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失忆恶魔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80章 你从未赢我

第80章 你从未赢我

        “先生!”

        竹简卿只看到自己的身下一道流光飞出,然后整个大地都划出了一道深沟,而夕海川的身影却早已不见了,唯独剩下那白衣女子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主人是不是搞错了?”白衣女子看着倒飞出去已经不见人影的夕海川,有些沉重的叹了口气:“就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资格值得培养?”

        言罢,在她的背后忽然有两道一米长的白色东西窜出,这东西形似骨头,看上去很光滑却不是太尖锐。

        “唪!”

        两根形状像骨头一样的白色东西,上面忽然开始生出更多根骨头,随后白色的能量气息开始覆盖,将骨头与骨头之间连接在一起,形成一对很大的翅膀。

        最终,一层层白色的羽毛在上面的能量气息扎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布满双翼,一对天使般的翅膀就出现在了她的后背上。

        “嗡!”

        翅膀扇动,白衣女子整个人直接向着夕海川飞去的方向冲了过去,脚下的地面开始凹陷,如同被一颗炮弹轰炸过一样。

        夕海川估计了一下距离,觉得自己和竹简卿已经相距很远很远,战斗的波动也不会波及到她,才开始在空中运转白色的气息将自己包裹起来,停滞在空中。

        “轰隆!”

        远方的空气中传来一声巨响,夕海川只见一道白色光芒直冲自己。

        “净天寒!”

        夕海川身上的白色气息冲天而起,在头顶千米的范围化为一道巨大的冰层,随着冰层的出现,夕海川身上的白色气息就变得微弱了许多。

        而就是此时,白衣女子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一拳对着他头部就是轰鸣一声,夕海川立刻躲开,整个人冲上了覆盖在天空中的冰层。

        “嘭!”

        然而他躲掉了那一拳的拳风还在继续肆虐着,空气剧烈颤抖,甚至很多事物的影子都出现了一丝扭曲的迹象。

        白衣女子见自己一拳没中,脸上也没有任何的变化,继续追着夕海川冲上了天空中的冰层。

        “嘭!”

        随着一声破碎的声音,夕海川和白衣女子已经冲破了千米的巨大冰层来到上方。

        眼看着白衣女子又要追上来一拳,夕海川立刻回过头,腿部包裹着白色气息,用膝盖直接顶在对方的拳头上。

        “嘭!”

        巨大的冲击波将天空的云彩冲散,白衣女子的声音化为一道流光撞击在了冰层上面,一对翅膀划破冰层最终将自己的身形稳住。

        起身后,白衣女子略有吃惊的看着对面的夕海川,开口道:“你变强了。”

        夕海川落在她对面的十米外,皱着眉开口道:“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

        白衣女子娇艳的笑笑,说道:“我说咱们两个天生一对,你信吗?”

        “说实话。”夕海川认真说道:“既然你是天溯帝国的天使,也认识我,那也就是说我过去的三年里都是呆在天溯的?”

        “你这突然失忆,人家就很讨厌了。”白衣女子继续笑着:“不过你最好快点自己想起来,毕竟你是主人费尽心血才创造出来的。”

        夕海川一听这话就懵了,能让天溯帝国的天使称呼为主人的人,难道说是天溯帝国的大帝?如果这个主人就是天溯大帝,那他费劲了心血创造的他又什么?

        “知道我这次为什么来找你吗?”白衣女子问。

        “你说。”夕海川道。

        “因为你通过了主人的最终实验,所以我要辅助你,让你变成完美无缺的神。”白衣女子说着,忽然脸上又开始浮现出一股玩味的笑容:“不过,根据我调查你最近的情况,你的感情好像出了点问题。”

        “别说一堆我不懂的,你告诉我怎么回复记忆。”夕海川道。

        “这我哪懂。”白衣女子笑道:“不过在恢复记忆之前,你必须接受应有的惩罚。”

        “所以说白了,你就是来和我打架的?”

        “不,这是惩罚,你突然就有了感情,这东西可是我们神灵万万不可有的东西。”

        夕海川听完她说的话之后,愣了愣,开口问:“你也是刃喧创神组织的?”

        这白衣女子所说的话简直就像浣九歌的上司所说的一模一样,可是这又有点不对。

        天溯帝国和刃喧帝国,这可是战火非常严重的两个大国,如果这天溯帝国的大将天使都是刃喧创神组织的,那刃喧还和天溯一天到晚打什么打?

        白衣女子不屑一笑:“错了,我是创神组的,你也是,但并不是刃喧帝国的那个创神组织。”

        “天溯也有创神组?”夕海川一愣。

        “懒得和你说。”白衣女子一听他这话也懒得继续和她解释,身上的气息爆发,开口道:“接下来是惩罚时间,你是要和我打完在接受惩罚,还是老实一点?”

        “我就娶个媳妇而已,惩什么罚?我一个大男人还不让我结婚了?”夕海川无奈道。

        “结婚不是不可以,动感情也不是不可以,但主人说过,你只能娶我,只能对我动情。普通的人类,不可以。”白衣女子道。

        “你主人有病啊?”夕海川骂了一句,随后整个人就头大了,这女的说的话简直太奇葩了!

        这年头长的帅就是罪过,什么刃喧的神非要和自己生个娃,什么亡国公主还要给自己当情人,家里的老婆还突然间就原谅了自己,这特么还突然蹦出来一个超级大国的第一女将,说自己只能跟她结婚!

        难道都要怪他夕海川长得帅吗?!

        “你不该辱骂主人。”白衣女子道。

        “你这么护你主人,你怎么不去和他结婚去?”夕海川听她的话就来气。

        “不行,在我的思想里,你我互相是对方的所有物,主人如我父母,自然不在我性考虑范围之内。”白衣女子一脸认真的说着。

        “……”

        夕海川一时间无言以对。

        “你的妻子叫湘兰?”白衣女子道。

        “嗯,你别打她主意。”夕海川道。

        “你有两个选择,一是你自行和她离婚,把你心里不干净的情感清除掉,二是我杀掉她,把你带回到主人那里紧闭起来,直到对普通人的情感消失。”白衣女子道。

        “两种都不可能的,你回去吧。”夕海川罢了罢手,说道:“不然的话,你都威胁我妻子了,我只能把你打到服,直到不敢有这种想法为止。”

        白衣女子听完他说的话之后愣了良久,随后忽然笑了起来,很是嘲讽:“恶魔,从我和你相遇开始至今,你从未赢过我一次。”

        “什么恶不恶魔的我不懂,但如果以前我真的和你打过,并且一次没赢的话,那肯定是我在让你。”夕海川一脸笑容的说道。

        “论能力强大的程度,你确实比我强很多,但是没办法,我就是为了管制你而被创造出来,你永远都无法打败我。”白衣女子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