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失忆恶魔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59章 不是君子,会贪图美色

第59章 不是君子,会贪图美色

        接下来夕海川并没有去湘兰那里,而是回了老宅子。

        刚到院子里,就看到双手顶着几百块转头在院子中飞速挥舞腿部的竹子,最近她实力提升太快,力量训练几乎不用做,都用来训练敏捷和稳定性。

        “先生!你怎么了?”

        当看到满头是血的夕海川从外面回来,竹子直接丢下手中的砖块跑了过去。

        这个场景太让她惊讶,在她的眼里能伤到先生的人在这座城市几乎不存在的,除非是边疆一群实力强大的将军。

        “遇到上次咱们在列车上见到的那个女孩了。”夕海川笑了笑说道。

        “就是那个……世界之巅?”竹子一脸惊讶:“她来这里干什么?”

        竹子脑海中对于世界之巅的印象,只有一个深不可测的词语,因为当时她离开的时候,仅仅是脚尖轻轻点了一下地面,整个千米范围的大地都凹陷了下去!她从未见过实力那么变态的人。

        就算是先生自身也非常非常的厉害,但竹子总觉得,先生和那个女生还有一段差距。

        “听说是接了组织的任务要杀了我,不过最后并没有打过我。”夕海川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为什么要杀先生?”竹子皱着眉:“我们并没有招惹她啊。”

        “事情好像和七星组织挂钩,但现在一切都没事了。”

        夕海川说着就向院子里面走去,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来,拿出毛巾开始擦着浑身的鲜血和泥土。

        竹子跟着他跑过去,发现他全身都布满了伤痕,甚至在胸口的地方还有一块被烤的黑焦的肉。

        “你受了好重的伤。”竹子紧皱着眉头。

        “没办法,她太强了,差点就真的把我给杀了。”夕海川说道。

        “还好先生比她厉害……”

        竹子声音开始低沉下去:“如果先生没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事情一定会变得非常残忍……实力这种东西,真的太重要了。”

        “是啊,不过你也不能太执着于这个东西,它很可能会让你迷失本性的。”夕海川看了她一眼说道。

        “可是如果没有实力的话,我就算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格,又有什么用?”竹子皱着眉道。

        说完她就立刻跑进了厨房,夕海川看着她的背影,心中不禁的叹息了起来。

        这些天的相处,夕海川越发确定竹子已经被仇恨被折磨到了一定的地步,她对他有依赖感,这句话是真的,但是她的内心最想要的,却是要将他完全的掌控并为她所用。

        他相信她本性不是这样的,只不过是被仇恨扭曲了。从表面上来看,她就是个莫不在乎姐姐生死,一心只为复仇的残忍女人,其实她自己的内心却非常的内疚自责,内疚她无法将姐姐解救,只能一个劲的为了复仇而去。

        她的心上就像是有个天平,一边挂着不顾一切去将姐姐救出甚至不惜性命,一边挂着不顾姐姐性命,苟且偷生卧薪尝胆等待复仇。她很想去救姐姐,但理性告诉她不能去,她应该很恨现在的自己,对自己的仇恨都到了一定的地步,她又怎么会顾及除了自己以外的人?

        所以她想要利用他,夕海川能理解,他知道她现在很可怜的,只不过表面上装作坚强和绝情。

        不一会,竹子从屋子的里面拿出来一些捏碎的草药,走到夕海川身边亲手给他敷药。

        “我自己可以。”夕海川说道。

        “我来就行。”

        竹子掰开他的手,继续给他的胸口一点一点的上着草药。

        夕海川看着她小心翼翼,一副温柔至极的模样,心头有些难过,小声开口道:“竹子……这样真的好吗?”

        “怎么了?”

        竹子继续认真的给他贴药。

        “我说,你应该很累了。”

        “我不累,就一点点训练而已。”竹子不以为意的说道。

        夕海川稍微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其实我大概能知道你心里想的……”

        “……”

        竹子的手忽然停住了。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夕海川说。

        竹子的目光稍微低下去一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先生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在前天的时候,我夜里醒来听到你说梦话了……”

        “说的什么?”

        “你说,让我别对你那么好,说你自己是个坏女人,只是在利用我……”

        “啪嗒……”

        竹子手中的药碗忽然落地,深邃的眼眸开始看向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双眸的里面有着一丝慌张,用一种略有冰冷的语气开口:“你为什么不早点揭穿我?还是觉得,看着我愚蠢的样子很好玩?”

        “你本心很好,你很讨厌利用我的自己。”夕海川说道。

        “但事情我都做了,而且我觉得自己做得对。”竹子依旧看着他,语气开始有了一些距离。

        “你不再继续下去不就好了吗?”

        “不可能的。”

        竹子说完立刻转过身向着屋子里面走去,夕海川见此立刻伸出手抓住她的胳膊,皱眉道:“你要干什么?”

        她不带回头,挣扎了两下没有脱开,说道:“我要离开这里。”

        “去边疆的战场?”

        “别问了,你肯定会选择离开我,谁也不愿意和一个随时准备利用自己的坏人待在一起。”

        “我要是真的在乎这些,我早就在那天晚上离开了。”夕海川道。

        竹子忽然回过头,脸上带着自嘲的笑容:“那你不离开是因为什么?你觉得你能把我变会到原来的样子?还是你觉得没把我这个骗你感情的贱人给睡了再离开有点亏?”

        夕海川看着她忽然有些伶牙俐齿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开始越发无奈:“我说是前者,你信吗?”

        “我信你个鬼!”竹子忽然大吼道:“你根本就不是表面上那么正经!和我说你有妻子!结果每次都能坦然接受我的亲吻!你是有多弱小!能躲开帝国将军的攻击却连一个吻都躲不掉?”

        “我……”

        夕海川忽然无话可说,这一点他承认,他心里确实有些躁动的东西,他是个处男,面对一些诱惑根本抵挡不住。也许在某天,他和竹子的感情到了一定的地步,如果竹子突然要求同床,他不敢保证自己会拒绝。

        但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了,他一定会去和湘兰离婚,从此之后都不会再和其他女人发生两性之间的关系,这一点他还是可以保证的。

        “你承认了?”

        竹子的眼睛有点红,直接趁机甩开了他的手,看着他继续说道:“你救过我的命,我很感激你。但曾经因为保护我而死去的骑士有很多,他们虽然没有你强大但他们为我付出丝毫不比你少,我曾经见过的青年才俊也有很多,他们虽不及你强大,但相貌才华都比你优秀太多。我不会因为一个男人救了我一命就会疯狂的爱上他,如果会,那我这一辈子我爱多少男人?我不可能动心的……我就是想利用你,仅此而已!”

        被戳到了最不愿意显露出来的事情,被他人看到了最真实的内心,就像是把她一张精心伪装出来的脸被当面撕碎,她的模样就像是就像是被戳了肚皮的刺猬,恼羞成怒的卷成团,不顾一切只想扎到对方。

        夕海川叹了口气:“嗯,我确实不是什么君子,会贪图美色。”

        竹子又笑了,表情充满着嘲讽:“现在你的心里是不是恼羞成怒?很后悔把我一个这样的贱人救回来?想要把我杀掉,还是享受一下我身体再杀?”

        她说着说着就把自己的上衣给撕碎丢开,只剩那件当初夕海川给买的胸衣,眼睛越来越红,看着夕海川开始变得像是在看一个仇人。

        “我没想到把真话说出来,你会这么过激。”夕海川灰色的目光越发暗淡,脸上开始变得面无表情。

        “现在我也把你戳穿,这种被人戳痛的滋味怎么样?”竹子冷声冷气的说道。

        “很难受。”夕海川目光放了下去,不再接触她的上身,轻声说了一句。

        竹子道:“我衣服都脱了,接下来你不打算做点什么?”

        夕海川微微叹了口气,转过了身:“抱歉,怪我把在你心里的自己想的太优秀,没想到我在你眼里这么不堪。”

        “你不用装,你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一点都不会反抗。如果觉得你觉得我脱的不够多,你自己伸手来脱。”

        竹子说着就抓住他一只手向着自己的胸口放,她就是要看到这个男人的本性,她就想看到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破碎变成欲望的狼。

        夕海川立刻抽回了手,迈开步子向院子外面走去:“我都说了,不离开你是希望能把你变回去,如果你不信……那就算了。”

        “……”

        竹子红着眼眶站在原地看了他两秒,随后直接转过身向着屋里面走去,既然话都挑的这么白了,互相伤害过的心不允许她继续留在这里。

        “再在这里等我两天。”

        快要走到门外的夕海川忽然来了口。

        “……”

        竹子驻足在房间门口,红着眼睛低着头。

        “我去救你姐姐。”夕海川道:“只要她脱离折磨,你应该也就不会再这样折磨自己……”

        “你会死的。”竹子没回头。

        “也许吧。”

        说完,夕海川直接离开了老宅子。

        良久,竹子回过头看了一眼大门外,又看了看地面上被摔碎的药碗,红着的眼睛好像在憋着眼泪,牙齿咬了咬,没有再回屋里,而是转过身子去收拾药碗的碎渣。

        一双本来深邃的眼眸,在这一刻开始变得忧伤起来。

        她觉得自己刚刚太过激了,一瞬间什么话都往外说,只为了伤害那个刚刚戳了自己心脏却又不止一次救过自己性命的男人。