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失忆恶魔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76章 清洗身子

第76章 清洗身子

        “额……公主殿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夕海川面目破损的脸露出些许无奈,可他花海没有说完,忽然竹简卿就打断了他,一双充满血丝的双眼带着一丝跳动的光彩看着他,开口道:“先生,我已经不是公主了,不要顾及我身份,还有先生这个模样,如果……以后真的没有女子来爱,那简卿非常愿意,简卿甘愿为先生当牛做马,敢为先生扑汤蹈火……”

        夕海川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表情,笑了笑说道:“没事的,我这脸其实休息一晚上就能好了。”

        “啊?”

        竹简卿忽然呆愣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放心吧,能好的,你赶紧吃点东西,再不吃恐怕又要昏迷过去了,你妹妹肯定又要担心。”夕海川拿起食物又递给了她。

        竹简卿呆滞一会,随后抓过食物低头开始吃了起来,没有再看夕海川。

        夕海川看着她低头的模样,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说话有点不太得体,他这样一说就好像是自己看不上她一样,至少在拒绝她好意的时候应该说一句其他的话的。

        竹简卿吃的很快,她已经饿了很久很久,突然这么一吃起来免不得还会出现噎着的状况,夕海川还跑到她背后给她拍着背,期间她有过很多普通女孩子该有的害羞表现,即便是被折磨成这样,她依旧还是一个二十出头未经人事的女青年而已。

        见她吃的差不多,夕海川开口道:“去那边洗洗吧,正好穿上新衣服。”

        “好……”

        竹简卿撑了撑身子,吃饱饭后起身的力气还是有的。

        扶着旁边的大树,她拿着新衣服一步一步的向着河边走去。

        夕海川回过了头,靠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身体周围开始浮现白色的气息不断环绕,由下而上,从腿部开始他身上的皮肤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一层层鲜嫩的肉从里面肌肉的缝隙中挤出。

        “咯咯咯……”

        骨头要开始发出声响,原本被灼伤的地方开始有大块的伤疤开始从上面落下来,鲜嫩的皮肉代替了原来的地方,一点一点,从脚步到小腿,从小腿到大腿……这种变化开始缓缓上升。

        “噗咚!”

        就在他表层的皮肉恢复到大腿的时候,忽然在那河边就传来了一声巨大的水花声。

        夕海川立刻停止了恢复,整个人冲进河中,发现周围竟然没有竹简卿的身影。

        “噗咚!”

        他直接一头冲进河底,发现竹简卿竟然滑到了水深的地方,看来她的身子还是非常的脆弱,就连站在水中洗个澡都能滑下去。

        夕海川立刻将她从深水处拽了出来浮出水面。

        “啊……”

        竹简卿刚一浮出水面,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整个人脸上都是恐慌的表情,双手紧紧抓着夕海川胳膊,整个人贴在上面。

        充满血丝的双眼瞬间就流出了眼泪,整个人像被吓疯了一样。

        夕海川看她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她在监狱中受的什么折磨,掉入水中就好像勾起了什么恐怖的回忆。

        “没事了,没事了。”夕海川轻轻的安慰着,手轻轻抚摸在她的头顶,希望能让她的情绪平息一些。

        “我……”

        竹简卿浑身颤抖着,紧紧的抱着夕海川,目光依旧充满恐惧。

        “没事,没事……”

        夕海川把她带到水浅的地方,发现她依旧非常恐慌,抓着他的手不愿意松开。

        “没事,这边水浅。”

        膝盖传说着,在浅水处用白色气息包围起来,让她不能再滑下去。

        “不……我怕……”

        竹简卿依旧抓着他的手,轻轻地摇着头,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眼泪还在不断的流出。

        “可是……”

        夕海川看着全身果着的她,发现她很白的皮肤上下都布满着大大小小的伤口,上面的疤痕有的很深,很多地方都面目全非,肩膀上一些大的伤口,应该是被某种利器长期刺在上面导致的……

        单单看着这些伤口,夕海川就能知道当初陈氏对她的虐待有多么的残忍。

        看着这些大大小小的伤口,夕海川咬了咬牙,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对陈氏的恨意,但也就在同时,在他的心中也有一丝变态的想法出现……

        他又开始想要看到人类的痛哭哀嚎的样子了,是谁都无所谓,这股想法非常的变态,变态到他甚至想把竹简卿给玩弄致死……

        “可恶!”

        咬了咬牙,夕海川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额头,紧接着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竹简卿流着眼泪的双眼依旧在恐慌的看着他,现在一天没有安全感的迷途羔羊。

        夕海川轻轻用双手抱住她的腰,将她放在自己身前半米的地方,压住自己内心中残忍的想法,尽量温柔的开口说道:“你自己能洗吗,我闭眼。”

        “嗯……别走……”

        竹简卿颤颤巍巍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水面,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伸出手将水扑在自己的身上,表情可是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变得平静下来。

        夕海川听着哗啦哗啦的声音,心中的那股变态冲动开始有了一些平静,紧接着,又是一股燥热的感觉从体内涌动,他发现自己这个处男身体似乎有点雄性荷尔蒙过胜。

        “先生……背后……”

        忽然竹简卿的微弱声音从面前传入耳朵中,夕海川稍微的回过神来,开口道:“怎么了?”

        “够不到。”

        夕海川停顿了一下,将自己的身子往下蹲了蹲,让自己的视野看不到她的胸口,睁开眼睛,伸出手用水在她布满伤痕的背后清洗起来。

        她背后也是面目全非,伤疤纵横交错,不过从其他一小部分完好的皮肤上依旧能够感觉到滑嫩的触感,很柔软。

        可想而知,当初这一具身体是多么的美丽又脆弱。

        “头发……”

        竹简卿又轻轻说了一句。

        “嗯,我给洗,你低下头。”

        夕海川一只手扶着她,一只手给她清洗着沾满污浊和血块的头发。

        他忽然觉得,不应该让她低头的,这姿势有点尴尬……再加上她身体无力,直接就是将腰部贴在他的身上稳住身子。

        “别去想,别去想……”

        夕海川在心中默念着,希望自己能够保持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