边。

        而在那个投影大屏幕下面,是一张白色的推拉病床,上面的湘兰还在这一根黑色细杆指着投影屏幕上面的文字在一脸认真的说着什么。

        “她还真是够拼的。”夕海川笑着说了一句。

        “嗯,湘总对于工作一直都是这么拼。”女员工笑道。

        夕海川点了点头。

        “墨先生要不就进去坐着吧,只要不打扰会议就没关系。”

        “还是算了,现在这就可以。”

        “喝茶吗?”

        “不用招待我,你忙吧。”夕海川道。

        “好的。”

        ……

        会议整整开了半个多小时,整个过程下面的一群男男女女发言数很少,几乎都是在被湘兰引导。

        当散会的时候,里面的男男女女排队走出,看到外面站着的夕海川,脸色各异的小声议论着离开了,而在最后面,是一名女员工推着坐在病床上的湘兰向外面走来。

        “过完今天,湘总总算是能好好休息了。”女员工笑着说道。

        “还好吧。”

        湘兰脸上带着乏累的表情,小声的回了一句。

        当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女员工率先注意到了旁边的夕海川,脸上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笑了笑。

        “湘总,你看是谁来了。”

        湘兰闻声转过了头,随后就呆住了。

        夕海川对着女员工笑了笑:“我来吧。”

        “那湘总,我就去整理文件了。”女员工道。

        湘兰目光盯着夕海川,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